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67章 噩魇余生

“母亲,老爷,这一切都是我逼着三小姐做的,要怪就怪我吧,要罚就罚我吧!”二姨娘哭哭啼啼地,说着要挺着大肚子跪下去。

“你这是干什么?!”老夫人还是心疼二姨娘肚子里怀的孩子,“站着说,可别伤着我苏家的孙儿!”

“谢母亲,这十三香的毒药是我命三小姐贴身丫鬟替我炼制的,也是我要毒害四小姐,这一切三小姐都不知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二夫人哭着说道。

苏年槿睁大着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二姨娘,娘亲这是要替自己顶下罪名,这怎么可以?!苏年槿刚想开口。

二姨娘给了苏年槿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做傻事,现在自己肚子了怀着苏家的骨肉,目前苏家还不会把她怎么样的,这样或许还可以保全她一命。

苏年槿这才留下了眼泪,是感动的,亦是后悔的。

这不可能!小丫绝不相信要害苓若的是二姨娘!她不过是仗着自己怀着苏家骨肉,想保住苏年槿的小命。

二姨娘还真是好算计,一来便引导我说出下毒的整个过程,以便自己将罪责揽在身上!小丫心里满腔愤怒。

“你要杀四小姐?我不信!你为何要杀害四小姐?没理由啊?”大夫人鼓大双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在顶罪。

她定然不会放过苏年槿那贱人,毕竟她竟敢嫁祸给苏流钰,让宝贝女儿蒙冤受屈,这是大夫人绝不允许的。

小丫正要开口辩解,白陌染染拉住她的手,示意她慎言,眼神指向苏明泷和老夫人。

很显然,二姨娘的这个解释是很让他们满意的。

毕竟这苏家已经死了一个女儿了,若是再处死苏年槿,那就同时失去两个女儿了,老夫人也怕是承受不了如此打击。

纵然是她犯了杀害亲妹妹的错,可毕竟还是苏家的血脉,不能再失去了。

看来这二夫人是极懂苏明泷的心思,要不然如此漏洞百出的理由,是骗不过老爷的。

果然,老爷还是饶过了苏年槿。

最后将二姨娘罚至城外北山尼姑庵,只待在苏府产下孩子,便从此长伴青灯左右,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忏悔赎罪。

而苏年槿则被禁足在房内,不得再踏出房门半步。

小丫气冲冲地回到房间,真是心有不甘!想想苏年槿走的时候那得意的眼神,小丫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碎!手中的拳头握了又握,指甲紧紧掐进肉里泛白。

难道苓若就活该被毒死了吗?明明知道毒害她的人是谁,却不能为她报仇!眼睁睁的看着她依然逍遥的活在这世上!

“怎么?咽不下这口气?”白陌染一路跟着小丫回来,见她一路上脸红了又绿,绿了又红的,越看越有意思。

“明明知道下毒的就是她,却不能让她替苓若偿命,我咽不下这口气!”

“若就这样让她死了,岂不是便宜了她?”白陌染淡淡地吐了一句出来。

“莫非······你有好主意了?”小丫饶有兴趣地盯着白陌染。

“今夜子时,邀你看一场好戏,算是向你赔罪。”白陌染丢下一句话,便潇洒地走了。

若是大仇得报,我便原谅你之前对我做的事情。小丫看着远去的背影,心里默默思量着。这次查出真凶,白陌染确实帮了不少忙。

子时,月黑风高的夜晚。

小丫跟着白陌染来到雪沁阁,苏年槿的房门外。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小丫故意压低声音问道身旁的白陌染。

谁知,白陌染一把搂住小丫的腰,脚往地上一踮,一跃,便腾空飞了起来。

吓得小丫差点吼出来,还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俩人很轻盈地落在了苏年槿的房顶,白陌染掀开两片瓦,示意小丫蹲下来看。谁知小丫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向后倒去,白陌染一把将她腰搂住,瞬间,俩人脸靠在一起,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

小丫一下子脸红了,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像一只迷路的小鹿乱撞。如此寂静的夜晚,小丫生怕自己的心跳声被白陌染听见。

可谁知,白陌染此时的心跳也很快,仿佛里面住了一直调皮的小兔子,就要蹦出来,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再次扶好,平静了彼此的心情,俩人便蹲了下来,瞧瞧屋里发生的好戏,面上的绯红不退,幸而月色可做掩饰,瞧不出来,只觉得两颊滚烫。

从揭开的瓦砾洞中俯视,只看见苏年槿睡在床上,仿佛噩梦连连,汗如雨下,不停的摇头,口里惊慌地吼道:“不要!不要!四妹妹······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忽然,她听见耳边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三姐姐,你为何要害我······妹妹死得好惨啊······”只见苏年槿床边竟然真的飘出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长发飘飘,七孔流血,极为恐怖。

苏年槿闻声,突然从梦中惊醒,睁开眼,谁知眼前突然出现一张七孔流血的惨白的脸,吓得直接“啊”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你在香炉里加了东西?”小丫轻声问道。

“少许噩魇癫。”白陌染淡淡吐出几个字。

噩魇癫,能让人产生致幻的毒药,薰上三日,便可每夜噩梦缠身,直至人精神崩溃,发癫发狂。

小丫不难猜到,这噩魇癫应该是毒仙给的。

让苏年槿下半辈子都活在噩魇之中,让她眼里全是黑暗,恐怖的气息将围绕着她的余生,夜夜见到苏苓若,夜夜担惊受怕,不得安宁,这便比杀了她更可怕。

满天繁星,白陌染搂着小丫的腰,一跃,翩然而飞,直接落到了临风阁石桌旁,刚放开站稳,便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要进屋。

“这不是刚刚苏年槿房里的女鬼吗?”小丫好奇问道,因为不信鬼神之说,所以一点也不害怕。

那女鬼便背着小丫,赶紧推开门,想要溜进去。

“站住,脸回过来让我瞧瞧。”白陌染调侃的语气命令道。

谁知那“女鬼”满不情愿地回头,白衣黑发,竟是一张男人的脸,小丫一时没忍住,捧腹大笑,“辰逸,你扮女鬼的这个滑稽样儿,够我笑一年了!”

“少爷,你这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好歹我也是一副英俊潇洒的模样吧!”一段埋怨的男声传入耳中。

那女鬼竟然是辰逸假扮的!除开脸上的血,倒还有几分姿色!

玉鼻红唇,七窍流血,正巧被小丫碰见,本来扮女鬼这事他是极不愿意的,堂堂男子汉,怎么能扮女子呢?但是,在少爷的威逼利诱下,他还是臣服在他的强权之下,无可奈何啊。

“放心,我看不见的。”谁知,在房顶坐着乘凉的寂如风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真真把辰逸气着了。

“死瞎子,你来凑什么热闹?!”甩了一句,便飞快的躲到房里去了。

暗中的澜鸢和孜鸢更是笑得人仰马翻,连气儿都提不起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妙手萌妃妙手萌妃君安无情|古言一场阴谋,让顾清言家破人亡,堂堂丞相府的大小姐沦为逃奴,年仅九岁的她,被人拼死送往一座山,并成为一个山野道士的徒弟 五年后,一位自称是他夫君的人要将她掳走,师父还笑咪咪的双手奉上 顾清言表示:???? 被掳回去的生活,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顾姑娘一生爱自由,怎能为这些东西控住手脚!不过,夫君长得有点帅,等她撩过瘾再说 从此,顾姑娘献出十八般武艺将撩夫进行到底,顺便虐渣,杀敌,报仇四不误 看她如何抱的美人归!
  • 天价傻妃要爬墙天价傻妃要爬墙修梦|古言情痴装得再像,也逃不过本小姐的火眼金睛。一朝穿越,曾经那个为了虚情假意的挚爱,任人欺凌的傻子谢三小姐,已经彻底的死透了。如今谁敢再说她是个傻子,谁敢再说她丑得想吐,谁敢再不把她当人看?!新婚之夜,渣女算计,渣男阴险,她面不改色,以牙还牙:“王爷……新婚之夜你睡了我家狗狗,又不给名分,你这么流氓,你家皇帝老子造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倾天下:傻王爷的俏王妃妃倾天下:傻王爷的俏王妃燕非鱼|古言〖免费书——点击阅读〗“为什么要骗我?信不信我割了你!!!”“割了本王?王妃,你舍得么?”某男一脸无辜。“……”[FS群:573034897]
  • 竹马谋妻之误惹醋王世子竹马谋妻之误惹醋王世子简音习|古言她不就想嫁个人吗?怎么就那么难?她自认自己长得不差,千金小姐该会的她一样不少,可年岁已到,竟一个上门来提亲的都没有!难道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本性,把那些男人都给吓到了? “小姐,梁王府的沐世子来提亲了!” 唉,算了算了,就他吧,也没得可挑了。 得知真相之后,她揪着他的衣领声音悲愤,“你个黑心黑肝的,还我的桃花!”怪不得从小到大,自己身边半个追求者都没有,原来都是他搞的鬼! 他眸光潋滟地盯着她的眼睛,“有了我,你还要那些烂桃花做什么?他们比得上我?”余下的声音已经消弭于唇齿之间…… 传言她是端庄婉约、无可挑剔的千金贵女?小伙伴们曰:屁,这都是假象!她分明是摸鱼爬树、坑蒙拐骗无所不为的野丫头!若是惹恼了她,动动手指便是腥风血雨。 传言他是骄阳明亮、温文尔雅的王府世子?情敌们曰:屁,这都是胡说!他分明是手段迭出、凶暴残忍无所不用其极的大腹黑!若是沾惹上他心上的那个女子,就先找个人替自己收尸吧。 青梅竹马甜宠文,女强男强,欢迎入坑。
  • 穿越后的活命日常穿越后的活命日常琉舞轻殇|古言墨筱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个第一集就领便当的群演, 谁晓得竟然变成了活到最后的主角。
  • 乱世离殇之寒月乱世离殇之寒月野路古遗|古言江湖上人称玉面神医的嫡传弟子,在师父的安排下初入江湖。“暗影”最年轻的主人,奉命踏上寻找公主的旅程,几次擦肩,几次回眸。是命运还是阴谋?让他们的生存轨迹交织在一起,理不清,剪不断。一个是历经磨难的公主,一个是冷血无情的杀手。乱世沧桑,风云变幻,能掌握命运的人究竟是谁?时代更迭,他们将迎来怎样的结局……(可爱的你们,看了记得收藏、推荐哟!)
  • 若星辰若星辰天凉爱上层楼|古言谁说丑女难嫁,意外重生后,变身为将军家的小女儿,上战场,骑战马,横扫千军。上辈子嫁不掉,这辈子誓要为自己找男人。腹黑狡诈的王爷姐夫,文弱算计的丞相公子,刚冷木讷的救命少侠,温柔霸气的敌国将军,是利用,自私,隐忍还是救赎?周旋其中,哪个才是真爱?
  • 毒宠医妃毒宠医妃程诺一|古言傅家四小姐重生了,祖母不喜,继母厌恶,亲爹薄凉,一群时刻算计她的嫡姐庶妹,真倒霉!沉寂多年的表哥打了胜仗,风光无限,傅家上上下下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祖母莫明中风,继母偏瘫,亲爹口歪眼斜,几个姐妹个个得了怪病,群医束手无策。殊不知一支银针走遍天下,傅姒狂笑,谁敢还欺侮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暴力仙姬:横扫三界帅哥峨嵋|古言她想当个普通人的愿望,因为一次意外,彻底破产了!老天一声招呼不打就把她扔回了原产地:一个凡人、神仙、妖魔并存的古老世界。她成为了高高在上的仙族族长继承人!她的另一个愿望:交很多很多男朋友,挑个最喜欢的做老公,却意外地“超标”实现了。她不但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帅得掉渣的未婚夫,还多了一屁股赖都赖不掉的桃花债!更可怕的是,她的桃花之旺横扫仙、魔、人三界,涵盖老、中、青各年龄段!虽然年龄不是问题,身份不是距离,但是也不用来得这么猛烈吧!小女王征服神仙世界的传奇,保证故事快乐轻松,结局幸福美满。【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庄语庄语应青诏|古言:酾酒肴核下江陵,红埃沾衣新白发。遥闻暗香卷西风,悲坐虚堂憔悴枯。身为公主,她在最好的年纪嫁去卫国,是为宋卫两国友好千古,她在卫国享夫人称谓,在深宫中麻木恶毒,骄傲自负,纵横政局,是为摧毁卫国掌握重权,步步诱骗痴情卫王,最终她端坐红树下,不拾发簪妆容,只是捧着一碗茶,终究,是为自己而活吗?她云,此情赴水难收敛,天知人愿难如意。凝香闺中卧眉飘,丝发尽散欹枕眠。于此终身,天下再无祸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