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2章 腻歪

“你以后再敢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我直接把你吊起来打屁股。”段祁御热乎乎的气喷洒在池泤霁的耳边,搞得池泤霁脸到脖子全都红透了。

池泤霁把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扒拉下来,转过身说:“哪儿有,我不是给你留了信吗?也就只给你和我爹爹留了信,其他人都没有呢。”

“你还想给其他人留?嗯?是不是?”

段祁御现在的眼神就表示一句话:你要是敢说是,我立马就把你宰了!

“没,没有,什么人都没有你重要。”池泤霁觉得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先说好话把他稳住再说。

“最好是这样,你也别想敷衍我,我看得出来你只是想先说好话把我稳住。”段祁御闷闷的说道。

“好了,你吃晚饭没。饿不饿啊,我们一起去买烤红薯吧。”池泤霁说道。

段祁御没说话,但放开池泤霁,改为牵着她的手,一起向巷子外走去了。

面对小丫头,自己生了一个多月的气完全发作不出来。

自己怎么能忍心去责怪她呢,虽然这小丫头是真的很欠收拾!自己也真的很想很想揍她一顿。

罢了罢了,这一次就饶过她,以后一定要看得更紧一些,避免再发生这一次的事情。

丰萃府的人在看到自家主子是被段祁御“掳”进巷子之后就没有再跟进去了,反而是自己散了。

对于这些事情他们早就已经调查好了,前主子对他们说过,对于池泤霁的感情之事他们不用插手。

也不必顾忌什么家世,势力牵扯那些,她自己喜欢就好。

只不过,要是那男子敢做出什么对不起池泤霁的事情的话,那直接抹杀就好了,不毕有什么顾虑。

所以,那些人只是调查了段祁御,并且知道他对池泤霁并没有抱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也就不会去插手了。

池泤霁出来,没见到丰萃府的人,但也知道段祁御没本事能对那些人做什么,大概是回去了吧。

不过,这段祁御还是有两下子的呀,能在那么多高手眼前把她带走。可能里面有一些人太多,或者是没想到有人会对她动手的成分在里面吧。

思绪至此,然后就开始和段祁御一起无忧无虑的逛夜市去了。

池泤霁带着段祁御去她自己名下的一家客栈歇息。

这些客栈一般都会是有一间位置极好的房间,而且是不让客人居住的,就是留给主子住的。

池泤霁本想让段祁御去住她旁边的天字号房间的,没想到那厮竟不要脸的跟进她的房间里去了。

还赖在她床上死活不走。

池泤霁没办法,只能让他睡在这儿,自己去别的房间睡觉。

段祁御见池泤霁要走,立马从床上弹起来。

“反正我们不都是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吗,在一起同床共枕也有过了,你何必要再去浪费一间房呢?”

段祁御一本正经的跟池泤霁分析着。

“谁跟你有过肌肤之亲,同床共枕了啊?那次只是个意外。”池泤霁无奈的说道。

段祁御此时满脸的阴郁,写满了你是个负心汉的样式。

“明明就有,你还不承认。”段祁御听到池泤霁不想承认,直接就想揭过的样子十分刺眼。

自己努力了那么久,这死丫头却还像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真想把她心剖开,把自己装进去,这样就不用整天看她对待什么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了。

池泤霁看到段祁御脸上满是被抛弃的样子,自己也没有哪儿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啊。

额,可是自己也没必要吧,虽说池泤霁自己对于感情之事不是太明白,但对于段祁御她是明白他对自己有着别样的情愫的。

虽说上次在众人面前有那一幕,但那不也是逢场作戏嘛,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顺利订婚呢。

至少现在她是真的没在这方面有想法,所以给不了她太多的回应啊。

这个样子,以后可能会弄得两个人都很难堪啊。

“你脑子里就不能想一点其他事情吗,一天到晚都想着怎么粘着我,干脆把我绑在你身上算了。”池泤霁也不想说太多,感觉解释不清啊。

“我倒是想呢,不过若是我真的那么做了,怕是会被你丰萃府的人摁在地上打。”段祁御憋屈的说道。

算了,跟他是说不清的。

“现在这么晚了,不睡觉吗。”还是先转移话题吧,要不然今晚怕是别想睡了。

“睡啊,我要和你一起睡。”

“为什么要一起睡啊,我们又不是夫妻。”

是啊,现在还没成亲,这样睡在一起是有些不好。可这又不是京城,有没有那么多眼线盯着。

再说了,这可是小丫头的地盘,又没有谁会放出一些流言蜚语。

“那有什么,难道你当皇上皇后还有那一众大臣都是瞎子,不知道你那天主动对我投怀送抱的是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枫岚铃枫岚铃悠悠丝竹|古言邢羽岚为了人类选择了与丧尸王同归于尽。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转眼却穿越到了一个小包子身上,原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可这些极品亲戚和这个跟屁虫王爷是怎么回事
  • 与太子厮混的日子与太子厮混的日子卡纳勒泉水|古言简介:十二岁入皇宫,错位成太监,巧遇小太子,三年同相伴。发育在即,跑路要紧!快撤!小太子后玄无知的问“小青子为啥你会腰疼”小青子无奈的答“那是因为我哈腰哈久了呗!”小太子后玄认真的说“那我来给你捶捶背吧!”小青子无比嗨皮的答“真的吗?可是我怕掉脑袋!”终有一日展翅高飞,仗剑走天涯,夜宿孤山危险时,巧遇帅气美男子。一路相伴妙事多,此人身份太子也!轩少严肃的说道“交你一个办法,嫁给我,然后修理我!”某女“….”轩少脸上挂上了无赖的笑“没想到耍你会那么的有趣..”某女怒了“xxxxx”轩少郑重的说道“我命令你,不准忘记我。”跑路不成功,反被到吃?吃的骨头都不剩,无语…算了就当我上了太子,我也没有亏吃!负责还是算了吧!我不要做三千佳丽中的一个,不要.不要!----------推荐好友沐依晨文文:青春校园搞笑暖文学长,等等我:http://novel.hongxiu.com/a/330216/推荐泉水完结文我的冷酷王子上:http://novel.hongxiu.com/a/293110/我的冷酷王子下:http://novel.hongxiu.com/a/321422/泉水连载文雪影★无痕:http://novel.hongxiu.com/a/330197/泉水微博:http://weibo.com/s357s--------------
  • 江山豪赌之百变女王江山豪赌之百变女王北海忘雪|古言江山破碎,专属于梦朝的锦绣山河走向衰落。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未央宫一场盛世落寞,用性命来祭奠这颠覆的家园。十年之后,一个以复仇为名的玲珑剔透的少女跪在长门山脚下三天三夜。一个魅惑妖娆的桃衣男子伸出自己的手,至此开启了一个关于星烁的神话。传说星烁拥有最离奇的武功,最古怪的脾气,最强大的号召力,最牛叉的实力。她华丽周转于列国美男,一张张脸变化莫测,终成一代绝世女王
  • 琴声远何处莫凭栏琴声远何处莫凭栏顾影流盼|古言一朝穿越,是阴谋?还是命中注定?孤身一人,沈意醉该如何应对古代的是是非非,遇到沐渊,她以为在这个陌生国度找到了一丝留恋,却发现只是一场梦。蓦然回首,才发现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守候…
  • 桃花枝下眠桃花枝下眠那猴子又来了|古言白家不得了了!齐齐整整穿越了! 爹妈闺女一起走,缺货哥哥在后头~ 窝头梆硬卡嗓子,土墙掉渣惹人愁~ 采花护肤养珍珠,数钱数到手发抖~ 宝盆宝册不敢露,全家还要一起苟~ “哎?这位公子,你咋还没走?” “明心,我想……” “打住!我不要你想,我要我想!” 我想哼着歌抄着手,桃源村里蹦跶着走~
  • 小小婢女:天澜太子妃小小婢女:天澜太子妃墨色千留|古言一朝穿越成婢女,却惹上了不该惹的人,顾二公子,赫连太子,北境太子……顾祁:慕青漪,到现在你还看不清自己的心吗?如果你心里没有我,你大可扔下我,让我冻死在这冰天雪地中……赫连煜:失去你,这就是得到江山的代价吗?他的骨子里都在叫嚣,恨不得快马加鞭去阻止这场婚礼。可是,他不能!潇云风: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留恋吗?哪怕一点点!我是伤了你,可是每个深夜我想起你身上的伤口,我的心就痛,比你痛上千倍万倍!乱世之中,谁主江山,谁得红颜……【1v1】
  • 绝色花魁戏阎罗:柔情似雪绝色花魁戏阎罗:柔情似雪鬼遥|古言清空。
  • 世有弦月世有弦月荷樵|古言群号:樵夫788061132 小神棍女主VS大家长男主 迷惑版: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观古今兴亡局,尽在嬖佞远贤。 儿童版: 这是一个濒临死亡之人,遭到六人合攻,然后做出了奋力反击,用上层出不穷的阴谋、阳谋等手段,且成功征服六人的故事。 正常版: 礼乐崩坏,群雄割据。 乱世大争,风云诡谲。 一场偷盗引起的诡秘相遇,携手揭开这场乱世风华。
  • 太后上塌:摄政王,别乱来太后上塌:摄政王,别乱来彦姬|古言先帝薨,她母凭子贵一跃成为当朝太后,却因宫变惨遭暗箭,与他阴阳相隔。濒死时她泣血发誓:若得来生,再不为权势富贵而背弃心爱之人!苍天垂怜,再许一世,昔年尊崇无比的文德太后成为没落将军府的孤女……太后凉凉笑得狡诈:哀家重生啦!这辈子,她再也不用忍这忍那,看不惯的,抡起棍棒——嘿嘿!当第一人美人变成彪悍的母老虎,凉都勋贵齐惊魂:就不能放下棍棒好好玩耍吗?太后凉凉:我就喜欢简单粗暴!摄政王殿下:小桃夭,来,粗暴地蹂躏本王吧!太后凉凉:(⊙o⊙)……
  • 天须无恨我无心天须无恨我无心无心无恨无来生|古言这不过是小女主从一个天真调皮的小傻瓜,在两个善良忠犬男的舍身爱护之下,仍然一路变成冷酷嗜杀、腹黑专权的魔教妖女的精分成长史。 碎碎念:本书女主不完美、不万能、不是万人迷,也没有如意金手指。 且莫说好人坏人、恩人仇人,相思相守、相恨相斗,只因都是痴情人。 做个小叫花,不成;做个顽劣徒弟,不成;做个官家小姐,也不成。 做个小尼姑,不成;做个无媒王妃,还不成。 命运背后是谁?一而再再而三逼我逼到绝境?你到底要让我做什么? 我曾经善良到愚蠢,我曾经等爱到成狂,原来,你却只要我做妖女! 风儿、杨明玉、幻空、水无昔、慕容帝天——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老师父、师父、娘亲、杨朝客、水盈——哪一个才是真心疼爱我的人? 被爱还是被恨,选择从来不由我; 去爱还是去恨,我如何才得明白? 当几个灵魂在我的身体里争夺纠缠之时,谁知道真正的我在何处哭泣? 亲手虐杀一个个爱我的、恨我的人之时,谁知道我的彷徨无助和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