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白泽殡(四)

“皇上,昨天您真的没有去月荷亭?”她轻靠在他的怀中。

“爱妃,寡人可没有骗你,寡人可清白得很!寡人可是宴会一结束就来爱妃这了!爱妃可不能冤枉寡人啊。”

“妾身知道皇上对妾身好,只是……黄妃毕竟名贵出身,是将军嫡女,这样不大好吧……我怕这会对皇上的名誉有多少影响。”她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爱妃不用怕,寡人是今朝天子,你是天子盛宠的贵妃,区区寡人麾下的一届将军,就想左右寡人?”

“皇上自然是无人可及,妾身只是担心嘛。”她有些委屈。

“好了,寡人该走了,寡人还要去议事,爱妃你好好休息吧。”他转身离去了。

“黄妃……”她失神的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她也会像他离开我那时一样吗?”

此时正在窃喜的她并不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极乐。

几日后,皇帝依旧早早便来了月灵府。

“爱妃,近日你过得可好?”

“皇上不是每日都来吗?难道不知妾身好不好?”

“离开你就感觉度日如年,自然分辨不出了。”

“皇上!”一个太监突然冲了进来。

“何事?”皇帝阴沉着脸,脸色难看的能滴出水来。

“皇上!黄妃有事前来找您!”

“黄记?”他皱了皱眉头,“她能有什么事?”

“黄妃说是有十分重要的事!关乎皇上的江山!请皇上赴前其府!”

“好大的胆!关乎寡人的江山?就凭她?一个妃子?就算她是将军之女又何妨?”他大怒。

“皇上,指不定黄妃她真的有事呢?”月默担心,“皇上您不然去看看?看看就回来?”

“爱妃,寡人怎么舍得你?”

“皇上去看看吧,指不定是关乎您江山的好事。”

“算了,寡人就去看看她。”他起身离去了。

“寡人直接去她府中找她?”他皱了皱眉,看着眼前的太监。

黄妃虽然以前也极受宠爱,但也不能现在做的太过分,皇帝进了月灵府就千千万万的人都看着呢,他出来去了黄记那,那月默说不是成了笑话?皇帝自然不愿了。

“自然不是,黄妃娘娘请皇上去月荷亭相见。”

皇帝的脸色有些古怪。

为什么两次都会约在月荷亭呢?

因为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相见的地方。

想到这,他的心顿时软了下来。

“唉……是寡人负了她,说好了要永远对她好的,只是谁能想到默儿的出现呢?黄凌娇,是寡人负了你。如果有机会,寡人一定好好待你。”

他来到了月荷亭前,看着里面站着全然不知情的美人,顿时一顿语塞。他有些艰难的走了进去。

“爱妃……”他艰难的开了口,却发现这一年半载来,日日夜夜说的一个称呼,在如今竟然如此刺耳、讽刺。

“咦?”黄妃没有反应过来,猛地回头去看。

他在这时,竟然被她的容貌震惊了。

明明是这么熟悉,许久不见,再次看到她的容颜,心中竟有些隐隐作痛。

她没有月默的妖媚,没有月默生来具有的恬静,没有月默的绝世美貌和独特,可是她,却有一种不知名的美。

她的美是温和、和煦的,宛如烈日天空,却没有那分热烈,像是柔和的月光,却没有那份阴柔。

她就是她,是黄凌娇,是将军府之嫡女,也是皇帝盛宠的黄妃,更是月默痛恨的,当时骑上她本体的宠妃。

比起月默的白净,她更像是一尘不染的仙人。

“皇上?”她反应过来,赶紧了跪下来,“皇上,是妾身越矩了。”

“娇儿……快请起吧。”他心疼地看着她,伸手去扶。

“皇上……是妾身冒犯了,让您特地来找妾身。”她微低着头。

“娇儿……你有什么事吗?让寡人来这,必有什么目的吧。你说,寡人不会怪你。”

“皇上,妾身想知道,为什么皇上一直都不来见我?”

他猛地一震,没有说话,只是背过身去。

“皇上,是因为月贵妃吧?”

“是。”他有些冷淡。

“皇上,我……理解您。”她从身后抱住他。

“什么?”

“皇上,我一直没有告诉您,只是不想您太伤心,太担心,但我还是要告诉您,因为您必须知道,原本妾身打算在您的生辰时告诉您,但既然您没有来,那妾身就今天告诉您吧。”

“你知道,那天我去了月贵妃那里。”他有些奇怪。

“妾身当然知道,但这重要吗?皇上想去哪就去哪。”

“那是什么事?值得爱妃如此在意?”

“皇上,妾身怀上了您的龙子。”

他再次猛地一震,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激动不已。

“爱妃……你说什么?!”他失声。

“皇上,妾身终于怀了您的龙子。”

“爱妃……你……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寡人?!”

“皇上,妾身只是怕皇上担心,误了朝政……”

“爱妃……”他顿时一顿语塞,“苦了你了……”

“皇上,为何会苦?有皇上在身边,何为苦?妾身,不曾尝过。”

“罢了,你也不必哄寡人了,寡人不会再让你伤心了,你放心,寡人再也不去别的妃子那里了,寡人一直未立皇后,为的就是皇嗣,若是有一位妃子能不贪恋圣宠,那便立为皇后,我择日便让人去准备,立后的典礼。”

这天晚上,月默没有等到他,从此也等不到了……

同类热门
  • 仙剑奇侠之花千骨后篇仙剑奇侠之花千骨后篇陌陌萝夢|幻情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一个过渡期是需要承受他人无法承受的责任
  • 凰临异瞳天下凰临异瞳天下神无月印|幻情天生红瞳的少女,一次意外,穿越到一个异世大陆,一不小心混成了个将军,从此开启了人生的开挂之旅。进军营,万军臣服,皇帝撑腰;入后宫,无人敢惹,六宫失色。这是一个红瞳的异能少女一不小心成为无人敢惹的混世大魔王的故事。【男强女强1v1】
  • 至尊鬼帝霸宠萌妃至尊鬼帝霸宠萌妃二狗子没变|幻情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第一杀手,腹黑狠辣,却有着身为杀手的致命软肋——弟弟小玥。她为组织效命多年,却换来了无情背叛。大伤组织,却把一条命搭了上去。再一睁眼,她成了人尽皆知的君家废柴丑女三小姐,却锋芒毕露,转眼风华绝代,虐渣爹渣男,辱奇葩全家,欺白莲绿茶,无“恶”不作。他,是主宰着世间一切的神魔之子,背负着一条天煞孤星的命格,却冲破命运,销毁孤煞印,只为她一人敞开怀抱。“小笙儿,爱你呦~”某男不要脸地一噘嘴。女主:“???”说好的天煞孤星呢?说好的牛逼的神魔之子呢??尼玛把她那高冷傲娇的亲亲相公还来!!【本文绝对宠文,只不过后期有一点点小虐】
  • 腹黑邪帝:娘子,我还要腹黑邪帝:娘子,我还要江夏五公子|幻情慕容烟穿越到一部万能玛丽苏大女主狗血网剧,悲催的是她没穿成那人见人爱的大女主,而是人人喊杀的恶毒女配。白莲花处处下阴招!帅哥们个个看她不顺眼!好心救了个大帅哥……“什么,那是白莲花的男人?”“是的,小姐,姚士铭带人来追杀你了!”……小剧场来了:做为一个誓要改变命数的女配,她搜神品,苦修灵,斗渣男,狠虐白莲花……但是,命数易改,色心难变。“嗨,帅哥,留下姓名住处!”“不说?好吧,那把衣服脱了秀秀肌肉!”“不要啊,帅哥您错了,没叫你脱那么光……”电闪之间,慕容烟只觉全身一凉,瞬间不着片缕。“喂,你干什么,我可是小毒女,你不怕吗?”“怕,所以要干到你没力气恶毒为止……”本文1V1,宠文,略皇暴。
  • 悔:几世缘悔:几世缘尐幽|幻情几世了,你还好吗?我在三生河畔凝望你离开的容颜,你种下曼陀罗让前世的回忆盛现。多少离别才能再次与你相遇,那里才是你轮回的终点。。。。。。。一世又一世。。我们或许是个错误。几世了,在这一世,我们又会何去何从?
  • 女帝直播攻略女帝直播攻略油爆香菇|幻情【新书《大佬退休之后》正在火热连载。】 【不一样的故事,同样的精彩】 姜芃姬获得一个号称宫斗直播系统的东西。 系统:“你的目标就是成为皇帝的女人!(后妃)” 姜芃姬:“好的系统,没问题系统!” 多年之后,姜芃姬终于达成目标,她成为皇帝的女人(女帝)。 姜芃姬:“求夸奖!” 系统:“(╯‵□′)╯︵┻━┻老子让你去宫斗,谁踏马让你去打天下了!” #未来上将在古代的诸侯争霸之路# #男主看了沉默,系统看了流泪#
  • 妙柔妙柔第二世界中的人|幻情师傅把她带上了山,给她起名——妙柔。 和她一起上山的,还有他——天成。 然后师傅给她讲了好多大道理,但她都不懂,可不知道为什么,师傅和他好像都挺满意。 她其实也很满意,嗯,只要能没事从山顶上往下看一眼,就很满意了。
  • 绝对契约:赤雪落倾城绝对契约:赤雪落倾城半只脚踏入神|幻情“你做我的契约兽如何?”某男看着卧在树枝上,沐浴在阳光下好不惬意的某狐狸。嘴角尽量扯出热情的笑。某狐狸翻了个身,睁开朦胧的双眼,慢条斯理的打理着自己尾部的柔毛,如女王般瞥了一眼树下的男子,扫过某男冷峻的面容下僵硬的嘴角中的肆意,如星河璀璨般的碧蓝色的眼眸灵动一转。“那你娶我吗?”某狐狸把玩着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
  • 妃常可口,王爷么么哒!妃常可口,王爷么么哒!三生棠|幻情【正文已完结】她是倾城杀手,异世界重生,任人欺凌又如何?废材丑八怪又如何?她卸下伪装照样修炼,虐白莲花,痛打落水狗。不就是不小心睡了一个男人嘛,睡了就是睡了,谁知道他还是个腹黑无赖。本以为他病入膏肓,他却绝世无双,人前人后一个狼样。“娘子,今晚侍寝吗?”“......”“娘子,本王寂寞。”“......”“娘子,天冷了需要本王暖床吗?”“本妃自带暖气。”情敌?来一双掐一对,姐姐我不好惹。他明明帝位唾手可得,他却宁愿随她离去。爱了,不是因为你有多好,而是因为爱了你才有多好。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有来世,不灭绝世情。
  • 冰舞幻梦冰舞幻梦冷媚血瞳|幻情她,无疑是幸运的,看尽世间繁华,尽享无数宠爱。她却也是不幸的,承担着这无比沉重的责任,却只能在跌倒碰撞中摸索前行。童稚终将褪去,凤凰涅槃重生,成长的代价虽然惨痛,却使她更加光彩夺目,并且收获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