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番外 无声

“结果出来了,针头上的血就是周丰茂的,而且上面有刘欣洋的半枚指纹,这回她肯定跑不了了。”

“嗯,尸检呢?”

“根据可/卡/因在血液内的扩散状况来看,死因不是毒/品。”电话那头的白花叹了口气,“也就是说,如果孙佳下手再慢一点,她就不是凶手了。”

“……”对于这个戏剧性的结果,陆俊逸竟然没有过分的惊讶,“倒是便宜了那个女流氓。”

“哦对了,一队的人在杜晨家发现了一双高跟鞋,其中一只的鞋跟带有血迹。你的猜测是正确的。”

“知道了。”

“……”

“怎么了,还有事?”

“咳,那什么……”白花支支吾吾道,“你,你昨天早上审完刘欣洋,回办公室趴桌子上就睡了。”

“然后宋队来看了一眼,然后他说看你脸红,就碰了一下,结果看你发烧了,以为你病倒了,就,就就就……”

“就给我扔隔壁医院了?”

“他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时二话不说拽起你就走,我,我怎么拦得住啊。”

“呵呵。”陆俊逸冷笑一声。

“你可千万别记仇啊,要记也记姓宋的,不关我事。”

“可放心吧,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白花苦笑两声,随后继续‘狡辩’道。

“我那不是想着,陶医生也在嘛~”

“拉倒吧你,等着回头跟你算账。”

“哎哎哎,你先别挂!”

“又怎么了?”

“我昨儿打你电话一天都打不通,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宋队也找你,你干嘛去了?”

“能干嘛?你们给我拽医院里,然后打点滴打了不知道多久,后来又喂了不知道什么玩意的药,劲儿大的跟安眠药一样。”

他继续骂骂咧咧道:“昨儿要不是陶鸿送我,死那了都没人给我收尸!”

“那你现在在哪?”

“我在他家。”他掐了掐眉心,“怎么了,还有事?”

白花花痴似的傻笑两声,随后十分猥琐的说道。

“不不不,没事了,不打扰你们了~”

然后挂断了电话,剩下陆俊逸一脸懵逼。

他转头看向厨房里忙碌的陶鸿,十分满足的笑了笑,起身去帮忙了。

“谁啊?”陶鸿随口问道。

“小白,还是案子的一些后续工作。”他拿过陶鸿刚洗完的大白菜,慢悠悠的切了起来。

“怎么,这醋你也吃?”

“去你的。”陶鸿笑骂道。

“哎,刚才看你阳台上挂的衣服,怎么牛仔裤还水洗?不怕缩水吗?”

“啊?”他转头看向阳台,一条深色牛仔裤挂在一堆湿漉漉的衣服中间。

“我没注意。”他愣了愣,“这两天太忙了,洗的时候没注意,一堆直接扔洗衣机里了。”

“完了,不会真缩水了吧。”

陆俊逸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他。

“可能是你姐的事情……哎,最近太累了,你去歇歇吧,我做饭就好了。”

“其实我姐……”陶鸿牵强的勾了勾嘴角,“自从我上了高中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大概也是我小时候的一种执念吧,我总觉得她是我最后的亲人了。”

“……”

“可能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他叹了口气,“如果有下辈子,希望她能投个好人家。”

“好了好了,不聊这个。”

陆俊逸把切好的白菜放到碗里,放下手中的刀,指了指阳台上那条湿漉漉的牛仔裤。

“裤子还是扔了吧。”

“什么?”陶鸿愣了愣,“我才买了不到半年,干嘛扔了。”

“我看上面有点破了。”

“破了?”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有一个擦口,是被什么东西挂到了吧。”

“啊,”陶鸿反应过来,“就一点点,很小啊,根本看不到的。”

“还是扔了吧,扔了保险。”

“……”陶鸿放下手中的东西,“你怎么了,跟一条裤子较劲?”

“……是他抓的吧。”

“什么?”

“周丰茂。”

陶鸿顿住了,转过身来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

“我猜,你这条裤子上,应该能检测出不少血迹吧。”

陶鸿没有回答,只是笑了。

“你进去了,是吗?”

“……是。”他坦然回答道,“你怎么发现的?”

“其实你破绽挺多的。”陆俊逸耸了耸肩,“绳子是你解开的吧,还有孙佳放在那的手机,我猜也是你拿走的。”

“从高架桥上扔下去了。”他笑了,“你再猜猜,还有什么?”

“还有?”陆俊逸愣住了。

“其实孙佳当时留下了很多脚印,所以我才会把周丰茂的绳子解开,让他顺着爬过去。”

“他怎么会听你的话?”

“当然不会,只是那时候他不清醒,看见人就以为是救他的。”

陶鸿转过身去,打开水龙头继续洗碗。

“可惜啊,我巴不得他死。”

“……”陆俊逸叹了口气,继续切菜,“你当时到底干什么去的?”

“我?其实我只是撞见了我姐。”他耸了耸肩,“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我本来是去商场买衣服的,撞见她了。本来想打个招呼,结果看她们俩拉拉扯扯的往周丰茂家去了,然后……”

“你要编瞎话也稍微走点心好吗。”陆俊逸有些哭笑不得。

“其实是他约我。”陶鸿轻笑一声。

“约你?”

“前些年他从我这借了不少钱,虽说都不是大钱,但是积累下来,也有大几万了。”

“我不好跟他撕破脸,毕竟算起来他是我亲舅舅,而且我也不缺那点钱。”

听着这里,陆俊逸默默的抹了一把自己贫穷的汗水。

“他突然跟我打电话,说要还钱。你们可以去查一下电话记录,就是当天中午。”

“所以你就去了?”

“我想看看他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他笑道,“结果死了。”

“所以警察叔叔要抓我吗?”陶鸿转头看着他。

“没罪名啊,抓你干什么。”陆俊逸干笑两声。

“呵呵,”陶鸿眯了眯眼睛,“不解风情啊——”

“什么?”

“没事。”他耸了耸肩,“中午吃啥?”

“不知道,有啥做啥呗。”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上门阴夫太霸道上门阴夫太霸道Summer晴空|悬疑我叫何若,一个90后的女性入殓师,入职第一天我就碰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玄门遗孤玄门遗孤晓v俊|悬疑守护华夏,人人有责!
  • 孽生花孽生花舒浅曦|悬疑夜色浓重,如腐烂尸体流淌着暗黑冰凉的血,月亮孤零零地盘旋在夜空,潮湿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腐烂味道。阴暗空荡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首诡异的歌。她看见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女人背对着她,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镜子里。女人缓缓转过身来,竟然没有脸,身前和身后一模一样。脑袋没有五官,却长着一头密密麻麻的头发,那女人缓缓从镜子里向她走过来……
  • 孕鬼阴婚之猛鬼霸凌孕鬼阴婚之猛鬼霸凌沐若慕月|悬疑她从未做过亏心事,可是,鬼还是找上了她!而且,还是个食色成瘾的风流鬼!什么?她得跟他冥婚?什么?他生前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要她给他生孩子?可可可,她怕鬼啊!而且,为什么她的身体阴气越来越重能看见阴魂遍地?又为何整日被鬼骚扰不得安宁?作为一胎两宝的大肚婆娘,维护世界和平的事她本不想干,但是,惊天阴谋下,有人对万贯家财虎视眈眈,也有人追求长生不灭,更有人妄想捣毁阴阳秩序!她一点点揭开谜底,挖掘出藏匿在自己身上的隐情,不知不觉走上了收服鬼怪的不归路,也走上了被色鬼天天骚扰的不归路……“老婆,我饿了。”“哎?鬼也会饿吗?”“嗯,心饿了,你叫人给我买些兔子心吧!”……“老婆,我饿了。”“呼……哪饿了?”“嘴。”“好,我叫人去给你买猪嘴。”“等一下!我要吃你的嘴。”说完就开啃。“滚开!死猪!”“呵呵……骂哪个?”“……”她无言以对。
  • 窃灵先知传窃灵先知传夜雨如书|悬疑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 在这个世界里,除了普通人还存在着许多异人。他们藏匿于普通人中间,却又被世俗权力所忌惮。他们中有悲天悯人拯救苍生的仁者,也有心性笃定以死卫道的义士,还有神机妙算窥探至理的奇人。当然,他们中也有心怀不轨的叛逆,不择手段的枭雄,还有那走上极端的妖邪。 丢失过去记忆的阿来,并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走进异人的世界……
  • 垂听神明低语垂听神明低语美秋里|悬疑世说不详的孤儿 继承神秘消失父母留下的破旧侦探事务所 杂物间中唯一的一个不倒翁倒下了 哦,那神明传来低语 “你们啊...来陪我玩吧。” 但是,我.....们?
  • 不要睡我的床不要睡我的床舞夜星空|悬疑为了赚外块,找了个酒店试睡员的兼职,不曾想因为接了个奇怪的试睡单子,从此后陷入一件件恐怖离奇的怪事当中。身上逐渐扩大的尸斑,纠缠不清的问歌人,装在坛子里的脑袋,穿纸衣的午夜出租车司机……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出入一个个阴森恐怖的死亡地带。
  • 沙葬海沙葬海洛小基|悬疑为了终结领墓人的可悲宿命,李苏严带着兄弟深入险境,喇嘛庙里突然出现的诡异事件,喇嘛失踪,尸魃现世,从天而降虫雨以及镶嵌在石壁里面的尸骨,无一不让事件险象环生。
  • 血印之门血印之门迷路的酱油|悬疑找到一扇门,或者死在恐惧中。啊啊啊为什么要二十字才可以啊!
  • 幻境弥生:绝境幻境弥生:绝境捷笔|悬疑人类在地球上的放肆导致能源枯竭,人类将面临灭亡,开启新世界的地图在谁手上?黑暗步步逼近人类将迎来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