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0章 伤心醉酒

谢华年虽然心中也有些心疼着公主,可是她也是没有别的办法。若是她爱慕的人不是李璟,说不定她还能帮帮忙。

“公主,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她脚步轻盈的跟了上去,说话的时候也是格外的温柔。

红着眼睛的公主看了一眼谢华年,伸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手帕,上面还有女子身上才有的香味。

她点了点头,并排走在了谢华年的旁边。

一路上谢华年也没有说什么话,她需要找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去和公主交谈。

两个人到了一家酒馆,怕外面人多嘈杂,谢华年将公主带到了一个单独的厢房,叫了几壶好酒,还有那日让她喝醉了的米酒。

“试试这个,十分的甘甜。”谢华年到了一杯米酒在杯中,然后递给了公主。

公主虽喝过酒,却第一次闻到这么酒香醇厚的米酒,只是不经常喝酒罢了。

入口的时候,酒香和那种甘甜,公主感觉自己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许多,她很喜欢这个味道。

喝完了一杯之后,她又准备倒第二杯,却被谢华年伸手拦住了。“这酒虽甜,但是却格外的醉人,公主不可喝的这么急。”

拦下了公主之后,谢华年酝酿了一番才开始说话,她的模样看起来也十分的为难。

“你怎么今日也心事重重的?”公主以为谢华年也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语气中还带着关心。

谢华年叹了 一口气,才缓缓说道:“不知道公主是否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让你不要喜欢太子。”

她说话的语速特别的慢,也不敢直视着公主的眼睛。

公主有些不解的点了点头,她当时根本就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或许是因为喜欢一个人,什么事情都显得并不重要了。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旁人的话都是听不进去丝毫的,哪怕所有人都诉说着他的缺点,她也愿意坚信他的美好。

“那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不没有魅力,不够吸引人,所以李璟才会对我视若无睹?”公主说着说着,语气中都还带着一些哭腔。

“不是的。”像她这般美貌的女子,怎么会没有魅力?

谢华年心想若自己是男子,说不定都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太子之所以对你视若无睹,是因为他根本不喜欢女子!”话说出口的时候,谢华年在内心祈祷,这些话还是不能让李璟知道了,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公主突然就愣住了,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谢华年,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突然笑了一下,说道:“你不要开玩笑了,不想让我喜欢他也不应该说这么奇怪的话。”她心中其实已经开始有所动摇了,说的话也是为了安慰自己罢了。

看着她有些强颜欢笑的样子,谢华年的心里都很难受,可是她又实在是无能为力。

“太子与他身边心腹的模样,想必公主也是看在眼里的,他若不是断袖,怎会有这种行为呢?”谢华年的话让公主根本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当时她就觉得格外的不对劲,李璟怎么会对一位男子那般的亲密,原本她还以为李璟只是为了忽视她,为了赶她走而已。

谁曾想到,他就连爱的人都不是女子,那她还能怎么办?

一行清泪顺着公主的脸庞流了下来,她居然喜欢上了一位断袖?

心中的那种伤心,她简直有些无法言语。“我还以为他只是对我没有意思,怎么知道他竟……”公主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有些断断续续的,还带着哽咽。

谢华年没有说话只是倒了一杯酒给她,现在这种时候让她自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罪人。居然还要帮着李璟,一起伤害这么纯情的姑娘。

要不是她为了抱大腿,才不做这种事情!

一杯酒下肚之后,公主的眼泪湿润了她的脸庞,她一杯接着一杯的酒,谢华年也不再阻拦。

这种时候就是何以解愁唯有杜康!她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反正公主也丝毫听不进去。

谢华年只能给她递上自己的帕子,让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她陪在旁边,也不说话,只是小酌着酒。

让人心烦的事情实在是多,看着公主随心大哭的样子,她心中居然还有些羡慕。

或许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机会可以做到这般的随心所欲吧?

只有从小生活在爱里的人,才能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哪里像她过得这么悲惨,身份虽是侯府大小姐,却从未得到过父亲的宠爱,现在还要以宫女的身份在宫里照顾李璟。

“呜…为什么他会是断袖,明明看起来那般的不近人情,怎么会对男子那般的亲昵!”公主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丝毫没有形象可言。

谢华年觉得自己将她带来了单独的厢房,是一个十分正确的选择。

不过看着公主哭的样子,谢华年还觉得她有些可爱,估计喝酒已经喝的有些上头了,脸颊都开始带着红晕。

直到公主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谢华年便知道她应该睡了回去,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扶起她便离开了。

公主虽身材纤细,可是谢华年也是一位女子,所以扶回去的路上一直都十分吃力,哪怕距离并不是很远,她却走了很久。

等到可以回宫时,夜幕已经来临,外面都是黑漆漆的,只有一些微弱的灯光。

她回到房间,有些疲惫的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却倏然听到了李璟的声音传来。

“这么晚才回来?”李璟的语气十分清冷,她现在愈发的厉害了,这么晚才回宫,身上还带着酒味。

谢华年被吓得一个激灵,身上的疲倦全部被吓跑了,她差一点就叫出声了。

“我…还不是为了帮你处理事情,你怎么这么晚还在我房中!”谢华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而且他在这里,也不开灯?

李璟靠近了她,温热的鼻息都能够让她感觉的到,谢华年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提了起来。

难道他又要像上次一样?

“你若是不见了,我可没办法同侯爷交代。”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愿不负韶华不负君愿不负韶华不负君云儿菇凉|古言【1v1绝世古风宠文】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 长安少年谣长安少年谣沧海简兮|古言长安武家九娘武慧儿爹不疼娘不管,但是皇帝宠着贵妃让着,哥哥们护着,于是一不小心长成了刁蛮跋扈纨绔少女。
  • 弑帝的腹黑王妃弑帝的腹黑王妃梦晶血泪|古言君玥希,在21世纪被称为索命妖姬的她,杀人无数,冷酷无情,无意间得到了一块紫色的玉佩。就被这块玉佩带到了一个架空的时空。君家有女君玥希,长得倾国倾城,可惜是个傻子。一朝被人推下池塘,含怨而死,之后,21世纪的君玥希便在她身上重生,从此,女主扮猪吃虎,整庶母,虐婊子,混的是风生水起。但也引来了不少桃花。狂傲邪魅如他,在玥希身边折断一只只桃花。“你有完没完”“没完”“娘子,上次你看了我身子,要对我负责”“我才不要负责,那都是你自愿的”
  • 传奇傲世传奇傲世墨家离歌|古言韩月,众所周知的:普通家庭普通的一个人,是个内向的‘书呆子’。韩月由于种种原因——韩月,被车撞后,认主传奇系统,而穿越(重生)回十年前,认识到传奇系统的‘强大’和‘危险’寒月说:这个世上谁人能傲世?韩月!能!(寒月,能!)汝能?不能!傲世,当如韩月、顶(寒月,戴)读者:孩子,你没睡醒么?一大早咋疯疯癫癫的呢?读者2:刚从精神院出来的吧,一看就是个傻逼加白痴。读者3:好可伶的小孩啊,姐姐疼你,给你一张票。读者4:美女都给了,我们也要给吧。读者5:对,对!读者6:切,就会投票,看哥来个全套:投票、收藏、评论、---一个不漏,咋样?老子就是有钱,你能把俺啥?——————————
  • 妃常逆袭:傻王枭宠废柴妻妃常逆袭:傻王枭宠废柴妻格子衫|古言前生,她是侯府嫡女,宽以待人,处处忍让,却惨遭毒害,受尽耻辱而亡。重生,她变成了自己曾想保护的痴傻小妹,立下血誓,绝不白活!斗渣娘,折庶妹,往日之仇,加倍来报。舌战朝堂,指点江山,谁还敢说她痴傻无能?本该逍遥快活,可谁能告诉她,她和那个傻王爷的婚约该怎么办?什么?傻子不傻?不傻,不嫁!
  • 红尘吹散迷离的浮生红尘吹散迷离的浮生醉辞素妆|古言雕一朵心花,写下曾经最美;这一程山水,又错过,有拥有,也有失去;终于明白,人生的有些风景,远远地欣赏,更显风韵;有些人,只适合深藏,有些故事,只适合铭记!
  • 山佑木兮木有枝山佑木兮木有枝雪魄之音|古言我是木兮,一个穿越到过去的灵魂,两世的经历,让我不再相信人类那低级又廉价的情感,再活,只为自己!这一世,我是地狱门门主,一个人人惧怕的组织王者,传言我弑母夺位?好色风流?嗜杀成性?呵呵……不错!这一世,如此形容于我,确实不屈!(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暗把同心结暗把同心结兰牵机|古言当你历经家族巨变,你还会如之前那般单纯吗?当你的心历经沧桑,而又刚好有人愿意陪你采菊东篱,平凡生活,你会不动心吗?我只想讲一个有关陪伴的故事,让这钢筋水泥构成的世界稍微暖一点。
  • 凤门之嫡女归来凤门之嫡女归来乐半梦|古言她是戏子,却有一颗比谁都高贵的心,欺她辱她之人,她必双倍偿还。
  • 玲珑曲玲珑曲春温一笑|古言喻家三小姐出生的那天,雪花漫天飞舞,千树万树梨花开。喻家老太爷正意态闲适把玩着一个玲珑剔透的手把件,听说添了个小孙女,随口说道:“是个丫头,叫玲珑吧。”喻三小姐便叫玲珑了。玲珑心肝,幸运人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