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断情

我手里拿着黑子,认真地盯着棋盘,很享受着和玄机在一起的时光。他突然问我:“后悔吗?”我有些惊讶,一手撑着头,慢慢地下了一步棋,尽量把自己展现地一点也不惊讶。我微微扬起嘴角:“为和后悔?我从未做过什么后悔的事。”

“你可曾后悔认识我?”他又问了这一句。

“不悔,识君吾之幸矣。”

他微微一笑,笑得竟然有一丝惨淡。“但愿吧。”

然后他下手了。是的,他终于对我下手了。他偷偷给我下了软骨香,我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他一点都不婉转含蓄,直接用刀在我胸口划开一道口子,将我的心脏和内丹挖了出来。我很贪心,幻魂真毒心其实早已经养好,只是我不愿意交出,我总是在幻想,我能感动他,我幻想他会舍不得亲手了结了我。但我早该知道,他不是那样心慈手软的人。

他挖走了我的心和内丹,我却一直在呆呆地笑,我爱他,我终于成就了他的幸福。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真的可能如同凡人所讲,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他拿到我的心后几近痴狂,我知道他多年的夙愿终于能够实现了,他一定在为此高兴,直到后来的后来,我才懂得他当时是为了什么,只可惜情深缘浅。

他终于在我的注视下离开了,走时没有回头,只留下一句“再也不见,缘尽。”

我悲惨的笑着,心里空漏漏的,是啊,我的心没有了。我就那么静静地躺着,等待死亡,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不清,我只记得我爱他。在将死之际,我用着最后的力气断断续续地说着:“爹娘,哥,对不起,我先走了。”

但是我却没有死,我的哥哥他在那一刻赶过来了。他——他——他在我的面前活生生地挖出了自己的心脏装进了我空荡荡的胸腔里。我想要阻止他,可是我是那么的没有用,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静静地看着,看着哥哥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的生。

本来该死去的人应该是我啊,可是我哥哥他却为了救我,让自己去赴死啊。我今生自认为认识玄机后并没有恨过他,但是那一刻我终于恨了,我恨他冰冷无情,我恨他只爱清竹一人,我更恨他的痴狂,恨他拿到我的心后的不加修饰,终于让哥哥看到了。

于是哥哥为了我死了。

他花最后的力气将我瞬移到我们一家隐居的山林外的小路上,对我说了一句“好好活着。”然后在我面前魂飞魄散,只留下一俱冰冷的尸体。

我带着哥哥一起回去了,我向爹娘认了错,在我的小屋后为哥哥埋了尸体。

我没有再出过这个山林,听爹爹他们说,世人皆以为我死了,我没有说一句话,爹爹他们问我要不要出去澄清一下,我也没有说一句话。我只是静静的拿着一壶酒或一本书,倚在床榻上。

一千年后,爹娘又生了一个弟弟,爹娘让我给他取名字,我叫他幽欢。我想可能是我与哥哥的名字都太忧郁了,才会有如今的我们,我的弟弟应该快快乐乐的,我希望幽欢能快乐一生。

幽欢从来都不知道他有一个哥哥叫幽狱,爹娘不提是怕我伤心,我不提则是不想让幽欢伤心,我害怕他会和当初的我一样,一怒之下去寻之报仇,反而误了一生。幽欢只知道我的屋后有一个无名坟,我特别喜欢到那里喝酒。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有再次出山的一天。

七百年后,幽欢也长成一个大男孩了。一日他把我喊去一处,指着一只伤痕累累的小狐狸道:“姐姐,我们救救她吧。”我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只九尾神狐,青丘的生物,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耐不住幽欢的软磨硬泡,还是救了那只狐狸。

果然如我所料,那狐狸真的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东西,伤刚刚好了一点,就拉着我弟弟往凡间跑,幸好我及时发现追上了他们。我并没有拦住他们,因为我知道幽欢如当年的我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我能拦得住一时,拦不了一世。我能做的只有保护好他。

我那时终于知道了当年哥哥去找我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态。

再次走在人间的大街上,我不似几千年前,穿着一身紫衣,抱着复仇与玩乐世间的心态。我穿着哥哥最喜欢的白色衣裳拉着弟弟的手慢慢走着。小狐狸还没有化形,却让我弟弟去打听仙魔大战的消息。

幽欢听了小狐狸的话,来到茶馆,打听消息。只是知道了最基本的消息。我才知道原来现在仙界在和魔界打仗。仙界上一仗打输了,第一大将身陨忘川。而魔界则是由一个龙族的叛徒为大将,玄机为军师。再次听到玄机居然是因为仙魔大战。

我也有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曾经我是多么地爱他,现如今时过境迁,不可追忆。听那些凡人说玄机神机妙算,有勇有谋,我也只能笑笑过去了。他现在应该和清竹在一起很快乐吧。他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快乐背后我有多痛苦。

我知道,我现在对玄机又爱又恨。爱可能也没有了吧,只是对往昔的怀念,我曾经那么爱过。

幽欢听了小二的话,准备去幽冥阁打探消息。他还跟我打趣:“本来以为姐你的名字没有人会喜欢,幽冥阁,看来凡人似乎很喜欢呢。”我顿时只能苦笑,弟弟真的被我保护的太好了,什么都不懂。

小狐狸此时却说话了“幽冥阁是三界中最大的消息传播组织,幽冥是由第一任阁主的名字来的,可惜当初的阁主已经逝世了。”

我听到这话时扶了扶自己的头,总感觉这话是小狐狸专门说给自己听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空间锦鲤之农门药香空间锦鲤之农门药香轻妩媚|古言一朝穿越入农门,林采桑成了村里有名的‘富贵星’。 极品亲戚砌成山,个个将她当成了稀有动物大熊猫,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极品一号实力爹:咱家桑桑要嫁人?先过了我这关。 极品二号小气娘:要相公干啥,娘带你吃香喝辣、逍遥快活去! 极品三号腹黑爷:女儿家的少干脏活累活,快把你哥叫来! 极品四号气势奶:哪个敢欺负桑桑,老身跟他拼命! 极品五号护妹哥:妹妹,好吃的都给你,哥不饿! 林采桑捏着身上的肥肉欲哭无泪:“放开我,我要减肥!” 还有隔壁那个姿容绝世的冰山美男,暗中护她宠她不说,身份竟然也不简单……
  • 素衣莫引风尘叹素衣莫引风尘叹沉吟S|古言素衣莫起风尘叹良俗本无缘,奈何情根深。不过世事弄人的一场造化。
  • 惊世魔后:亡国公主要逆袭惊世魔后:亡国公主要逆袭施子清|古言她,是南临国唯一的公主,从小受到父母宠爱,她有着别人所没有的魔法,为了不被人骂成妖女,她将这件事掩盖起来。大家也都渐渐淡忘了。但,一朝事变,亲人皆死。朋友叛离,甚至,要面临被人玩弄的命9运。她毅然坚强起来,为了寻找外出的哥哥,她用计逃出了南临国。在两年中,她从懵懂的无知孩童,长成了成熟稳重,能单独做事的少女。属于她的路还很长,她,终究会谱写出属于自己的传奇。
  • 世说——风满楼世说——风满楼说书人S|古言风满楼。江湖独一无二的存在。门前挂着两幅引人注目的对联:解红尘,何处可得解?醉江湖,此处是江湖!然而真正吸引人的是:这里不仅妖娆的老板,墨迹的小二,还有滚滚红尘,芸芸众生当然,还有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家国离恨,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当那些悲欢离合,雪月风花随着,“咚”的一声铜锣敲下,大幕拉开,“好戏”上演。行色匆匆的的人儿,你方唱罢我登场!然而最后的最后,故事终了,所有的悲欢离合不过都赋予了说书人。他是听故事的人却也是说故事的人!他叫……
  • 邪王追妻:王妃有毒邪王追妻:王妃有毒万盏夜色|古言女强爽文,双洁一对一,欢迎跳坑。 京中奇闻。 凌太傅之女和楚王睡了。 事后。 凌南依:“是这个贼人对我下药。” 楚王:“本王对你根本没兴趣,分明是你对本王下药再投怀送抱!” 事已至此,皇上就此搬下圣意赐婚二人。 众人皆惊,这下完了,凌太傅可是害死楚王双亲之人,这有血海深仇的两家搅和在一起,凌南依还嫁给楚王,这不正是羊入虎口,等着随时被撕碎吃干净么? 事实上二人的婚后生活。 表弟哭诉:“表嫂对我下毒了,你快去收拾那个女人。” 楚王:“胡说!我家王妃胆小软萌,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不会做出使毒害人的事。” 表弟指着自己的肚子:“这是真的。” 楚王:“拉下去,再不要放进来。” 表弟泪目。 下属:“王爷,王妃绑了你的天下第一美人。” 王爷:“我家王妃温柔娴静,根本不会武功,怎么会欺负弱小之徒。” 下属傻眼。路人:“王爷,王妃为了两文钱和卖菜的王小六打起来。” 王爷:“你们这群人血口喷人,我家王妃乐善好施,常接济贫苦之人,绝不会是你们口中斤斤计较的泼妇。” 路人一脸不敢相信。围观人群:“王爷惧妻如虎,看来在家定是在下的那个人。” 王爷大笔怒摔:“我家王妃贤良淑德,最是懂事,一到晚上就会主动求本王调教,个中乐趣岂是你们能懂。” “……”
  • 一世重生:我的倾城大小姐一世重生:我的倾城大小姐棋四|古言前世因为误会,她最爱的人把她忍心杀害,却不料竟因此重生。重生后的她打怪、升级,为的就是寻找最爱自己的爹娘。一路上的奇闻怪事连连发生,最后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 王爷你别动,我要萌化你王爷你别动,我要萌化你风铃月兰|古言全文轻松搞笑,绝对宠文,不虐任何一个人,结局也绝对圆满!
  • 叛逆少女的穿越之旅叛逆少女的穿越之旅南宮雪兰|古言身处21世纪的叛逆少女,在高三的时候她遇见心仪的男生,但她却穿越了,来到一个她完全不清楚的王朝,在她模糊的记忆力好像也没有这个朝代,而且她喜欢的男生好像也在这里哦,她到底会在这里经历什么呢?
  • 悍妃在上悍妃在上假面的盛宴|古言摊上个凤凰男兼心机婊的爹,和一个天真软弱的娘,不过没关系,所谓的宅斗,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力降十会。彪悍惯了,人人惧她如狼虎,本以为要嫁不出去了,身边居然有人说很多年前便对她情根深种。对于骆怀远来说,上辈子光有贼心没贼胆,以至于错过了自己王妃。这辈子重活一回,定要待她如珠如宝……
  • 穿越来爱你,公主殿下来嫁到穿越来爱你,公主殿下来嫁到安颜.CS|古言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本文讲述夏子鱼告别单身狗的奇葩穿越之旅。前世缘浅,奈何情深!别怕,我等,我等你说爱我。那个既美丽又狠心的男子,他优雅地向子鱼摊开双手道,弥儿与我就如同树和树皮一样,缺谁都活不了。子鱼撇嘴,写静庭,谁和你一样是千年树妖呀!本公主明明是一条美人鱼。男子唇角微勾,语气柔软道,今晚就加道“水煮鱼”如何?子鱼打了个冷颤,男子顺势将她拽入怀中,一脸温和道,弥儿不是常比喻说鱼游在水里才能自由吗?从今以后,我便甘若善水。子鱼的脸“腾”的红了,娇羞道,可是鱼的记忆只有几秒,你看…男子听似春风拂柳笑,呵…那就换道做法,将那鱼“生煎”便就长记性了。子鱼脑补中,那人已慢条斯理地上下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