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2章 ,身孕

她笑道“楚姑娘,这就叫可怕了?他们屠我百姓,毁我家园,让多少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南夷国国主暴戾冷血,连苏家这等忠臣都可以赶尽杀绝,我不过是要毁了他的女儿而已。”

楚意最后还是答应了苏若。

苏若出来的时候去了一趟丞相府找林倾城,这件事同她说一说也是行的。

林倾城听完后并无反对的意思,反而是同意了她这样子做,不过改了一点。

依楠娜不是沦为男人的玩物,而是改为了哑巴,若是让她被人蹂躏,那她绝对活不下去,那就让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王母后倒在她面前吧。

出了丞相府,她又直奔小神医的医馆,让他把哑药给她。小神医二话不说直接给了,顺带给了她一堆的防身的药。

“带着身上安全些,别再被人抓去了,王爷和丞相会疯的。”

他也会被逼疯的,只要你出事了,我就被丞相带去王府,时时刻刻准备着你回来,要是受伤了,就得马不停蹄地赶去。

他赶忙又补了句“千万别做些危险的动作或是乱吃东西,还有更不要跑跑跳跳,磕磕碰碰的。”

她虽然不懂他为什么怎么嘱咐,但也还是答应了,道了谢,打道回府。

她前脚刚走,元则念后脚就从小神医身后的内室出来,目光一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小神医拱手,喊了声“王爷。”

苏若可能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已经被元则念知晓,只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她,只是让人在背后护她安全。

他对小神医说道“胎儿可好?”

他恭敬地回着“月份不足两个月,需得好好安养身子,三个月后便是稳了。”

他瞥了一眼小神医“安胎药需你亲自抓,不可假手于人,可清楚?”

“是,王爷。”

小神医抬头时,他已不见人影,去的悄无声息,小神医一个瘫软连忙扶在旁边的柜台,才能稳住身形。

他徘腹着:这摄政王的气场当真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王妃啊王妃,你可别出事了,你现在两个人,身负重任啊…不过王爷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你有身孕了呢?

苏若脚步轻快,看来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让她心情大好,莲子跟在后面是一脸担惊受怕,生怕她家王妃摔了,磕了。

她昨天被自家主子告知王妃有身孕了,她高兴得差点高喊大喜,后一秒就又被告知,不准跟王妃说起此事。

她当时同小神医是一样的,满脑子问号,为什么不能告诉王妃?孩子是在她身上啊。

后来她去问了流影,流影则对她说“王爷自有王爷的用意。”

她只好回去盯着自家王妃,别出事。

苏若坐在房内等着元则念回来吃饭,这几日他都在忙于科举的事情,但就算再忙,他总是会回来陪她一起吃饭。

用完饭后,他就在忙着处理事情,而她就在一旁看话本子,解解闷,在看到好笑的地方,便会发出憋笑声,等她发觉声音是不是大了,会吵到桌案的人。

抬头望去,他抬也不抬头,完全沉浸在事物当中。

她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吵到他。

没过多久,莲子端来一碗黑乎乎地汤药,苏若闻到那味就想吐,实在是太难闻了。

莲子朝她端来,她侧过脸,看都不想看到这东西,摆手让她拿开。

“娘娘,这是小神医给您开的补药,必须要喝的。”她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可是安胎药,有利于胎儿的良药。

苏若奇怪,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要补身体?

她还在抗拒这东西,一双黑色金丝云纹的靴子出现在她的眼里!她抬眸,就撞上了元则念那双勾人的眼睛。

他端起药,在她的一旁坐下,吩咐莲子去拿几颗蜜饯过来。

他舀起一勺子,放到嘴边轻轻吹凉,亲自喂她,苏若还想抗拒,他轻飘飘地说了句“若是再不乖乖喝药,我就亲自喂你了。”

果不其然,元则念的这句话让苏若立马乖乖喝了药,她自己拿起碗,闭上眼睛就是一口闷,心里叫苦不迭。

这药怎么这么苦,苦到我心里了。

去拿蜜饯的莲子刚好赶回来,随即就把蜜饯递到她面前。

元则念捻了一颗,放到她嘴里,顺带把她嘴角的药渍抹干净。

莲子见状刚忙退下,也把门给带上了。

流影见她关了门,坐在台阶上望星星,眼中的光闪了闪,踌躇了一会儿都没上前,还是流羽一把推他跨出那一步的。

他怒怒扭头,就见他其他的三位兄弟用嘴型跟他说:加油。

他点了头,第二次这么紧张了,第一次还是在他去通过魅影考核的时候。

他吸气呼气好几次,低头理了理乱了的衣衫,握紧剑鞘,终于抬起了脚,一步一步地往莲子那边走去。

其他三人站在亭子的柱子旁,摇摇头。

唉~杀人不眨眼的大哥在这种时候居然怂了,传出去让兄弟们怎么看他。

流影来到她眼前,抱着剑的就站到她身旁,冷不冷丁地说了一句。

“莲子,你觉得我如何?”

别说,这句话还是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来的。

莲子心头一跳,连忙抬起头看他,流影想着她这样看他脖子可能会累,于是蹲了下来,与之平视。

莲子思绪万千都,不会吧不会吧,他这是要我表心意吗?怎么办我好像还没准备好。要是他突然对求亲怎么办?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在她没回答的这段时间里,流影难得多想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好,或者是不懂风情,太过于古板了,所以才没回答他的。

就连不远处的三人都免不了替流影紧张。

终于,莲子开口了,不过她反问了下他“你觉得我如何?”

没想到她会这样问。

流影想了想,说道“因为你很好…”他顿了顿,继续说“你是我见过最有毅力的女影卫,果断,坚毅,拿得起放得下,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对你有了心思。”

莲子的眼里好像进沙子了,有点想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别锦年一别锦年简宁|古言慕容恪,自四岁起便做着同一个梦,梦中深陷大火,却有一女子救下自己。他自始至终难辨其眉目,只记得她襟上层迭莲华,其色魅惑,似血着泪,再无其他国家破败,她宇文樱被迫嫁他,只因嫁他能保住娘亲和幼弟。洞房花烛夜,那人客气而疏离,她却毫不在意,只记得守住自己的心即可。只是那心却终归守不住了。她敬他为英雄,仰慕他济世之才,他却只对着别的女子展露欢颜,只因女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锦漓。她终归成了自己眼中最愚蠢至极的女子,明明爱而不得,却甘愿动情。次年,慕容部出兵攻宇文部,攻下宇文部都城紫蒙川,宇文部散亡。慕容恪你认定她就是救你的那条锦鲤?前世今生,两世强求缘分而不得,若有来生愿你我相知于心,不负斯土。
  • 千如传千如传冰七七HX|古言元和年间,烽烟四起。她本是护国将军府上的六小姐,闲散度日,却因遇见他,心甘情愿修习剑术。他是堂堂一派宗主,敢舍尽天下,只愿护她一世长安。他是当世一国之主,终究只是她在乱世中的一抹长忆。魔教教主、敌国王子,与她是何联系?国仇家恨,情丝牵绊,她又该何去何从?她不过是世间俗人,只盼那人在冥冥之中,与她相伴,共她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 盛唐女医盛唐女医秋江花月|古言最近名动京城的女贵上官霓裳是什么来头啊?她啊,她是上官驸马家的孩子。那可是皇室血脉啊!难怪华贵婉约,凤仪万千!不,不,他是驸马与侍婢的私生女。。。
  • 墨如雨上墨如雨上刘天怡|古言三世情劫,只为你一人,天下之大,只有我心似你心。 一个是凌云山的神女,一个是魔界少主,一个是妖帝,三人之间,爱恨纠葛,缘许三生,三生三世只有你一人相守。 情不知所起,偶然的邂逅,遇见他,爱上他,便全然不顾神仙的身份,只为他一人,缘起缘灭,轮回三世,终得圆满。
  • 遇龙:三世情缘遇龙:三世情缘曦雨若晴|古言根据一个游戏改编。她因一场意外救了渡完雷劫之后的他,自此一颗芳心便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爱她却不能给予她任何的回应,只能在心中暗许承诺,她与他有情却是无缘。三世的无缘让他目送她嫁于她所不爱之人,他痛他怒,“小流萤,三世之后就再也无人可以阻挡我们了,你要等我,等我以万里红妆,迎娶你的那一天。”却奈何三世的等待终抵不过命运的捉弄,见她魂魄散于他的面前,他怒,不惜入魔,也要毁了这天界为她陪葬。“你把她从我的世界带走了。连同我的魂魄一起摧毁了。你加诸于她身上的伤痛,我会百倍、千倍还于你。朗朗天界,欺我三世!我命所失,加倍讨还!”散了三世,聚了一梦,清风拂面,泪落夕云,也只能唏嘘,流年浮生,聚也匆,散也匆。
  • 废材王妃太张狂废材王妃太张狂寄晓墨|古言坑爹,穿越时空来到这个大金王朝的第二日,就被抬上花轿嫁给了传说中的病秧子三王爷!谁知天一亮,便有个小萌娃敲门喊他俩为爹娘,吓,要不要这么神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遗珠无憾遗珠无憾管素缘|古言大争之世,天下四分,精英辈出,谁执牛耳?明明是文科奇才的张崇炫,为了惩罚自己,选择进修商科,表面的玩世不恭,是否真能掩饰她的凌云之志?一场辩论赛,商界天才的青眼,使她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无休止的斗争,是与人斗?是与己斗?又是怎样的信念与坚持,才能让她渡尽劫波,悟得真道?阻碍重重,最后的赢家是如何炼成的?波诡云谲,谁又掉进谁挖的坑?豪华落尽,不忘初心。洗尽铅华,始见真淳。
  • 南有花开南有花开柒二叁|古言南有花开 作品简介: 皇朝的建立伴随着百姓的欢庆,欢庆随之而来的是更为残忍的杀戮和绵延不止的战争,像是吃糖的孩子被卡住了喉咙。 夏朝的开国君主大禹,因前期治水有功被世人称赞举荐当王。夏朝的开端开始逐步走向繁荣昌盛。大禹死后,夏启继位。从百姓监督有才之人可为王到成为夏家的天下,这个皇帝把人这个生物分为了三六九等,独揽成就了夏家的天下。朝野渐渐腐败,夏少慷(夏安)的父亲被寒朝皇帝杀死,从出生便被母亲灌输复仇的种子。年少遇见此生心爱之人南开笙璃,孤独的他被她救赎,却因权势将她拖入旋涡,给她带来万劫不复。
  • 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零蹦|古言一朝穿越,身中毒药的她毫不客气的压倒了身负重伤,气息奄奄的娇弱美男。美男眸光阴鸷:“你找死。”科技精英变村姑,当个村姑也好,种种田,赚赚钱,虐虐渣,小日子过起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轮岸轮岸欧韵黎|古言彼岸花有花无叶,有叶无花的传说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真理,可忘川河边有个倔强的丫头,她偏不信这个邪,花叶相依,便如男女相惜,缺了这道甘甜的滋味,人生岂不是平淡无奇。不顾孟婆婆的叹息,小迷糊闯入尘世,在被纸醉金迷堆砌起来的宫阙之中,她的娇俏单纯,是一股清流;初尝情爱滋味,从勇敢到珍惜到疯狂,几世轮回,究竟何处是岸,又或者谁才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