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4章 落幕

“相公,近日我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范斯祁离开后,整个仁和馆突然变得空荡荡的,让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宇文毓虽然是她的表哥,可若有朝一日要是李诚裕也面临同样的情况。

他也会被宇文毓当做两国和平的牺牲品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许怀宁就觉得可怕她已经习惯了宇文毓在自己身边,若是有一天连他也离自己而去,她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是应为范斯祁的事?”李诚裕将人拥入怀中,轻声说道。

许怀宁点头,她觉得伴君如伴虎,如今他们的身份也足够高贵,这些年赚的钱足够多了。

哪怕今后他们不做什么,一家人也能过得很好。

察觉到许怀宁的不安,李诚裕轻声哄道:“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我打算辞官。”

“嗯嗯。”许怀宁高兴的点点头,她眼中无比憧憬的依偎在李诚裕怀中,“到时候我们带着娘和孩子去一个没有你争我斗的地方,过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

“好。”李诚裕嘴角轻扬,宠溺的看着高兴的许怀宁轻声笑着。

半个月一晃而过,李诚裕处理后京城的事情便向皇帝辞官,御书房内,宇文毓听到李诚裕要辞官的消失大为震惊。

“你真的不再想?”

李诚裕无论是在军事还是内政都是一个难得人才,此时李诚裕提出要离开,宇文毓自然舍不得他离开。

“微臣意已决,还请皇上恩准。”李诚裕低着头,态度很是坚决。

“这事容朕想想,你先离开吧。”

御书房外,许怀宁站在外面等候许久见着李诚裕的身影她嘴角轻勾,“相公,宇文毓他答应了吗?”

宇文毓摇摇头,“没有。”

似料到了这个结果,她叹了口气她就知道宇文毓不会这么容易便放人。

在那之后,宇文毓赏赐了李诚裕不少东西,一有稀奇的东西便往丞相府送去。

许怀宁看到这傻了眼,这宇文毓还是下了血本打定了心不让李诚裕离开。

面对宇文毓的赏赐,李诚裕依然每日提出要辞官的要求,几番挽留后,宇文毓无奈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

“大哥最近朝堂都在传你要离京的消息,这是真的吗?”

李诚旻刚从军营回来,便听见大臣在传李诚裕已经辞官的消息,匆匆忙忙便赶了回来。

李诚裕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那我也要跟大哥走。”得到李诚裕的回答,李诚旻顿时就急了。

“胡闹!要是连你都走了李家怎么办,你嫂子的铺子怎么办!”李诚裕冷哼一声,开口便是一顿训斥。

李诚旻有些为难,“可是……”

“没有可是,你安心做你的郦国大将军,将李家守护好要是有什么差池,我可不饶你。”

李诚旻低耸着头,也知道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他坚定的朝着李诚裕保证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守护好李家的。”

“好。”

“这是铺子的账本和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许怀宁将账本放在伊霜面前,“我和相公离开后,铺子恐怕要牢烦你打理了。”

伊霜摇摇头,“大嫂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一家人打理铺子也是应该的,哪有牢烦不牢烦的。”

李诚裕与许怀宁离开的那天,宇文毓因为要接待邻国使臣便派了亲信前来,李诚旻与伊霜不舍的看着李诚裕夫妇。

“外面风大,你们都回去吧。”

许怀宁抱着孩子,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回去,马车上,许怀宁靠在李诚裕肩膀上,无比幸福。

李诚裕眼底带着笑意,“想去哪里?”

许怀宁抬眸,眼中闪着耀眼的光芒,“比起北方的湿冷,我更喜欢温暖的江南,相公我们就去那吧。”

“好。”

去往江南的路途中,一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日子还是如往常一般,宇文毓还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帝时常为朝堂的大小事大发雷霆,李诚裕辞官后很快宇文毓便让季涵之上任新的宰相。

跟着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裴景天等人,裴景天虽是宇文毓同父异母的兄弟,可这性子却与宇文毓相差甚远,能一起相伴离开一路高兴的不得了。

“你瞧瞧怀宁都离开了京城,我们什么时候也去游山玩水。”柳如烟在知道许怀宁离开的消息已过了数日,又羡慕又觉得许怀宁不够义气,离开也不叫自己一起。

面对柳如烟的不满,宋星辰抱起她轻身一跃,附在她耳边轻语,“现在。”

许怀宁生辰那天,宇文毓,李诚旻和伊霜,还有容尘等所有人都来了。

“义父你怎么也来了?”

见到项愠,许怀宁颇为惊喜她没想到她这平日里神龙不见尾的江湖组织老大竟然也来了。

“我干女儿过生日,我这个做义父的怎么有不来的道理,怎么不欢迎我?”

“怎么会呢?”许怀宁轻笑一声往里头而去。

整个屋子堆满了送来的礼物,看着这些许怀宁傻了眼,这也太多了吧。

在众人的环绕下,对着烛火许怀宁内心感到无未有过的满足,嘴角露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有你们这些人真好。”

李诚裕拉着许怀宁的手,眼中倒映着女子灿烂的笑容,微微一笑。

宇文毓听取了李诚裕的建议,郦国的军事变得更加强大,整个郦国跟铁桶一般,各个国家听到郦国便望而生畏。

因为许怀宁,郦国的商业比先前更加发达不管是身份高贵的人还是那些流落街头的乞丐都有各自的住所,丝毫不会因为身份的差距而无可奈何。

在此之后,不少的郦国得知城郊园林之事纷纷往郦国跑,甚至成了习惯每日锻炼必不可来的地方,听闻还有不少人甚至看见他们皇帝在那锻炼,至于消息可不可靠,也无从得知。

虽然李诚裕与许怀宁已经消失在他们视野,两人的名字便成了神一般的传说,地位甚至快与宇文毓不相上下,这可让宇文毓郁闷了好一阵。

三日后,李诚裕与许怀宁将项愠送上了马车,给她们留下清闲的日子。

看着马车逐渐远去,许怀宁回过头几年前她也是看着他从马车上来,那恭敬温和的模样,让人无比怀念。

许怀宁身处一片花海之中,看着身旁的李诚裕感到无比满足,此时她不是郦国的明珠公主,他也是那高高在上的宰相,他们就像平常夫妻那般悠闲自在的日子。

她靠在他怀中,共看着夕阳西下,如火如霞……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绝色杀手:王妃有点狂绝色杀手:王妃有点狂扶纱02|古言本文一对一女强爽文,男主腹黑女主也腹黑斗智斗勇型。她是云王府最废柴的三小姐,娘死爹不疼,空落下一个废柴之名,受尽白眼。她上一世为天才杀手却被最亲密的人杀死,穿越异世王朝改写废柴历史。她云子姝不再相信任何人,曾经受尽的白眼她都要一一讨回来,遇神杀神遇鬼杀鬼,这乱世江山颠覆了又如何,大不了重新书写一片锦绣山河,她今朝绝不再让任何人而负。缘起缘灭一身白衣不染尘,恩怨情仇一起携手,共赏这万里山河。看废柴如何逆袭成功。有人说她不尊礼数,纨绔不化,好那就纨绔到底,闹皇宫谋天下一样都不落下。看有谁能耐我何。(小剧场)“本王的王妃向来刁蛮任性,本王也无可奈何”奕瑾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 暴君你又掉线了暴君你又掉线了顾轻狂|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一国女帝。 黄真真以为,她走了运。 不曾想,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些一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主儿。 人前,他杀伐果断,残忍冷血,人人战栗。 人后,他宠妻如魔,护短专情,不容许任何人伤她分毫。 推荐《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 推荐完结文,《女皇陛下的绝色男妃》穿越女暴君。 推荐完结文,《医女当家:带着萌娃去种田》种田文甜宠文。
  • 落幕繁歌:葬蛊心落幕繁歌:葬蛊心沫栖阑|古言她是初雪城唯一的公主,一场错情却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再归,她是从人间地狱爬出的妖娆毒花,容颜尽毁,功力尽废。没有心,没有情,只想报那纠缠十年融入骨血的仇怨。浴火重来,她再不是从前不谙世事被捧在手心疼宠的傻子!六界动乱,腥风血雨,乱世红颜。从这里开始。
  • 神魔无双:九转轮回神魔无双:九转轮回九幽冰魂|古言她,拥有着最崇高的身份,拥有着最高贵的血脉,却因血脉的特殊成为了器皿,囚禁于无尽深渊。父母受创,迷失在罪恶魔域。沉睡千年,一朝苏醒,誓要寻回父母,杀尽天下期她、负她之人!九世的轮回,让她冰冷如斯。心义父刁炸天,身份高贵,权利涛天,她是身份高贵的十少主,天赋变态,狡猾如狐,心思缜密。她为锻炼自己,去往人类大陆。却在血脉相冲之时出现意外,导致重伤,返璞归真,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天真如斯。昏迷之时,他同一行人出现,前往即将开启的远古遗址,无意之中发现了,魅救情将她救下带在身边。琉璃寻来,大战即将爆发,看她如何扭转乾坤。
  • 慕晨思君君可知慕晨思君君可知筱偲偲|古言我拥有这样一个人。我笑他也笑,我哭他也哭。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走向那条道路。有情人终成眷属,若我早些发现自己真正爱的人。一切,是不是都能像我所想的那样,平淡无奇。原来岁月太长,我和他还有很多时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容下容下亦心拾忆|古言本是残魂一缕,何以修得不灭之魂? 若为不灭魂,便可成使者。 时空使者,时空之使,宇宙之者。 …… 虚无的时空,真伪难辨,黑白不分。 面具之下,可存有真心? 背叛与谎言,哪个更可怕? 冷漠与柔情,哪个更可惧? …… 你以为你所见所闻皆是真相,殊不知,这个时空根本没有所谓的真相可言。 你以为你已经掌控了全局,却不想,一切皆为虚像。 你以为只要重来一次就可以改变过去种种不幸,到头来却终究是南柯一梦。 既如此,为何还要选择留下? …… ——“愿以我一缕残魂换得他们重生,待那时,我自离去。” ——“你可知,你离去之日,便是魂飞魄散之时,日后再无聚魂之可能,除此之外,你所占之身,也将不复存在。” ——“我明白。” ——“那便如你所愿。”
  • 医枕江山:毒王娶一送一医枕江山:毒王娶一送一夏大萌|古言她是现代女军医,却穿成举步维艰的落难庶女。当她决定智斗恶人,守前世至爱与阿妹时。出门就得罪一个超级傲慢的绝色毒王,对方不仅要她“断子绝孙”,还张口闭口就叫她荡妇!然而更让人没料到的是,他们居然被皇上赐婚了!而且他还有个儿子!陆思烟表示,让她揍个渣渣压压惊先。可明明某个张口闭口就喊她荡妇的毒王却道:本王压压你,你就不会这么受惊了。某小奶娃在一边点头:爹爹霸气威武!
  • 孔雀屏之宁玉碎孔雀屏之宁玉碎纳兰燠|古言文案一·天下:一个是废太子遗珠,尝遍人情冷暖;一个是佞臣之侄,看遍人心面皮;一个是贵如千金的郡主,历遍人生起落。 传说,得麒麟玺者得天下。一个天下,有人想要,有人厌恶。 文案二·怡情:她是贵如金枝的郡主,骄傲却不跋扈,善恶分明,深深讨厌着一个人避如蛇蝎。而被她讨厌的那个人却是锲而不舍,坚持不懈的追在她身后,努力增好感。 “我这个人,很难相信一个人。” “我知道。” “我讨厌一个人是真的讨厌,不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 “呵……我知道。” 所以他努力让她对他改观,再慢慢信任。
  • 温香如玉:媚妃难宠温香如玉:媚妃难宠寒月映沙|古言当着她心爱男人的面,他一把撕裂她的衣衫,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你是本王的女人,你只准爱本王!”他的目光邪冷狠厉。她却笑得妖娆潋滟,清冷如霜:“你做梦!”*********************温**香**如**玉*********************五岁,战后流荒的尸体腐臭中,初登帝位的他一席白衣翩然而来,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入天阙宫。十岁,她误闯太子殿,打翻了太子保命的汤药。群臣力谏,要以逞国戒。他将她护在怀中:“谁敢伤她分毫,就是与朕为敌!”十三岁,她大胆闯入朝宴,只为与他同饮一杯羹。众目之下,使者当前,他却含笑饮下她故意以唇相送的酒:“等你及笄之时,你便是朕的女人!”十五岁,她欢喜的穿上最艳丽的华服,可等来的,却是……*原来,从一开始,她便只是一枚弄权的棋子。可,权稳棋碎之时,谁的眼染上了沧桑猩血?血染碧江,千里红妆,只为她回首的嫣然一笑……*原来,从一开始,她便不曾离弃。当,那一抹粲然的身影已着上他人的嫁衣,谁的狂吼震动了三国苍穹?单骑弑千军,挥剑终成魔……*白驹过隙中,是谁轻卷一席长袖默然等候;权谋颠覆中,是谁任刀光剑影,筑起一城藩盾凛然相守,又是谁在白浪滔滔的涯边低唱: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美男酷男痴情男,样样皆有!冷情暖情虐心情,种种俱全!文文慢热,上架后会速更,亲们可以先收着一起看哦!谢谢亲们支持~~~O(∩_∩)O~★推荐寒月的完结文:……】★★总裁文:《逃不出的五指山》(完)★★http://novel.hongxiu.com/a/99780/……】★★穿越文:《错嫁:惹火了王爷》(完)★★http://novel.hongxiu.com/a/110872/
  • 花娉婷花娉婷玉娉婷|古言如果你看完,你绝对会感动。很少有人能像我一样把一本武侠言情小说写成了诗歌。我有信心如果你是一个有感情的女生你绝对会感动,如果不能,我愿意负责到底,决不食言!不以故事惊天下,便用真情动世人!一个作者该有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