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7章 进发前最后的准备

突然绽放又自动闭合护主的幻莲与幻光一样,在刚开始便展现出了强大的排他性,顶在叶凌飞后背的三柄飞刃在幻莲出现后就开始了抖动,且是越来越剧烈,同时一道道裂纹伴随着飞刃的剧烈抖动,开始浮现于刃身之上,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砰!

一声闷响,打破了这一片寂静的世界,就像能够控制的人打了一个响指一般,让世间的时间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正常,没错,三柄飞刃尽数爆裂,它们终是没有承受下幻莲给予的强大压力,最终化为了千片碎片,无向且急速的四散向了四周,散向天空中的还好说,不见了踪迹,其他的刚与冰莲台接触,冰莲台边出现了数到裂纹。

由于时间的恢复,世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天地间依旧是一片和谐,太阳依旧在缓缓升起,而那幻光与幻莲,就如昙花一现,虽然惊艳却总没有长久,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师父,师父!”

就在这时,玉灵言突然从一个小巷中冲了出来,想了半个晚上,她也终于想明白了自己留在着世上的使命,不能辜负父母和爷爷的期待,在加之叶凌飞也是算是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了,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在她身后还跟着数位村民,王叔也在其中,他们皆是非常的担心,特别是王叔,叶凌飞救国他们,还帮助他们除去了怪物,听了一晚上的怪声,惨叫声,哪能不认人担心,所以天一亮他们便出来打算去看看叶凌飞。

冰莲台足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年仅十三四岁的玉灵言根本无法攀等,所以她只能待在下面干着急,等待着王叔他们的到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王叔和几位村民终于赶到了冰莲台下,众人看着白纹满布的冰莲,担心之意再起,他们先将玉灵言举上了冰莲台,让她先上去看看什么情况,其他人则一个紧跟着一个的攀登而上。

玉灵言刚登上冰莲台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跳,冰莲到处都是裂纹,到处都是大冰块,在冰莲的中央还有一个巨大的坑,不仅是她凡是上来的人都觉得十分的震惊,且全部人心中都有着这么一个疑问。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并不是很难找,玉灵言四处环顾着,没几下就找到了叶凌飞和刘梦,她急忙跑了过去,其他登上去的人紧随其后。

刚找到叶凌飞他们,玉灵言便蹲了下来,手不停的颤抖着伸向了叶凌飞的鼻子,确定还有呼吸后,玉灵言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不停的摇着他呼喊着他,希望能把他叫醒,虽然自己与他还没有太多的师徒之情,但现在,也只有他才能教自己如何才能提升实力,寻找那些怪物,替父母和爷爷,以及这里所有死去的人们报仇。

其他人则是在一旁看着,也是非常担心的看着叶凌飞,根本没有人在意刘梦。

王叔最后一个才上到冰莲台,当他看到叶凌飞昏迷时连忙跑了过去,立马说道:“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带他们去找老李头!”

众人听后,连忙背起了叶凌飞和刘梦,没用多长时间便重新下了冰台,朝着村外的方向奔去。

由于一晚上的怪声,从井里出来的人根本无法入睡,皆是十分害怕的躲在家里,不敢外出,现在天亮了,村里也恢复了平静,但出来的人却依旧很少,只有少数的人看到了就自己出来的恩公,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并询问着情况。

可谁又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当人到时,恩公和这位不知何来历的姑娘就已经昏迷在了冰莲台上。

村口的一个矮茅屋

“李爷爷,李爷爷!”

众人停在了那里,玉灵言站在门口同王叔不停的呼喊着茅屋中的人,过了一会,一个小孩子扶着一个已经风烛的老人慢慢的走了出来,老人看着众人,特别是已经昏迷的叶凌飞,脸上也流露出了担忧之色,他连忙呼道:

“快快,把他们抬进来。”

说罢,玉灵言便推开了茅屋前的篱笆门,背着叶凌飞何刘梦的两人也立马走了进去,王叔和玉灵言紧随其后。

茅屋能十分的简陋,两张木床,一个木桌,一个灶台,除了这些也就没有什么了,而叶凌飞和刘梦被分别放到了两张床上。

“李爷爷,你快看看师父吧!”玉灵言十分担忧的请求到。

“自然,自然,小兄弟对我们有恩,在井底待了半年之久了,没有小兄弟我们也不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作为村里唯一懂些医术的自然要救!”李爷爷摸着玉灵言的头,十分和蔼的说道,同时走向了叶凌飞。

只见他拿起了叶凌飞的右臂,将手指搭在了叶凌飞的脉搏上,神情一下救严肃了起来,同时,在王叔的劝说下,他也把了刘梦的脉。

过了一段时间,玉灵言口中的李爷爷停了下来,说道:“放心把,他们二人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昏过去了!”

闻言,玉灵言和王叔也终是松了一口气。

叶凌飞!

“谁?!”

叶凌飞!

“谁在叫我!”

叶凌飞!

一个莫名的声音突然响起,不停的叫着叶凌飞的名字,听到了那个声音,他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确实一片黑暗。

叶凌飞!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这里是哪!”

就这黑暗,那个声音再次呼唤起了他的名字,叶凌飞不断的转着身,想要确定那个声音的位置,且不停的回问着。

叶凌飞,它醒了!

”谁醒了,你是谁,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命运!

”什么命运,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们在等你!

”等我,谁在等我,你是谁,谁醒了,什么命运!“

“喂,你回答我呀!”

“喂!”

黑暗中,叶凌飞不停的转着身,不断的回问着那个声音,可那个声音和他似乎并不在一个频道上,那声音说着自己的,叶凌飞也说这自己的,但没过多久,那个声音便消失了,叶凌飞也真正的醒了过来。

他看着茅屋顶,一下就坐了起来,他环顾着四周,一个灶台,一张桌子,两张床,而刘梦已不再床上,玉灵言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王叔则是站在门外,似乎在看着什么。

察觉叶凌飞醒来了,王叔连忙的跑了过去,关心的询问着叶凌飞的状况,他说:“恩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没事吧!”

“发生了什么事!”叶凌飞捂着额头回想着当时那三柄飞刃和飞刃上的青色火焰,不禁的打了一个寒战,他吞咽了一下,然后瞬间就想到了自己背后的伤口,立马背手摸去,可除了那三道贯穿整个背部的黑色爪痕外,再无其他的伤口,这就让他有些疑惑了。

“难道有人救了我,不对,那么重的外伤,就算是疗伤圣药也不可能不留下疤痕,可现在背上什么新伤痕都没有!”想着,叶凌飞注意到了外面的阳光已经变得昏暗了,他连忙问道:“王叔,我昏迷了多久!”

“从早上一直到下午,难道有什么问题么?”王叔依旧是十分的关心的问道。

“从早上到现在,那我身上的伤口!”叶凌飞有些惊奇,在他的记忆中可没有一种丹药和天材地宝可以做到这些,仅仅数时,自己身上的伤全好了,且没有留下半点伤疤。

“伤口,没有啊!”王叔答道。

听后,叶凌飞大惊,他看着王叔,惊奇的我问道:“没有伤口,还麻烦你仔细的说一下!”

王叔道:“我们早上在冰莲上找到恩公时,恩公你就已经昏迷了,背上的也衣服全破了,可除了那三道黑色的伤疤,我们没有在看到任何的伤口!”

这可就把叶凌飞搞得有些糊涂了,说是没人就自己把,那自己所受之伤是怎么好的,说是有人救自己吧,又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在瞬间恢复伤势,且一点后裔证也不会留下,而自己从未受过伤那也是不可能的,自己后背的衣服尽数破碎,一看就是火焰所烧而制,所以他坚信在他昏迷之后绝对发生了什么,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她会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再次环顾房屋,发现了另一张床有被人躺过的痕迹,又发现刘梦并不在这里,他立马询问:“王叔,你可见过一个姑娘没有,她看起来和我一般大!”

自然是见过,毕竟,他带人将叶凌飞送到这里的,王叔说:“见过,我们到冰莲时确实有一个姑娘倒在恩公你旁边,我看她也昏迷了,就把她也带到了这里!”

“那她现在在哪!”叶凌飞接着问。

“不知道,她醒来便离开了这里,说是什么等恩公你醒来自然会出现。”王叔道。

“看来她也不会知道到底发什么!”

听后,叶凌飞彻底不知道该往哪想了,这件事有些太奇怪了,他摇了摇头,既然想不到,那就不想了呗,现在可有比这更重要的东西在等着他,他看向了王叔,再次问道:“对了,王叔你可知道这地方哪有山贼或佣兵!”

“佣兵不知道,但那山贼确实出现过!”王叔道。

闻言,叶凌飞内心激动不已,他立马问道:“在哪?”

见到叶凌飞如此的激动,王叔也自然看出了这个消息对恩公的重要性,他稍停了一下,然后说道:“有一伙山贼经常这一片地区出没,不过他们的样子好像并不是来自这里,他们每次经过这片地区时,都会带有帐篷,马车,还有一些妖兽的尸体,我估摸着他们是来猎杀妖兽的!”

“山贼猎杀妖兽,赚钱么!”叶凌飞有些疑惑,他接着问道:“王叔,你可知他们带着妖兽去哪了?”

“我无疑中看到过,他们带着大量的妖兽朝东边走!”王叔道。

“朝东,若是为了赚钱的话为何不选择去近处的亚城,难道不是为了赚钱,落阳山在西,他们朝东,若这样的话他们会知道落阳山么?”有些疑惑,叶凌飞接着问:“那王叔你可知道,西边有什么?”

“落阳山啊!”王叔非常的果断的回答道。

“那你知道些什么?”叶凌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的问。

“知道啊,那里可是我们这片地区有名的鬼山,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恩公对那里感兴趣?”王叔看出了叶凌飞的意思,一下就猜出了叶凌飞的想法,他带着劝意的说:“那里是鬼山,死过很多人,白天还好特别是黄昏,会有鬼的哀嚎,非常的恐怖!”

“我就知道!”并没有让叶凌飞失望,说出来的果然是一些落阳山的传闻,不过叶凌飞也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具他所了解,落阳山曾未有人登上过,更何况死人,而且这与其他版本的传言完全不同,叶凌飞想着,问道:“王叔,你是不是去过那里!”

“这!”王叔想了一会,犹豫不定了一会,然后坚定的答道:“恩公,你救过我们村的人,我不想骗你,是的我去过!”

闻言,叶凌飞甚是欢喜,他激动的看着王叔说:“我非常需要那里的消息,能否告知!”叶凌飞起身,双手环抱眼神中充满了恳求。

见状王叔连忙扶住了叶凌飞说:“恩公你不必这样,你救了我们,我自然会帮助你,只要你想要知道我会一句不漏的告诉你!”

说罢,叶凌飞非常感谢的收回了手,问道:“王叔,我问的其实也并不多,落阳山在亚城西边,但亚城西边的山太多,我需要一些有特征性的东西,以确定落阳山的位置!”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去的到底是不是落阳山所在的那片森林,不过那里半夜时会有哀嚎声,所以我也是按照传闻草草确定的,若是说我所确定的那座山有什么特征的话,那就是那里非常的热,就算是晚上,也要比其它的林子热!”王叔道。

“热!”

叶凌飞想起了壁画上的内容,烈火烧山,万兽哀鸣。

想着,叶凌飞从床上走了下来,他单手一挥,一件新衣,一本书出现在了床上,叶凌飞换好了衣服后,将书递给了王叔说道

“多谢王叔提供的线索,时间也不早了,我答应了别人今天就出发,所以玉儿就拜托您了,若不出什么意外得话,我两个月后就会回来,到时候自然会带走玉儿,这两本书你交给玉儿,让她好好阅读!”

说罢,叶凌飞走到了还在酣睡得玉灵言身边,轻轻得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便离开了,此刻,太阳也已经渐渐的西斜,上午围在这里的人也早已在王叔的劝说下,各回了家,所以,叶凌飞离开时,没有人在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道衍圣凡道衍圣凡不存在的兄弟|玄幻当少年偶得机遇,踏上修炼之途,是福是祸? 剧情不在作者掌控之中,谁也不知道未来。
  • 破魔武者破魔武者Gour|玄幻新书《灵魂订造师》,欢迎入坑。 是个魔法学徒,却不会半点法术;是个武学怪才,却不知宗门何方。 王宁重生第一天,就被魔法师关起来做实验,炼得一身铜皮铁骨,终于逃出生天。 看看西边的魔法师,东边的极武者,王宁乐了——自己到底算哪一边的? 手中一杆枪,在一个充满魔法与武道的世界中,破出一条路。
  • 太古界王太古界王笑天低|玄幻不知何去何去的“龙天星的父母”,少年果断地踏上寻找父母的路上,最终成为三界最惊艳的人!没有之一!世人们称他为“太古界王!”
  • 光影交错光影交错无事78|玄幻光因暗而明,暗因光而黑。古老的魔咒,神秘的人偶,热血的青年,在光影交错间,谁能破除魔咒,站在众神之巅!
  • 天命书天命书千羽迦楼罗|玄幻安心地睡吧,我会为你创造一个世界。一个你我……从未相遇过的世界。(其实一开始让我写标签与简介我是拒绝的,因为无论是现实中的人抑或小说中的主角都不可能性格背景那么单一,用寥寥几个字就能说明。如果我真的那样写读者一定会骂我,说根本没有这样的主角,一定是加了特技!所以我要先试着按自己的方式写一下,写完之后让读者看了。我写的时候是这样想的,你们看的时候也是感觉是这样的,就这样Duang~的一下,你们满意了,我也满意了)
  • 泯然英雄泯然英雄丽萨米欧|玄幻少年为英雄之名所动,踏上追梦路。年者为英雄之荣而陨,骨落寻常家。散尽三万六千欲,行沙为乐弥肉香。英雄者,泯然众人矣!
  • 禁忌神王禁忌神王我是霸道总裁|玄幻修炼之道,筑基诀奠定基础,罡气境初窥奥妙,洞天境攻守兼备,铸灵境九变化龙,不堕境翻江倒海,笑傲天下!少年寇凡,凭借一块神秘紫石,在众天骄之中逆天崛起,征战地国,杀伐天庭,一步一步的走进传说……少年笑曰:且看明日之域中,竟是何人之天下!
  • 禁世界禁世界晨宁侯|玄幻这一世,亿万生灵争霸,各族崛起,神魔争霸,这一世,必当有人辉煌万世。星宇划过天际,沉在宇宙的黑幕中,那银河在宇宙中流动,带着无数星辰,飞纵而逝。这时在宇宙最远的角落,一小片宇宙的空间如同决堤的河口,如黑洞一般的裂口中喷出一注白色的光柱,如同河流一般倾泻而过,一座银白色的棺材也随着光线一起飞出,飘向这宇宙边界最为荒芜的星域,荒域,故事,便从那里开始。
  • 魔唤天地魔唤天地小小金科状元|玄幻他是地球知名的考古学家、却和爷爷被盗墓贼杀害。他含泪而亡、却有一块不知名的物体出现在他手中、他重生了。他是帝国的天才皇子、却无故堕落、流连于红尘。在16岁那年选择了孤独的死去。他是一代天骄、9魂7魄的拥有者。为何却在修至巅峰踏破虚空后魂飞魄散。这是一个未知的世界、有绚丽的魔法、有奇异的魔兽。他、承载了千亿人民的希望。手持玉扇、魔唤天地。新人新书、各位如果觉得不错请点击收藏。
  • 天缘劫变天缘劫变清镇吵雨|玄幻天缘界的顶尖天才之一,超级势力的首席弟子陈辰,看似身份显赫,但在这层光鲜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忍受着血海深仇的折磨。且看少年在这错综复杂的势力纷争中默默成长,在这即将变天的乱世中手刃仇敌,在缘分因果中谱写出可歌可泣的儿女情长,在末世之下终窥得天道真相,登临大陆之巅!我的降生,注定了带来的不是自己的人生,而是终结那些人的人生!只是我也有我的坚持,就是守护她一辈子……我要的其实只是一个骗小孩那样的故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