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子 a彩登录网站

第1855章 卖报纸的父亲

必竟誉儿都二岁多了,罗氏这奶水也没有太多营养,而林氏本身的奶水也不够这小丫头吃,每次都只能吃个半饱索性这小丫头早早的就不吃她娘的奶水,是以现在林氏的奶水早就没有了。
   本来这小家伙挑食的紧,吃了几天林氏准备的米汤就再也不吃了,每次喂她总和打仗似的,你在这边喂她就把头转到那边去,就是不吃让人也没办法。
   现在好了这巧儿总是能变着方子做出不少汤羹,每顿都是不一样的新花样,小丫头吃的不亦乐乎,有时一小碗吃完还在那咦咦、呀呀的要个不停,害得林氏总担心她吃多了、撑坏了!
   这厨房的事夏锦也帮不上忙,便去西厢检查添香和云水烟的课业去了,这张氏和李氏两位婶子见着夏锦过来也只是笑笑,不好意思过来打招呼,想着前两天人家都还没说什么呢,自己这就误会人家不要自己了,想着这事就不由得脸红。
   这添香和水烟两人见着夏锦自是站来乖乖行礼,夏锦只示意她们继续,不用理她,两人便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手中的工作了。
   刘婶也看出那两人的尴尬,笑着和夏锦打了招呼、又朝着那两人噜噜嘴,示意夏锦给这两人一个台阶下,夏锦本也不是小气的人,这事也是因着自己没有说清楚而引起得误会,这两人一心一意想来家里上工也是件好事,便向着两人走过去。
   “张婶、李婶,我这交给你们俩的徒弟教得怎么样了,可能出师了?”其实这事夏锦不问也知道。
   这云水烟的确是个细心的,手面的活也挺好,只是她捏出来的糖,多是一些饰物较多,或许和自己身喜好有关,至于添香就更不用说了,她本身就比李氏年轻,更有功夫在身这力道控制的自是比李氏好,刚刚她看似随意的从添香刚刚摔好的糖上抚过,便是这糖却是摔得恰到好处,就算现在她自己出手,也未必能比得过添香。
   那李氏却比张氏也活范一点,听到夏锦的话便知道她没有怪她们,更是开了笑脸道,“那两丫头可比我们聪明多了,这两个时辰便能自己上手了,瞧这两姑娘捏的物什可都喜坏了人呢,这么漂亮的糖可教人怎么下得了口哦!”
   两丫头坐在那听着李氏这话脸都红得和天边的火烧云似的,真真是好看,夏锦笑着打趣两人,“还不过来拜谢两位师傅授艺之恩,你们能这么快出师也是两位师傅用心教导之功。”
   两个丫头缓缓走到这张氏和李氏跟前,这一福到底齐声道,“水烟、添香拜谢两位师傅授艺之恩。”
   张氏、李氏连忙扶起这二人,可不敢受她们这大礼,别说这两人都是夏锦的人,单单自己这手艺也是夏锦教的,现在夏锦让她们教导这二人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又哪能受人大礼。
   看着这天色也不早了,这摔出来的糖基本上也捏的差不多了,夏锦便让他们也就别在熬了,早早放了她们回去。
   待众人一走,夏锦便问云水烟,“这两日可曾想过何种鲜花的汁液可以入糖的?”
   “茉莉花,桃花、梨花、菊花,月季,梅花,槐花、荷花、白兰花、石榴花、连翘花、金银花、扶桑花、桂花……”这云水烟一口气念出近百的花名,听得夏锦头晕。
   “停,你说快板呢!不用你报花名了,会写字吧?去把这些个花按照季节和开花月份都给分一分,还有把哪些花是这咱这有的给标出来,然后劵一份给我便是了。”说完便打发两人赶紧去。
   “是,小姐!”听夏锦这样说云水烟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便应声退了下去。
   本来夏锦只想着用这些个花汁调个色,把这糖做出个花样来,现在听云水烟一下子报出这么多的花名,好些都是能做成花茶的这入糖自然不成问题,不过现在她是没这个心思来做花茶,但她可以做花糖,把这些花或榨汁、或直接入糖,糖果中又带着花草的馨香,想必会有人喜欢,这样不是又多了不少品种。
   夏锦开心的准备回房把这些想法都记下来,她怕这一忙自己又把这个给忘了,许时前世办公室工作做出来的习惯,只要是她灵光一现的想法或是近日的安排她喜欢事先记下来,然后完成一项勾一项,这样就不会把没做完的事忘了,或是把有些好的主意给忘了。
   之前她由于用不惯这毛笔,每次用时还要研墨十分的麻烦,是以她便向林氏借黛笔,林氏还以为她长大了,也开始学着妆扮了,还着实为她高兴了一阵,最后知道她是为了记东西,不免还是有点失望。
   夏锦从西厢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问了嫂子说哥哥还没回来,有点不放心便让红袖去迎迎。
   这没过多一会,夏天便回来了,却又没见红袖得人影,也不知是不是走岔了,“哥你回来了,我让红袖去老族长家迎你去了,你可见着她了?”
   “没有啊,我没在老族长家,下午过去的时候正好柱子叔在家,老祖宗听说了夏大伯的事,便答应在祖坟的山角圈一块给他立衣冠冢。他老人家也觉得夏健这事做的对,下午便让柱子叔带着我们去挖了坟地,明日上午只要他们母子带上香烛和夏大伯常用的东西过去祭拜一下就成了,这会刚弄好我便直接回来了。”
   听夏天这么说夏锦便知道红袖肯定会白跑趟,反正这老族长家离他们家也不是很远,相信红袖找不见人自会自己回来的。
   “这么说老族长那里是同意了,那夏大伯家的田产都给改到夏健的名下了吗?”夏锦比较关心的是这个,必竟夏大伯是犯的法的,要是这都被充公了,那大伯娘她们母子俩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充公到不是被衙门给收了,而是怕被族里的收了,所以夏锦才让夏天赶紧趁现在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夏大伯自缢的事,先把这事给落实下来,只要是地契上改成夏健的名字别人便不能拿他怎样了,夏锦其实挺讨厌这种一个犯法连累全家的做法,但是自祖先那时流传下来的规矩,也不是她能打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