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36章 终章

“所以,你觉得皇上对你会钟情一生?”罗笙看着子衿,笑了笑,“那你又怎会顾影自怜至今?”

一时间,子衿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得匆忙。

日上高头,烈日灼心,空气被烘烤得热气腾腾。

“你说什么?子衿呢?罗子衿人呢!”顾凌云一把揪起李公公的领子,斥声质问。

李公公心惊胆战,吓得忙缩着脑袋回复,“老奴罪该万死,眼睁睁看着罗总管被杨先生携走却无法,派了很多人去追,也没能追上啊。”

“子衿走了?她自愿的吗?”顾凌云怔怔地,想起今早子衿的神色,懊恼更甚,他早该发现了的,那时子衿就已经很难过了,为什么自己还固执着自己的脾气?

连日的高温天气烘得人心惶惶,皇宫里部分人也乱成一团,李公公更是愁的苦不堪言,再一次被皇上质问的时候,他直接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皇上,整座京城已经翻遍了,实在是找不到罗总管啊。”

皇上没说话,只是盯着桌面出神。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就算再小的蚂蚁,只要还在京城也该能找到了,这个道理他李公公明白,皇上肯定也知道,至于为什么只搜京城,为什么揪着不放,李公公也不敢多问。

瞧着现在皇上情绪不再那么激动,李公公低声劝了一句,“皇上,下那么大的功夫去找一个总管,老奴私下里听到不少大臣们都有怨言了,说句不该听的,罗总管是个有主意的人......”

剩下的话李公公没敢再说,弓着背退了出去。

纷纷大雪之日,子衿仰头望着满天飞雪,突然想起了前世,前世是个匆忙的一辈子,很少有这样的时候,能驻足细细观赏一场雪,总是在忙在赶。

而现在,一切都静了下来,她能确切地感受到自己在一点点沉淀,半年来她什么事也没做,只是简单地待在屋里,屋外是一片湖,四下渺无人烟。

隔几天骑马去很远的镇上买菜,凑合几日的饭食,太阳东升日落,都只有她一个人。那日辞别祁阳时她就说过,她想好好静一静,她知道是自己太浮躁了。

她总是在伸着手,想要得到些什么,可抓在手里的却总感觉空荡荡。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自己又能得到什么,过去的日子走马观花一样地过,她一遍遍地回忆。

有些时候,明明知道是自己的错,明明可以像个旁观者一样,清楚地明白其中的是是非非,可又因为身在其中,下意识不得不忽略那些违背自己的念头,如今一遍又一遍的浮现脑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可不可以重头再来?

这个念头在这几日愈发强烈,有时午夜梦回逼得她几乎喘息不得。

“下月初时,阳副手与阿玲成婚,你来不来?”

子衿将菜篮子放在一旁,拿起桌上不知何来的信展开,见此,她眼眶倏地就红了,一滴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落下。

仅仅只是想起了京城,就满脑子全是他的身影,自己怕是早已中毒颇深。

一身清兰衣袍随风猎猎,子衿骑着马停在了京城门外,惊愕地望着那人自万人中来,当年玉树临风的少年,如今风华正茂依然翩翩。

他只望着她,就像当初恳求她留下一样,目光里只有她,缓步行至她面前,“子衿,我来接你回家,好不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韶华晚韶华晚夏三栖|古言三千青丝,韶华已晚,却仍想与你共度余生。他,不知不觉,情根深种,却总是将她拱手于人。他,心胸坦荡,浩然正气,却不曾袒露心迹。他,儿时之恩,“芳心”暗许,却止于友。他,恍若春风,和如煦阳,却照不进她的心。她,又是如何使人牵肠挂肚,如何使人念念不忘,如何使人为其倾尽所有?
  • 盛世,帝王棋盛世,帝王棋柏蒂|古言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将军府的嫡小姐,千宠万宠于一身,但却只活在人们的传言之中,即便在闺阁女子的各式宴会上,也不曾见她露脸。有人艳羡,这位四小姐除了有三个妹控的哥哥外,连当今圣上对她也格外恩宠;有人嫉恨,倾城绝色居然从她娘传到她,别人半点捞不着;或许同情的人最多,自幼体弱双腿右臂不良于行。某日,俏佳人厚颜无耻的听墙角,啧啧啧,这些女子格局太小!
  • 倾世娇妃:冷帝宠上天倾世娇妃:冷帝宠上天陌颜花落|古言一朝穿越,她落入波谲云诡的后宫之中!她天真无邪本不想参与后宫争斗,但冷王独宠却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四面楚歌,处处陷阱,让初来乍到的她惶惶不安。怀上皇嗣本是可喜大事,但无尽的阴谋算计也接踵而来......终于,痛失皇子!让她走上一条不归的报复之路......
  • 狐女多舛狐女多舛l林夕x|古言无论何时,她都是紫幽。姓墨,亦或者慕容。可恨的是她自己,年少轻狂,不仅仅把自己搭进去,还将自己的族人也搭了进去,最好的是,夜孤漓还在等她,总算是回了归处,真好。但是若是只是误会一场,又该怎么收场?
  • 废柴郡主:乔家有女很嚣张废柴郡主:乔家有女很嚣张玖酒|古言谁说官家小姐就一定要是个大家闺秀,她就是个废柴郡主而已,学那么多规矩也用不上,还不如闲暇无事多练练武功,看看兵书你说,这粗糙的野丫头,谁疼谁爱,当然最后会被人丢弃一旁,棋子一枚,谁说老皇帝他死了,冲喜为妃的她的一定要削去头发青灯古佛的,其实她也想如此,乐的清闲自在不好啊,可命运偏偏不让她如此啊!且看乔家此等废柴郡主,是如何搅动天下风云!
  • 君心为谋君心为谋白韵宸|古言一朝变故,家族覆灭,从万千宠爱及一身的君后也落为最低贱的奴婢,步步为营,苦心策划,后宫争斗,尔虐我诈,谋心夺权,只为夺取帝心
  • 穆子笑穆子笑乌欢|古言北方有穆子,遗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手持桃花扇,覆灭他人国。我是穆子笑。
  • 猫妻来袭猫妻来袭卿之妖妖|古言她本是奉师之命下山寻亲,顺便抓妖捉鬼,却因被人推下水而‘死’。 等她再次睁开眼时竟成猫,还被启灵国皇上捡到。 没想到的是惹上了,此生都甩不掉的妖孽。 他是黑腹妖孽的启灵国君王,却对一只“小猫咪”情有独钟。 他站在房顶上道:“嫁给我可好?” 她抬头看去道:“我不嫁。” 他挑眉轻笑:“可你腹中已有了本君的孩子,不嫁也得嫁!” 她却面无表情:“滚,你挡着老娘晒太阳了。”
  • 十里桃花依旧香十里桃花依旧香太上三清道|古言一个是进京赴考的寒门学子一个是出生名门的大家闺秀江南初见,一见钟情,列国纷争被卷入漩涡之中,本是一介书生却挑起国家重任,君王无情,敌国无道,伊人难舍,却走上保家卫国的道路,得胜归来,伊人玉殒,一生痴情,延喘于世,亲手种下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桃花,只为有朝一日能再见你的容颜,携你之手笑看十里桃花开。
  • 鬼手琴魔鬼手琴魔鳯翳|古言【《毒医妖仙》续,剧情有改。】 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慕蓉穿越而来,成了废柴花痴丑颜公主一枚。 what? 废柴?看她妖、仙、魔三修!花痴?看她身后一堆美男流口水。丑颜?怕闪瞎你的狗眼! 一朝穿越,她左手银针可救人,右手古琴可杀人。看她废柴公主完美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