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国亡

十三年前——

慕国国君荒淫无道,奸臣宦官把持朝政,残害忠良,一时间朝野上下乌烟瘴气,民不聊生。

太傅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力荐慕帝无果,撞柱而死,但仍无济于事。使得奸佞小人更加肆无忌惮,专权行事……

京城,

一早,小商小贩都摆好自己的行当,络绎不绝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茶楼酒肆里众多的客人围在一起谈论着当今朝廷境况。

“听说了吗,镇西王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已经在江西起义了!”

“真有这么回事啊?”

“那是不是该征兵了?”

“朝廷一开始没有派人镇压吗?”

“朝廷哪有那个本事去镇压镇西王啊?那些官宦就知道欺压咱们老百姓,真正到了保家卫国的时候又有几个敢出来的?都贪生怕死的紧。”

“如今终于有人肯出来反对朝廷了,这样被欺压的日子终于快要到头了!”

有人兴奋终于可以推翻暴政,还有人害怕战争殃及自己身家性命,也有少数人是持那是他们领导者的事与我无关的态度。

少焉,就有一队官兵大张旗鼓地闯进酒楼,顺势砸坏了不少碗筷酒盅。

“唉唉唉,官爷您这是干什么?要是有什么需要您们呐说一声,何必砸这也器具累着官爷。”酒楼老板点头哈腰的迎出来。

为首的官兵一手抓住老板的前衣襟,态度恶劣:“镇北王谋反,上面要求征兵,我看你这客人挺多,打算先从你这里开始征起,你有意见吗?”

老板吓得冷汗遍布额角,忙摆手道:“没,没,没意见,官爷们请便。”

“好,”为首的官兵把酒楼老板扔到一边,一手压住腰间的长刀,“应上面要求,凡事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不缺胳膊不缺腿的全部带走!若是发现有落下的......”他像是不经意地摸摸刀柄,却又刻意大大方方的让所有人看的清楚明白,如果有漏下的,后果不言而喻。

“官爷,我们都未经过专门的训练,如此就让我们上战场,和送死有什么区别?”一名书生站起来反抗。

“呸,老子管你是不是送死!都给我带走!”官兵头子猛地一拍桌子,整个酒楼的人都抖上三抖。

——————

“皇上!镇西王大军已经攻近王城!望皇上移驾行宫,暂避危机。”禁军首领陆枫半跪在大殿中央。

首位上的慕帝双手紧紧扶着龙椅,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头顶的十二旒珠因为他的举动不断产出清脆的撞击声,在寂静的大殿上很是突兀。

“皇上,快走吧,没有时间了!”身旁的大太监殷全出声提醒。

“快!快!”慕帝慌慌张张的站起身。

正要走之际,忽有小太监来报:“皇上,皇上,不好了!”进来时因为太过着急摔了个跟头,慌张扶住帽沿。

慕帝皱眉,怒声呵斥:“何事如此慌张?”

“皇上……皇后娘娘……娘娘,自尽了……”小太监说完身体伏地,尽是哀戚。

“什么?”慕帝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你说皇后自尽了?”帝冕跌落在地,

慕帝眼眶微红,轻生吩咐:“好生葬了吧,朕虽与她不睦已久,但她是一国之母,死后也要给她一些哀荣。”

“遵旨。”小太监起身退出去了。

“请陛下节哀。”殷泉跪在慕帝前面,“还请陛下速速出宫。”

“好。”慕帝点头,带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皇后的小公主,不见了。

行宫——

侍卫传来皇城被攻陷的消息,慕帝气愤地将桌案上的奏折茶盏一扫落地,“元盟好大的胆子!传朕旨意,谁能平顶叛贼,赏黄金万两,封邑万户!”

下方的朝臣嗤笑,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妄想杀镇西王?

殷泉站在慕帝身后,掩饰下眼里的不屑,低声道:“陛下,长公主不见了。”

“你说什么?长公主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快派人去找啊!”慕帝吼了起来,全然不顾在朝臣面前失了尊严。

忽然他两眼一黑,昏厥过去。

慕帝和皇后薛雪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从年少时的相遇相知,到成亲后的夫妻伉俪,直到最后的相看两相厌,无数的矛盾,冲击……将本来两颗亲近的心,越推越远,直到生了嫌隙,两两相望,唯余失望。如今,连最后的一点联系也断了吗?

——————

殷泉派人传来轿辇,抬着慕帝回了寝宫,徒留下满屋的朝臣。

黄昏——

慕帝醒来了,“殷泉,殷泉?”

“唉!奴才在!陛下有何吩咐?”

“扶我起来。”

“是。”殷泉扶起慕帝。

“去桌案前。”慕帝继续吩咐。

殷泉将慕帝扶到桌案后的椅子上。

慕帝提笔缓缓的写了一封密信,又让殷泉取来蜜蜡封好,把密信交到殷泉手上。

“朕知道你是元盟的人。”慕帝不急不慢的说出。惊得殷泉忙跪在地上,“奴才该死!”

“起来吧,良禽择木而栖,你有什么该死的?”慕帝扶起殷泉,“这封密信你收好,待到元盟登上帝位,文武百官定是要将你们这群宦官处死,以达到清君侧的目的,这封密信可保你无虞。”

“陛下……”殷泉哽咽。

“朕不是一位好皇帝,也不是一位好丈夫,更不是一位好父亲……阿妍自尽,她对我是该有多失望啊!我连小零都弄丢了,祖辈的江山也让我弄丢了……”话至此,中年帝王不禁哽咽起来。

薛雪妍的闺名,他到底是不配唤起的。

“你先出去传膳吧。”

“是。”殷泉转身走出寝宫。

殷泉走出门外,抬袖抹掉眼角的泪水,抬头看了看天空,恰逢黄昏,倦鸟归巢,日头从西方下落,恰如这慕家统治的政治舞台,该落下帷幕了。

殷泉跪在殿门外,冲里面重重的扣了三个响头。

慕帝颤颤巍巍的从椅子上坐起,走到床前扯下帘幔,将帘幔穿过寝殿横梁,系了个死结。

“罪人慕成向列祖列宗请罪了!”慕帝上吊了。

圣元十五年,慕国最后一任帝王慕成自尽于行宫寝殿,皇室中人大多被绞杀殆尽,慕国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霸宠独爱:邪君的佣兵狠妃霸宠独爱:邪君的佣兵狠妃妃宝儿|古言天行古医在手,可以医得你重获新生,也可以毒得你生不如死,想要活命,速速远离。医毒是绝活,但在强者为尊的时代,修为才是硬道理。她风华绝代,腹黑毒辣,斗垮大夫人,助攻夺权,契约神兽,医行四海,跃入神门,一路所向披靡。却偏偏命犯桃花,哪哪都是桃花债,她躲还不行?可冤家路窄遇上个天天眼馋她的难缠神君,一天到晚用美色诱/惑:来,到本君榻上来。来你妹!老娘就是要让你眼馋一辈子!
  • 从良居从良居陌陌一觉|古言三界小八卦; 太子殿下被将军给拐跑了!黎国老皇上哭得差点晕了过去:“快,快,快去把太子给我追回来,朕又不是不同意。没有朕的江山他又要跟着将军捡破烂了。朕的儿砸啊······” 从良居渡世间亡魂,阿离经营着从良居,生生世世寻一个身死道消的仙人,那仙清风朗月却也邪气霸道。
  • 美人心酒美人心酒无语之殇|古言为了一世荣华,她不惜借他人之手,将伤害自己的人,爱自己的人全部推入万丈深渊。而最终,自己亦成为刀咀鱼肉,万般无奈妄想地回头,才发现,自己最终竟是孤身一人,独赴黄泉。“如果可以重来,你可曾后悔?”“后悔又如何?我只希望……他们能够回来。”不知何时起,我已如此孤身一人。好孤单。真的,好孤单……真相残忍揭开,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身陷无底深渊,再无力挣扎。她愕然回首——他已不见。真是奇妙……也悲伤的故事。
  • 将军的冷情妻将军的冷情妻迟暮云|古言一场阴谋,将本没有关系的两人凑在了一起。一个是一无是处的南安郡主,一个是名动天下的镇国将军。都说南安郡主是撞了大运,镇国将军倒了八辈子血霉。但在这场追逐中,谁在步步后退?谁又在步步紧逼?
  • 丑妃:花开时节动京城丑妃:花开时节动京城纪东东|古言本尊是鬼手神医的露华浓,在一次上山采药时遇上天灾,被雷劈到了身残志不坚的相府小姐陆华浓的身上。本意是想要养好残破的身子离开相府,不料却频频遭人暗算。“真的是活久了,老虎不发威都当我是病猫么?”某浓一怒,开创出一片新天地。
  • 田家有女之我的傻子丈夫田家有女之我的傻子丈夫林少公子|古言田家有女初长成,12岁时,林佩佩印在傻子豫霎脸颊上的一吻,竟然成了日后豫霎“威胁”她林佩佩最有利的武器!
  • 王爷快到我怀里来王爷快到我怀里来红豆猫|古言“啊!小姐醒了,小姐她醒了,快,快去通知老爷夫人”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第一耳光打的是你当众羞辱本小姐,不敬之罪;第二耳光是替我大哥讨的;这第三耳光是为了我额上的伤。”欧阳玉姗和林逸浩顿时吓的魂不守舍,欧阳玉姗捂着脸瞪大双眼看着她说“你全想起来了?”慕染汐回道“我是想起了,你若在犯,我必要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 凤夕惊世凤夕惊世猪小潼|古言【网文界史上最特别的小说,双女主。 二十二世纪顶级杀手,因跳崖魂灵穿越到了东陵国。 而东陵国的千金小姐因被陷害而坠崖,魂灵竟穿越到了二十二世纪! 两人魂灵互换,皆可听到对方的声音,也可暂时换回魂灵。】 这部小说没有让人吐血的误会,有的只是令人心脏剧烈起伏的情节,以及女主幻化成为嗜血恶魔的故事。 【当真相如同滔滔江水般浮出水面,对他们究竟是感情的升温,还是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 广袖流仙裙广袖流仙裙微雨璎珞|古言一件广袖流仙裙将她召唤回大兴王朝,然而她失去了对大兴王朝的所有记忆,是在秦府里和相识的人厮守一生,还是找回记忆再续旧爱……
  • 盛世大婚:腹黑大小姐盛世大婚:腹黑大小姐汤圆菇凉|古言前前世,她为他;前世,她已不再有活的欲望,却坦然的在那个不熟悉的地方生活了六十多年。两次重生,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活!既然阎王殿都不收她,那么曾经伤害过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新文开坑!作者处女作哦~!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