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大战【下】

“你先来还是我先?”

赵逆天看着安,不屑地问道。

安没有说话,只是警惕的看着赵逆天。

真是奇怪,他的身上怎么会有那种熟悉的感觉,他到底是谁?

“喂,战斗的时候,可别分神!”

赵逆天看着已经有些走神的安喊道。

“你先,我看你挺老的。”

纳尼?!

赵逆天听到“老”这个字的时候,身后已经燃起熊熊大火了。

“我看起来很老吗?”赵逆天愤怒看着安。

“额……

至少应该比我大,那就是老了。”

老个gui啊!你信不信我……

赵逆天尽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毕竟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过去的自己啊……

“好,我先出手。”

话音刚落,赵逆天便抬起手一挥,之前那把打破了安的魔盾的那把剑便出现在了赵逆天的手中。

“唉?”

安仔细打量了一下赵逆天手中的剑,指着剑问:“你这是法物吧?你参加过魔法测试?”

“怎么?有意见?”赵逆天打趣的问道。

安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没有,没想到你这样的竟然也能通过魔法测试。”

魔法测试指的是柯魔星上独有的测试,被很多的精灵们称为现实世界的二次元星球(之一)。

精灵的能力原本就是一种魔法,但为什么又会有魔法测试?

这个测试是只为已经是人类形态的精灵们和异能者进行的,通过的精灵或者异能者,就将会在除自己所有的系以外再获得一个至五个系的能力。

假设一只已经是人类形态的精灵原本是水系,那么在通过这场测试之后,他将获得除了水系以外的其他火系,草系,地面系之类的能力。

和是不是变成了双属系精灵无关,只是在原本属系的基础上增加了几个其他属系的能力。

而通过了这场魔法测试之后,不会只是仅仅给予你其他属系的能力,你也同时会得到一件法物,有生命的那种。

不过得到的方法当然不是白送了,不然就亏本了嘛。

———回归正题———

赵逆天看眼前的这个过去的他,表示很无语。

不过他好像又想起了些什么,对着安就是一顿嘲讽。

“你自己连测都测不起,还好意思说我?”

话音刚落,安的内心深处就已经被无数把无形的利刃捅穿而过。

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穷才测不起的?你在我身上装监控了吗?

安在内心暗骂了几句。

“我好像提醒过了……”

安立刻回过神,此时的赵逆天已经瞬移到了他的身后,赵逆天抬起手中剑,向他斩去。

“遭了……!”

安赶紧闪开,不过还是有些晚了。

“战斗的时候,不要分神。”

“嘶……”

安抬起左手去按住了右手的上方处,他忍痛重新站起来,看着赵逆天。

“下手有够狠的。”

“彼此彼此,我有我的法物,你有你的异能和圣灵血脉。

我想这样打,还是不错的。”

“哦?”安冷冷的看着赵逆天,“你的意思就是说,这样很公平吗?”

“随便你是怎么想的吧。”赵逆天摊了摊手。

“公平这种东西,可没有多大的几率出现在现实。”

——另一边——

“咳咳……”

凌风抬手去擦了擦嘴边的血,然后看着眼前的两人。

“怎么?这就不行了?”迪恩冷冷的嘲讽了一句。

“怎么可能?我不会认输的!”

话音刚落,凌风再次抬起手中的剑,向迪恩劈去。

迪恩很快就反应过来,举起臂剑,挡下这一击。

“叮——”

迪恩被产生的气流逼得后退了几步,看准了时机,迪恩抬起脚踢开了凌风。

“啊……!

下手这么狠的嘛……”凌风忍痛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没事吧凌风?”

慕伊看着凌风的样子,关心的问了一下。

“没事……S不了就行了。

继续吧……”

——转到飓风的这一边——

“我的天……”

飓风吃力的趴在归黯的飞船上摸索着什么,手中还握着一把激光刀。

“明明是要和那个叫钦焐的家伙打,结果居然先让我到他们的飞船外部破坏他们的飞船线路……

我太难了!”

破坏飞船的线路或许听着挺简单的,不过飓风一旦破坏错了某根线路,这一带的方圆百里,就没有一处是无辜的。

飓风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刀插入飞船的金属外壳内,小心的切割出一小块地方,再伸手将里面的线路拉出。

“全部割断的话……

这个飞船应该不会炸吧……?”

这个问题明知故问,当然会【才怪】。毕竟某人是非酋中的非酋。

飓风看着手中握着的一把电线和另一只手里的刀,犹豫了起来……

没错,某人现在十分后悔没有听自己老姐的话,把《飞船构图手册》带在身上。

“算了,赌一把吧……

我豁出去了!”

【兄弟,你是在拿这个赛尔号上上下下的生命来做赌注啊!

飞船要真炸了,方圆百里绝对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飓风缓缓将刀移到电线下。

“豁出去了……”

话音刚落,飓风一把将手中的电线一并切断。

“滋滋滋——”

“唉?!”

飓风睁开眼睛,瞟一眼手中的正在冒着电星,已经被切断的电线,愣了一下,不过又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承认我很有赌的天赋。”

不过飓风很快就感觉到身下的飞船已经开始有晃动的现象了,赶紧趴下了抓紧飞船。

【你咋不飞啊?你想体验一把摇摇车是吗?】

———飞船内部———

“艹!”

钦焐扶着控制台,但飞船的剧烈震荡使他再次摔到了地面上。

“哪个WBD干的?!

别让我看到他!不然一定S了他!”

好不容易飞船的震荡停止了下来,钦焐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出飞船外。

“我倒要看看!你哪个臭小子干的!”

而此时,飞船外部上方的飓风也已经震晕了头。

“这……这可比……摇摇车……还要……刺激啊……”

飓风从飞船上坐起来,甩了甩头,他已经有种想吐的感觉了。

“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想玩什么摇摇车了……”

【“真香定律”懂不懂?】

飓风揉了揉太阳穴处,好不容易意识清醒了一点,一抬头就看到拿着枪口对准自己的钦焐。

“额……

你枪不错啊……”

“哦?那用它送你走怎么样啊?”钦焐冷冷的看着飓风,飓风尴尬的笑了一下。

“算了吧,怪诡异的……”

飓风默默的抬手捂住了枪口,但这个时候,飞船再次发生了一阵剧烈的震动。

“啊啊啊!”

飞船顶上的俩人的从船顶失重跌落。

“救命啊!我S了我姐咋办啊!”

飓风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了,完全忘记可以施展异能。

“啊啊啊……啊……

唉?”飓风睁开眼一看,就发现了一条发着绿色光芒的锁链缠绕住了自己,还有不远处捂住了耳朵的晓雨。

“别叫了老弟,你还活着呢。”

话音刚落,缠绕着飓风的锁链慢慢放开了他。

“老姐!”飓风兴奋的向晓雨扑去,抱住了晓雨,“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呃……

你果然还是不适合战斗位,连自己有异能都忘了,下次还是算了吧,别逞强了。”

“不阔能的!我就是这样滴!”

晓雨已经对飓风的话无语了,但又想到了什么,将他推开了。

“好了好了,那个钦焐呢?”

“唉?”

飓风这才想起什么,急忙转身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发现钦焐后,又对着晓雨摇摇头,无奈道:“不知道,可能摔到其他地方去了。”

“对了!”飓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晓雨,“这次来归黯攻略赛尔号任务的家伙中,赵逆天那个隐藏在归黯里面的朋友也在其中吗?”

晓雨听完,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给了飓风一个肯定的回答:“没有,赵逆天的那个朋友不在这次的战斗中。”

“那就奇怪了……?”飓风挠了挠头,疑惑的看着晓雨,“刚才归黯的那艘飞船又发生了一次震荡,但那不是我干的,会是谁?”

难道有人暗中帮忙?但这会是谁呢?他帮助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还是说……单纯只是为了自己的某种目的?

晓雨和飓风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再转到另一边。

“嘶……”

凌风用力按住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而这时候,口腔中涌出一种腥甜。

“咳咳!”凌风将捂在嘴前的手放下。

“没事吧?”慕伊看着一旁嘴角边已经流下血液的凌风,“你先休息一下吧!我看那个家伙也差不多快不行了。”

对面的贾斯汀和迪恩也已经是身负重伤了。

“迪恩,你还好吧?”

贾斯汀将手搭到迪恩的肩膀上,看着他腹部被匕首刺入的地方,贾斯汀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好像也被一把无形的利刃刺入,那种痛,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腹部被匕首刺进,迪恩忍受着这种痛苦,他尽量压制住想把匕首拔出冲动,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

他想努力站起来,却又被贾斯汀阻拦住。

“不行!你现在已经伤成这样了,不能再继续战斗了!”

贾斯汀用命令的语气对迪恩说道,然后又将迪恩拥入怀中,柔声说道:“乖,等这场战斗结束了,我带你回去!”

迪恩逐渐在贾斯汀怀里沉睡了过去,贾斯汀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周围。

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在战斗中闯入了这片陨石地带,要出去的话,恐怕有些困难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敌人要对付。

“不如速战速决吧,爱德华·贾斯汀站长?”慕伊紧紧握住手中的剑,警惕的看着贾斯汀。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话音刚落,贾斯汀刚想站起来,但好像发现了什么,快速闪躲来一下。

“嗖——”

一块算不上太大的陨石碎片从眼前飞过,幸好贾斯汀已经闪开了,他扭头看向对面坐着凌风。

凌风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

凌风·艾诺,拥有操控所有没有生命力的万物,而在这片陨石地带,可谓他的绝佳战斗之地。

贾斯汀暗暗的想着,而他身上的伤口,也同时在隐隐作痛。

到底该怎么办?已现在的伤势,想要对付他们两个,完全没有多大胜算……

而就在贾斯汀的脑海中已经一片空白时,体内一股奇怪的力量涌进身体的每一处,这股奇怪的力量,让贾斯汀身上的伤口和疲惫同时得到了治愈。

“这……这是怎么回事?”

贾斯汀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已经消失了的伤口,完全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再仔细看看周围,乐乐他们都在其他较远的地方对付敌人,根本不可能赶过来支援。

就在出神的时候,慕伊的声音打断了贾斯汀的思路。

“喂!还打不打?”

慕伊完全没有发现贾斯汀的伤势和体力都已经恢复,依旧警惕的看着他。

“当然。”

话音刚落,贾斯汀就持剑一跃而起,慕伊看准机会赶紧躲开,闪现到了贾斯汀的后方,抬起手汇集异能,对准贾斯汀扔去,贾斯汀反应得很快,马上躲开了。

“轰——!”

异能撞击到大型陨石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陨石被击碎引起的气流将在战斗的贾斯汀和慕伊都推开了一些距离。

贾斯汀还没来的及松口气,一块陨石碎片就飞快击中了他的头部,鲜红色的血液从额头上流下。

但已经来不及管这些了,贾斯汀赶紧抬起手中的光剑,挡下慕伊再次扔来异能。

“我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

凌风抬起手,对准一块陨石,然后将操控着陨石向贾斯汀的方向袭去。

贾斯汀看着就快击中自己的陨石,马上控制另一把剑将陨石击碎。

而远处发现贾斯汀一个人独自对战的晓雨和飓风刚准备赶过去,就收到了叶冷的消息。

“先别管他了,赵逆天已经在他身上放了体能恢复装置了,钦焐可能已经潜入赛尔号了,去支援一下煜天祥他们。”

晓雨和飓风互相对视了一下,便向赛尔号返回了。

———赛尔号,船长室———

“唉……”赵司令看着屏幕上赵逆天和安对战的画面,摇了摇头。

“我也该去看看了。”

话音刚落,赵司令便伸手去拿了控制台上的小型氧气装置。

“赵司令,您这是要……?!”

罗杰船长刚想去制止他的举动,他却摆摆手说:“没事,我相信逆天,赛尔号这次会度过危机的。”

话音刚落,他便走出了船长室。

———赛尔号,瞭望台———

“啊……!”

赵逆天抬手捂住自己面具,银制面具下不断有血液流下……

安走到他的面前,讽刺的说道:“智慧有什么用?和梦想一样,毫无价值!

实力和权利才是一切。”

“呼……呼……”

赵逆天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的头部被打伤了。

“面具下的你,会是怎样的?”

安刚抬起手想去拿下赵逆天脸上的面具,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住手!逆天!”

安的手在听到“逆天”的时候,抬起的手就已经停在了半空中,他猛然回头,发现了身后的男人。

“逆天……?”赵森德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愣了一下,不过他看到面具下已经流下血液的赵逆天时,他很快反应出了眼前这个身上散发着黑暗气息的人是来自于过去的赵逆天。

而安清楚了身后的男人时,却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即熟悉,但又很陌生。

他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根本不认识他。

安咬着牙,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看向赵逆天。

是他?!等等!?

一样的名字?巧合吗?!

还是说……

安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脑子里一片空白。

安已经僵在了原地,一旁的赵逆天对赵森德使了一个眼色,赵森德愣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马上走到安的身边。

安好像发现了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啪!”

赵森德看着自己已经在颤抖的手,还有脸边已经红了一大片地方的安。

安感觉脸上一阵疼痛,他反应过来,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他怒吼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打我!?”

赵森德愣了一下,然后又严厉的看着安,用像是命令的语气说:“你为什么跟别人打架!?”

“我怎么样用得着你来管吗?你凭什么来管我?!我和你很熟吗?!”

赵森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你一天天的能不能好好把学习放在心上!?你除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还会什么?!

你有为你的未来想过吗?!”

安愤怒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喊道:“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些?!

学习学习,你除了会叫我读书你还会什么?骂我骂的好像我是你亲儿子一样。

未来未来,我不需要什么未来,我能被你的这些毒鸡汤逼S,要什么未来。”

“你还学会顶嘴了是吗?上课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样积极,你一天天除了吃喝玩乐你还能干什么?”

安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指着赵森德冷冷的说:“宇宙这么多人没见有几个会管我,偏偏你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你凭什么管我这么多!?”

“凭我是你*!”

话音刚落,安就愣住了。

他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赵森德的领带,充满恨意的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我是你儿子啊?我认识你吗?!我不是你儿子!

你谁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当爹的能连孩子都认错的!”

“他没认错。”

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

安扭过头,看着地上坐着的赵逆天。

“你什么意思?

这里就我们两个,他是我爹?我认识他吗?!”

赵逆天冷笑一声,抬手敲了敲自己脸上的银制面具,冷冷的说:“说的是啊……就算我戴着面具,他也不会分不清,但他对你下手的时候……

可真入戏啊!”

安刚想再说些什么,都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放开赵森德的领带,转身一把将赵逆天的面具扯下。

“叮——!”

银制面具落地的一刻,安已经僵住了。

“是不是很像,但一点都不像。我不会再想和他吵那些无聊的事情了,但你还会的。

毕竟,我才是代替你的替代品。”赵逆天苦笑一下,伸手从安外套上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

也就是安一开始出场时手中的那张纸。

赵逆天只是看了一眼,就将纸重新折好了,那不能说是纸了,是一张病历。

赵逆天将纸放回了安的口袋里,拍了拍他的肩。

“小病,不严重的。”

话音刚落,安就闭上了眼。

慢慢的变得透明,再到像烟花一样的的美丽映入眼帘时。

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而已。

“他……?”

“回去了,他的时间到了。”赵逆天从地上站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的男人,“你也赶紧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做。”

说完,赵逆天变消失在了瞭望台。

———赛尔号外的不远处———

“喂!我说你能别吹了吗?这曲子我都听腻了。”念扬双手抱胸,看着还在吹奏着长笛的凯源玺。

“那我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啊。”凯源玺放下了手中的笛子,“反正这么久了,你才挣脱了两只手,有什么用?我待会照样可以把你包成木乃伊。”

某人早就被笛子吹到不需要吹下去也可以停下吹奏对手也不挣脱的地步了,不过还是因为要看着念扬,无聊到爆炸继续吹了下去。

“原来你的法物还没到有自我意识的地步,还以为你那笛子有多厉害呢。”念扬看着凯源玺手中的笛子嘲讽道。

然而话音刚落……

凯源玺手中的笛子,也就是“禄泽”,它快速从凯源玺手中离开,飞到念扬的眼前。

“啊!!!”

凯源玺默默看着正在被禄泽打着脑壳的念扬,说:“它有自我意识,只不过我和它吵架了,它不想理我而已,过几天它就可以有人形了。”

“你不早说!啊!别打了!啊!”

凯源玺摊了摊手,无奈道:“我和你这个初级异能者说什么?你懂吗?”

“你这是在嘲讽我的智商吗?!”念扬白了他一眼。

“对啊。”

话音刚落,念扬的内心深处,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念扬弱小的内心:我好想S了你,但我却是个初级异能者……

55555……

我念扬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以权为势的人了!

“哎?”凯源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马上转过身。

“赵逆天!?”

此时此刻的赛尔号飞船上空,赵逆天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屑的看着眼前归黯的那一大片包围了赛尔号飞船。

“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

说着,赵逆天举起一只手,汇集能量,与此同时,赵逆天的眼睛也从原本的天蓝色变得散发着光芒。

【沙雕科普:解释一下,赵逆天的已经变成了带电的眼睛,没错,赵逆天的眼睛竟然还是个电灯泡!】

“遭了!”

远处的叶冷突然变得慌张起来,乐乐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该不会赵逆天又开挂了吧?”

“不是,怎么可能?

赵逆天要用的那可是一个异能加圣灵系技能的招式啊……!”

“纳尼?!”乐乐立刻扭头看向赵逆天,“圣灵魔闪光还可以叠加异能使用?!

成功率多大啊?赵逆天疯了吗?!”

【作者:

主角光环,了解一下?】

不过乐某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看向叶冷,问:“那个……

赵逆天的这个技能会攻击到我们吗?”

“hhhhh……你想什么呢?”叶冷先是一脸坏笑,然后又严肃的看着乐乐。

“当然会啊,除了赵逆天自己,我们不S就是阎王开恩了……”

“………………”

两人陷入了僵局。

————万恶分割线————

“叶冷你***的!都这种时候你还开这种玩笑,你在侮辱我的【季no斯】吗?!”

【科普一下:“季no斯”是“智商”的日语读法。】

“啊啊啊!我错了!你为什么如此双标啊……?”

“对待蓝朋友的态度当然不阔能和对待别人的一个亚子的啦!这辈子都不阔能的啦!”乐乐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叶冷一脸无奈:“那你还是双标吧!”

“为啥?”

“hhhh……我还没有宣布我俩在一起的事情你就先承认了,白送的对象怎么可能不要。”叶冷坏笑道。

“额……

算了,不过赵逆天的这个技能下来,我们真的都完了吗?!”

“之前都是开玩笑的啦,赵逆天的技能又不是大范围的攻击技能,我们没事的。”

“叶冷!你竟然敢骗我!

家法伺候!!!”

“哎哎哎?!大小姐我错了!”

↑来自叶冷的卑微求饶。

————万恶分割线————

“天袭·邪魔异噬!”

话音刚落,赵逆天立刻将手中已汇集而成的能量释放出。

“什……什么……!?

那是什么技能?!好强大……”

不知什么时候躲到赛尔号瞭望台的钦焐看着已经释放出去的技能。

像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强大能量,当“邪魔异噬”靠近归黯的飞船群时,强大的光芒从能量中炸开,赛尔号四周包围着的飞船一并如同被风吹过的灰尘般消散殆尽。

“居然是……能克制一切……黑暗的能量……”

钦焐下意识看着自己的双手,

透明了……?

因为曾被归黯标记过吗……?

钦焐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掏空,灵魂已经消散,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在攻击着他。

然而这个时候,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没事吧……”

钦焐愣了一下,身体已经变得透明、虚无,他是怎么触碰到的?!

但他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了,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下一秒就倒下了。

“焐老大……”

身后的子七看着倒下的钦焐,愣住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从怀里拿出了一小瓶药水,喂钦焐服下。

“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子七小声念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六界之黑暗的白天使六界之黑暗的白天使化鹏真人|轻小说这是一个剑与魔法的故事,其中穿插着各种爱恨情仇,人性善恶。主人公上官俊本是一名高中生,但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邂逅了一名自称为天使的女孩多洛瑞丝,多洛瑞丝邀请他一起铲除邪恶的半恶魔。半恶魔究竟是什么?其中又有怎样的阴谋?上官俊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故事由此展开……
  • 某不科学的魔导士的综漫之旅某不科学的魔导士的综漫之旅纳尔嘎哒|轻小说变身成为妖精的尾巴中的星灵魔导士露西·哈特菲利亚,却不是在妖尾的世界。 拥有了一个不会说话不会打字不会发布任务的穿越系统,只有不定时的抽奖功能,不知道会抽到什么东西,上到神级魔法或者道具,下到日常生活用品。 但是这个系统可不只是系统,她的身份究竟是谁呢? 这就是一个不科学的穿越变身导致了一位不科学的魔导士在各个综漫世界进行不科学的游荡的故事。 主世界为原创世界,第一个综漫世界为海贼王,第二个综漫世界暂定为Overlord不死者之王。 新人新书,不喜勿喷。 萌新作者在这里先求一下推荐票和收藏呀!
  • 一拳超人之狩猎英雄系统一拳超人之狩猎英雄系统妖胡|轻小说这里没有一拳超人琦玉老师,只有一拳怪人。 不管你什么英雄,不管你什么怪人,通通一拳打到。 我就是英雄猎人,我就是饿狼。 【玄幻新书】【免费新书】【热血爽文】
  • 镇魂街之兽将镇魂街之兽将星雨桀|轻小说“哭泣,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让自己变得强大吧!去罗刹街,那可以让你变强。”鬼符三通。
  • 洛依依的崛起之路洛依依的崛起之路荺墨阁僚|轻小说系统:洛依依小姐,请问你的目标是多少 洛依依:集团每天赚它5个亿 系统:好的小姐,马上生成计划表。 …………
  • 超神学院之光能无限超神学院之光能无限墨君毅|轻小说恶魔与天使同时降临了这个星球,沉翦开启超级基因后,开始了与雄兵连一起拯救世界。 不是爽文,主角性格比较矛盾,内容可能过于真实,引起不适,不喜勿喷。 光能无限讨论群:616395003
  • 美漫之我的毒液不一样美漫之我的毒液不一样双叶1994|轻小说推书,圣光降临漫威。 意外掌握了圣光的赵寻意外穿越到了美漫世界。 地狱开局——民风淳朴哥谭市。 幸好圣光还够脏,还附赠了一个可爱的小东西。 “哈撒给~” “毒液你不要在学亚索了,我们要凉了。” “有基佬开我裤链~” 赵寻发现,自家的毒液跟电影里的好像不太一样。
  • 穿成霸总的小逃妻穿成霸总的小逃妻某沙雕网友|轻小说逃?我又不是女主我为什么要逃?一位幸运的沙雕网友林瑜晚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穿了一本脑残狗血小说里,吐槽着这小白花女主的玛丽苏性格的同时,鱼丸紧紧抱住了全城最粗的大腿也就是男主,跑啥呀,跟着霸总有肉吃啊!【文风轻松可爱无虐+娱乐圈设定+沙雕女主每天都想着么么么男主+双向宠爱】(作者随便写着玩的不会收费,如果喜欢也可以收藏下来)一只需要呵护的新人作者在线求评论求评分啾咪~
  • 从霹雳开始的功德人生从霹雳开始的功德人生笼中的菜鸟|轻小说火影之后,我们的主人公来到了霹雳的世界,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的主人公会活多久呢? (承接上一部:火影之功德人生,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呦!)
  • 穿越西游之无限进化系统穿越西游之无限进化系统星月剑神|轻小说(热血西游,火爆爽文,只此一家,鬼知道有没有分店)穿越到西游世界成为一只泰迪,楚风表示很无奈,幸好随身附带进化系统,上古圣兽、太古妖魔任我进化。 什么,进化成兔子?嫦娥你丫能不能别老喊我暖被窝! 我去,进化成蟒蛇?仙女姐姐别害怕,我是你的小兔兔啊! 一不小心进化成食铁兽,成了天庭的萌物,拜托,再抱我要收费的! 这是一个在西游世界装(泡)逼(妞)打(把)脸(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