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5章 恍恍惚惚

宫内灯火忽明忽暗,耀的行宫内的窗帘时长时短。

张路看了看伏在案上已熟睡的司颜,不由地摇了摇头:“看来你是真的得了离魂之症,否则又怎会对夜丫头的事,这般漠不关心呢?”

他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腰肢,又叹口气自语着:“老了,真的老了,就这一会的功夫,腿脚便麻了。”

他向夜墨的床榻行了过去,见夜墨睡的很沉,并无异样便放了心,找了一件厚氅盖在了司颜身上,这才蹒跚离去。

司颜见他走出宫殿,慢慢抬起了头,看了看披在身上的裘氅,心下对张路很是感激,暗想:看在你对我如此关心的份上,等我走时不杀你便是。

她起身走向夜墨,见她睡的很是沉稳,看来自己的那一掌下去,倒有了为她助眠的功效。

“听老家伙的一番长谈,我倒对你刮目相看了。”司颜看着她轻轻地道。

原来张路所说的一切她都听了去,让她没想到的是,看似现在被西月轩羽百般宠爱的夜墨,原来在这一年里受过这么多的罪,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这一劫一劫地来的也太快了点。

“可是为何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司颜疑虑万千,她的脑子里对以前的事情一片空白,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印象,唯一有的便是忠王西月轩政的声音。

“我真的是天启人吗,我为什么要喊你公子呢?”司颜手抚额头冥思苦想起来。

记得自己伤重昏迷,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忠王西月轩政,当时看到他正用关心的眼神盯着自己,就在那一瞬间,她认定了轩政便是她的主人,以后将以他马首是瞻供他驱使。

轩政告诉她,她叫萤火,是他的一个贴身随从,在一次激战中,她为了保护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为了医治好她,他请了离国最有名的医学圣手,才将她的命救回。

为何到了这里,夜墨与张路又是另一番说辞,让她深感头痛。

“颜姐姐,你怎么了?”不知何时夜墨醒来,见司颜双手抱头痛苦不堪,乌黑的长发被揉搓的分外凌乱,黄色的绣花长裙也撕扯的失去原由的柔顺。

“夜墨我真的如你们所讲,是天启大都人氏,是你的姐姐吗?”司颜一把抓住夜墨急切地询问着。

“莫要再想了,想不起来便算了。”夜墨见她这副迷茫又无助的样子心疼不已,连忙安抚她,抬手掀起被子的一角,将身子往里挪了挪,对她道:“来,上来,躺下休息休息。”

这一幕突然在司颜脑海中一闪而过,似乎她曾与夜墨同榻而眠过,在哪里,一时之间竟想不起来了。

这闪现的画面,让她一时更加慌乱,她极力按捺住内心的波动,看着夜墨那张温柔极美的面容,那双真诚的眸子,闪现着柔软的目光。

她没有骗我,难道是王爷骗了我?这一刻她突然怀疑起西月轩政,这个让她死心塌地效力的主子,为何要说谎骗她呢?

不会的,主人是不会骗我的,我绝不会上夜墨和张路的当,他们一定是想从自己这里套出背后的人。司颜暗暗下定了决心,不论任务完成完不成,都不会出卖西月轩政。

翌日,她慢慢醒了过来,见身边没了夜墨,想到昨夜她与夜墨同榻而眠,那熟悉的画面又在脑海中闪现。

“怎么会这样?”司颜不由地有慌乱起来。

“颜丫头,看到夜丫头了没有?”张路匆匆赶来,手里端着一碗汤药,还冒着热气,看来是刚熬出来的。

“没见到,我醒来时便没看到她。”司颜睡眼惺忪地回着。

“这丫头又跑那去了,药也不喝。”张路嘟囔着吩咐一旁的侍女:“你们去院里找找,莫要耽误了喝药的时辰。”

司颜突然羡慕起夜墨,有王上的宠爱还有张路的忠心。

“老家伙,看来你很疼爱夜墨啊。”司颜起身问张路:“昨晚听你诉说,你和夜墨也就结交了不到一年的光景,哪来的这深厚感情?”

张路将汤药放在了桌案之上,笑呵呵地对她道:“感情深厚不论时间长短,一年看似很短,却有三百六十五天那么长,一天又有十二个时辰那么长,我和夜丫头那是不打不相识,她坑过我,还是要命的那种,但是我们就是这样交了朋友,至交的那种。”

司颜无语地看着他。

这老头,除了有一身好医术,似乎再也找不出像样点的优点了。胆小怕事,不帮朋友,还阿谀奉承,小人有的特征他全都有,真不知像夜墨这样自视甚高的人,怎么会和他做朋友。

“你这是什么眼神,是在蔑视我刚才所讲的话吗?”张路看出了司颜那不屑的神情。

司颜“呵呵”一笑:“没有啊,老家伙疑心还蛮重的,这样会生病的,得治。”

“你这丫头,找打。”张路抬脚便去追她。

司颜连忙往殿外奔去。

宫殿地板是用上好的汉白玉砌成,地面光滑,张路进来时脚上沾上了雪,此时化成了水,司颜不小心踩在了上面,人便滑了一下身体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夜墨正好在外赶来一把扶住了她。

这一幕似曾相识,那是一个英俊少年,将自己扶起,那少年又是谁?司颜抓住夜墨一阵恍惚。

“颜姐姐。”夜墨轻声喊道。

司颜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夜墨,刚才闪现的画面是那样的真实。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肆酒|古言白锦身为地位尊贵的长郡主,这一生做过最疯狂的事不是镇守皇宫平叛乱,也不是金銮殿上怒斥群臣,而是在宴会上拦住刚刚回京的越郡王殿下,问他“娶我,行吗?”周越是个地位一般的三品郡王,这一生干过最刺激的事不是抗旨不尊,不是战场杀敌命悬一线,而是在凯旋之时上交军权,求旨赐婚--不是娶,而是嫁。他们两人,最初不过相互帮忙,彼此利用。却在一次次的动荡中学会爱和深情。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看大周流芳百世的神仙眷侣如何踏平艰险,收获幸福。某日,世人敬仰的振国将军兼越王殿下可怜兮兮站在寻暖长郡主的门前,抱着枕头,大声喊道“郡主,我来侍寝。”成功之后,满足道“惟愿朝朝暮暮。”
  • 绝世郡主:倾尘传说绝世郡主:倾尘传说辰.泪染|古言“慕倾尘,本宫许你后位,但别妄想我会碰你,我只是遵守老祖宗订下的规矩,后位出自慕王府嫡出!” “萧凌逸,别扰了我清闲!你是想要了谁,册封谁,我都不感兴趣。” 慕倾尘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一幅江山如画! “尘儿,跟我走可好?我许你后位,荣华富贵,尊贵一生。” “哦?可我本就是皇后,凤墨殇这该如何是好?” “倾尘,我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苏墨,我今生欠下的情债太多,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粉丝互动群57591426
  • 废柴要逆天,妖孽王爷不好惹废柴要逆天,妖孽王爷不好惹七七有橙子|古言前世,最爱的人和最信任的人同时背叛了她,那种感觉,使她痛不欲生。今生,她强势归来拔剑而起,冷嘲热讽欺压凌辱她的人,他日定要偿还。她,不再相信爱。他,誓死追随她。
  • 钟情霸道王妃钟情霸道王妃柯宝|古言一朝穿越,成为相府小姐,爹爹疼娘亲爱。从小就乖巧,可自从遇见他之后,变得霸道,可霸道只对他一人霸道。
  • 我俩情缘吧我俩情缘吧夏春|古言我看你挺合我胃口的,不如我俩~~呵呵,讨厌~~你懂得……
  • 嫡女难求:殿下你有毒嫡女难求:殿下你有毒卓夫人|古言一朝穿越,身中奇药。 栎阳如故还没来得及爬上房梁躲藏,就进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太子殿下? 大半个身子挂在空中,栎阳如故简直欲哭无泪。说好的逆袭打脸呢,本姑娘不要面子的啊! 还有下面那个笑若春花的男人,不放本姑娘下去就算了,搬个椅子带笑观摩什么的,真的大丈夫吗? 笑得那么骚,怎么不去卖啊! ◆ 本以为分分钟可以上演一场宅斗大戏,然而: “上次一个倾心于本宫的女子,已经死了。” “为师送你一条白绫,自行了断吧。” “你都讨不了他的欢心,本王留你又有什么用处?本王不为难你,你既喜欢我,就为我去死,好不好?” “我不会让你死的。看到那个屋子了吗?专门为你打造的。进去了,你就是我的狗。” “你是想痛痛快快地死,还是被凌虐致死?好的,我知道了,你选二。” ◇ 出来混总要还系列: “人有所求,却又多求而不得。有所求而求不得,离散便也就不远了。”城墙高台之上,风刮得他赤红色衣袍猎猎作响。默了半晌,终是开了口。 她怔住,忽而勾唇,“谁告诉你,你求而不得?” ◆ 本文又名《全天下美男都想杀我》、《相杀日常》 双强,身心干净,宠文。
  • 东宫之我不是赵瑟瑟东宫之我不是赵瑟瑟公子兰夕|古言本文主人公赵如意,穿越到了《东宫》剧本里,成为了赵瑟瑟。 深知瘟神李承鄞的心狠手辣和虚情假意,赵瑟瑟再也不恋慕李承鄞。 然而,赵瑟瑟能不能抵抗住强大的剧本呢?为赵瑟瑟的命运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呢?
  • 倾世宠妃:王爷,太腹黑倾世宠妃:王爷,太腹黑梦洛兮雪|古言魔女杀手血夜,魂穿而来,成为左相府嫡小姐。生母早逝,继母欺压,姐妹陷害,处境凶险。但,幸福的是,有一个人始终在背后坚定地陪她、护她、助她、宠爱她。一朝穿越,当她遇上了他......她躺在了像狼一样的某男身下,调情的说:“你以后就是本王的女人“。“特么的说好不劫色的,这是干啥”某女气狠狠道。“你亲了本王的嘴,摸了本王的身体,骗了本王的心,自然要对本王负责”某男霸道的抱着某女在怀中不放。某女咬牙切齿。在心里恨恨的诅咒着.....且看穿越女如何在古代拼出一片天,翻云覆雨。
  • 绑个侯爷当夫婿绑个侯爷当夫婿香炉怪c|古言江湖文,恩怨是非,爱恨情仇。 偏正剧,偶尔轻松搞笑,偶尔小虐一下(我会轻虐的,毕竟亲女儿) “仇清欢,你又要去哪儿?” “与你何干?许十安,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了!” “不行,我得保护你!” “您是小侯爷,别跟着我受苦了。” “我还是吴越盟盟主左护法呢,你怎么不说?” “那你打得过我吗?” “我......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你!” “达官贵人也这么泼皮无赖?” “哼,长见识了吧?” 仇清欢扶额,有些头痛,摊上这么个黏人的主儿,打破了她独自仗剑走天涯的梦想。望着许十安风流倜傥的面庞,偏偏在她面前永远一副纨绔的模样,仇清欢气不打一处来,又懒得跟他斗,于是垮着脸继续赶路。 “仇清欢,答应我不要不辞而别了,好不好?” “难说。” “......” 仇清欢执行力极强,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许十安永远在寻找她的路上,但他却乐此不疲。直到有一次,仇清欢真的失踪了,消失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他发动自己手下吴越盟所有的眼线,皆无线索。 “奇怪,少爷生起气来竟也这么好看......” “还不快去做事,站在这儿发什么呆!”许十安的手下飞絮呵斥道。 “仇清欢,等我找到你,就把你关起来!” 飞絮打了个寒颤。
  • 黛玉露华浓黛玉露华浓芳苓|古言池塘冷风曳动,池水深幽,她被藕节绊倒,眼睛一黑,瞬间没在池子里。生死恍惚中,似乎有人唤她的名字,但她已经不能睁眼了。来不及想推的人是谁,她已在凄冷的水底。红楼遗梦,黛玉重生。未想这一世心中良人竟是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