首页 休闲 酷游ku体育

第5097章 职业传承者的秘密,第一个神级建筑

既然找不到尚希望,也没有探听出什么试验室的秘密,安贞打算还是先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但是这个地方,并非想来就来想去就去。没有补乐的同意,安贞根本就出不去,而且连出去的门都找不到。上次电梯直接把她带到办公楼,可见出口是也是不固定的。现在这个巨大的移动试验室,应该是在空中,自己私自出去,掉下去摔成肉饼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还是去找补乐吧!虽然试验室没有任何通讯仪器,补乐也没有来找自己,但是安贞却有自己的方法——她的灵异第六感。安贞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补乐一出现在她周围,她就感觉得到,两个人的关系倒是有点像苏俄佛阿和巫女的关系。
   安贞就一层层楼一个个房间的走,顺便看看。当她走到7楼的时候,安贞决定再去看看那幅画。本来答应尚希望把那幅画拿到手,但是安贞知道自己拿到手也出不了试验室,从这里偷东西并非明智之举。何况现在尚希望又在哪里,自己也毫无头绪。但是那幅画,安贞却年年不忘。
   安贞向那间最大的房间走过去的时候,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逐渐包围她,淹没她。安贞明明感觉到危险,却还是往前走去。她知道,补乐就在那间房里。能带给她如此强烈的危险感觉的人,就是补乐。
   7楼没有人,整个楼道非常寂静。安贞放慢了脚步、悄悄走到了门口。
   显然,房间里有人在说话。安贞把耳朵凑近了门,试着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
   那是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让听的人不由自主的产生服从的冲动。好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他说的话,世人都应该毫无条件的听从。那个声音说:“试验还没有成功吗?”
   “是!先生,总是找不到最佳的配方。”安贞听得出来,这个说话的人,就是给自己抽血的边剑,那个像老鼠一样的戴着一副眼镜的大头医生。
   而那个先生,一定就是巫女口中的能找的神奇中医的先生,也是补乐上头的人,更是尚希望口中,这个试验室的真正主人!
   “我已经不能等了。”那个低沉的声音又说了一句,安贞听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屏住呼吸,好像他要做什么令自己害怕的事一样。
   “先生,那,近期就准备手术吧!”这个说话的人,安贞听不出来声音,可以断定根本就不认识此人。但是这个人却说得是英语,而且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喜悦与得意。
   如果他们放弃这个试验,自己是不是就解脱了。安贞怀着一丝希望,继续认真听。
   “是!”边剑应了一声,声音也极为恭敬。
   “先生!”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比较急切,甚至带着一丝急迫:“手术的成功率还不能确定,希望您再给一个月的时间,毕竟手术只能做一次,无法在外人身上做试验,而药却可以。”
   这个声音,安贞认得,且印象深刻,正是补乐。补乐平时说话都非常冰冷,态度倨傲,对这个先生却十分的恭敬,虽然声音急迫,但还是带着绝对的服从和一丝惧怕。这个先生实在神秘。补乐是一个跨国公司的总裁,身价不菲,何以对这个先生如此恭敬,甚至还带着一丝惧怕?安贞想也想不通。
   看来他们研制的长生不老药没什么进展,这个“先生”是不是快死了,等不及了,要做什么手术。补乐害怕手术失败,强烈反对。那个边剑却对这个手术比较有把握,希望尽快动手。
   为什么补乐却不同意放弃试验?他要是不同意,自己岂不是还要白白受苦?安贞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抽取骨髓可不是小事,一定对身体有伤害。明明有一个机会,补乐却把这个机会给扼杀了。他到底是什么居心?
   接着,就是一小会儿沉默。安贞以为他们突然压低了声音,还把耳朵又往前凑了凑,还是什么都听不到。看来那个先生在想什么,补乐和边剑都不敢说话。
   此时,一个娇柔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的,先生,手术的成败在一线之间,不如再给补乐一点时间。亚历山大,你说是不是?”
   说话的人,是巫女!除了她,谁还会把一句普通的话说得如此动人!没想到巫女离开自己之后,来到了这里!
   看来那个极力主张进行手术的人,叫做亚历山大,怪不得说得是英语。巫女说自己是这里的客人,看情况她的权利也非常大,不然怎么能参加这么秘密的会议?
   又是一小会儿的沉默。接着,先生终于开口了:“既然乐乐也如此认为,那么就再等一个星期!”
   话音刚落,亚历山大的声音就响起来:“可是——”接着,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估计是有人打断了他话。
   安贞身子前倾,又把耳朵往前凑了凑,此时门一开,安贞差点跌倒,一个人把她扶住了。安贞一抬头,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金发碧眼的欧洲男子。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亚历山大,他正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安贞。
   他的后面正是补乐,补乐见状,立刻风一样旋了过来,一把将安贞拉出了门外。安贞却心有不甘,头还拼命往里看,希望看一看“先生”的真面目。
   什么也没有看见,安贞就被拉的离开了门50多米。安贞非常生气的甩开补乐,懊恼地问:“你拉着我干什么?”
   补乐也非常生气,一脸冰霜:“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你可知道——”他说着,重重出了一口气,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安贞也觉得偷听不太对,马上举起双手:“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此时亚历山大也走了过来,他在安贞和补乐身边饶了两圈,用一种狡黠的眼神看着安贞,安贞被他看的浑身发毛,不由得往补乐身边靠了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