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1章 自作主张

如果这次成功,后面的一切都好说。

这个晚上,司冥爵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只是还没有到最后一步。

阿诺看到沉睡中的男人,又看着洁白的床单,心生一计。

很快,那原本洁白的床单上盛开出一朵娇艳的血色玫瑰。

阿诺又将自己脱的干净,睡在一边。

这个夜晚,早就注定了不平静。

*

医院。

秀姨一脸愧疚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到太太,我应该每时每刻都应该守着太太的,不然也不这样。”

打不通司冥爵的电话,秀姨便给老宅打了电话。

一接到消息的众人,立刻赶过来。

司夫人叹气,“秀姨你不要自责了,这个也不是你的错,夭夭是个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

“对啊,秀姨,要不是你及时送来医院,我们还不知道呢,谢谢你啊。”司左琳也道,话毕又问,“不过我老哥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不应该啊。”

秀姨摇头,“开始的时候是不在服务区,现在是关机,说是今晚有会来着。”

“我开车去找。”陆寒说着就开车去了公司。

半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对于这些人来说,就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当手术室的门被推开的时候,医生一脸愁苦的从里面走出来,揭下口中的面罩,摇头。

“医生怎么回事儿?现在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司左琳赶紧迎上去,看见医生那阴沉的表情,心中便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司一峰跟司夫人也围了上去“我儿媳妇儿是个什么情况?”

医生看着这些人一脸急切的表情,摇头,“大人是没事,但是孩子没了,并且刚才我们在检查的时候,发现病人的卵巢受过冻,今后恐怕很难怀上孩子。”

“这……”

这个……

司夫人都有些站立不稳,幸好有司一峰在后面扶着。

医生对于这些事情,早就已经见怪不怪,简单的安慰了几句之后,便去忙着自己的事情。

陆寒去公司,根本没有找到司冥爵。

电话还是打不通。

就这个晚上便是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

大家陆陆续续的在于夭夭的床边守着,观察着情况。

于夭夭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见自己在冰天雪地中,冻得瑟瑟发抖,周围没有一个人。

整个世界便是被笼罩在很恐怖的气氛中,耳边是寒风呼啸的声音。

于夭夭从雪地里站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感觉前方根本没有目的可言,甚至不知道自己走的这条路到底是要在哪里。

忽然,一个小孩儿笑着出现在面前,笑声不断,还不断地叫着“妈妈,妈妈。”

于夭夭心都软了,然后走过去,就要将那个小孩抱起来。

可,就在这时,那个本来是笑着好看的孩子,居然浑身是血,身上还被血糊糊的脐带缠着。

哇哇大哭。

“妈咪,你怎么不要我了?”

‘没有,不是的,宝贝,妈咪怎么会不要你,妈咪很爱你的。’于夭夭看着那个孩子,又想要把那个孩子给抱起来。

却发现 那个孩子的面孔变得狰狞。

又忽然消失不见。

于夭夭吓得尖叫一声,忽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冰冷的陌生的房间里面,空气中还有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

于夭夭又想到刚才的那一个梦,紧接着便摸着自己的肚子。

不由得脸色一变。

她发现,自己原本那有点凸起的小腹,已经平平的,并且体内就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眼。

医院。

这是医院。

自己怎么会在医院?

为什么会在医院。

司夫人是第一个看到于夭夭醒过来的,赶紧问:“夭夭,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怎么样,想吃什么?”

于夭夭忽然拉住司夫人的手,“妈,我的孩子呢?我刚才做了一个很吓人的梦,我的孩子说,我不要她了,我怎么会不要他,我那么爱他,恨不得把我自己的所有都给他,我怎么会不要他。”

司夫人看到于夭夭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敢告诉她,孩子已经没有的事情。

甚至不敢说,这今后都不能怀孕的事情。

看到司夫人欲言又止的表情,又想到那个梦,于夭夭的心中有一种很不好,很强烈的预感,那就是自己的孩子没有了!

她看着司夫人,“妈,你告诉我实话,我的孩子是没有没有了?”

“夭夭,你听我说,现在你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养身子,身子好了就设么都有了。”

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司夫人都不敢告诉于夭夭实话。

毕竟,她也是一个女人,知道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更加知道心心念念盼望的孩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流走,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有多么的痛苦。

这让于夭夭内心的想法更加激烈。

“告诉我,我的孩子是不是没有了!”

“我……”

见司夫人这样,于夭夭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问出来一个结果,索性便是直接下床,光着脚丫子去找医生。

“夭夭!”

这样闹着,大家都醒了。

一脸担忧的看着于夭夭。

于夭夭直接去了妇科,抓着医生的手,“医生,是不是我的孩子没有了?”

医生自然会说实话。

点头。

“是,是没有了。”

不,不可能!

孩子的生命怎么就会这么脆弱呢?明明就是摔了一跤,就没有了。

于夭夭再次抓住医生的手,“你们简直是恶魔,你们拿掉我的孩子有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们有没有问过我保大还是小,你们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是不是这样的手术做多了,就觉得孩子不重要了,可是你们知道不知道,我是好不容易才有的这个孩子,我是好不容易才有的!”

于夭夭的情绪很是失控。

拽的那个医生的手都红了。

医生也理解于夭夭此刻的心情,便是一直劝着:“不要着急,毕竟你再送来的时候就已经,孩子保不住,胎儿还没有完全成型,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会选择拿掉孩子,保住大人。”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恋空城与夏日痴恋空城与夏日痴观讳|现言王菲的《流年》里这样唱: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这就是像是林维夏的爱情宿命,在她十五岁那年,遇到纪景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一次突如其来的事故,毁了林维夏对于幸福的全部幻想。纪景忘记了曾经爱过她,只把她当妹妹看待。记住全部爱与惨烈的林维夏却陷在感情的漩涡中无法自拔。她成了纪景生活的旁观者,眼睁睁看着他为了理想,牺牲爱情,与聂榆阳步入一场绝望的婚姻。叶瀚城的出现仿佛是林维夏生活的一丝希望,他对她一见钟情,他对她矢志不渝。林维夏多么希望自己能爱上叶瀚城,牢牢抓住他的手,让他将自己拖出泥潭。可她却突然发现,曾经愿意用满腔热情去爱的自己,突然不知道什么是爱,如何去爱……
  • 夜雨惜鱼夜雨惜鱼妖慧慧|现言夜晨雨,向某人招手,“老婆,乖,过来” 茶小鱼,“不,我不要,我要去浪” 夜晨雨怒,“来人,召开记者发布会,我要向全世界宣布茶小鱼是我的人” 茶小鱼,夜晨雨你王八蛋!
  • 若天非聆若天非聆芳草悠悠|现言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在某一个地点,某一个时间,,,或许会有奇迹发生,而茹若林却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了错的人......
  • 金主老公求放过金主老公求放过安朝韶|现言双女主戏:一个负责精神恋爱一个负责肉体恋爱总体思想:我虐你,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所以我虐你故事走向:李萌嫁给尹皓,婚后三年才发现这段婚姻不过是一段骗局。慕青跟了尹皓,为人情妇五年后被一张支票打发离开。故事从这里开始,逃离婚姻的李萌,碰上无疾而终的初恋。金盆洗手的慕青,却又再次过上了情妇的生涯。。。又名《往事并不如烟》安朝韶
  • 我只在乎你我只在乎你蓁蓁秋羽|现言结婚两年,唯一能够让陆瑾城回家的理由成了离婚两个字。爱恨情仇,一切的一切终会结束
  • 泽少的甜品泽少的甜品一苏清泽|现言冰冷的地下室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微弱的呼吸声,被囚的是一个双手被拷着铁链的小女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皱了皱眉,她睁开了双眼,异瞳,这是个笼子?惊恐占据了她的身心…… “少爷,这个人类女孩怎么处置?” “……先养着”同是孤儿的遭遇使他冰冷的眸子染上一层雾气,瞬间温柔了许多,银白色的发丝散发着独特而神秘的光芒,他戏谑的嘴角透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少爷第一次留下人类,给我好生看着!”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金发男人吩咐道,如果没有刚才那位的出现,他的颜值可以说是令人惊叹都不足为奇了。
  • 喵系萌妻,甜甜哒喵系萌妻,甜甜哒软糖十七|现言甜宠文,系统偶尔打酱油~ 软萌猫少女vs霸道饲主 一朝成为猫宠,童巧巧只想抱紧自家饲主的大腿,却不小心被他宠上天了。 某日,变身失败的童巧巧躲在浴室里不敢出来,陆知衡在门外沉默了半晌,敲着门,慢吞吞的道:“小乖,你不吃饭了吗?有你最喜欢的炸鸡翅。” 童巧巧看着镜子里面丝毫没有变化的猫耳朵和小尾巴,欲哭无泪。 为什么变成人了还会有猫耳朵猫尾巴!? “不!我不出去!” 听着哭腔的奶猫音,陆知衡心里一急,猛的撞开门进去,瞬间愣住。
  • 在爱的另一端遇见死亡在爱的另一端遇见死亡酉目害|现言到最后,他们都走了,和她一起。只留下一个疯子,拼着命挽回,留着泪等待,不在乎满身伤。
  • 梦寐坛城梦寐坛城箐海|现言姜北宸为了揭开摆渡者之谜,四处寻找有隐性基因的人群。当她被找到,姜北宸知道这个女孩是最有可能帮助他解开谜团的人,但是她却如游鱼一般悄然溜走。当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 鹿晗之若你还爱我鹿晗之若你还爱我Yy若宝|现言欺骗是每一个人都无法忍受的,当你爱的那一个人欺骗你,你,会原谅她吗?你好,我是冉冉,你好,我是鹿晗,你好,我是苏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