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4章 大结局

苏沐颜现在才知道,原来刚刚一直在讲话的那个声音就是个司仪。

她看向祠堂里,司仪就在里面坐着……

“舍不得走?想在这里表演亲热?”调笑的语气幽幽飘来,苏沐颜才意识到这一切已经结束了,该换下这身不属于她的新娘服装了。

“所以……你喜欢这样的婚纱吗?”陆明翰牵着她漫步在花田里,像是不经意一提。

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不上来喜欢,但并不讨厌,原来中式婚礼是这样。”

原来中式婚礼是这样。

原来中式婚纱是这样。

刚刚那一幕说突如其来也并不是,刚开始在换衣间里换衣服的时候,她顺便问了那几个中年女人关于这个仪式的意义。

原来了这个村子被评为5A级旅游村时,就定下了每个月都要举行一个像今天一样的仪式,寓意幸福平安。每天来这里旅游的人没有上万也有上千,没到这一天的时候,村子里就会选出一对年轻情侣或是夫妻,让他们来一次中式婚礼的体验。

“那你还是不排斥婚礼的,不是吗?”苏沐颜还在回味这种浪漫的仪式,就听到陆明翰这样说。

她抬头看他,仅仅两秒,又将目光移向空中,“诶”了一声,“你看,冬天的清晨还会有星星诶。”

“我的太太,请你正面回答问题。”陆明翰有些无奈。

想要知道她是不是在转移话题,就看她是不是莫名其妙谈起天气。

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这一招骗得了所有人,但终究还是瞒不过他。

“看起来婚礼也没那么麻烦,但再等等吧,等我足够接受婚礼的时候……”

五日后,白轩和林潇的婚礼如约举行。

婚礼空前盛大,俩人都没有很多的亲朋好友,只请来了仅剩下的那么几个好友与亲人。

参加婚礼的人不多,慕名而来的媒体倒是不少,毕竟这是前所未有的盛况,听说会有其它的惊喜。

白轩站在楚惜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沉默了半响,他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出来一下。”

楚惜疑惑地挑眉,并紧跟随后。

出来之后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这是去厕所的路,在厕所能干嘛,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于是当下就要转身走,谁知那男人眼明手快,抢先一步抓住她的手。

“白轩,你别闹了,婚礼已经快要开始了,我可不想一会儿又补妆又更衣的。”楚惜不满地低声呢喃。

白轩抬眼瞥了这条走廊,恰好有人走过来,他拉着楚惜几步走进昏暗区域,上手搂着她的腰,问:“你怎么知道我要干嘛?难道你这里也是这么想的?”

他指着楚惜心脏的位置,那里很柔软,他戳了几下。

楚惜白皙的脸莫名红了起来,抬手就要推开他,却仍是徒劳,那只大手将她箍得死死的。

“白轩!”她恨恨地咬牙低声喊了他的名。

好巧不巧的,白轩的电话响了。是苏沐颜打来的,问了楚惜的位置让她赶紧到现场就挂了电话。

“你看,都说婚礼要开始了,别闹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白轩:“……”沉默地盯着她。

一般他这双眼睛出现了一些意味不明的眼神之后,楚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于是,她踮起脚尖,将柔软嘴唇覆了上去……

婚礼仪式在下午三点举行。

楚惜一身白纱,苏沐颜也一身白纱,是楚惜硬要她穿的,她就站在离楚惜最近的台下。

在她父母接过她的手放进白轩的手里时,苏沐颜在台下哭得一塌糊涂,转身找陆明翰,才发现身边没人,这时候也来不及找他了。

接下来是丢捧花的环节,楚惜作为新娘子,像是有目标似的,捧着一朵花不偏不倚地丢向某个方向。

苏沐颜还在感动于这场婚礼,眼角还挂着泪滴,胸口却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随之手上便多出了一朵捧花。

她还未反应过来,周围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不断响起。

“苏沐颜!苏沐颜!”

“婚礼!婚礼!”

“陆总!陆总!”

……

有好朋友的,有陌生人的,都皆是祝福。

按理说,她一个结婚了的女人没必要接到捧花,可一切仿佛是预设好一般,偏偏就落到了她的手里。

她手握着捧花,低头闻着花的馨香,周围却再次响起了婚礼进行曲。

苏沐颜疑惑地抬头,却看见两排人中间不知何时让出了一条路,而路的尽头,缓缓走来的,是身着一身礼服的陆明翰,他身旁还跟着身穿小西装的木木。

她抬眼望去,正落进不远处的男人眼里,那双眼睛黝黑而深邃,仿佛身边没有其他人,只剩下她和陆明翰了。

他们的一个对视,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陆明翰走到她面前,眸光深邃,眼里映射出小小的她,“你原意让神父见证我们的婚姻吗?”

周围鸦雀无声,苏沐颜只听到了他的声音,那么清晰,那么坚定。

她感觉眼角湿濡些许,她知道,那是感动的泪水,点头回道:“我愿意!”

婚礼进行曲再次响起,苏沐颜的耳边是各种祝福欢呼的声音。

接下来,他与她走了一遍方才白轩和楚惜走的路,做了一遍与他们一样的事。

当宋阳平把自己的手放到陆明翰手里的时候,她的眼泪哗地一下就出来了,而当陆明翰套上戒指的时候,她又笑了。

又哭又笑的,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看见自己的意中人来娶自己的样子。

苏沐颜是后来才知道这是陆明翰策划好久的婚礼了,就连她要穿白纱这件事都让楚惜叮嘱着。

苏沐颜懂得主次分明,虽然今天自己过了一把新娘瘾,但不想抢了楚惜这个真新娘子的风头,便快速进入下一个环节——酒席。

在此之前,她上去唱了一首抒情的英文歌,很符合现在的场景。

一曲落下,她走到陆明翰的旁边,替他抢过一杯酒仰头喝下。

男人愣愣地看她几秒,眉骨不由动了几下。

察觉到他的目光,苏沐颜回望过去,“看什么看,你的酒量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

这一桌是奔着陆明翰的生意来的,要是放在平时,他绝对会回绝过去,只是今日场合不对,他自然不能拒绝。

可苏沐颜最知道他的酒量,俗称一杯倒,还是先倒了睡了再醉的那种,万一这种场合他喝醉了丢人怎么办?

陆明翰还没跟苏沐颜好上的时候,就因为喝醉酒而丢人过。

那时仅仅一杯,他就在车上闹了起来,后来下车蹲在马路边,硬说自己是小兔子,蹲着不起,走过的路人目光指指点点,苏沐颜当时真想将他丢下自己一走了之。

陆明翰这种人的厉害之处在于,醉了之后不怕丢人,因为醒来后就完全记不得醉酒的情景了。

想到这,苏沐颜就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可不想让自己的高冷丈夫这么丢人,于是她决绝地再一次抢过他手上的酒。

“苏小姐好酒量!”桌上的人不由对她竖起个大拇指。

只要对苏沐颜有些了解的人,就会知道她的酒量是真的好,没有人见过她喝醉的样子,她像是有一个超能力,千杯不醉,喝酒只上脸,从未上过头。

陆明翰也知道是如此,但还是担心地跟在她身后,一圈喝下来,是个人都想上厕所了。

陆明翰趁着这个机会把她拉进房间里,冷声道:“沐颜,够了吧,这么喝不好!”

她大笑,“哈哈哈,怎么就不好了,我今儿高兴,想喝多少喝多少。”

不知是不是已经有些微醺了,她将脑袋凑到陆明翰的胸膛前,蹭了蹭,说:“你这里……怎么那么烫,你也喝酒了吧,哈哈……喝酒烧身,你别当小兔子哦,那样我会笑你的……”

陆明翰低头看着那颗脑袋,黑着一张脸,突然抓过她的手腕,双双往床上摔去。

他压在身上,身心荡漾……

苏沐颜望着天花板,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她其实没醉,只是想跟他缠绵。

陆明翰起身找来一条湿毛巾,细细柔柔地擦拭着她的额头、脸蛋、脖颈……

她拉住他的手腕,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他,“明翰,我们今天真的结婚了,我才发现,原来婚礼并不麻烦。”

陆明翰回了一个温柔笑意,“你要是喜欢,以后想办多少次婚礼都行。”

闻言,她的眼眶不知何时起已经湿濡了,感动的泪水遮住了她的视线,却挡不住这个在她面前深情凝望的男人。

不久前,她穿着一袭曳地白色纱裙站在台上。

他穿着晚礼服拿着捧花朝她走过去,身后是彼此的亲人朋友们。

那一刻,她是新娘,他是新郎。

他以前总是想着为她举办一次盛大的婚礼,如果她仍旧不喜欢办婚礼,那他也一定会有一百种方式来让她体验当新娘的感觉。

有的时候,山盟海誓什么的,不是放在嘴上说的,而是放在心里念着的。在腹中兜转几圈,彼此明了,万般滋味都如鱼饮水,不足为外人道也,只是细水长流地流淌在日复一日的平淡幸福里。

辗转一生,繁华落尽,一世转身,总有他。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tfboys之永爱不言弃tfboys之永爱不言弃音雪丿恋|现言我是《tfboys之爱的传说》作者,我的小说因太久停更而无效,现在我要把小说全部移到这本来,请读者大大谅解我,以后我每周日更新5篇算是补偿!!!
  • 盛宠99次:大叔不可以盛宠99次:大叔不可以莱宫|现言传闻,盛世集团继承人杀伐果断,手段无情!传闻,盛世集团继承人腹黑高冷,不近女色!一次纠缠后,某女颤颤巍巍的爬下床,无声呐喊,“你大爷的,到底这些传言都是特么谁传的,她要被这些传言害死了!”“大叔,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天天这么欺负我,真的好吗?”“……”“大叔,你是变态吗?我还只是个孩子啊!”某男邪魅一笑,将某女扑倒,“是不是孩子,大叔我验了才知道。”自从嫁给韩沐,她才知道,什么叫夜夜缠绵誓不休,她好想请个假啊,有木有!
  • 听说美食不可辜负听说美食不可辜负某只狐狸|现言淳朴的江边小城, 悠悠的寺院钟声。 机缘巧合的相逢, 一日三餐的踏实。 女主因事心情不佳,去一个小城散心。 遇上了在小城做诊所医生的虞梓安。 虞梓安带着女主在小城吃着简单质朴的食物, 两人之间的相处,舒适自然。 女主的心境也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最后,女主终于能够下定决心,做出改变。
  • 青春是一场赌局青春是一场赌局浅遇淡忘|现言年少的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述说自己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小心翼翼的掩埋着自己的内心。有人说,世界上最傻的事莫过于暗恋,然而,有更傻的,是互相暗恋。
  • 重生不良鲜妻:早安,总统大人重生不良鲜妻:早安,总统大人三生花下|现言重生前,夜洛洛是作天作地让总统先生头疼不已的不良少女,在白莲花的唆使下,她成功错过了总统先生这个全世界炒鸡最好男人。 重生后,夜洛洛智商上线,虐渣追夫两不误。 “总统大人,夜洛洛小姐造谣您跟她并非血缘关系上了热搜。” “总统大人,夜洛洛小姐代媒体回答说您该娶亲了。” “总统大人,夜洛洛小姐说您会在今晚宣布您的女朋友!” 当晚,撩天撩地的夜洛洛小野猫被她的总统先生抵在门板上,“恩,我是该对外宣布,你,是属于我的。”
  • 独家病宠独家病宠裴歆|现言心理医生最忌讳的是跟病人有私人纠葛,在颜欢看来蒋雍栾就只是个严重偏执症患者,可蒋雍栾身边的人都知道对于他来说,颜欢的属性是他体内循环的血液,注定一生誓死也纠缠。颜欢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昂藏七尺、气宇儒雅的男人只不过是披着衣冠的温柔禽兽,他优哉游哉的一步步接近,最后逼得自己无路可退,却只得干净利落的掉进他嘴里。可他的爱是温柔的病态,似水却又歇斯底里,偏执的让她恐惧,一度认为他的怀抱是痛苦的深渊,却想不到那是自己曾经遗失最珍贵的温暖。所以,我有没有见过你?要知道我走了很远很久,历经百折千挠与颠沛流离,涉过黑丝苍茫与白发寂寥,来到这里,遇见可以把我妥善存放的你。(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随便写,无大纲随便写,无大纲泥猜|现言她是林景晗,卖的了萌,耍的了宝,骗的了钱。调夫有方,外加一身的好演技。他是严喆珩,卖不了萌,耍不了宝,却深得她心。宠妻无边,自带blingbling光环。有关于他/她的情敌:他的情敌1号——动漫、手办他的情敌2号——水晶糕(这是啥)他的情敌3号——小灰灰(凌辉:啊嘞,我什么我也是!)他的情敌4号——蚊子!陈宦宸:喂喂,好歹我也是向景晗告过白的人,为什么连蚊子都排上了,我却没有!!!(拍飞)接下来讲讲有关于调情······某经纪人表示不满,说好的有关于她的情敌呢?既然没有,那“/她”有什么意义!?好吧,那就不讲调情——到这里结束吧!喂喂!
  • 汉坑少女奋斗学汉坑少女奋斗学酥茶的猫|现言作为一个有梦的汉坑少女,当然得左手菩提雪,右手汉客丝路,身穿明华堂,头披司南阁,脚踩钟灵记,睡觉十三余,做饭梨花渡,洗碗重回汉唐,拖地汉尚华莲。 正经文案: 一夜之间拥有逆天系统,杨丝的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大!明!贵!妇! 没错,她要从一个普通的汉坑少女进阶成为大明贵妇。 本以为人生的道路就是这样买买买,但突然间她觉得一个人的大明贵妇太寂寥如雪,因此她成了一个白菜的汉服商家。
  • 勿念勿念苦酒|现言两个相爱的人,不仅仅是关心疼爱对方,也可能因为喜欢彼此爱彼此,然后做出很多伤害对方的事,沈瑶儿和欧阳逸枫便是如此,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却总会因为误会或者猜疑而伤害对方,但相爱的人总会走到一起,即使他们分开太多次……
  • 迎着太阳化成灰迎着太阳化成灰晓梦斯远|现言两男一女的情深虐恋,腹黑公子情有独钟的究竟是契约情人还是拥有极品身世的温情男,谁和谁又会是天作之合······亲情与爱情的缠绵,道德与理想的交织,这是在玩火么?或许燃烧后的灰烬才可以光明的随风飘散,透着阳光照到的是已故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