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9章 结局

装饰得浪漫文艺的餐厅里,一位穿着吊带短袖打扮得性感妖娆的女人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只见那男人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西装,微微敞开的黑色衬衫的领口露出了他性感的喉结,而他戴着的那一副金丝框眼镜,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看起来真是一个禁欲系的男人。

不过,女人的眸光在看到男人身边儿坐着的那个长得像陶瓷娃娃一样的四五岁小女孩的时候顿时一冷,她微微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看着男人说道:“策,这个女孩儿是……”

这个女孩儿小脸蛋儿长得肉嘟嘟白嫩嫩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就跟黑葡萄似的,长长的睫毛也是又长又翘,扑闪扑闪的好看极了,还有那粉嫩的小嘴,正在在用力地吸食着杯子里的橙汁,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对面那个女人的“眼中钉”。

这么可爱的女孩儿,要不是吹出现在她和傅颐策的相亲里,她一定会很喜欢她的。

傅颐策将女人脸上的神色变化都一一看在了眼里,他缓缓转过了脸儿来,看着身旁软软的小肉团,心里顿时一软,脸上更是露出了慈父一般的笑容,声音温柔地说道:“桑桑,叫人。”

那个叫桑桑的小女孩儿听到穆其琛话之后,顿时轻轻地抬起了头儿来,扑闪了一下水灵灵的大眼睛,粉嫩的小嘴将吸管吐了出来,朝着傅颐策微微一笑露出了两个小梨涡,声音软软糯糯地说道:“爸爸。”

对面的女人一听到这话,顿时脸色苍白,难以置信地说道:“你真的……真的像传闻中说的一样,有女儿了?”

傅颐策却对她的反应视若无睹,而是看着桑桑轻声儿说道:“桑桑喜欢她吗?”

桑桑顿时皱起了小小的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打量起了对面的女人,瘪了瘪嘴,轻声儿说道:“胸太小,年纪太大,这张脸应该整过不少,总之,没有我妈咪十分之一好看。”

“什么?!”对面的女人顿时噌地一下从餐椅上站了起来,满脸儿怒意地看着傅颐策说道:“傅颐策!你混蛋!”说完之后,她便转身踩着高跟鞋愤然地离开了餐厅。

傅颐策朝着那咯咯直笑的小女孩儿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捏了捏她可爱呃鼻头,一脸儿宠溺地说道:“小机灵鬼。”

傅颐策开着车带着桑桑回到了龙湖悦府,车子刚刚停稳,一道高大的身影便来到了他的车前,打开车门后对着傅颐策就是一顿冷声怒骂:“傅颐策你这个臭小子,又偷我女儿陪你去相亲!”说完之后,穆其琛便将小人儿从安全座椅上抱了起来。

“爸爸!”桑桑一回到穆其琛的怀里便撒娇似的喊到,随后还在他的俊脸儿上亲了一口,笑着小声儿说道:“你不要再说策叔叔了,他很可怜的。”

穆其琛顿时收敛了脸上的怒火,一脸儿宠溺地点了点她的鼻子,忍不住在他粉嫩的小脚蛋上亲了一口。

傅颐策从车里出来,看到桑桑亲穆其琛的画面,忍不住心里酸酸的。他曾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就是想让桑桑亲自己一口,可这小妮子就是不愿意。和女人打过不少交道的傅颐策,头一次在这小妮子这里败了北。

随后,傅颐策便走到穆其琛的跟前,笑嘻嘻地说道:“别说成偷那么难听嘛,我就是借桑桑一下,我跟你说,这小妮子的聪明毒舌绝对是遗传你的,每次说话都能直戳别人的痛处,让那些女人知难而退,真的是帮我省了不少的麻烦。”说着,又捏了捏桑桑的小脸儿,那喜爱的样子溢于言表。

穆其琛看着他这个样子,便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这么喜欢孩子,赶紧自己结婚生一个,也省得阿姨老是给你安排相亲对象,累坏了我们桑桑。”

“欸,算了吧,孩子妈还不知道在哪呢。”傅颐策一听,顿时躲过了一边儿。

“喏,我这里正好有一个,你看看合不合适。”说着,穆其琛将一个信封递到了傅颐策的面前。

傅颐策微微皱起了眉头,一脸儿玩味地看着穆其琛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还给我张罗相亲?”

“你看看吧。”穆其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儿,便抱着桑桑转身回到了家里。

傅颐策一脸儿狐疑地打开了信封,只见里面是一张文芳和一群山区孩子的照片,还有一张她从山区里寄回来给安歆的明信片,原来她消失了这些年,是去山区里做支教去了,怪不得他找了这么多年都没见。最重要的是,这明信片有他一直想要的地址。

随后,傅颐策便对着穆其琛的背影大声喊到:“老穆,谢了!”

穆其琛背对着他摆了摆手,便闪身进了自己家里。

穆其琛看着正在和桑桑玩闹的桑榆,突然一脸儿戏谑地说道:“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他文芳在哪里了。”

桑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儿认真地看着穆其琛说道:“没错,当年的事情我的确有点迁怒傅颐策,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找文芳我也看在了眼里,心里早就释然了。其实,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他,我之前是真的不知道文芳在哪里。”

说着,桑榆笑了笑,接着说道:“这些年我也把傅颐策一直在找她的事情告诉了她,可是她始终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地址。直到最近我收到了她那张明信片,我就知道,她是真的放下了,并且,还在等着傅颐策去找她。所以,我只是成全了他们罢了。”

说完之后,桑榆又朝着穆其琛粲然一笑,继续和桑桑玩起了积木。穆其琛看着自己两个最心爱的女人,顿时觉得心里满满当当的。

从此之后,桑榆便真真正正地退出了娱乐圈,享受着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而她曾经在娱乐圈里创造下的神话也一直被后辈津津乐道,大家还给她取了一个称号:绝色天后!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婚里婚外姐弟恋:浮沉劫之缠恋婚里婚外姐弟恋:浮沉劫之缠恋花晓同|现言“离婚和堕胎,你二选一。”张南一手拽起我的头发把我按在沙发上。许安芷挺着8个月大的肚子狂妄大笑:“贱人。”我是原配,却一次次任由丈夫和许安芷登门欺辱,身心俱疲却无法逃离。想要保全孩子,保全家人性命,不得不依靠名存实亡的婚姻。终有一天,一场忍无可忍的报复结束了一切。接踵而至的是债主的追杀、公婆的憎恨、许安芷的反击。四面楚歌的我,又该何去何从?谁,又将带我逃离?相差8岁的姐弟恋,从何时开始又将在何处结束?
  • 蜜婚至上听说你是我爹蜜婚至上听说你是我爹芯柚宝|现言“嘿,老男人”说什么也只是27虽快30了吧,看着也没那么老啊,老男人? “嘿,老男人,叫你呢” “小孩子,家里人没叫过你吗,要叫哥哥” “爹” 噗——
  • 婚姻不是你我的事婚姻不是你我的事素宜琅|现言文案无能啊~叶以安,一个平凡又宅的有病的“圣斗士”,伪粉丝,在一个偶然的时刻和一个文艺青年的大明星相遇,结下姻约。因为无法治愈的病,跨不过的槛,最终俩人以分离告终。
  • 黑暗倒计时:复仇伤痕黑暗倒计时:复仇伤痕颖滢喵喵|现言她,在世人眼里,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哑巴,可谁又能想到,她会隐藏的这么深,10年前,她跳下悬崖,一朝穿越,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整片大陆,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达到神级的人类,而她的这些努力,全是仇恨激发出来的,现在,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获得了报仇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当年那些杀了自己家人,见死不救的人,但,自己复仇的时间只有5年,在这短短的5年,她和自己的朋友,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这位朋友,当然,也是因复仇才和自己联盟,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些人所做的一切,自己脸上的那一道伤痕一直提醒着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仇恨!她们,要用鲜血写成的旋律谱写只属于她们的歌。黑暗倒计时,现在开始!!!
  • 制作人攻略:我是90后制作人攻略:我是90后柳千落|现言一个是灵气过人的电台实习生,一个是炙手可热的人气小鲜肉。若说没奇缘,工作却总能遇到他。若说有奇缘,为何感觉跟他差距那么大?怎么可以允许彼此之间这么大的差距!什么?小鲜肉失联了?好吧,那我刚好可以安心的充实自己,一步步向着名制作人,出发!你说你不看好我?哼,我们90后绝对会让你后悔的!!
  • 重生之独宠盲妻重生之独宠盲妻刘戮|现言简介:一年多的温情,在他与心中的白月光重逢之时就被打破。穆笑笑,重生归来的普通女孩,前世惨死,今生注定要断情绝爱,而因一个小小失误,入了他的眼。他强势入住心房,打乱了她想要的平淡生活。他心中有一个她,认为任何都无法代替。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与口中“她的名字”是她的最深记忆。深黑的夜,他与她极尽缠绵,仿佛这是最后一次......他欢喜与初恋相会,她转身离开……梦醒时分,穷极一生的回忆,湿了眼。一场车祸,他身伤眼瞎,他朋友以爱为名,要了她一双眼,而她不愿看天神般的他跌入凡尘,从此漂亮的猫眼再无光泽。一场偶遇,她瞎,却闻出了他的味道,茫然无措带伤离开。而他却眼看她离开,无言挽留。不知何时,他已经被温柔如水的温情包围,无法挣脱。他霸道冷情,却也为她挽袖下厨,强势入住她的家中……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爱你是我的事,你爱不爱我是你的事。爱你时候你是宝,不爱你时你是…片段一:听着厨房传来的锅碗瓢盆碎裂声,做菜传来的烧焦味,穆笑笑摸索着走去厨房,刚进厨房脚下就踢到了什么。墨宜修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她,神色有些尴尬,只是她没看到。低头看看自己身上以及地上的污渍,怕她摔倒,蹲下身背起她走出厨房。?他背着她,她问他:“我沉吗?”"整个世界都背在身上,你说沉不沉?"片段二:她被男人打横抱起走进浴室,惊慌失措道:“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男人薄唇一勾邪魅道:“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女人一呆:“啊?劳动节怎么了?”“所以我现在正在‘劳动’啊。”女人面红心跳:“--|||该死,你这算哪门子劳动啊~混蛋!”?片段三:助理今天来刚刚新婚的总裁家里,就问他:“这个床谁选的?"“我老婆。”“这个沙发呢?”“我老婆。”“这个电视呢?”“我老婆。”“那这家里哪样是你选的?”总裁自豪的说:“我老婆。”本文一对一双洁,重生敢爱敢恨女vs冷情霸道洁癖男。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一心为君倾一心为君倾夜半残花开|现言一个她和他和他之间的故事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十年的纠葛,能否开花结果一心为君倾,欢迎关注
  • 隐婚掠爱:四少宠妻入骨隐婚掠爱:四少宠妻入骨梦洛|现言人前,他是淡漠城府的燕先生,人后他无休无止,让她为错误买单,用隐婚囚住她,磨她也宠她,要她丢盔弃甲爱他入骨。听闻他和心尖上的女人即将订婚,她签下离婚协议,走得干净利落。可她躺在手术台上,门被男人暴戾的踹开,看到的却只剩她残留的鲜血。再回归,她是达官贵人趋之若鹜的主厨,他用钱砸死一群附庸风雅的男人后,终于将她圈到曾日夜销魂的别墅,“说过别让我再见到你。”下一句是:“否则要弄死你。”她精致的脸清淡美丽,“北城没有王法么?”“我睡自己的女人,这就是王法!”
  • 我先爱,你随意我先爱,你随意君子猫|现言一场飞来车祸,姐姐意外殒命。为了家族利益,我替她嫁给了沈钦君——这个让我苦心暗恋十年的男人。我爱他,他爱她。无法与逝者争宠的死局里,婚姻成了一场打不败情敌的必输战役。但我天真地以为:最坏不过是长夜凄凄怨憎会,最好不过是岁月漫漫生怜惜。却从来没想过,这一步踏入的竟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姚夕,你根本不配嫁给我。所以下场,都是你自找的。”沈钦君居高睥睨,冷语无情。“沈钦君,我先爱,你随意。大不了就当是我一人的独角戏。”爱情坦荡荡,奈何阴谋常戚戚。你,不过就是仗着我爱你。
  • 独家专宠娇妻难养独家专宠娇妻难养畅心阁|现言他,叱咤风云,横行霸道,只要他想做的事情,没有行不通的。她,纯情贞洁,是豪门千金,却有着别人不知道的痛楚。两人的相遇造就了一场美丽的邂逅,可是当知道背后的阴谋,两人又是否能逃出命运的改变呢?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是殊途同归还是各自分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