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0章 大结局

这个地方——

卫时远几乎破门而出,越发的肯定简绎心出了事。

“小姐,你到了……”司机提醒着,简绎心这才回过神,在包里抽出了两张一百块,脸色苍白的道了一声谢,司机瞧着不对劲,又关切的问道,“小姐,你一个人,没事吧……”

强打着精神,简绎心摇摇头,“我没事,谢谢师傅。”

连零钱也不要了,直接下了车,飞快的朝着一片废墟楼里面赶,心里默念着,她不希望宋知予会做什么事,失去祁久慕的感觉,真的一次就够了,她已经不想再一次失去,也不想再去经历又一次的悲痛了!

“宋知予,你出来!我到了!你出来!”

身后传来一阵掌声,很是响亮,在空无一人的废墟大楼。

踩着高跟鞋的声音带着冰冷的节奏,简绎心回了头,看见宋知予那张脸,此时笑着,有几分面目狰狞。

“啧啧啧……真是一个为爱舍身,孤身前来,简绎心,你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连我都被感动到了!”女人细长的眉毛高挑,眉眼中尽是轻蔑。

“他人呢!”简绎心已经听不进宋知予的挖苦。

“人!什么人?”宋知予佯装吃惊的左顾右盼,“你不会我真的会把阿慕绑过来做什么吧?”宋知予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了。

简绎心捏紧了手心,久久憋出两个字:“卑鄙!”

“好一个卑鄙!简绎心,你难道不卑鄙?明明我跟他才是相爱的那一对!是你从中作梗!”宋知予直接从身后抽出棒球棍,猝不及防直接往简绎心头上狠狠的砸过去。

“是你!可怜巴巴的过来霸占了我的阿慕!”

简绎心受到重击,一阵温热的液体从头部流下,就此昏迷。

……

在脑后的一阵刺痛中,简绎心费力的睁开眼睛,骤然瞳孔放大,露出惊恐之色。

一辆车出现在眼前!

车上坐着妖艳的女人,穿着一袭红裙,是血一样的颜色。

“你醒了?”令人后背惊悚的声音,仿佛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简绎心感觉噩梦再一次降临一般。

很久之前的那次车祸瞬间在眼前浮现,一遍又一遍强烈的撞击!

由于本能,简绎心叫嚣着挣扎着挪动,可是她的身体被紧紧的捆绑在一张椅子上,根本无法动弹。

“醒了更好,亲眼看着自己痛苦的慢慢失去知觉,会更加刺激吧?”

“宋知予,你这样对我,就不怕阿慕会恨你一辈子吗!”听着已经开始发动的车子,简绎心拼命的喊出来。

这句话让宋知予愣了一下,继而笑了,笑声突然温柔,“简绎心,你怎么还那么天真?我现在早就看清了祁久慕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跟我在一起了!没关系,我得不到他,他也休想圆满!”

踩足了油门,宋知予已经全然不顾自己的眼泪洒了满脸,闭了眼睛,一切都结束了。

“嘭!”

一个重击!

简绎心没有等来锥心刺骨的疼痛,却听得分明,汽车撞飞身体的沉闷声。

顷刻间,一具重物跌落在简绎心跟前。

“呕!”

简绎心听着声音熟悉,立刻睁了眼。

“阿慕!”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了空旷的废墟大楼。

“绎,绎心,你没事就好了……”祁久慕跪倒在简绎心身前,已经失去了知觉。

“阿慕,阿慕你不要吓我!”

“阿慕……”宋知予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做梦也没想到祁久慕会直接挡在简绎心的身前!

“呕!”简绎心气血攻心,向前一口血直接喷出来,视线越来越模糊……

……

再醒来时,已经不是令人恐惧的废墟楼,而是白茫茫的一片,一种萦绕在鼻间的消毒水的味道,简绎心楞楞的看着天花板。

这是梦吧?可是头部的刺痛一直都在紧紧的连着神经,告诉她这不是梦,不是。

眼泪满眶,从眼角滑落,模糊了视线。

“傻女人,怎么哭了?”

属于那个男人独有的磁性嗓音,是自己幻听了吧?

简绎心别过脸一看,透着泪水模糊的视线,在病房门口,看到了一张笑意盈盈的却魅惑人心的脸。

……

一年后。

“你说那时候你哭啥,当时儿子还在跟前,还好没笑话你。”

“好了,也就只有你天天都说我!”简绎心嗔怪着,弯下腰搂住祁久慕的脖子,惩罚性的在祁久慕的脖子处狠狠地啃了一口,瞬间一个令人忸怩的痕迹出现在脖子上。

“咦!好酸……”众人发出一阵戏谑的声音,尤其是苏青扬,抱着一个小婴儿还不忘拉长了尾音。

宁岚看不过去直接一巴掌放过去,瞪着眼睛盯着他。

苏青扬见状笑着,也不敢发怒。

“我发现祁太太越来越大胆了!”祁久慕脸不红心不跳,反倒是享受着闭了眼睛,全然不顾自己有多虐狗。

“祁大总裁,得了便宜还卖乖!”话虽这样说,简绎心的耳根子染上一层粉红。

众人赶忙打住,再也不愿意吃狗粮,纷纷笑着,宁岚把孩子抱过来,拉了拉简绎心,两个小姐妹笑着去逗玩孩子去了,留下房间里的三个男人。

“卫时远,那么久了就不打算再找第二春?真准备孤独终老?”苏青扬挤眉弄眼,用胳膊肘捅了捅卫时远。

一旁的卫时远不动声色的瞥了他一眼,挪开一个距离,不搭话。

“卫时远,我也劝你赶紧找一个吧,苏青扬现在孩子都有了,你就别老想着守着我太太了,说出去也不害臊!”

“祁久慕就你话多!”卫时远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哈哈哈……”几个男人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传到隔壁两个女人的耳朵里,两个人相视一笑。

“宁岚,现在你爸对你的态度,怎么样?”简绎心拉着宁岚,说着体己的话。

“也就那样呗,谁关心呢?宁佳楠那件事,他就直接退了下来,也算是安然享福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让苏家把宁氏集团收购了!”

“他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老头子也说了,反正以后苏家,宁家都是我的!”

“也对。”

“哈哈哈……”

精神病院,寒冷的铁窗,有狱警巡逻着,有个女人正把玩着一个玩偶。

“阿慕,我的阿慕,你永远不会离开我吧……”

终于,华灯初上,一切都完美的落下了帷幕。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韩娱之牵绊韩娱之牵绊kie14|现言2005年首尔机场,一名身着白色衬衫,深色牛仔裤戴着墨镜拉着行李箱的少女出现在这里。年纪虽然小,但白皙的皮肤,精致的小脸,如墨的长发,苗条的身材吸引了不少人。,有甜有虐,新手!!!
  • 汉坑少女奋斗学汉坑少女奋斗学酥茶的猫|现言作为一个有梦的汉坑少女,当然得左手菩提雪,右手汉客丝路,身穿明华堂,头披司南阁,脚踩钟灵记,睡觉十三余,做饭梨花渡,洗碗重回汉唐,拖地汉尚华莲。 正经文案: 一夜之间拥有逆天系统,杨丝的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大!明!贵!妇! 没错,她要从一个普通的汉坑少女进阶成为大明贵妇。 本以为人生的道路就是这样买买买,但突然间她觉得一个人的大明贵妇太寂寥如雪,因此她成了一个白菜的汉服商家。
  • 王俊凯和新一代全能女神王俊凯和新一代全能女神冰若蓦然|现言她,苏雨夏,年仅16岁就读完大学,进入影视圈,短短几年,拿到各种奖项近十多项,被大众封为“全能女神”的称号,做事果断,干练,当上了总策划人,成熟稳重,当她接到了TFBOYS的节目策划,导演叫她去照顾他们,那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云少的私有宝贝云少的私有宝贝清音随琴|现言沈雅颜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有一天,她留给青梅竹马的第一次被人设计玷污了清白,第二天醒来和那个自认为最崇拜的男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大床上。身旁的男人在她心中是神的存在,云中集团的总裁,云氏家族的当家人,对于这样的男人沈雅颜多少有点儿畏惧,哪怕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和睦相处四年,但现在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让她觉得恍如一梦。他是她死去姐姐的未婚夫,所以,平常的时候为了尊重都唤他一声‘姐夫’,其实这种关系压根不着边。豪华的总统套房,两人紧紧相拥。他冰冷得如同一蹲雕塑,她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绵羊。【片段】:“那个,姐夫?我们真是遭人算计的?”某女吓得浑身发抖,诺诺的问身旁的男人。外面的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出去必死无疑。“嗯!”一个字算是作答,男人的面色不变,拥着她身子的手紧了紧,外面的记者似乎根本与他无关。“那你一定要找出那个人,千刀万剐!”女人愤恨的咬牙,头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凶狠的模样。“……”男人听后嘴角猛的一抽,不给予回应,搂着她的身子的手更紧了几分,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千刀万剐?这个女人还真狠心!“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女人懊恼的挠头,小脸上还带着情事后的潮红。“我会娶你!”男人铁青着脸承诺。女人并不领情,一把拽住男人的胳膊,好言好语的哄着,“不行,姐夫,您一向神通广大,一定要帮我找出那个人!”“该死的,我说了我会娶你!”云墨辰从来没有这般煞费苦心的得到过一个女人,并承诺娶她,这个女人竟然不识好歹的拒绝?!他云墨辰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拱手让人!他宠她入骨,爱她成殇。她心里藏着竹马,他狠毒的拔除,让她心里只容得下他一人。身份的悬殊,她逃,他追,他绑,不容她有任何机会逃出他的五指山。
  • 哥哥属狼:夫人我好饿哥哥属狼:夫人我好饿蜜豆酱|现言他是她的大哥哥,世家豪门。却独宠筱宁。“君少,少夫人出去逛街了”某毒傲娇抬眸:“派人跟着”“君少,少夫人去山上了”某个颜如玉的腹黑男:“派人跟着”“君少,少夫人说她要上天”某个毒傲娇加腹黑男:“派人跟着”慕筱宁:“君文懿,你个变态,跟你的大头鬼!”君少勾起唇角:“去把大头鬼找来。”筱宁:“......”君少摸摸筱宁的头:“玩够了吗,我带你玩玩怎么样”某污女:“我错了,文懿”君少:“叫好听点”筱宁:“好听点”君少欺身压来:“嗯?”筱宁:“我最最亲爱的文懿”君少:“不对”筱宁:“我亲爱的举世无双的宇宙最帅的懿懿~”君少抱起筱宁:“我说我要你叫得好听点,叫‘啊——’会不会”......
  • 全国通缉,杀手老公你别跑全国通缉,杀手老公你别跑黔莫微凉|现言白天,他是众人眼中执跨的盛家大少,是每个含春少女立誓要嫁的白马王子。夜晚,他化身为王牌杀手,是狠毒无情的死神。一次被背叛任务的失败,他把市长的女儿绑回家,日久生情。最后他的身份暴露,查到的那个人竟然是那晚他绑回来的女人泄露了他的信息。----“顾清烟,我不想再见到你,滚!”她悲伤的眼睛望着他,“凛,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吗?”而后M国新回归的公主发布了一条通缉令,驸马丢下公主走失,全国通缉!
  • 校草大大要亲亲校草大大要亲亲书茶茶|现言(男女主绝不会因为第三者的插足而闹矛盾) 温糯汐喜欢beggar,没想到自己的偶像就是比楠的校草林长夜。而且林长夜在六岁时经历了一场车祸,一场手术,让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林长夜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触碰别人了,却没想到,他遇见了温糯汐,一切都不一样了…… (宠文)
  • 宅女奇妙相亲记宅女奇妙相亲记秋虫子|现言李芋,26岁,单身,好像什么都没有,但又好像什么都有了。人生的意义,在她那里,发挥不到什么,也挣扎不到什么。但是尽管是这样,她还是逃脱不了人生的必经阶段,并要为此而刻意的努力。相亲,这个词,在她第26岁人生开始时,正式开演,那她会遇到什么人?会不会得到她想要的的幸福呢?还是,会有一段,奇妙的旅程?
  • 梅若桃梅若桃于叔的番薯|现言你们都以为我开在暖春,却不知我顶着严寒。
  • 快递已到:总裁爹地请签收快递已到:总裁爹地请签收白亦影|现言男宝:“妈咪我七岁了你该离婚吧!”宝妈:“嗯!这件事啊!我没有空”男宝:“为我们俩以后的幸福生活,这婚你还是离了吧!那个男人要钱没钱,要身材没材,要相貌没相貌,我看不上他”宝妈:“我现在还要出差,这东西还是你帮我寄一下啦!谢谢我最亲爱的儿子”某宝妈提着文件袋向大门飞奔而去,连给亲生儿子说不的机会都没有了。男宝“哎!妈咪……”打开妈咪扔给他的袋子。某男宝惊呼着:“啊!啊!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传说中大名鼎鼎长年赶着国际潮流,使得豪门家庭破裂,小三荣登正室,有虐才有爱的——离婚证某男宝保卫老妈的爱情战,某男人追妻长途漫漫传。(此文虚构,请勿模仿,勿与现实接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