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9章 脑洞大开的薛伟

“干嘛呢!不军训了?小心我去你们教官那里举报你!”夏炎修嘴贱道。

“我去!你敢,你这条死狗是想着造反啊!”王美美直接朝夏炎修胸口来了一拳。

“你小点声!”夏炎修往后看了看,确定他的兄弟们听不见,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丢人没丢到家!

王美美把夕雨推朝前一步,朝着夏炎修道:“这是我姐妹,想让你帮忙在军训完约陆瑾吃顿饭,但是你现在可别跟他说啊!”

夏炎修一听这,来了兴趣,委婉的“打量”了一下夕雨,这一看就是听话的好学生啊!居然看上陆瑾那渣渣了,可惜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面上却友好的笑了笑道:“没问题,等你们有时间了给我说一声,我拉着陆瑾出来,但是先说好啊!陆瑾那人可不是听话的人,他愿不愿意全看他自己了,这我就帮不上忙了!”

“好的,其他的不用你管,要是他不愿意的话……麻烦你把他经常的活动轨迹告诉我一下!”

“……”想不到这妹子这么彪悍啊!看样子是打定主意了啊,要是陆瑾那厮不从,这是要……

“我看好你!”夏炎修佩服的朝着夕雨竖了大拇指。

“卧槽!夏炎修是开了两朵桃花啊?”薛伟忿忿不平。

“你们说那孙子会选谁?”周星杰看热闹不嫌事大。

陆瑾眉眼一弯,一边嘴角轻微上挑,无情道:“我看样子是两个都没看上他!”

“不会吧!那干嘛还特意来看他,还把他叫过去!”薛伟不信,要是看不上干啥还这么大费周章。

“问问他不就知道了,他过来了!”周星杰道。

“夏炎修你这个狗贼,有妹子看上了也不露一点风声啊!可以啊你!一没有就啥也没有,一有就来俩啊!”薛伟胳膊控制住夏炎修的头,周星杰看中机会,飞快上手把他的头发弄得一团糟。

“去去去,你们这是嫉妒你们的爸爸!”虽然身处下风,但是夏炎修的嘴就从来没输过。

“那俩妹子咋回事啊?不会真看上你了吧!”薛伟放开夏炎修道。

夏炎修意味深长的看来陆瑾一眼,才漫不经心的道:“王美美那丫头是我发小,一起长大的,军训偷懒来蹭绿豆汤,碰巧看见我了,大个招呼,旁边的是她室友。”

“我看是她的室友看上你了,特意让你发小带她来的,小说里都这么写的!”薛伟大开脑洞,脑补了一出妹子狂追学长,最后被学长伤透了心的年度苦情剧。

夏炎修不置可否,心想TM的不是看上我了,是看上我兄弟了。

“瑾哥,你看那妹子好看不?”夏炎修笑里藏刀道。

陆瑾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眉毛上挑,痞笑道:“嗯!TM的很正点!”

“卧槽!瑾哥,你这是准备把夏炎修给绿了啊?”周星杰依旧看热闹不嫌事大。

夏炎修无力一笑,他就知道陆瑾已经知道了,不过那妹子看陆瑾那眼神一点都不知躲闪,陆瑾没察觉才怪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听说你不曾离开我听说你不曾离开我浅望浅惜|青春因为恋着你,所以一直追随你的脚步,当美好来临时,以为从此就是幸福,而下一刻,现实将憧憬打败。你说你不在意兄控的我,却在离别时拥别人入怀,可多年以后意外重,你没有了年少时的执着与肯定,因为懦弱,那三个字,不说也罢。林韶,对不起,我终究还是等不到你了。
  • 流觞祭流觞祭白鹿予曦01|青春流觞,指的是古人每逢农历三月上已日于弯曲的水渠旁集会。在上游放置酒杯。杯随水流,流到谁面前。谁就取杯把酒喝下。叫做流觞。然而人生恰如这流觞曲水的盛筵,命运的酒杯流转于谁的面前,谁就只能将眼前的这杯酒一饮而尽,不管是痛苦的,还是欢乐的。故事中的所有人物无不是自己选择着命运,自己又被命运所选择。他们都来自于我的生活之中,我在写这个故事的过程中开始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迫不得已。而他之所以成为他,也并非一朝一夕。
  • 你是最深的过客你是最深的过客猪肝炒藕|青春每一段路都会留下回忆,人理所当然会选择一部分用来怀念,选择一些拿来忘却或是藏在时光深深的角落里。挑挑拣拣下,我还是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想告诉你,或清淡或辛辣或甘甜或微苦,你的肚子饿了没有啊?现在我要递给你一把筷子啦!20岁,我们正青春!
  • 蜜恋甜心校草的百分百爱恋蜜恋甜心校草的百分百爱恋糖果殿殿|青春一场车祸剥夺了她的记忆,醒来时是一个中年男子将她重返正常生活。女扮男装,被揭穿,恶魔校草们的‘宠爱’,让她被迫去另一所皇室学校,真是天助她也,但是,他们怎么跟着来了?而且性格大变?不过这样才好玩!甜心到底花落谁手?谜团的谷底,真相又是什么?
  • 骄阳恋皎月骄阳恋皎月缥缃子|青春姊妹篇《唐少今天又被虐了》(原名《请恕我眼拙》)开始在云起书院连载了,作者在写结尾,请大家可以放心入坑! 爱情是什么?一百个人也许可以给出一千种答案,可是齐继的答案只有一个——蒋彦泽! 他以为的负心薄情、背信弃义,却是她一个人的死心踏地、情深似海…… 理想和爱情的单选题,她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 和损友的日常对白 损友:其实高二我就察觉到你和蒋彦泽的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都没想明白你们俩个中我应该更崇拜哪个? 女主:? 损友:到底应该崇拜你这个草履虫搞定了校草兼国民男神,还是应该崇拜蒋彦泽让单细胞生物分泌出了多巴胺! 女主:……
  • 不会重来青春的我们不会重来青春的我们花已谢心已死|青春青春,本事我们最应该的年华,却被安希于和易卓过毁于一旦。易卓过喜欢的是鹿妍心,安希于喜欢的是贝炎季。分分合合,重重复复,我们的青春,就应该不被辜负,但最后的力挽狂澜,到底是否有用?
  • 还给你黑色温柔还给你黑色温柔蕃薯红豆糖水|青春她向他走来,带着一身戾气,笑着,把他扑了个满怀。
  • 冷魅十二殿冷魅十二殿夏默i|青春“默儿,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自焚哦!”他冷魅地一笑,美若妖孽的脸颊上梨涡微漾,左手抵着墙,一双红眸对上一双蓝眸。“那么,你愿不愿意和我去一个地方?”她一双含情脉脉的水眸仿佛夺走了世人的心魂。“只要宝贝你说,我就一定会去!”他宠溺地看着她,右手托起她完美的下巴,罂粟般的薄唇慢慢接近她。“地狱,你敢么?”她轻轻按住他殷勤的唇,勾了勾嘴角,冷冷地道,美艳地就像黑暗里的妖精,令人窒息,既爱又恨。“敢!”带着几抹醉意,他血色氤氲的眸子愈发见得迷离……【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如若没有那曾经的邂逅,他们是否就不会走进这个上苍精心设计的局,是否就不会是她顶着白发三千,两地相隔,徒有思念。。。
  • hello,我的中学时代hello,我的中学时代吴梓黎|青春青春好时光悠悠然然,从身体的每一处穿过,上课用几本书遮掩着头部,惊心胆战的睡觉,认为老师不会发现自己。还说着自己远大的理想,日子也就从白天到黑夜一天天的过去。那时总希望时间它能快点再快点,让自己长大了,好去闯荡这躁动的世界。等明白时间是个无情的东西时,自己又早已经遍体临伤,它带走了最亲的人,最好的朋友。痛心即首的骂自己为什么不知道珍惜那段最有回忆的片段,原来一切都回不去了,回头相望都已变得物是人非,心里期待以后会有人给自己带来新的寄望。
  • 依然想起你依然想起你七度漫步|青春在轻狂的青春里,我们曾为爱奔波,有人成功,有人落寞。当青春不再,是否已然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