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7章 隐居

脸色如常平静如波,淡淡地说道:“若是相生请施主谅解。今日庵主吩咐,不得放任何人进来!”

她们的话语丝毫没有任何波动,神情平静,皇后勃然大怒,但是瞧见芳若给她使眼色,才想起如今的身份,于是客气地说道:“佛堂人人可以亲近,有何不可呢?”

不顾两人的阻拦,依旧往里走去。

来到里面微微站定,让芳若拦下两人,自己则径自走入内。

里面是间宽敞明亮的院子,种着几株树花草布置的雅致,倒像是个园林,皇后一眼瞧见,中间有扇门推于是走上前将门推开。

里面有人,皇后心中一喜,正欲冲上前去,可是后面却有着急匆匆的脚步的声音,是芳若拦不住两人。

她们长年累月劳作,臂力强劲有力,芳若在后面追赶着,锐声叫道:“站住,你们两人都站住!”

声音越来越近,皇后顾不上其她,忙不迭地上前。

那名女子一直背对着她,同时沉声说道:“施主又何必苦苦相逼?”皇后愣一愣,声音如此熟悉,好像是二十余年前的一句质问。

那时候,公主被皇上斥责,当时皇后不想让她翻身明里劝说皇上,可是私下却说道:“公主尊贵,且自异域而来,难免依照他们的习俗!”

好似想要皇上迁就她,语气上更加令皇上勃然大怒。

当时的公主仰面倔强,美丽的眼睛里射出了仇恨之光,质问着说道:“为何要苦苦相逼?”

好像是时光流转,眼前的女子已经年过中年,一身灰衣,后背微偻,像是个老妪。脑中电光石转,后面有两个尼姑已然冲了进来,架住皇后便往外拖。

“放肆,你们太放肆了!”身不由己的皇后被两人拖曳着丢到庵堂外面。门在她们面前沉沉地被关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芳若连忙将皇后扶了起来,细胳膊细腿的她不论是拼命拽还是拳打脚踢,两位尼姑好似铁人一般丝毫不肯松手。

瞧见皇后如此狼狈,芳若满脸自责,皇后惋惜不已,恨恨地说道:“就差一步,只要跨上前去,便能够知道她到底是人是鬼!”

“娘娘,我们回去吧!”芳若从未见过皇后娘娘如此失态,只见她发丝蓬乱形容痴狂,似笑非笑,有一丝渗人。

她惊喜无比地说道:“芳若,你知道吗?真的是她,一定是她,本宫不会忘记二十年前她恼恨本宫时所说的话,对,就是这句话!”

皇后癫狂胡言乱语,眼珠子瞪得像要吃人了一般,又是愤怒又是狂喜,将芳若吓了一大跳。不敢忤逆,连连地顺从着说道:“是她,皇后既然已经找到答案,我们还是离开吧!”

“不行!”皇后断然否决,“简安安与井铭两人妄想着瞒天过海,竟敢和皇上作对,本宫不会放过他们,也好替兄长出气,哈哈!”

皇后恍恍惚惚地笑了起来,之后让芳若前去燃起信号灯。

芳若领命而去,可是未走几步,忽然身不由己地软倒,再无知觉。

皇后则喜滋滋地守在门口,看她们还能够逃往何处,如今抓个现行,往后便高枕无忧!还有井铭,种种表明故意刁难张府,抓她的小辫子,如今也让他尝尝煎熬的滋味。

不时地来回踱步,皇后心中焦灼,愈发觉得时间难熬。左等右等不见芳若归来,心下狐疑的她想了又想,本想离去,可是依旧留了下来。

直至最后,远远的就连唢呐声音也不曾听见,好似宾客渐渐散去,皇后这才显得焦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的身份一直在何处,皇后亲自去叫人。

可是不出两步,她好似觉得有异样的声响。

一回头只见到一名高大的男子蒙着脸,露出一双如星般的清亮的眼眸,抬起手中的木棒,敲在她的肩膀上。

来不及惊叫,皇后整个身子软倒了下去。

取下脸上的黑纱将棍子丢在一旁,黑衣人扯着唇角,冷冷地哼了一声,之后才回到宴席。

张弛被皇后叫来,在宴席上吃着美味佳肴,他封的礼金不多,一名宫女嘛,随便意思意思就行,他能出席,已然给了天大的面子,非得将老本给吃回来不可。

酒过三巡,半醉微醺,浑身畅快惬意的他被人找到,说起如今皇后偷偷前去寻人却失踪,吓得就瞬间醒了,放下杯子急匆匆地离开。

一路往前走,突然在一株桃花树下面,找到了皇后主仆两人,护送回宫。

皇后喃喃地说起寻到了凝拾公主之事,又是喜欢又是傻笑,皇上瞧见不雅,于是让人将她关起来,不再听她的胡言乱语。

简安安想着被皇后知晓,极为不妥,于是与井铭商议着,将公主远远走送走。听说回到异域的老家,公主终于开怀地笑了。

临走前的那刻,公主才告诉他们往先的事情。

公主本有个情郎,却被棒打鸳鸯,不得不嫁入,不肯从皇上,皇上才将她关起来。最后拉着井铭的手,“娘对不起你,不曾好好地保护你!他依旧不曾娶亲,我要回去找她!”

半是依恋,半是不舍,只有在公主面前,井铭才会显露出来孩子气的一面,送走母亲后,心情黯然。

简安安想出各种办法令他开心,渐渐地走出阴霾。近来的气候多变,皇宫传来消息,皇上突然病倒,想召见他们两人。

短短的数天不见,皇上憔悴不已,他拉着井铭的手,“往先是朕不对,不曾对对地对你,朕想要弥补,你愿意给朕这个机会吗?”

井铭显得诧异,不安地望着简安安。

她同样迷惑不已,瞧着皇上此时神志清醒,不像是说胡说,同样见他老态龙钟,令他答应下来。

皇上开心得手直颤抖,喃喃地说道:“你肯原谅朕,真是太好了!”突然目光灼灼地望着他,“如今朕的身体越来越不济,你代朕治理着山河!”

变相地让井铭登上皇位,简安安的心好似漏跳了一拍。

“父皇身体康健,儿臣还有要事未做,不想留在皇宫……”

几年后,草原上,郡主正在迎风狂奔,银铃般的笑声洒了一路。

简安安问井铭,“你不后悔放弃皇位,陪着我们娘儿俩来到这苦寒之地!”

“只要你们在的地方,都是我的家!”井铭深情望着她。

唇角扬起,一只老鹰翱翔在天空当中,渐飞渐远。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谁说正妻胜过妃子谁说正妻胜过妃子雨落鸢尾|古言她,龙蓄虹,本是贵族出身,一位才女,却遭到继母和表姐的迫害。一天,她被逐出家门,寒风瑟瑟,她冻得晕倒在了雪地上。“把她带回去。”“以后她就是我的女人。“南城王叶掣冥救了她,并且还很宠她。直到有一天,一个名叫魏浅的女人加入了她的生活,从此,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重生之帝红颜重生之帝红颜云忘君|古言本是人家凤凰花,零落残影负韶华。而今荏苒不盈虚,水深波澜何足惧。乾坤一掷知情重,金戈铁马错相逢。一往情深深几许,一念执着着几秋。前世她一步一步走进他设计的圈套,她沉浸其中不自知。最终换来的却是他边关尽破,另娶她人。当谣言四起传她助敌叛国,她愧对家国亲人,选择懦弱了结余生。重归一世,她自小磨砺,动心忍性,斗渣男,互家国,手握半壁乾坤。本以为今生了无情缘,却原来这才是刻骨铭心……
  • 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花孞花汐|古言二十一世纪蛋糕店老板洛雨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农村的三岁稚儿。家徒四壁,还有恶亲戚,奶奶偏心成性,大伯娘自私自利,爹娘老实可欺。还好她这一世四肢健全,头脑尚在,外加系统加身,家庭圆满,还怕种不了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先使计分家,再做美食,开商铺,数着银子,带领全家奔上小康。不过失算的是,隔壁酒楼的少东家早就觊觎她这颗小白菜了,就等着把她娶回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总裁夫人别逃婚总裁夫人别逃婚炫酷的土蛋儿|古言他是她撞了南墙也不愿意回头的男人。认识他六年,在一起两年,分开四年。最后他竟在她二十二岁生日的晚上与她重逢,还扬言要她给他生包子。某女急眼,差点儿一巴掌呼过去……
  • 富户三千富户三千红尘瘾君子|古言一场穿越,认识了另一种人生,前世孤身一人却渴望温暖,后世家族盛大却希望平静。不过想平静的活着,却不料招惹了别人的人生,破坏了别人的喜乐,成了别人眼中的一抹刺,想要平静而活,却无奈身不由己,命不随心。金钱,权力,爱情,阴谋,交织在一起,谁是谁手中的棋子,谁是谁人生的俘虏,浮沉于世,但求心安罢了。
  • 重生之凰朝嫡后重生之凰朝嫡后恋妖|古言重活一世,苏淮表示,压力很大。她只是想好好过完这一世,却不想再次卷入纷争权谋,乱了清净。好在身旁一直有只忠心耿耿的狼狗跟着,誓死用命保护她。某天,小将军白天说要求娶,皇子找上门说许一半江山聘她为后。暴君怒火,半夜摸上床,将她逼进角落,亮出爪牙,却是轻柔地搭在她肩头,状似凶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 白猴纪事白猴纪事只是疏离|古言我一手撩起头顶的喜帕,一手揭来了震荡的帘子,未探出头看清外面是什么情况,就被红娘轻拍了手,微斥道,“新人不入门不能随意乱动!”。我咂了舌,默默把手伸了回去,又将喜帕盖下。眼前一片红晕。没有锣鼓喧天的喜乐,也没有热闹的看亲群众。一顶简单的红色方桥将我送进了穆府的清园。
  • 凝眉浮生凝眉浮生大冬瓜花|古言21世纪穿越来的冷血女杀手,没来一个月,惨遭灭门,复仇之路漫漫,谜团渐渐清晰,原来是他,杀还是不杀……
  • 穿越成了条肥蛇:蛇女凝眸(第一部,完)穿越成了条肥蛇:蛇女凝眸(第一部,完)姬梦滢.CS|古言人都穿越,她也穿越。 可穿越什么不好却穿越到了一条修炼了千年的小白蛇身上。 她是妖界最狂妄的妖孽,她是大武国最绝美的皇后。 冷宫寂寥,江湖险恶,妖界阴森,山林多妖魔。 更无语的是,她居然还拐带着一堆美男回了现代。 果然是祸国妖姬,不得不防。   
  • 承乾宫:妻不如妾承乾宫:妻不如妾麻辣干锅|古言二十一世纪豪门千金沈若兮因家族内斗遭暗杀身亡,转眼间醒来竟然变成了董鄂家的嫡出格格。奈何原主不受宠,打小就被送到了庄子上养着。沈若兮得了一个便宜师傅和一个无所不能的超神空间,炼仙丹,开铺子,搞酒楼,在京成里那是混的风生水起。什么?无良阿玛竟然接自己回去参加选秀?!好吧好吧。为了保全董鄂氏一族,就勉强牺牲一下吧。可是,谁能告诉她,这宫里住着的皇帝为什么是一个叫福临的货?!天啊,她可不要做那个短命的端静皇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