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3章 办婚礼,度蜜月(终)

【箬云,我结婚,你来吗?】

【来啊,为什么不来,恭喜!】

【那就好。】

邹灏看着这几条短信,站在婚纱店窗前,陷入了深思。

“新娘子出来了。”婚纱店的工作人员发出欢呼,将他的注意力唤了回去。

这样的场景,他曾经想过很多次。

他年少风流,后来变成一个好男人,那段时间就幻想过这样的画面。

她从化妆间走出来,而他穿着和她匹配的西装华服,站在门外等着她,第一眼就看到她惊艳时光的美丽。

“箬云……”

“邹灏,这件婚纱好看吗?”

“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他还未从如梦似幻的沉醉中苏醒过来,直到助理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少爷?”

他轻咳一声,瞬间意兴阑珊。

曾经遇到的那名见到一眼就想和她步入婚姻殿堂的女人,早已经嫁作别人妻,令人嫉妒的是,就连孩子也是那个男人的。

邹灏不想说他们缘分天成,甚至不想再看到他们,但他还是发了请帖。

她收得痛快,他疼得厉害。

这样也好,以后还能见面,挺好的。

“那我们,就选这一套吗?”准新娘有些局促地问,脸上带着一团羞涩的红晕,看起来对他并不是没有感情。

她很好,是他外公为他选中的妻子,觉得她可以做好他的贤内助,而她的家庭也能给他的事业带来助力。

不过一切都要托霍景宸的福,帮他打通了和决裂的外公的关系,让他们重修于好。

得到外公助力的他,已经在底层磨砺过的他,还在不断成长的他,迟早有一天会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夺回来!

“嗯,就这个吧。”哪怕不喜欢,也会尊重她。

准新娘脸上划过一丝失落,她希望听到不一样的回答,而不是事事都随着她……

……

向箬云这会正坐在车上,顺嘴就将这事告诉身边的男人,“邹灏要结婚了,真没想到,他也会安定下来呢。”

霍景宸辨别着她的情绪,知道她在为他高兴,暗嘘一口气。

情敌太多,打不完除不尽,只能将她看好。

“说起来我们好像没有举办过婚礼,到时候让昊麟当花童好不好?”

本来想要拒绝的向箬云,听到他用着这么亲密的口吻说着昊麟的名字,还是一阵恍惚。

“回去把亲子鉴定拿给我看一下吧,我怎么有点不太相信?”

霍景宸被气笑了,“老婆大人,我们父子两长得那么像,你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向箬云抿唇,其实她也怀疑过,但从未想过那种可能,就如霍景宸而言,胆子没有大到那种程度,将他和当年伤害自己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恐怕也是一种下意识地自我保护,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他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她未必会喜欢上他。

正想着,手背上覆上他的大手,“乱想什么呢,是我对不起你,我决定用一辈子来偿还,好不好?”

向箬云笑得饶有深意,“好,那就罚你这辈子都只有我一个女人!不能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不能和别的女人多说一句闲话,不能对着她们笑,也不能跟她们有任何肢体接触!”

程启在前面开车,眼皮一跳一跳,喂喂太太,你也太手下留情,这是他们boss不用说也会做到的事情好不啦?

霍景宸轻笑,笑容里透着成功人士生活幸福的志得意满。

……

酒吧一角,正安静地坐着一个男人,无声无息,却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让人无法忽视。

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看向他,优雅的举动,迷人的气息,完美的外表,特别是一双暗藏锋芒的深邃黑眸,在浅蓝灯光闪烁下,似乎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好几个小时,他坐在那里只是喝酒。

琥珀色的优质朗姆,喝得不多,每次轻抿一口,带着克制禁欲的气息。

不知过去多久,男人终于起身,让他们看到他完整的身形,只觉更加转不开眼睛,一米八几的身高,长腿迈动间,一股强者气势扑面而来。

女人都在惊讶这男人是谁,绝对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直到他走向舞台上的女人,她们才意犹未尽地收回眼睛。

欸,原来已经名草有主!

“好了,别唱了,走吧。”

霍景宸无奈地将喝多了酒唱嗨的女人从舞台上抱下来,动作间轻柔小心。

“不唱就没机会了,唔,你太凶了,把我管得太严了,以后就没机会了……”向箬云醉着酒念叨着。

霍景宸抿了抿唇,这女人,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名气有多高吗,到哪去都要招蜂引蝶,哪怕她已婚已育,还是有源源不断的情敌蹦跶到他面前挑战他的权威,他怎么能容忍。

上个月,他高调且隆重地举办了婚礼之后,就立马带她出来度蜜月,结果倒好,她就跟孩子一样,哪那都要去玩。

今天一个不注意,就被她溜到了酒吧,唱起了歌。

好在这只是个北欧的小城,安居乐业,并不怎么和外界打交道,因此并不认识她。

这也是向箬云哭恼的事情,因为歌喉出名之后,她就失去了很多自由,难得找到一片纯净的乐土,她肯定要好好放松一下。

结果身边的男人这也不许她玩,那也不许她去,出来度蜜月就是换了个地方换了个氛围酱酱酿酿。

她真怕再继续下去,她会被他养废掉,所以才会时不时地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当然,敢这么做,也是因为被宠爱到了极致。

被男人梳洗之后,向箬云恢复了一点精神,立马给家里的人打电话。

过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接,向箬云眉头蹙紧,“老公,昊麟和爷爷他们都去哪了,为什么没有人在。”

“这个点,两个老人家去钓鱼了,昊麟在上学。”

“罗奶奶呢,罗奶奶总该在啊。”向箬云往他怀里一躺,“爷爷接受了罗奶奶,真好,我再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没错,你的心里,别再记挂着别人了,想着我就好了,明白吗?”

“可是卫家……”

卫家那些造作的人,都被撵到了国外。

做这事的,是卫子铭。

当他得知自己父母曾经做过什么错事,而爷爷为了他又放过了他们,面对这样沉重的爱,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自然就做出了选择。

月亮羞涩地隐到乌云之后,窗帘外,树影也在随着屋内欢快地拂动叶片,奏出夜的交响曲。

“箬云……”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人造的他人造的他我养小兔子|现言人造人什么的,其实和普通的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应该说,他比某些人更像人。
  • 傅王有梦傅王有梦彼伶若2|现言有一个整容高手,是一个1.82米的美女模特儿,她说过,如果有一处没有整容,那么我的人生就是失败的,但是,在她要去巴黎参加时装走秀时,突然来到的事件飞机坠机而导致她来到了一个原始大大森林,遇到了他第一个付出真爱的人,后来………
  • 异能女王之系统他又醋了异能女王之系统他又醋了大耳朵尾巴|现言云西,表面是一朵人人唾弃的黑莲花,背地里是即将毁灭世界的异能女王。 黑化暴走前一刻,白衣少年倏然降落。 “异能不是这样用的,”他说,“天赋超异能,天生就担着救世的责任。” 她不屑,“所以我是救世主?” “空间清洁工。” “···” 云西愤而掀桌,“毛线的清洁工!你想都不要想!” 男子容色平静,“也可以做达斯曼。” “大司马?”云西多少有点期待,“听着挺帅,又是干什么的?” “dustman——英语版清洁工。” 云西:“···” 周围被忽视的恶人们:“···” 恶人一拥而上,“把我们当空气?简直活腻了!” 云西不屑勾唇,抬手就要施展异能。 一双巨大的翅膀瞬间张开,挡住了所有攻击,和她的异能。 霎时天地倒悬,恶意飞散! 抬眸却对上男子温柔目光,“我说过,异能不能这么用。” 云西怔愣,“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世界欠你的爱意,我给你。“ 1V1双洁异能轻松甜蜜治愈文,正剧文风藏着一颗沙雕的心哦!绝对精彩,欢迎进坑!
  • 倾城之琳:分手的N次方倾城之琳:分手的N次方J均均|现言她,一个怀着梦想的小螺丝钉。他,一个拥有完美家世背景的绅士男。他们在无数次中偶遇,却从不曾发现对方。家族的一次玩笑相亲,他们相爱了。然而在他们的爱情中出现最多的词语却是:分后。这是老天爷的玩笑,还是家长们之间的玩笑呢?我们,分手吧!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爱不曾改变爱不曾改变宿织|现言每个人都会遇到爱,无法说爱是对是错,只要自己爱他(她)就从来都不觉得后悔,放手了,后悔放手还可以吗?因为曾经习惯了他(她)在身边,就不会在看到其他人的好,后悔的早可能还有救,晚了,就真的错过了。
  • 总裁倒贴:休逃再婚妻总裁倒贴:休逃再婚妻以恩|现言三年,她追他。四年,他们成为了羡煞旁人的情侣。大婚当天,她却逃走了。他为了让自己强大起来,放任不管她三年。三年后他卷土重来,她是否可以挡住他猛烈的进攻呢?那晚他醉酒后对她说:“早在十年前就不小心陷入了你的迷宫,找不到出口也不想找到。”
  • 宋先生的小镇花宋先生的小镇花南方六一|现言塊昼坝上曾经流传着一个传说。 说是天上的玄女执意追寻自己人间的情郎而不幸毁掉一个家庭,受天界惩戒,幡然醒悟后玄女为赎罪便自戕于坝上。 仙骨化作存汶山体,仙气流入河中,自此塊昼坝下云雾腾腾,水面波光粼粼,浮光跃金, 之后数千年凡有情侣在此求愿皆能得偿所愿,后人慈悲而筑玄女石像,留存至今。 那年南方带着她的情郎跋涉来此求取姻缘。 宋归舟并不曾听过传说,还以为小姑娘贪凉,想下河玩水,自己这做哥的要满足她领着她玩。 趁着宋归舟率先跳下坝子入河沟时,南方偷摸跑到玄女像前,怀着近乎虔诚的心向玄女祈祷她和坝下的男孩长长久久。 这样一份隐秘细腻的心思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而言, 是沉重而刻骨铭心的, 是情不自禁的欢喜和不自持的苦涩。 * 后来宋归舟没告诉她,那天把南方送回家后,几天后偶然听得寇思书说那传说。 深更半夜,四野寂和,他穿过密林跪在玄女像下求了同愿。 ~ 所谓爱情就是你给我雾霭我赠你光明, 你让我抽筋剥皮,我愿为你削骨挫皮重塑身躯, 爱情是信仰是忠诚是自由, 是你做我心里的鬼魂,我做你梦里的爱人, 是你折下一根肋骨填满我的整个灵魂, 是你在彼岸,我助你渡河。 ** 十年之后 塊昼坝上再见那个女孩,已为人妻为人母, 当年的灵动少女如今身姿绰约,清润温和。 这个值得宋归舟奉上一腔孤勇和热情去爱的姑娘历经岁月流砾的打磨,褪变稚嫩,成了温柔成熟的女人。 人,生而难于奔忙,难于舍得,难于敢作敢为,难于不枉此行, 多是遗憾自负于心,贪恋繁华,远避苦楚,顽抗孤独。 *唯少年与爱不可远望。 本文1v1,he,豪门与现实 谨以此文献给每个从小镇走出的边缘青年,不忘故土,初心犹存,孤胆勇敢,以一己之力做这个欲望时代的刺客。
  • 重生之清夏懵恋重生之清夏懵恋错过不是错|现言她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妈妈对她家暴……她实在忍受不了,妈妈的虐待,在学校自尽了。她来到了地狱里,遇到了死神,她与死神做了交易,来到了另一个女孩的身体,她决定回去,找到她上辈子爱的那个人……她是否能如愿呢?
  • 陆家三少甜心小娇妻陆家三少甜心小娇妻鱼憨憨|现言Z市陆家有三位少爷 大少爷陆以琛是外表高冷内心闷骚的霸道总裁 二少爷陆以恒是外表内心都超风流的健身教练 三少爷陆以末是外表温柔内心很脆弱的西点师 某天,陆二少把陆二太太惹生气了 陆二太太负气的带走陆大太太和陆三太太 连带着婆婆一起带走去潇洒,胡吃海喝 陆大少爷回到家,找不到陆大太太,恼火的瞪着陆二少。 陆三少没有小娇妻的陪伴,可怜兮兮的控诉“二哥,你快去哄哄二嫂,我想吃我老婆泡的泡面了。” 陆老爷坐在沙发上一脸惆怅的抽着烟,闷闷道“你们三个以后再把媳妇惹生气了能不能让她们别把我老婆带走?”真是躺着也中枪。
  • 萌宝1加1萌宝1加1千层雪|现言【正文完结,番外进行中】 传闻,S市权势滔天的权大boss一夜之间奉子成婚,喜当爹。 传闻,权先生的妻子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故事中的幸运儿。 掩盖于传闻之下,他们的日常是这样子的: “我要翻身做主人!” “做梦!” 新婚夜,她醉熏熏的宣告主权,回应她的是饿虎扑食。 “签字吧!我们离婚!” 看着离婚协议书他讥讽一笑, 抬手撕得粉碎,将她逼至墙角, “流影,你凭什么提出离婚?” “她回来了!” “怎么?你想用一纸离婚协议就将我让出去吗?做梦!” 某天,女人愁眉苦脸的叹气, “哎,老公,人家说你是后爹哎!” 权大BOSS怒极的吼道, “我特么是亲爹!谁再敢乱嚼舌根,我劈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