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楚颜回来了

——

在他们到达帝都国际机场的时候有一个群里的消息就爆了。

周芸:@谢尚贤谢少谢少,楚颜是回来了吗?我刚刚好像在机场看到她了。

范小倩:楚颜???回来了???

卢文华:她不留在国外读研吗?

林素菊:周芸应该是你认错了吧,毕竟四年了变化应该很大吧。

周芸:我不会认错的,楚颜那张脸那么有辨识度,怎么可能会认错,而且她身边还跟了一个长得很帅的男的!

丁景清:周芸你别扯了,谁不知道楚大小姐喜欢林少。

赵秋晨:是啊你要是不说身边跟了一个男生我都要相信了。

范小倩:是啊想当年楚大小姐可是学校风云人物呢。

周芸:我不可能认错的!@谢尚贤谢少你快出来冒个泡啊到底是不是,也就你对楚家和林家了解一点了。

此刻谢尚贤刚好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一看。

别说,他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吓到了。

不过倒还真的没有听到楚颜要回来的消息。

谢尚贤:没听说楚大小姐回来的消息。

周芸:那你方便去看看吗,肯定是楚颜没错。

赵秋晨:要真是楚颜那可就有大瓜吃了!楚大小姐移情别恋啊!

……

谢尚贤没再管群里的人,而是播出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那边传来清冷的男性声音。

“林楚跃,你妹妹回来了你知道吗?”

“什么时候。”

“就大概五六分钟前吧。”

“知道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还有事吗?”

“你去哪找她啊?”

“老宅。”

“你怎么确定她会回老宅?”

林楚跃没再回答他就把电话挂了。

“诶,我还没说完呢就挂了。她带了一个男的回来。”

另一边,林楚跃立刻坐电梯到地下车库开车。

现在出发回去的话可以赶在她到之前到。

——

“今天可真是好日子啊,在小姐您回来前十分钟左右少爷也回来了。”

“林楚跃?他之前不住在老宅吗?”

“哈…少爷也就是每周日的家庭聚会会回来,其他时候都是待在公司或是酒店里。”

“酒……店……?”

“哦,少爷是说住那上班方便一些。”

楚颜眼珠子滴流地转了两圈说道:“爷爷他们是不是催婚了?”

“小姐,这我哪知道啊,虽然也是看着小姐长大的但是小姐也清楚,我不过就是看看门而已,宅子里聊了什么我是一概不知。小姐要是感兴趣可以问问管家或者问问少爷原因。”

“知道了。”

车大概行驶了两分钟,一幢大别墅的一角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好久没回来了,现在看了还真是思绪万千。”楚颜笑了笑。

车稳稳的停在了别墅大门口,楚颜和顾漠一人一边下了车。

站着门口就可以看见一家子人都站在正对着大门的地方。

楚颜笑着往前走。

“你这臭丫头还知道回来啊。”池晚斥责地说着,但眼眶里的泪花暴露了她。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楚颜微笑着说道。

“是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楚相濡继续说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拾光简录拾光简录九丸芄笙|短篇一个平方的女孩、一个平凡的故事、一个平凡的一生,她该如何面对生活中的……
  • 女配她千娇百媚女配她千娇百媚乔晞雾|短篇容雁:我曾经想保护一个人。 裴屿:后来呢? 容雁:我爱上了他。 裴屿:再后来? 容雁:我成了他的光。 —— 裴屿:命运给了我所有的羞辱和不公,但为了她,我愿意接受这份羞辱和不公,这样她才会怜惜我,我们才有机会相遇。
  • 谢谢你,路人谢谢你,路人血塔|短篇本书是由真实故事改编,主要讲述一对年龄跨度很大的姐弟恋男女,本书没有过多渲染,更多的是现实,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相聚之路一波三折,相爱之路坎坎坷坷,究竟两人最后如何.....
  • 二宝驾到二宝驾到姜小燕|短篇周怡菲和杨致修是一对在省会城市打拼多年的夫妻,终于在城市买了房安了家,但随着二胎的全面放开,两个人面临生二胎,作为独生子女的周怡菲想生个二宝跟她姓,于是小夫妻决定生二胎。 二胎生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家庭矛盾,两个家庭同心协力克服困难,迎接幸福的生活。
  • 童谣的神笔童谣的神笔寻道其然|短篇大学相爱相杀的室友死了也不忘坑我一把??
  • 重生之抹除遗憾重生之抹除遗憾独念芳|短篇只是因为昔年遗憾太多,故此赵飞雪一生未娶,奋发图强要制造时光机器弥补遗憾,不想发生实验事故穿越回了童年“死,也要死在你怀里”本人学生学习为重,所以更新不能保证只能说尽力而为。
  • 柯皮书柯皮书柯受|短篇聚集这些年想的人设,设定,开头~。残卷有多有少,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
  • 花自飘零水自流花自飘零水自流公子迁|短篇花自飘零水自流,物非人非事事休。些许感叹,留以为记。
  • 桃之夭夭凤临天下桃之夭夭凤临天下花夜语|短篇(全书短篇免费)一次金风玉露的相逢,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她,是高丽国公主,嫁入天朝,从未见过皇帝,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然而,那一天,在竹林深处,他恍如谪仙临世,白衣翩跹,闯进了她的世界,打破了这片尘世以外的安宁。 在这深宫高墙里,似醉似醒,他终究不是她的归属。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谁,牵起她的手,在封后大典上,给了她一份意外之喜?
  • 哪一天哪一天会逃跑的小雨|短篇每个人都能体会到生活不易,这只不过是体现在从哪个方面考虑事物,事分两种易与难,义分两种是与非;雨夜不过是诗人尔尔情感的寄托,雨与夜是负罪而生的?对于大地的万物来说呢?对于初生的嫩芽而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