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9章 大结局

“不知道,不过皇上这么做肯定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也许吧。”

反正人已经死了,再多的深情和哀悼都显得多余,无论皇上是爱她的还是被皇位变成了一个薄情寡义之人,这都不重要了。

萱容,烟山很好,没有世间的纷纷扰扰,你也不必再为了北傲的诸多国事忧心,往后的日子,好好歇息吧,你很累了。

……

先皇后离世第一年,新皇以雷霆手段打压了诸多蠢蠢欲动的臣子,其手段堪称狠戾,比先皇后当初在大殿杀人还要残忍数倍。

先皇后离世第五年,朝中许多大臣提出让帝王充实后宫,延绵子嗣,却被帝王驳回,还下令若往后再有人提起此事,杀无赦。

先皇后离世第十年,北傲与周遭诸多国家通商,国力逐渐增强,江山稳固,盛世太平。

先皇后离世第二十年,帝王重病难愈,终在七日后驾崩,临死之前,他将自己的皇位传给了宋问之与萧茹之子。

自此,这位创造了北傲太平盛世帝王的一生落下了帷幕。

他在位这些年,百姓们对其褒贬不一,有人说他爱民如子,有人说他冷无情,只因他直至离世,都未曾去烟山脚下探望过先皇后陵墓一眼。

……

嘈杂的房间里,傅萱容不适的翻了个身,迷迷糊糊中,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的脸。

什么鬼东西。

她挥了一下手,那东西还是不肯放弃的舔着她的鼻尖,傅萱容忍无可忍,猛地掀开了眼帘。

沙发,床,液晶电视,电脑。

还有一直在她身边蹭来蹭去的猫。

傅萱容脑子“嗡”的一下陷入了卡机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地狱?

【系统】:感觉到宿主苏醒,系统将自动关闭,与宿主结束契约关系。

“结束契约关系?什么意思?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系统】:宿主虽然没有完成最后一个任务,但在北傲留下了丰功伟绩,得万民敬仰,所以可以算作完成任务。

“那我为什么不是在北傲醒,而是回到了现代?!”她的黎君皓,她的一切都在北傲,现在回来算是怎么回事?

【系统】:系统至始至终唯一的职责就是让宿主得到一个复活的机会,现在任务已经完成,系统将自动解除契约。

“不行,你不能这样,把我送回去,算是我求你,把我送回去!”傅萱容哭着扑到了地上,声嘶力竭的哀求着。

【系统】:倒计时1。

【系统】:倒计时2。

【系统】:倒计时3。

【系统】:契约解除完毕,再见。

一道刺目的白光闪过,傅萱容感觉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整个人都变得乏力了不少。

没了?

这样就没了?

那她在北傲的这些年算是什么?一场梦?

一场美梦?

傅萱容呆愣愣的在床上坐着,直到一道手机铃声唤回了她的思绪。

她抹去脸上泪痕,按下了接听,“喂?”

“喂?是警察么?”

傅萱容被这个称呼叫的楞了一下,随后苦笑道:“是。”

她居然已经快忘了,自己上辈子是个警察。

“哎哟,那你快来一下,我们小区的树底下突然出现个男人,穿的奇奇怪怪的,还留着长头发,不知道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傅萱容作为这一带的片警,什么大大小小的事居民们都会让她帮忙,听到这话,她无奈的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警察服穿好,准备出门。

无论自己是在北傲还是在现代,她都要好好的活着,过好每一天。

这样,黎君皓才能放心。

傅萱容在北傲死的时候还是秋天,而这里则是炎炎夏日,她用手遮着太阳,穿过小区的水泥路,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身着月牙色长衫,负手而立在一颗枫树下,树叶被微风吹得沙沙作响。

那人白玉般的面容上绽出了一抹笑,一步步朝自己走来,伸出了手。

“萱容,这回该轮到你带我回家了。”

……

黎君皓穿越到现代的第一年,傅萱容始终觉得自己在做梦,她夜里甚至会爬起来揉一揉身旁男人的脸,再嗅一嗅他身上的梅花香气,这才能安下心来继续睡觉。

按照那男人自己的解释,国师用之前从她那里得到的凤凰血制出了一个法阵,只要他站在里面就可以传送到现代来。

但国师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要等到北傲国内彻底稳固太平,他才可以离开。

谁曾想,当时的一个允诺,就让他苦苦等了二十年。

还好,最后他装作重病去了那个法阵,还是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找到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子。

但傅萱容还是觉得很不能理解,“你说你在北傲至少已经四五十岁了,怎么来我这还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

“不知,大概是老天爷怜悯我。”

“啧,老天爷明明是怜悯我才对,要是你真变成个四五十岁的老头,我可就不要你了。”

黎君皓笑着将她抱在怀里,“明年夏天,我们的孩子就该出世了。”

傅萱容哼了一声,“你可得多赚钱养活我们娘俩儿。”

“这一年赚的钱,已经够你吃到下辈子了。”

也是,这男人简直就是个怪物,在古代聪明的不像话,来了现代用短短两个月时间就接受了一切事物,最后还自主开发了软件,开了个公司。

她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好事,才能找到这么个完美的老公。

“对了黎君皓,给我讲讲她们的事吧。”

虽然这个他们没有具体说是谁,但黎君皓还是能明白她心里的挂念。

“都挺好的,刘鸢和傅子佩一共生了三个孩子,两儿一女,你爹自从知道你去世,伤心坏了身子,没过几年就去了。”

“萧茹和宋问之只生了一个儿子,最后被我立为了新帝,至陈子仪,他也娶到了宋姝媚,夫妻二人过得很好。”

“安离她们呢?”

“安离接管了罗网和隐宗,成了江湖里人人惧怕的女魔头,之后的几年,她遇到了一位江湖侠客,两人几番恩怨,最后竟彼此生出了感情,一起归隐了。”

傅萱容淡淡一笑,“真好啊。”

所有人都很好,这样她就放心了。

“你不想问问少卿么?”

“嗯?他如何了?”

“他还是没能跟南霜在一起,如自己所愿,战死在了沙场之上。”

傅萱容心情沉重了下去,“怎么会这样。”

“沙场上刀枪剑戟,谁又能常胜不败,少卿离世之前,我快马加鞭赶去看了他最后一眼,他说……很想你。”

傅萱容叹了口气。

虽说她早就知道顾少卿对自己的心思,可没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深的执念,说到底,都是造化弄人。

“罢了,故事总归不会太圆满,少卿好歹也活到了四十多岁,也算没有早逝。”

“嗯,夜深了,睡吧。”

“好。”

两人紧紧相拥,如同之前在王府中一般,眼中心中只容得下彼此。

无论在哪个时空,哪个世界,只要身边的人一如往昔,那就足够了。

这就是很好,很完美的一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穿越之美食惑人心穿越之美食惑人心落寞的繁华|古言一直以为现在的穿越就和中奖一样,但是我一没买彩票,二没有乱写评论,没车祸,没睡觉,请问我只是胃疼就穿了,我这样穿了,人家到时写墓志铭的时候死因写神马?胃疼致死?穿越大神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穿就算了,这家徒四壁,一堆弟妹神马的,真的大丈夫?不要以为给了金手指就可以随便把人扔这啊!ps:本文是正剧,正剧之中带着欢脱,欢脱中带着严谨,严谨之中带着逗比,对就是这样,啊……好像暴露了什么。重点Ps:上面都是错觉,我们是正剧,来跟着我念个三百遍,我们是正剧!!
  • 盛宠奸佞妃盛宠奸佞妃姐本纯良|古言“呵,是我的总是我的,不是我的,那还是我的。”她叫做容华,荣华富贵的容华,生来就是要被捧在手掌心的明珠,这是她的母亲对她最好的寄予,可惜天不从人愿,从小就不得不被迫流落在外和奶娘相依为命,许是天意弄人,千转百转她又回到了那个家里,里面有画着皮的衣冠禽兽,有披着羊皮的豺狼虎豹,更有笑语宴宴的妖魔鬼怪,反正就没一个是人的,可怜为了报答那些虚情假意她倾了一生,却落了个什么都没有的下场,生不如死身首异处,再来一次,她早就不欠他们什么了,反而更是他们欠了她点什么。既然如此,她就要把他们欠她的东西都拿回来。(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二手夫人》《二手夫人》唐梓晨|古言姚蓝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王朝成为宗定侯府的新媳,世人皆道宗定侯世子与世子伉俪情深,却不知这不过是他们两蒙蔽世人的假象!世子心中另有其人,而她,要的是自由,且看姚蓝挣脱侯府的束缚后如何笑傲天下!
  • 乱世凰女乱世凰女繁花黎落|古言云家嫡女,懦弱无能,人善可欺。皇子无痕,腹黑霸道,强势疼妻。他当她是懦弱包子,一心想要护着。不想她战斗力爆表,自己杀伐天下。当腹黑遇上腹黑,霸道遇上霸道,是他妥协,还是她妥协?“亲亲夫君,太子送奴一匹千里马……”“嗯,收下吧。马肉强健腰膝,娘子最近累了,炖汤补补。”“昨儿个丞相家嫡女又去皇上面前哭求了,想要嫁给夫君做妾。”“今儿一早,她启程去边疆了,许给戍边童将军,这辈子都不会回朝了。”“太后说咱们膝下就一个孩儿,太孤单了。可是奴家不想再生了。”“生,为什么不生,现在就生,太后说得对……”
  • 书中劫:美男你被翻牌了书中劫:美男你被翻牌了十一俏公子|古言苏念念不就是好色了一点,至于这么惩罚她吗?穿越?不过看着自己的身边全是超级大帅哥,她的心里乐开了花;只要有人给她调戏,随时可以拉个小手,亲个小嘴,她就圆满了。
  • 凤亭传凤亭传华英飞诺|古言【甜宠与虐恋相结合】 年幼相识,他为她死了一次, 多年后她被人陷害,又是他再一次救她性命, 公子,你这莫不是喜欢我? 没错 说罢,他便不给她还嘴的机会,抱住她,亲吻她柔软的双唇,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的骨子里去 过去种种她本以为这是命中注定的情缘, 坠入爱河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只是他权谋大计中的一颗棋子,望着眼前的这个让害她母亲还想取她性命的男人道: 亭原,今日你捅我一刀也算我还了你这多年恩情,从此我们一刀两断,但你给我记住只要我还活着定要取你项上人头。
  • 嫡女殊妻嫡女殊妻沐叶璃|古言世人都说,温王白舒央,才华横溢,举世无双,谁能嫁给他,绝对是几世积累修的福分 一觉醒来,顾唯婉成为被白舒央捧在手心上的宝。 然而……旷世好男变渣男 被宠上天的顾唯婉淡定的磕着瓜子,看着一旁对着她宠溺而笑的穆绍辙,暗想:幸好她眼睛够好
  • 一世情长,君后成双一世情长,君后成双慕湫|古言初初一吻,她怦然心动。本是一次次的偶遇,却让她开始陷入对他想念。他是心系天下,忧国忧民的君主,他要收复山河,要找回自己的父王,他要做的皆与她无关,可她还是愿意陪他走遍万水千山,跨过重重难关,只要能陪着他,她此生无憾,他只要知道她一直在,她死也无憾。--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温情王爷狷狂妻温情王爷狷狂妻墨九娘子|古言黄泉路上冷凄凄,彼岸花开亡灵路。奈何桥旁渡魂人,执念随碗孟婆汤。彼岸花啊,彼岸花,你的情劫到了,速速去凡间吧。狠厉公主,温情王爷,无情杀手,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这一世,她错爱了人,当一切摆在她的面前,被一剑穿心,她会选择谁?当被禁忌束缚,能否逃脱?重重分离,重重伤痕,再一次的觉醒,步步而来,华丽逆袭。褪去稚嫩的青衣,桀骜归来的她书写自己的历史。“你恨我也罢,敬我也罢,若是得罪了我,那么便只有死!”
  • 天下为聘:嚣张狂妃很倾城天下为聘:嚣张狂妃很倾城茜纸|古言他冷血无情,却为她吃醋为她担忧!他高贵冷艳,却独为她洗手盘羹汤!他残忍暴戾,却唯独对她她温柔体贴!他高高在上,却偏偏以讨好她为己任!他狠辣血腥,却唯独在她面前乖巧听话!听说有人背着他勾搭他媳妇儿,不远千里迢迢加急赶来只为轰走情敌捍卫自己的地位!听说她因为自己身边桃花浪蝶太多而不高兴,他宣告天下今生只和她一个人共度余生,异性接近者,看也不看,逮住交给自己媳妇取乐!她不相信爱情,却脑子里心里念得都是他!淡风轻舞斜阳,红尘情影终不负,繁华落尽,残虹满地,依稀梦里,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本王不信命运不信鬼神不信天意,不求任何人,她若命陨,本王便将这去画天下化作炼狱,让这江山为她作祭!他绝世的脸,神情的眸,邪魅的笑容,只为她!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可是,今夕何夕,流年逝尽,你都是我永远的执念!霸气宠文重度来袭!或今生,或来事,他为她倾了天下!爱无言,情无声,他为她倾了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