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对战(下)

此时站立在空中的景琰,左手中黑色和蓝色的光芒相交流转。

一把湛蓝色的直背单手长刀,出现在右手中。看着自己的这把武器,眼中是那份喜欢到骨子里眼神,更不由自主的思绪万千。

在自己刚达到兵铠境,要凝结出武器的时候。自己可是祈祷了无数遍了:希望给自己的,是一把唐刀!

当它出现在自己眼前,那时的自己别提有多开心了。

将刀一挥,刀尖朝下。景琰仇视的看着刘飞虎,无比愤怒的说道:“今天,就拿你!给我的长刀,见血!”

刘飞虎根本没有接话,只是很冷漠的看着景琰。双手握着长枪,瞬间就冲了过去。

速度宛如电光一闪,众人只是看到黑影划过。

刘飞虎在景琰的上空展现身形,倾斜着身体。右手拿着长枪,以极其刁钻的角度,闪电般的刺出了这一枪。

看着枪尖刺破了景琰的脑袋,刘飞虎露出自信的笑容。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紧紧盯着这场战斗。看到刘飞虎刺破景琰的脑袋,谁也都大惊失色。

这一枪,来的太快!

蓝玉铭瞬间失魂了的一样,瘫倒在地。

蓝逸看到这一枪,心中立即为景琰捏了一把汗。换成是自己,也不好躲这一枪。

这一枪,真是太快了!

转过头有些担忧的看着景仲,生怕他伤痛欲绝,会暴起发狂。拆了这都城,踏平自己的皇宫。

可景仲一脸嫌弃的,回了自己一眼。蓝逸有些搞不懂了,难道这小屁孩不是你亲孙子?

此刻,刘飞虎心情无比愉悦。枪刺出,都没有收回。更挑了一下眉毛,高傲的看着被自己刺穿的景琰。

刘飞虎细看一眼,意识到了不对。

血呢?怎么没流血?

赶忙抽回长枪,手中传递过来的这感觉,怎么跟刺中空气的一样?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刘飞虎,从自己的背后听见了景琰的声音。

“我早说过,你这是病猫的速度了!”

景琰手起,刀落。

刘飞虎的后背,刹那间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炙热的鲜血,喷洒在空中。急剧坠落的刘长虎,眼中还是困惑不解的眼神。

心中只想到是: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直到刘飞虎重重的掉落在地,蓝玉铭激动的大喊一声:“好!”

这一声让蓝玉铭一瞬间,被所有人的眼神注视着。

“额…不好意思…有些激动了!”蓝玉铭双手合十,不停的道歉。

众人才回过头,继续关注战斗。

蓝逸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的少年,又急忙转过头看着景仲。一手指着景琰,很惊讶的问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景仲则摆起了架子,一脸的高深莫测。砸吧了几下嘴,嫌弃道:“蓝老贼,我就不告诉你。看看你,现在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蓝逸气急败坏:“景老鬼,你过分了昂!”

景仲如小孩子一样,朝着蓝逸吐起了舌头。“略…略…略……”

蓝逸狠狠的瞪了一眼景仲,很是生气的扭过头来。心中骂道: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锤你了!

景琰将刀一挥,沾染在刀刃的血迹立马被甩掉。从储物戒指内取一块白布,擦拭刀身。

眼神盯着地上的刘飞虎,心中念到:我看你的援兵,多久到?我就怕的是,你撑不住啊。

刘飞虎喘着粗气,双手撑着地。艰难的用两后腿,一步一步蹬着地面。强行的使自己,站起来。

都蹬空了好几次,才勉强使自己站起来。

双眼死死的盯着空中的景琰,拿出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一颗红色的丹药。状若疯癫,大声狂笑。

“哈哈哈,黄口小儿,你死期到了!”

景琰看着刘飞虎疯癫的模样,不忍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声大喊,响起。

“不要,爷爷不要!”

一个身穿绫罗绸缎的少年,挣脱开人群。发了疯的一样,快步朝刘飞虎跑了快来。

嘴里一直哭喊道:“爷爷…不要!…不要吃啊!绝对不要吃啊!”

那声音中撕心裂肺的绝望,刺激着在场的所有人。

少年一把扑在刘飞虎的怀里,绝望的祈求他:“爷爷,你别吃。别吃它,好不好?”

刘飞虎抱住少年头,搂在怀里。红着眼,安慰道:“小武,我的乖小武。不哭…不哭…爷爷不吃。”

景琰一时间也难受起来,不忍看到这一幕。转头看向了景仲,而景仲低头不语,全当他没有看见。

景琰右手则紧握住刀把,又松开手指,重复起这一动作来。

刘飞虎抚摸着刘武的脑袋,抬头看着景琰。笑着问道:“黄口小儿,老夫没记住你的姓名。可敢告知老夫呀!”

景琰回头,叹了口气回道:“景琰!”

刘飞虎赞赏道:“好名字!”

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少年,抬头又说道:“放过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景琰停顿了一下,细细看了一下刘飞虎怀中的刘武,正要答应刘飞虎。

刘武却挣脱开刘飞虎的怀抱,对着景琰跪了下来。哭着祈求道:“我求你,放过我爷爷,好不好?……父亲和娘亲,要带着我跑。可我不愿…离开爷爷,求求你…放过我爷爷…”

景琰只能沉默,心中更是替刘飞虎感到悲哀。

最后了,只剩下自己孙子一人在身边。

刘飞虎一把吞下,那枚红色的丹药。气息立马爆升起来,境界更是攀升起来,更是吹起周身四周的灰尘。

刘飞虎面容立马变的极其痛苦,仰天发出嘶吼。

“啊…啊…啊啊……”

而他后背伤口,奇迹的愈合起来。

刘武听到爷爷叫声,马上转过身体,喊道:“不要啊!”

景琰看着,此时刘飞虎的模样。自语道:“何必呢?”

整整十年的时间,景家早已把令家和刘家查了个明明白白。只不过是没有查清楚,这刘飞虎其实就是令家人。

起初只认为刘家是令家的盟友,两家试图要称霸铠武大陆。

在除了这红色丹药的来源不知,其制作方法景家都早已了如指掌,岂能不知这丹药的危害。

服用后燃烧自己的生命,强行提升自身境界。药效一过,身死道消。

刘飞虎一掌打昏刘武,对着景琰喊道:“打赢我,我就告诉你一切。”

景仲则说道:“我来!”

景琰立即喊道:“我来!”,并对景仲示意,自己没问题。

刘飞虎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大喝道:“战技:白虎撕空!”

长枪如有灵魂的,飞回到刘飞虎的手中。

刘飞虎双手一转,步法灵活的舞起长枪。一个转身,双手一挥而就。

长枪正好指向景琰,枪尖爆发出三道黑色光芒。一头黑色的巨虎虚影凭空出现,紧随着三道光芒其后,朝景琰而来。

黑色巨虎发出咆哮,啸声响彻天空。

景琰看着那头黑色巨虎,很是淡定说道:“战技:龙吟九州!”

从身后飞出九条五爪雷龙,九龙快速飞至天空中。回首对着那头黑虎,咆哮起来。

都在口中射出一道天雷,九道天雷在景琰头顶上方融合为一道石柱粗的天雷,劈向了黑色巨虎。

黑色巨虎和三道黑色光芒毫无招架之力,刚迎面就被冲散。

冲着刘飞虎,直奔而去。

刘飞虎更不想坐以待毙,大喝道:“必杀:幽冥白虎!”

一头巨型黑色猛虎出现,一把就拍散了天雷。

如果刚才那头黑色巨虎是一栋别墅,那么现在这头巨虎就是一座高楼大厦。

黑色巨虎拍散天雷,对着天空的九条雷龙叫嚣,吼出一声巨大的虎啸。

景琰朝着空中的乌云飞去,和九天雷龙一个高度后。笑道:“我看你这病猫,口气真大!”

景仲见状,立马拉起蓝逸向着城楼飞去。

蓝逸不解的问道:“景老鬼,你干嘛?”

景仲呵斥道:“不想死,你就闭嘴。”

景琰发现爷爷离开,就盯着下方的那头巨虎。嘴角上扬说道:“必杀:龙耀九天!”

九条雷龙受到命令的一般,飞舞起来。飞入乌云中,乌云开始电闪雷鸣。

无数的雷电交加,在云中穿梭。雷声阵阵,震耳欲聋。

不一会,一只巨大的龙爪率先穿过云层。硕大的龙尾来回游动,另一只巨大的龙爪拨开一团乌云。

如一座小山大的龙头,从云层中钻出,嘶吼出一道龙吟。张着嘴,一道城门大的天雷喷出。

直直劈在,下方的黑色巨虎身上!

巨虎在天雷中,不甘的嘶吼。一直到消散,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地上更被天雷劈出一个巨大的深坑,里面一片焦黑。

而在深坑正中的刘飞虎喷出一口血,倒地不起!

刚才还离刘飞虎不远的,昏迷的刘武。在刚才的天雷中,化为了灰烬。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灵武纪元灵武纪元七哥家的狗|玄幻聂天,落日帝国一个平凡普通的少年,却有一段坎坷的身世。踏上灵武之路,何惧艰难险阻,纵是万般打击,仍要封道问天!情之一物最难逃,何妨将心鉴青天。怎可弃,淡笑他人不解伊!一腔凌云之志,一段生死之情,且看我开辟灵武纪元。
  • 万世仙梦万世仙梦整整整|玄幻人有仙梦者,梦身升四清。劫后千万年,期汝望仙庭。空山万于载,神仙信有之。只自取勤苦,八世终不成。悲哉梦仙人,一梦误生生。——极王氏那是一个无垠的仙家世界,可以从远古追寻到今天,它光怪陆离,充斥着无尽的神秘,与浩瀚无边的激情,当然也有如悬崖一般,暗无天日的欲望。
  • 剑指天涯离骚剑指天涯离骚待发修行和尚|玄幻一个懵懂的少年、一座无字石碑、一把夺命之剑、一段悲泣的往事。且看他追寻着他曾经的脚步、一步步踏上巅峰、演绎一场可歌可叹的修仙之路
  • 上古劫之天地劫上古劫之天地劫再见别璃|玄幻围绕十大神器展开的六界大战,人,神,仙,魔,鬼,龙的六界传说
  • 在世鬼王在世鬼王缥缈洞主|玄幻孤寂的少年杨程经过灭门候却偶然觉醒前世记忆,成为在世风流鬼王的故事
  • 天道毒武天道毒武戴刀刺猬|玄幻自幼颠沛流离,终于安定下来时却又不幸卷入一场阴谋之中,东方迹白原本近乎绝望的人生,却因一只奇异的生物而发生巨大的变化。筋脉皆被腐蚀又怎样?咱不练内力改修毒功!待得堪破天道之时,左毒右剑,横扫江湖!然而,一场惊天的阴谋也在展开,幕后,又是哪只黑手在悄悄的设下这机关算尽的棋局,无数武者,尽皆棋子!
  • 天地最强音天地最强音泽远|玄幻人生就像一口座钟,平常的时候很安静,但每当受到撞击的时候,就会释放出震耳的声音,所受的撞击越重,发出的回声也就越强。不灭星晨,天地封神;仙神无道,我主浮沉。这就是天地间最强的声音!!
  • 浪人诡道浪人诡道隶月|玄幻五行阴阳,咒术大典。而我,选择这手中刀剑。纵与世相争,那又何妨?武者魂,浪人道,常伴身旁。
  • 龙血武尊龙血武尊鼠标哥|玄幻一笑为红颜、一怒江山震!好男儿就应该问鼎苍穹,睥睨天下!谁与争锋!
  • 王者使命王者使命刺客panda|玄幻他刚出生就要逃离自己的故乡。他的降世给了别人灾难,甚至让众多无辜的人因他失去生命。16年后,他回来了。他为了使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