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9章 王子吻醒他的公主

出了医院差不多是早晨五点,沐祈夏启动车子直接往靳家开去。

她尝试着拨打靳卜商的电话。

铃……

手机不停地在茶几上震动,而靳卜商人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宿醉后的难受,让他暂时屏蔽外界一切声音。

卓文菲试图趁着靳卜商酒醉,好好示意一番,然而都被推开,所谓的婚礼,也不过是个幌子,靳卜商才会娶她。

这时,被手机铃声吸引过来,当看到屏幕上“夏夏”两个字,她立刻厌恶的按了挂断,随即将手机关机。

“这个时候,应该醒了吧。”沐祈夏忍不住的想,靳卜商会不会是在陪着卓文菲化妆呢?毕竟,婚礼当天,新娘子是会很早起来的。

可是昨天晚上靳卜商说那些话,难道,不是代表他并不是真心想要结婚吗?

心中顿时起了纠结。

这时,即将行至十字路口,沐祈夏缓缓停车。

突然间,对面一辆跑车横冲直撞,像疯了一样朝她扑来。

沐祈夏甚至来不及反应,只听“砰——”的一声。

前车玻璃全碎,沐祈夏只感到一股剧痛,痛到浑身麻木,鲜血染红了视线,她好像还在车里翻了两下,但系着安全带,并没有被甩飞出去。

然后听到有路人尖叫,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听到救护车和警车的声音。

“乔丝薇,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夏,夏夏你醒一醒。”

“医生,求你千万要救她,求你!”

很多人的声音,都在耳边,沐祈夏很想说话,却没力气开口,甚至都无法勉强自己睁开眼睛,意识总是断断续续。

她仿佛明白,自己是被推进了手术室。

但剩下的事情,就再也无法感应了。

留在意识里的最后一句话,是宋溪的声音,她在质问着,“靳卜商,看到夏夏现在这样,现在你满意了?回去参加你的婚礼吧,祝你和卓文菲白头偕老,断子绝孙!”

“……”靳卜商望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沐祈夏,拳头狠狠地捶在墙上,无力感侵袭全身,就连中天国际宣布面临破产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暴躁过。

中天国际那点麻烦,他虽然要费点功夫,但解决也不难。可是沐祈夏,按照医生的话来说,成败却只能在天。

“沐小姐伤得太重了。”

那车是直接撞上来的,即便沐祈夏系了安全带,弹出了安全气囊,也无法改变她的胸腔和颈椎遭受重压的事实。

“我们手术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能不能撑过今晚,谁也不敢保证。”

“你这个庸医!你怎么能治不好她,你必须救她!”宋溪比谁都激动,因为,她比谁都明白沐祈夏有多辛苦,长久以来,将所有事情默默压在心头。

为了她和顾亦琛,沐祈夏甚至差点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出来赌,如今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能重新开始了,却突然遭到这样的飞来横祸。

乔丝薇自从被退婚之后,在乔家的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再加上跑到了乔锦夜面前告沐祈夏的状,更是被乔锦夜公开逐出乔家。

其实原本,她那血缘关系也远的不能再远了,一直以来狐假虎威,乔锦夜懒得搭理罢了。

乔丝薇本来就虚荣,身边的狐朋狗友全都是见风使舵的货色,立马就与她划清了界限,甚至还几次三番拿她取乐,羞辱她。

而乔琳也不听的伸手朝她要钱,乔丝薇的钱包,却早已经空了。

内忧外患,走投无路,乔丝薇便认为一切都是沐祈夏的错,竟然极端的开车去撞沐祈夏,打算临死也要拉个替死鬼。

“靳卜商,你不是有本事吗,你请更厉害的医生来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夏夏死掉吗,她可是为了你!”

孕妇情绪极为不稳定,顾亦琛在一旁不断的安抚。

靳卜商也不跟宋溪一般计较,只是沉默的看着病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生怕一转眼沐祈夏就消失不见了,他的手还在因刚才的爆发而流着血,却也不顾。

尚存的理智告诉他,沐祈夏现在禁不起折腾,医生已经是最好的医生,并且已经尽力了,他们能做的,只有等。

“医生,不好了!沐小姐她,沐小姐她……”

护士突然冲过来,慌慌张张的道。

“夏夏怎么了?”靳卜商一下子慌乱起来。

病房里,原本就微弱的心电图,突然之间变成了一条横线……

“夏夏!”

眨眼间,三年过去。

C国顶级医院的vip病房,靳卜商拿着故事书,在慢慢的给床上的人读。谁能想到,外面传言叱咤风云,冷面无情的靳大总裁,也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而病床上,女生恬静的侧脸,在阳光的映照下,宛若天使一般纯净,美丽。

“王子最终吻醒了她的公主……”靳卜商将书合上,深情的看这沐祈夏,责怪也不忍心用严厉语气的道,“夏夏,你又什么时候会醒呢?”

三年前,沐祈夏险些一脚踏进鬼门关,最后,是白暮商及时赶到,救了她,然而,却也只能维持昏迷的状况,究竟能不能醒,什么时候醒,谁也不知道。

而靳卜商,从来没有放弃过。

就算公司的事情再多,在急,他也在病房处理,不肯移开一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她就走掉了。

“夏夏,宋溪的孩子都要三岁了,快醒来吧,看看你的小侄子。”靳卜商温柔的说着,起身在沐祈夏的额头落下轻柔一吻。

突然地,沐祈夏的手指一动。

接着,睫毛扑闪了几下,她缓缓睁开双眼,眼底满是懵懂。

“靳……靳卜商?”喉咙嘶哑的不像话,但依稀能辨别出她在喊自己的名字。

靳卜商一愣,接着满脸狂喜,抱住沐祈夏,紧紧的不松手,“夏夏,你醒了?这是真的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沐祈夏反应了一会儿,只记得自己出了车祸,但,看到眼前人的反应,也差不多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嗯。”

然后去牵靳卜商的手,“是真的,你没有在做梦。”

“夏夏!”靳卜商激动的握着沐祈夏的手,一点点收紧,直至再也不放开,“这次我们都不说违心的话,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沐祈夏唇角勾出一抹笑意,“好!”

这时的阳光恰好从她身后照来,仿佛扫除一切阴影。

轻柔的风,吹着室内两两相忘的人儿。

世间有情人终成眷属。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爷本无心爷本无心南瓜柚子|现言刻骨铭心的温柔,却掩不去羊皮下的血腥当暗夜中,恶魔因子悄然蔓延,等待他们的会是毁灭吗?刻骨,在遇到你的那刻,我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但在现在我懂了。——司徒兰青神是什么,若能控制我的心,我宁愿当个普通人。——神之月权力是我的身躯,但你却是那句身躯里最重要的部分——心脏。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南瓜柚子,美男在继续增加中。。。。。。。。。
  • 虐痕虐痕JOJO闲|现言凌薇以为曾经的夏逸轩是她整个的天空,她在A市唯一的依靠。曾经的欢笑和希望被一次又一次现实而撕裂的时候,发现原来自以为的那颗心就不曾属于过她时,她选择了伪装起来笑着离开。殊不知,再遇一句“好久不见”,她恨他上瘾,他却爱她情深寻遍全世界。
  • 重生之归旋重生之归旋畅瘾酒|现言傀儡,影子是沈孽前生的写照,最后却落得个百蛊侵之,百蛇食之的下场。今生他涅槃归来,是商界奇才,黑道霸主,是星途中那颗最耀眼的星。同时也是军中之王心尖尖上的人。沈孽拄着下巴邪肆地说道:“孽障回来了,就要做他该做的事!”当中人知道她是个女人的时候,情景又是怎样的震撼!简介无能,初次发文,请包涵!
  • 慵懒如斯慵懒如斯猫睡花下|现言“哎,你是谁啊?”某女诧异的看着坐在眼前的男人“我是你男人。”某男恬不知耻“怎么可能,我的男人是路飞~”某女花痴状“路飞是哪个野男人,我要去灭了他!”某男暴怒
  • 霸少温宠:调皮娇妻抱回家霸少温宠:调皮娇妻抱回家海洋之泪|现言踏入将近十年没有踏入的家门,迎接她的却是徐娇娇的绑架。爷爷做主前把她嫁给了一个老头儿?这怎么可能呢!“你……你是谁?”温晟霆挑眉,“我姓温。”徐锦姒眉眼拧巴,连连后退,“我求你了,你看起来都比我大不少,我怎么能嫁给你爸!“温晟霆已经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盯着徐锦姒,眼神中满是侵略,”蠢女人,你嫁的人……就在眼前。“--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在未来的某一天等你我在未来的某一天等你年小兮啊|现言一个生活在2016年的女生无意中进了一家神秘的店,里面的老奶奶送了她一个诡异的箱子,当她打开后却在未来的某一天醒来,然而房间的主人却是那个世界少女们所向往的梦中情人田柾国……——如果当初的我遇到现在的你,故事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 澳门街板娘澳门街板娘上官逸鸿|现言边缘的书,人间不只有唯美,还有灰暗的一面,理想目标都是一样的,只为成功,只是所走的路不同罢了,胜者王侯,不问出处,像咖啡,原味的苦,而美好的不过是加了奶昔和砂糖。
  • 木以木辛木以木辛齐霁|现言他执着,认定的人不会再改变她单纯,总是一味地相信别人这样的两个人相识,相恋,相爱......他是她的独一,她也希望她是他的无二
  • 婚谋已久,此情难就婚谋已久,此情难就洞九|现言[爱难缠,情难就]我被渣男继妹陷害,走投无路时遇到陆璟言。他一片热忱执念帮我,而我心高气傲作玩笑听。后来世事无常,我们结婚、相爱、误会、分开,在这场名为爱情的狩猎里两败俱伤。再见面,他情难自控,拥我入怀:“冉冉,我不敢再失去你。”我冷静自持,云淡风轻:“陆总,你认错人了。”我在孤独的时光里曾爱他入尘埃,可当真相无情撕裂,我歇斯底里,溃败而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囚异囚醉拾华|现言眼前总有淡淡黑影掠过,这大概是两人意见最统一的地方……哦不对!其实两人在讨论整人的时候默契度也高的吓人。 “木乃伊。”“丑女人。”“智障。”“半个小师妹。” “……你能哪天换个正经点的称呼吗?” “哦,当然!叫你宝贝好不好?” 于是乎,很快,两人非常默契的失忆了,于是乎,两人开启了非常“和谐”的模式。 某女:“你为什么老出现在我面前?” 某男:非常认真的思考片刻,“大概是因为你特别好玩点。” 某女:“……”很好,彻底没办法继续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