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番外:插叙篇] 祈愿偶遇算命道士解名

那些给人算这算那看风水面相的人,俗称,神棍。

不过都现代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什么牛神鬼蛇早就烟消云散了,那还有算命的吗?

答案是有的,这不,叶清悠他们就遇见了一个,还是穷的吃不上饭了的。

这天,叶清悠几个人带着文文弱弱十分内向的据说暗恋亦凡的女孩子诺清岚出门游览。

初次见面认识时,千叶木说,呀,好巧,叶清悠,诺清岚,都有“清”字诶。

叶清悠心说,是挺巧。

诺清岚紧紧的攥着手指,局促的笑了笑。

到了个地方,有座寺,当地人说,这寺可灵验了,这寺里的和尚都快被说成神仙了,日日香火旺的很,十里八乡的人都去烧香拜佛。

安子辰嗤笑,说,都法治社会了,还有这么封建迷信人,还不少。

千叶木说,这么热闹的寺可不多见,怎么说也得去瞧瞧,万一还真就灵验了呢。

也是,瞧瞧总不吃亏。

于是,一行人去了寺。

这寺很热闹,寺门前买香火的小贩数不胜数,人来人往的,买香火的人也是不少。

刘湛和千叶木拉着殷谦过去瞧了瞧,买了一把香,笑着说要去拜拜佛祖。

问小和尚寺里有什么好去处,小和尚说,寺里有棵许愿树,枝干很粗,建寺的时候就这么粗了,寺建了上百年了,那树怎么说也有上千岁了。

千叶木来了兴致,非要去看看,许个愿,拉着小和尚问,小和尚只好接着说,只要把心中所想所愿写在那边的红纸上,再署上名字拿根红线穿了挂在那树上,再拜上几柱香,心诚即可灵验。

千叶木这才放了那小和尚,拉了叶清悠几人就去买了红纸红线。

买了纸后才记起,几人都不会写毛笔字,刘湛又怕辱了这树,一瞥见旁边有个专门替人写字的小摊前排了长长的一队,也凑了过去。

排了许久才轮到他们,那人问,写什么?

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息便传了过来,一身称得上是道家的服饰,桌边挂着洁白如雪的拂尘,唇边的一绺小胡子更显得仙气十足,桌子的右上角还立了根竹竿,看得出来上面的帆布被取了下来。

让我的事业风风光光吧!千叶木双手合了十,一脸向往。

那人挥笔洒墨,一会就写出一副端庄大气的字来,他说,署名?

千叶木如实报了名。

几个人很快就写完了字,写到了最后一个,是诺清岚。

写署名的时候,那人明显的顿了顿,然后一脸兴奋的拉住了诺清岚。

他说,姑娘,你这名字不好哇。要不要我给你算算?我可是被称为“天机子”的神算!

说着,那人还顺手从怀里扯出一块帆布挂在了竹竿上,白底黑字,上面,写着泼墨的七个大字:乐天知命故不忧。

诺清岚吓了一跳,差点跳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大叔,后面排队的人却不见少。

这寺一向灵验,这算命的定然也是准的。

一群人议论,宋萧山等人也不明所以。

哎,姑娘,看在咱们有缘,我免费给你算,你看准不准,怎么样?大叔继续说,不在意有没有人回话。

姑娘,你看,这个“岚”字啊,她是被山压住的风,清岚,被山压住的清风,你将来在某些方面注定不能如愿。我告诉你啊,就是被这山压住了,还是改名的好。

大叔,都现代社会还搞什么封建迷信呀。千叶木解救了呆住了的诺清岚。

哎呀,小丫头,我说真的。大叔见没人信,不由得有些着急。

大叔,我信,我信。千叶木挤开人群,几个人将愿望挂在了树枝上,又虔诚的拜了几拜。

大叔想追出来,无奈被人群绊住了。

宋萧山抬头,看见满叔的红纸条被风吹的乱窜。

世人愿望多杂,不圣洁高尚如斯,也纷杂诚心遍布。

他看见一张纸条挂的很高,隐隐署着宋萧策的名。

他笑了。

令人厌恶如他也有如此憧憬。

看仔细了些,瞧见上面写着:愿吾母地下永安。

宋萧山愣了愣,看了眼自己方才挂上的纸条,上面写着:吾之亲友皆安好。

这“亲友”,也包括了他吧。

也不知若是下了雨,要有多少愿望被浇烂了。

有小和尚说,这些纸条会挂在树上七日,每七日取下一次,在树前立一供桌,焚了,将灰撒在树下。

叶清悠想,那可有的忙了。

临走时,大叔才从人群中挤过来,他说,姑娘,你可一定要信我呀,这可是千真万确啊。

信信信,行了吧。千叶木挥了挥手,我们走啦,大叔再见!

诺清岚回头看了一眼,张了张口又闭上。

那道士算的,是准的。

不过,改名又怎样?她不能拦了他的路。

哎,怎么就是不听呢?大叔叹气。

罢了,世人各有命,天机又怎好泄露。方丈不知何时站在道长身侧。方道长何必执着。

老和尚,我本来还想赚些饭钱的,现在可真是一分钱没赚到了。写字那点钱,笔是你的,墨是你的,余下来的钱一顿饭也不够啊。道士摇头叹气。

方道长,若无事,不如留在本寺暂住。

老和尚,我可是道。

道又如何,众生平等,何分道佛。方丈双手合十。

行了,受不了你们和尚这些大慈大悲,走吧。道士摆摆手。

咦,这个名字也不好。道士偶然看到一张红纸条,方丈抬头看了眼,念了句“阿弥陀佛”,说,尽人事安天命,世人的命我等看破便好,何必人尽皆知。

道士没再说话,转身进了大殿。

叶清悠,清悠,清忧,字面意义是好的,可人非草木,怎能无忧?“清忧”二字,若不是万念皆空,便是,命殒。

此名,极不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迟来的遇见迟来的遇见里音|现言出入各种场合走遍大街小巷只为遇见你即使骄阳似火我也在无遮挡的地方让你一眼就可以看见我能做的是苛求自己让你的遇见美丽而你亲爱只需给我一个遇见
  • 重生王者之冷血复仇重生王者之冷血复仇顾久w|现言『他们认为,爱一个人就是要一辈子宠她,爱她,相信她』他们,令人闻风丧胆的王,帝都的太子爷,学院里的公子哥,不可一世,有权,有钱,有颜。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唯独没有办法得到她们的心。『她们认为,她们在没复仇之前不配拥有他们的爱』她们,重生王者,冷血无情,脚踏黑白两道,世界上无人匹敌。明明是妙龄少女,却背负血海深仇,她们回来了,10年安逸的帝都不再安静了。“我以重生之名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嫣露出嗜血的眼神。“时间到了,该结束了。”雪不再像以往一样了。“所谓的妹妹,我回来了。”羽说。
  • 雨落今晨雨落今晨琉光疏雨|现言一个女大学生和一个小流氓的故事。次日清晨,“本台最新消息,凌晨两点,零点酒吧发生了一场重大斗殴事件,3人死亡,6人重伤,其中一人尸体无人认领……”今晨,落了一场大雨,久久未停。于津晨没来找陈雨落的第三天,雨停了,可是下在陈雨落心中的那场雨再也无法停息。久未放晴的天空,阳光明媚,微风徐徐。没说出的爱,竟成了一生的遗憾
  • 强势回归:总裁求放过强势回归:总裁求放过夕小颜|现言家道中落,她被养父所卖,成为霸道总裁前女友的替身。自从住进别墅,风波不断,让她受尽苦楚。受苦她聂小柔没有怨言,谁让她爱上了叶枫呢?可为什么她的付出永远换不来他的真心。他说:“我不会承认这个孩子,劝你还是别用这个孩子来牵制我。”她反驳:“叶枫,你不是人,我从没想过要牵制你,只希望能保住孩子。”他愤怒:“我不介意亲手杀了这个孩子。”她心灰意冷,带着孩子逃跑。
  • 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总裁驾到:夫人别想逃大脸萌|现言他眼角带着邪魅的笑,轻柔的勾住她的下巴,“你,命中注定就是我的女人!”她踮起脚尖,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大坏蛋,明明就是你霸王硬上弓。”
  • EXO的追爱大作战EXO的追爱大作战晶黎|现言女主为了她的两个闺蜜追星去韩国当明星,没想到闺蜜的偶像中有她的表哥!而EXO见了她一见钟情,因为女主不领情,最后开始了他们的追爱大作战,还有两名成员与女主的闺蜜在一起了。
  • 爱的深沉却不言一字爱的深沉却不言一字丹念阳|现言都这样离散在岁月的风里,回过头去,都看不到曾经在一起的痕迹。尽管曾经那么用地在一起过。
  • 未透情怀未透情怀月上王|现言谁都青春年少过,谁都坎坷落魄过,但是谁为自己点了一盏指路的明灯?
  • 等你来,如果下一秒没遇见你等你来,如果下一秒没遇见你过娃你|现言“老婆,你喜欢我哪一点?”“我喜欢你滚远一点”“没问题”结果某天晚上“啊,混蛋,啊,不要脸”“老婆胸太大,头一埋脸就没了,要什么脸?”此人留连花丛间,却独独对她产生兴趣。。。
  • 霸道王子恋上甜心公主霸道王子恋上甜心公主柒殇雪|现言小片段:少女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边少女把头埋的很低,就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在等着家长的原谅,一边在拿着一张纸巾在给那位霸气的少年擦衣服。这位少女叫赵颖琦,出生于普通而不能再普通的家庭,父亲在她小时候就得了传染病,因此家里花了不少钱。她的母亲开了一个汉堡店,他们一家也就靠这汉堡店维持着家里的开销。赵颖琦因为家庭的原因念到高中就不念了,但他一直很好学,所以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去应聘多家公司都没有人想要招聘她。可因为一次意外中被“diamond”公司所录取。那位看似酷酷的公子哥说“你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一会可以领取你这几天的工资了,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