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2章 满心凉意

不管有没有利益关系,此时对待她也不可能友好。她们巴不得能踩在她的头上,以显示自己此时的优越感。

“这个就是顾家的二小姐?那不是挺有才学的么?竟然会想不开被送到这里来出家?也不知道顾家的人都怎么想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官宦之家表面上干净的很,实际上肮脏恶心。顾家二小姐许是表面的名声还算好听一些,实际估计……嘿嘿,谁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咱们这儿庵堂里被送来的权贵女儿,哪个不是有污点的?就之前的那个权大小姐被送来的时候,还怀了身孕呢!”

“说的也是。估计这顾家二小姐也是私德有亏!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跟那些个野男人厮混了。”

“我瞧着啊!八成就是这么个原因。要不然谁家里头舍得把自己的女儿送到这种地方来!”

几个尼姑聊了几句闲话之后,便走了上前将顾欣容给围了起来。

顾欣容心底一颤,微微有几分恐惧。

她的确是有点儿害怕的,这些人个个都是那种不知羞耻,不要脸面的人。

而她与这些人比,还有点儿底线,那就自然是得被欺负。

正想着,旁边的那几个尼姑就走了上前。

“喂,顾二小姐。你这平日里不是高高在上得意到不行的吗?怎么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你这不是还听说是京城第一才女的呢!这又是怎么回事?要不然说点儿八卦也好让我们都听一听?”

开口的是一个长得比较不是太好看的尼姑。

脸上有一道疤痕,眼神透露出些许的凶狠。

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心底不由得一颤。

顾欣容哆嗦了下,往后退了退。

那尼姑径直上前,伸出手来在顾欣容的脸上摸了一把:“长得这么好看……身为女人,我看到就会嫉妒呢!”

顾欣容颤颤巍巍地抬眼看了她一下,而后又立刻低下了头。

她心底有点儿后悔,竟然这一次没有给自己身边留下一个丫鬟了。

或者……她就应该会在之前好着的时候,去给自己买一个有能力会武术的丫环来保护自己。

如今面对这种情况,她该怎么办?自己……连一点儿的还手能力都没有。

可恨!

“怎么了?顾二小姐竟然不说话了呢!瞧瞧你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看了一眼就心疼。话说……这皮肤也真好。”

脸上有着疤痕的尼姑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脸色此时更为阴沉不定。

她紧紧盯着顾欣容的脸,目光中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冷漠。

顾欣容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是在接触到这个尼姑的眼神之时,整个人瞬间就仿佛掉入了冰窟,浑身冷到极致。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

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啃了对方的肉,喝了对方的骨血一般,丝毫没有一点儿人性的目光。

“你……你想做什么?”顾欣容整个人此时愈发紧张起来,她忽而感觉到这个尼姑庵里的尼姑怕是不怎么好对付。

这里头的人瞧着要比在家里头的那个顾七月还要可怕的多!

顾七月倒还好,就算是生气,也只会做一些把她的头发给剃光这种无聊的举动。

可是……

这里的人,却是有点儿不怎么一样的,她真的有点儿怕了。

“我可是顾家中人!你要是敢对我不敬,以后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顾欣容的嗓子有点儿干,恐惧在胸口翻腾,可是她也清楚自己这时候绝对不能够怕。

若是真的怕了……

便很有可能的结局就是直接被人欺负的更狠。

“哈哈哈哈……顾二小姐这脾气倒是还挺硬的!呦!挺可以的嘛!这以前的我们还瞧不出来顾二小姐还能有这样的志气呢!的确不一样,反而让我觉得更有意思了!”

说着这话,那为首的尼姑忽而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顾欣容的头发,使劲儿地一拉,迫使顾欣容不得不抬起了下巴与她对视。

“可惜的是,老娘生平最不喜欢硬骨头!女人嘛,不就得温温柔柔、可可爱爱的,要是说点儿好听的话,将我给伺候好了,也许还能让你在这里好过一点儿呢!”

说完,尼姑另外一只空出来的手,便是毫不犹豫地就直接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啪!”巴掌声直接打在了顾欣容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疼感让顾欣容一时有些懵。

这一刻的她,似乎还有点儿不是那么清楚。她根本就不知道本来好好的一切,怎么忽然之间就好像变了一样。

她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顾欣容咬牙切齿,她伸手想要捂住自己的脸,却又被对方狠狠地打了两个巴掌。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因为顾七月那个贱人给了你银子?所以你要陷害我不成?”

顾欣容闪躲不及,挨了几下之后,立刻抱住了自己的头,一边躲着,一边开口询问起来。

这时候的她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她明明不应该遇到这种事情的。

她明明应该过的很好的。是不是因为顾七月?是不是因为她故意在这里下了什么手段?

一想到这里,顾欣容的心底充满了怒火。

“顾七月?那是谁?老娘不认识。不过……你说的有一点儿倒是不错的。那就是老娘这会儿教训你,还真的是有人给了点儿银子。不过到底是谁,这会儿老娘也就不跟你过多的解释。不过我还是会提醒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过于绝情,不给自己留后路,那就自然不可能在落难的时候,还会有人帮你。我能这样落井下石,自然还是因为你自己本身的原因。难不成……你还觉得会有其他的答案不成?“

尼姑的一番话,让顾欣容满心的凉意。

可是她苦思冥想,除了一个顾七月之外,她还真的是想不出来自己到底之前是得罪了谁……

她一个深闺大院里的女子,平日里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可能会有人会花银子要整她?

这……怎么想也并不靠谱!

可是,此时的顾欣容的确是有点儿想不明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生繁华:陌路浮生几回生一生繁华:陌路浮生几回生顾言深|古言可能真的不爱你。浮生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锦荣说'眼里心里只有你,笑颜如花“然而记者提问”李小姐可不可以问你们是怎么相互爱上的呢?“两人相视而笑,不可知乎。
  • 嫡女重生:逆天世子妃嫡女重生:逆天世子妃夜尘染|古言雪地里,她发誓:“姜樾,你放心,我死也不会罢休!”她本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府嫡女,一朝看错人,丢了两条命。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真心被践踏,孩子离开她,她怎么能忍心!当她再次重生,已经不再忍受欺负,所有负了她的,她都要一一讨回来,这一世,她即使灰飞烟灭,也要让这个渣男,死在自己的手上……夜晚悄悄来临,当他睁开眼时,已经被惊醒,“你……!竟然没死……”她冷冷笑道,“托你洪福,大难不死!”
  • 王妃,快给我解药王妃,快给我解药紫果小竹|古言莱安郡主含恨重生,暴虐王妃一朝转性,化身无名公子,医术毒术均冠绝天下。原本一心只想虐渣男,报家仇,断情绝爱,潇洒快活,谁知半路杀出来个腹黑王爷……既然都厌恶这王朝,不如一道覆了这天下,你的仇,我来给你报,至于你,不论是谁,本王要了!想来这买卖也不亏,尚初萤就这么上了齐北桓的贼船,谁料魏王殿下不止霸道,还拈酸吃醋又傲娇,可这时候说后悔也晚了。
  • 殿堂欢殿堂欢白流酥|古言摄政长公主重生回了十年前。 她知道现在她寝殿里的唇红齿白的小太监将会成为权倾朝野,手段奸佞的大督主。 在打压和巴结之间,高长乐很快就做好了决定。 能躺何必Carry? 那位大督主,你走向人生巅峰之后的大腿挂件预定一位! —— 李劭最近有些奇怪,为什么宫中任性刁蛮的大公主会一改常态,突然对自己这个小太监频频示好? 是忠心耿耿护她周全?还是和她携手虐渣同行? 这是个问题。
  • 普通loster的奋斗史普通loster的奋斗史娜啦啦|古言某穿越的妹子和某汉子巧遇,然而汉子对妹子一见钟情,然而妹子不然,则是依靠着汉子的地位在权利的顶上越爬越高,当然在此期间有更多的汉子也爱上了妹子。结局是妹子登上了权利顶峰,汉子男主惨死。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妹子最终还是被人拉下了权利宝座,在冷宫边思念汉子边了却余生。结局发现男主没死,然后生活在了一起!
  • 呆妻驯夫呆妻驯夫方方木|古言本来是想嫁给哥哥,却把弟弟给睡了,她该怎么办?弟弟死乞白赖地要她负责,一哭二闹三上吊,各种相逼,她该怎么办?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孩子,比她小了4岁,她要嫁给了他,是给他当娘,还是给他当娘子?虽然弟弟才华横溢,琴棋书画,刀枪棍棒,柴米油盐,样样精通,但是……唯独不会滚床单!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要担负起对他的性启蒙工作,她……她也不是很清楚好吗?
  • 梦中寒青梦中寒青空气凉|古言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了,小姐,你不是说过,你不是说有办法重振临清教的么,你不是说有办法的么,现在沁儿什么都不要,也不要小姐重振寒家,沁儿只希望小姐能好起来,希望小姐能陪我说说话。”沁儿趴在寒青怀里哭着哭着就晕了过去,温热的鲜血流过寒青手背。过了好一会,寒青抽出来被沁儿的头压着的手,抬起手,温热的鲜红的血从指教滴落,眉头难得地皱了皱,像是一个植物人终于苏醒过来了。“前世的是是非非,真的不能放下么?不放下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呢?”
  • 爆笑王妃,王爷请跪下爆笑王妃,王爷请跪下邵小喵|古言睡一个觉,神偷变王妃。本想金盆洗手,安安静静的做个小米虫。不过,谁能告诉她谁家王妃这么穷,只能靠着一手偷技浪静生活,那么面前这个死不要脸的王爷又是谁?
  • 绝对王宠:渣女复仇之路绝对王宠:渣女复仇之路九方扶苏|古言她本是大齐的天之骄女,却遇渣男表错情,被人利用殊不知。从众星捧月的侯门嫡女,成为人人诛之奸臣之女,她死于非命,被仇人弃尸荒野。幸得贵人相助,借尸还魂,魂归邻国,成了国公府受尽欺辱的四小姐。这一世,她决定自己做自己的靠山!报仇雪恨,庇护至亲,遇神挡神,遇佛斗佛,一路‘渣’到底。路遇渣男,可她不知他守了她两世,若已相思,岂能假手,若有来世,定然执手,不负相思意。(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大闹江湖大闹江湖那一秒春光|古言故事简介:民间才子李小风他以一人之力玩弄江湖,把江湖玩弄于自己的手掌中。于是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民间才子李小风,玩弄江湖在掌中。若想与他并存亡,必须俯首称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