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1章 携手一生

或许皇上当初就没昏迷,或许皇上只需要昏迷片刻便能醒来。

如今,却因为这昏睡蛊,一下子便多睡了数月。

温半夏正要回身出去同萧南瑾、大皇子商议,却感觉后心处一道冰冷,本能地身子一僵。

“温半夏啊温半夏!我从未想到过,原来,你真是我的义妹!”祁子墨的声音从耳畔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二皇子三皇子的身影也从龙床边的一个密室走了出来。

温半夏看着祁子墨,又看看二皇子和三皇子,虽然有些不明白,这两个为什么会凑到一起,但对此刻的情势,却明白了许多,忍不住微微地闭了闭眼。

“祁子墨,你做出这般狼心狗肺的事情来,就丝毫不念爹对你的养育之恩么!”温半夏冷冷地道,看向祁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祁子墨看着温半夏,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出口的却一声轻笑。

与此同时,半天没感觉到动静的大皇子和萧南瑾,也察觉到了不对,冲了进来。

看到抵在温半夏后心的匕首,萧南瑾顿时如坠冰窖。

他终究是,再次疏忽了。

“祁子墨,你放开半夏!”

萧南瑾愤怒的呼喝声响了起来,回应他的是祁子墨微微前伸的匕首。

祁子墨看着萧南瑾,神色中有些挑衅。

匕首末端,温半夏的鲜血,已经开始浸透了衣衫。

这一幕,让萧南瑾顿时目眦欲裂,但考虑到温半夏的安全,只能暂时压抑住了怒火。

大皇子看到这一幕,也是脸色剧变。

他本以为这皇宫内外,已经在这些天中被他逐渐换上了忠于自己的人,没想到二皇子和三皇子、祁子墨进来,却如入无人之境,他一丁点儿都没有察觉到。

二皇子和三皇子对视一眼,俱都好整以暇地看着大皇子和萧南瑾。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胜负已分。

大皇子的声望,让他们用尽全力都追赶不上,边关的乱子也被萧南瑾迅速平定了。

再各自为战下去,他们两个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以说,皇位他们是没有指望了。

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甘愿安安心心地看着大皇子坐上皇位。

得不到的,宁可毁了。

正是在这种心态之下,二皇子和三皇子悄然联合了起来,竭尽全力,潜伏到了皇上的寝宫中。

果不其然,他们在这里抓到了温半夏。

“哼!你们以为你们还能跑的了吗?看在兄弟一场的份儿上,束手就擒,饶你们不死!”

大皇子冷哼一声,看着二皇子和三皇子。

二皇子和三皇子却摊摊手,对着大皇子的提议毫不动心。

饶他们一死?

真当他们稀罕!

“你们要什么?”萧南瑾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

“要什么?要你把你这皇位夺过来,送给我!”

祁子墨嬉笑着,脸上满是不正经。

“你得不到的。”温半夏却突然开口了。

祁子墨心中一阵惊愕,“当啷”一声,手中的匕首掉在了地上。

一瞬间,他感觉到全身一阵无力,脚下也支撑不住了。

砰!

下一刻,祁子墨的身形也跌落到了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口鼻中没了丝毫气息。

这是……

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温半夏转身,从伤口处轻轻地沾了一丁点儿血液,送到了皇上的口中,看都未看地上的祁子墨一眼。

“拿下他们!”

眼看温半夏从祁子墨手中脱逃出来,萧南瑾当机立断,来不及招呼护卫,自己先大喝一声,招呼了上去。

大皇子对蛊香教的手段早有耳闻,却还是第一次看到温半夏施展出来,忍不住对温半夏投过去了几丝奇异的光芒。

温半夏跪坐在龙床边,默默念诵着驱蛊的秘诀,结合血液的作用,帮皇上解除着身上的昏睡蛊。

不一刻,一切结束。

温半夏转身,拉着萧南瑾,面色沉重地离开了皇宫。

“瑾,瑾儿……”

萧南瑾和温半夏离开不久,皇上虚弱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大皇子连忙到了皇上的床前,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

皇上听完之后,陷入了沉默。

半晌之后,皇上才道,“不见也好。”

皇宫外,等待已久的祁霸天看到温半夏后背的伤势,顿时对着萧南瑾横眉冷对了起来。

萧南瑾在祁霸天谴责的目光下,心虚的低下了头,若非他当时心情复杂,没有陪温半夏回去,温半夏怎么会受伤?

只是,温半夏到底是怎么把祁子墨击毙的,萧南瑾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爹,我刚刚在宫中,看到义兄了。”

温半夏长叹一声,主动提起了这事儿。

“别提那个逆子!”祁霸天听到祁子墨,立刻脸色突变,“你还叫他义兄!”

祁子墨做出的这种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让祁霸天同他十多年的父子之情消耗的丝毫不剩。

“爹,他……”温半夏苦笑了一下,声音中多了几分感慨,“他的体内,有权欲蛊,他最后死,也是死在这蛊的反噬之下,并非他的本性。”

在宫中,在祁子墨出现在身后的时候,温半夏的心中便有所察觉。

自从彻底得到蛊香教的传承之后,温半夏对蛊虫的灵敏度,一天比一天高。

“蛊香教,霍乱人世,果然是真的,这一切都是来源于蛊香教的蛊虫所致的……”

温半夏的声音渐渐地低沉了下去,神色中也满是惆怅。

死尸蛊、情痴蛊、长生蛊、权欲蛊、金钱蛊……

这一个个蛊虫,阴差阳错的进入了不同身份的人体内,险些将这天下,颠覆个彻底。

“爹,我们这个血脉的人,是不是不应该存在这个世间!”

温半夏的声音有些渺远。

祁霸天听到温半夏的这番话,忍不住心中一愣,他明白,温半夏说的是她,也是早逝的花蝶香。

此刻,温半夏陷入了这般困惑中,让祁霸天顿时语塞了。

当年,花蝶香也有过同样的困惑,只是后来不再提了,没想到,现在这个困惑,又随着蛊香教的传承,圣女血脉,一并传承到了温半夏的身上。

看到祁霸天不知道作何回答,温半夏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去。

“不!并非完全蛊虫之故。”萧南瑾突然开口了,“祁子墨性情大变,固然有蛊虫的原因,可未尝不是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有这种心思,才会如此?”

“……蛊虫,只是起一个催化作用,若是本身就不染二色,如何会被人用情痴蛊算计?若是心思澄澈,不慕荣利,便是中了权欲蛊,亦无法使其得到滋养……”

“半夏,你不必自责,这一切,有蛊虫的缘故,更多的还是在于中蛊的人自身。蛊香教起源的时候,所研究的蛊虫,未尝没有治病救人的初衷……”

温半夏愣了,看着萧南瑾,听着萧南瑾的话,一颗心不知不觉地安定了下来。

祁霸天更是听得热泪盈眶。

当初,他若有萧南瑾想的这么透彻,蝶香又何至于……

萧南瑾所说的不错,蛊香教的初衷,并非是为了研究这些害人的蛊虫。

而所谓的圣女血脉,一开始的要求,也必须是心思澄澈又极有天赋的人才行。

只是后来,蛊香教走了歪路,稍微有一点点驱蛊天分的女子,都被他们称为圣女罢了。

祁霸天微微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收回去,拍了拍萧南瑾的后背,一切尽在不言中。

“是这样吗?”温半夏眼睛大大地问。

“就是这样!”萧南瑾再次坚定的回答。

几日后。

云来村,萧南瑾和温半夏各自喜气洋洋地看着面前接亲的花轿,一步步目送着崔成志把一身大红嫁衣、盖着红盖头的萧凝琴背上了花轿。

一个身影急匆匆地赶来,在萧南瑾的耳畔说着些什么。

萧南瑾淡淡地摆了摆手,将来人打发走了。

待萧凝琴上了花轿,温半夏才有些好奇地问萧南瑾,“南瑾,刚刚什么事啊?”

萧南瑾微微垂目,“萧光德死了。”

“这……”

温半夏大惊失色,“怎么会在这个时候……”

“说是听说凝琴嫁给的崔侍卫相当有势力,那些当初设局骗过他的人心虚了,昨晚想要让他大赢几场,免得被找麻烦……结果,他一时高兴,心梗猝死过去了。”

“那凝琴怎么办?”

“凉拌!还能为他耽误了凝琴的好日子么?”

萧南瑾淡淡地道,丝毫没有把萧光德的事情说出来的意思。

温半夏看了看面容喜悦的钱桂花和萧陈氏,心中了然,不自觉地便同意了萧南瑾的做法。

确实,就萧光德做的那些事,还真不值得为他破坏了这大喜的日子。

当做不知便是,先把眼前的喜事办完。

“半夏,我要八抬大轿重新娶你过门,可好?”萧南瑾看着这喜气盈盈的场景,突然心有所感,低头认真的对温半夏道。

“不用。”温半夏道,随即又抬头看向萧南瑾,“自从你愿意为了我,离开皇城,离开你熟悉的朝堂之后,我就知道,这些已经没有必要了!”

大婚之礼诚然重要,可是若是已经寻到了那个可以携手白头的人,有没有盛大的婚礼,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不远处,胡易和胡安芷的身影正远远的张望着这里。

“安芷,我们也在这里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我可以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从此把我的一切都给你……”胡易咂巴着嘴,深情地看着胡安芷。

胡安芷的脸上一片淡然,她看看满身欢悦的萧南瑾和温半夏,看看远处那有些酸溜溜,但依然是或者祝福的话的赵菊花、张翠兰等人,突然状似无意地牵起了胡易的手。

“不必。”

这个男人曾经强迫过她,她也在他面前有过诸多不好的性子,但终归,从继母继妹手中,救她性命的,还是他。

胡安芷曾经想过做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但前些日子看过太子的登基大典之后,看了太子妃苏氏册封皇后的时候,那一脸雍容华贵却冷淡疏离的表情之后,胡安芷突然觉得,此时此刻,云来村这一切,反而更加鲜活。

萧南瑾和温半夏抬头,看到远处的萧南瑾和胡易。

萧南瑾微微一怔,坦然地向胡安芷示意。

温半夏看到胡安芷,拉着萧南瑾走了过去。

胡安芷心中一暖,跟着迎了上去。

皇城。

大皇子得到奏报之后,知晓了萧南瑾和温半夏现在生活平静,便也熄了让萧南瑾回来的心思。

父皇尚在,却已经把这皇位给了他,让他去收拾这个烂摊子。

老二老三被废为庶人了,可接下里的事情还有一大堆。

大皇子揉了揉头,突然有些羡慕萧南瑾的安闲了。

“陛下,这是昨日的奏报……”

阮书生意气风发的抱着一摞奏折走了过来,他本有经世之才,有了登云梯自然可以扶摇直上。

大皇子被这一声叫回了神儿,摇了摇头,转向了眼前。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路,而选择了的路,也只能按部就班的走下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冷王霸爱:大龄丫鬟冷王霸爱:大龄丫鬟水深而清|古言一朝穿越,让在现代人人称颂的菜馆女老板,变成了某个美艳妖娆男人的细作。她当细作的同时,也成了某位冷漠残酷的王爷府上最大龄的丫鬟。当丫鬟就当呗,谁知这妖娆的男人还让她去给冷漠残酷王爷最宝贝的侧妃下药!若是那个冷漠残酷的王爷发现了,她还有得活?而许久后的一日,这位冷漠残酷的王爷却附身在她的耳边,幽幽地道,“灵瑞啊,既然你助本王的侧妃怀上了别人的孩子,那你也应该好好听话,给本王生一个孩子啊?”而这幽幽还带着一丝阴森的语气,便让俞灵瑞一颤,“你该不会是想……”于是,这冷漠残酷的王爷又一次期身而上,而她却不知他如此待她,只是因为她心里装着别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冷情王爷:妖媚教主哪里逃冷情王爷:妖媚教主哪里逃漫漫徐行|古言最近的南阳王府的事特别多。先是王爷不远万里剿灭了独孤峰上的幽冥教,幽冥教教主红魔不知去向。后皇上赐婚,新娘是当朝太师的女儿,大喜的当日王爷却在审讯一个魔教的叛徒。离奇的事接连不断,到底谁才是幕后的真凶?而那魔教的魔头又逃到了哪里?
  • 先婚厚爱:双面狼君很妖孽先婚厚爱:双面狼君很妖孽凤舞九湘|古言听说,苏家大公子患有严重的双重人格,无人敢嫁。听说,苏家大公子白天冷得跟冰似的,浑身跟长刺一样,惹毛了他后果相当惨重。听说,苏家大公子夜里是个软包子,怎么欺负都不反击。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沈家大小姐不愿嫁,一哭二闹三上吊。沈家三小姐一句:“你不嫁,我嫁!”于是乎,她代姐风光出嫁了。当公子苏的秘密揭开,她面对的又是怎样一番风起云涌?且看腹黑庶女如何捕获双面公子的芳心!
  • 老女再嫁老女再嫁catia|古言二十七岁的年纪,怎样都不算年轻了。经历了七年之痒,被曾经山盟海誓的夫君以七年无所出的名义休弃,她心碎欲绝。本以为就这样了此残生,却没发现,有两道目光,已追随了她经年之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清歌思诚清歌思诚水龙散人|古言大青朝升平元年,父母双亡的元帅之女凌思诚只身投奔身为朝廷内阁首辅的姨夫郑家声,却没有想到,姨夫姨母接凌思诚进京的目的却是让她冒充自己的亲生女儿郑梅选秀进宫,就在凌思诚懵懵懂懂地被欺骗进宫的同时,正义直爽的表姐郑梅得知消息,瞒着父母蒙混进宫去搭救参加选秀女的表妹,结果却阴差阳错的都被当朝皇帝保恩看上,成为妃子,此外,被凌思诚和郑梅搭救的落难秀女童素芝与凌思诚、郑梅结为异姓好姐妹,三人决定在宫中互相照顾,互相保护。但是,三个女孩却没有想到,大青朝的宫廷斗争波云诡谲,皇帝保恩和弟弟荣程,以及皇后苏慧将在与结义姐妹的爱恨情仇息息相关,一个荒谬的时代,制造了一场场悲剧。
  • 神医娇妃神医娇妃先安|古言昌盛国一五年,京都丞相府的小姐撞额醒来后,一切都变了。废材变天才,不祥之人变成一块香饽饽,人人争抢。当少女从昏迷中醒来,当消失的记忆再次恢复,还有那特殊的血脉力量,一切的一切,命运的转盘将重新转动。
  • 十一宠妃:凰本天命相公十一宠妃:凰本天命相公麓容|古言戏阳:“戏阳姓,无名”——墨十一:“”她是墨漫笙,我是墨十一,我与她是两个灵魂。你要的,到底是谁?“——陆离:“她疯了两年,我陪了两年,原来,她在两年前就已不是她了”——戏阳葵:”麻麻,我要去找粑粑”墨十一:“站在原地不要动,默念麻麻是大美女一百遍,就可以看到他了。””戏阳葵笑道:“麻麻今天我们晚饭吃什么啊?”——戏阳一曲墨漫笙,唯见十一舞
  • 凝纱挽千秋凝纱挽千秋林苡|古言六年前,他的一瞥勾走了她的心那一天她便发誓要追随于他放下千金小姐的架子,端起贤良淑德不顾亲人的极力反对,只为博他一笑可他,终究负了她不冷不热,不闻不问她曾灰心过,对他说,我走可他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深深的刺痛了她她不走了,靠着骨子里的那股倔脾气,留了下来就这样伴了三年一封从天而降的圣旨毁了她对他朝朝暮暮的眷恋她不甘,她落泪,他却一脸淡然新婚降至,而她,又做出怎样的抉择呢?
  • 末世做他王末世做他王沐沐小歌|古言一场穿越,一次变故她竟然成了另世落魄国家的王。这个国家的王竟然不可以成亲,还要终身守贞。而且每个王历代都会有一名守护,他的职责为了王去死,承担所有王的错误,助王保护国家。她自然是不屑这些,一心想要回到她熟悉的世界,用尽办法。布梨花树下,这个没有阳光的国家,依稀的两个身影。“楚漠离,我若不在了,你该如何?”“我会葬在这里。”(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倾城之非君不可倾城之非君不可静阑珊|古言她是凌王府的嫡出二小姐,不爱女红爱武功,十岁便随父兄上战场,十二岁便为先锋,平定东南海患。十六岁,求亲者站满了王府的前院,她却早已有了心上人。 我无容人之量,但我愿为你容纳天下;我非耐心之人,但我愿用十年换你相守;本以你是无情之人,但在这浮沉乱世中却是你紧握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