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奶奶!奶奶!快来帮帮忙!”

楚奶奶听见流年呼唤声,应声而来。

看到流年费劲地背着一个少年,急忙上前帮忙。

楚奶奶询问:“年年,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了?还有你怎么把他给背回来了?惹上麻烦怎么办?”

流年:“奶奶,别的话一会儿再说,先救救他吧,他好像快不行了。”

一切平息后,镇上的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重度昏迷了而已。

流年看着躺在床上的男生,眼睛不自觉的一直飘向他。

楚奶妈旁观着,微微一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床上的少年渐渐睁开眼,流年正趴在床沿边上睡的正香。

少年苏醒的动静,惊扰到了流年。

流年慢慢抬起头,看着床上的少年眼睛审视地盯着自己。

流年微微脸红,急忙起身,开口问:“你醒啦!”

少年轻轻点头,并未说话。

楚奶奶听到屋内的动静,开门进,:“年年,是不是他醒了?”

流年点了点头。

楚奶奶上前,关切询问:“小伙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晕倒在荒郊野外的?你家里人呢?”

少年把视线,从流年身上,转移到楚奶奶身上。

并未说话。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煙雲起煙雲起四无天相|短篇江湖是怎样的江湖,每个人心中都不一样。仙侠是又是怎样的仙侠,每幅画卷皆不相同。从青春懵懂到果敢担当,每一步成长,欢笑与心酸,点点滴滴,字里行间,纸短情长。
  • 侦婚之警花妙探妻侦婚之警花妙探妻情雪凝钰|短篇W市,周日。 初冬的早晨,阳光明媚。 童心穿着居家的宽松毛衣和蓝色牛仔裤,安静地坐在“Polo”咖啡馆内,靠窗的位置。 卡其色的高领毛衣,在日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温暖。 干净的脸庞,脂粉未施,却依然唇红齿白,流露着青春的朝气。 若是不明言,只怕没人会把她和“警察”这个职业扯上关系。 连着叫了几次续杯服务之后,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心里略有不快……
  • 赠我霜花可好赠我霜花可好兰时锦|短篇曾经,我有一个小少年,明明受这世间苦难却温暖如光,可是,阿锦弄丢了他。
  • 使命倒计时使命倒计时请叫我驸马|短篇因为一场意外,她遇见了他,可惜医院诊断书的证明,让她只剩下了七天的生命。他问她:“你有想去见的人吗?” 她傻笑道:“带我去老地方看看吧,专属于我们的老地方。”
  • 黑色命牌黑色命牌永远的特贰课|短篇恒是梵天城五大守护者家族之一天命师的最后一人,他的师父瞬在突然消失后,他便隐居在师父留下的大图书馆内不问世事,但突然有一天,一张黑色命牌出现在他的面前,命牌上告知他会在七日后死去,恒被迫只能重出江湖,随着他的调查,他发现线索似乎指向每一个家族……
  • 大湖断裂大湖断裂杨志军|短篇杨志军用他对自然的全部体恤和关怀,在貌似政治描写的边缘,突出和强化了自然与人无可挽回的断裂,这种断裂,直接导致了人的肉体生命和精神生命的全面崩溃,也就意味着自然与人的同归于尽。大湖断裂,是现实,更是一个隐喻,断裂的是自然意义上的大湖,喻示的却是人的灵魂的断裂。这种断裂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集体无意识的,对高清阳们这类政治角色来说依旧是愚钝无知。也正是因此而构成了一个庞大恐怖的黑洞,人类已无从修补这个黑洞,只能任其吞噬人类的躯体和灵魂,在坠落黑洞的瞬间,人类甚至来不及发出悲惨的呼叫,迅疾而至的灾难正是自然与人对峙的战争结果。
  • 暗夜香舞暗夜香舞霖江南|短篇有些人的生命是有阴影的,另一些人活着本身就是幻影,绝望在灵魂的交汇重叠中捅出一个个透明窟窿,亮斑闪耀,他看到亲吻过的温暖双唇,有一丝惊惶。?
  • 血色幽灵血色幽灵徐家亮亮|短篇看似平静无波的小县城却暗潮汹涌,一连串的凶杀案搞的刑警队长李大川一个头两个大,他能否智擒凶手,保家乡一方平安?
  • 饮水杂记饮水杂记冷衾衣|短篇随笔而写,短片,练笔,文讨,年少青涩的文章趣事,总要留下。喜欢便好,不喜欢,也随意。
  • 上午上午张天瞬|短篇每个人的少年时期都应当有轻狂,都应当有梦想,都应当有一次爱恨情仇,那样才不会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