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怀疑

姜锦鹤坐在窗边,抬头看着那樱花飞舞的天空,手里紧紧地握着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你怎么能忘了呢?

当真不记得了?

呵呵呵……或许,在你眼里,就只剩余碑了吧?

姜锦鹤自嘲地笑了笑,握着项链的手松开了。

“看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都会自己傻笑了。”身后传来了顾星河的声音。

那张脸就如同晨出的阳光温暖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只一瞬,姜锦鹤的目光便黯淡了下来,只因看见了顾星河身旁那面无表情,却依然那么让人着迷的人。

“姜锦鹤,你好点了吗?”余碑把带来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扭过头去看他。

姜锦鹤的兴致一下子被泼了冷水,声音冷冷地说道:“还没死。”

“阿余,别管他,他就这欠揍的样,好人没好报。”顾星河一副不满的模样撅了撅嘴。

姜锦鹤盯着顾星河许久,没有说话。余碑见他目光不善,便走上前,挡在了顾星河的前面。

“对了,学校那边已经报警了,会帮你找出是谁干的,你好好休息就行了。”

一会,姜锦鹤才把目光移到了余碑的身上,皮笑肉不笑:

“还真是麻烦你们了。”

其实说真的,姜锦鹤真的想不出是谁做的,说到与自己有恩怨的人,他倒想不出有谁,除了顾星河,但是那晚他冒着危险救下自己,不应该是他。

那会是谁呢?

姜锦鹤抬眼对上了余碑那双单眼皮的凤眼,那双眼睛好看得不得了,眼尾微微上挑,底下还有一颗小痣,即使是个男孩,也让人移不开眼。

“那个,你们先聊,我去方便一下。”

顾星河从身后轻轻地扯了扯余碑的衣尾。

“别让他欺负你。”他附在余碑而后小声地说道。

看着面前两人的亲密举动,姜锦鹤直觉得一阵厌烦,他抑制住内心的波澜,不耐烦地说道:

“要是没什么事,你们可以走了。”说完,便转身走到了窗边。

“算了,阿余,我们走吧。你在下面等我,我去去就回。”

余碑笑着点了点头,临出门前还向后看了一眼窗边的人。

等病房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姜锦鹤才从刚刚的心烦中缓过神来。

窗外的阳光直刺着他的眼,他抬手挡了挡。

医院的侧门,一个中年男人从黑色的轿车上下来,一步并作两步走到年轻的男孩身边,刚想伸手抚摸男孩的头顶,便被制止了。

男孩退后了几步,看着他的眼神都是冷冷的,男人似乎习惯了这一切,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笑了笑。

许久,男孩才动了口说了几句话,男人皱了皱眉,没说什么,一会儿,便转身上车离开了,只留男孩一人站在原地。

楼上,姜锦鹤望着这一切的双眼冷得锋利,只是嘴角勾了勾。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那只还打着石膏的腿,冷笑了一声。

“不会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吧?”

“喂!李叔,帮我查个人……”

他挂掉电话,刷到了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号码,盯着好一会,按亮了屏幕,又把它关掉,来来去去重复了好多遍,最终还是放下了手机。

同类热门
  • 他是我的肉球球吗他是我的肉球球吗黑豆泥浆|纯爱白木兆寻了他三年,一直以为是一位美娇娘,究竟是哪里出了错,美娇娘长成了一位小公子。 仰天长啸,罢了!易容后,那就师徒情深吧! 之后日常各种坑,小公子柳桦的机灵睿智,天赋异禀才没有折在,道貌岸然的师傅手里,努力从师傅坑里爬出来。 慢慢的吾家徒弟初长成,也透露出腹黑的一面。 试问苍天绕过谁,奈何马甲掉。 一向坑天坑地坑柳桦的白木兆,直接掉入柳桦的巨坑里,恍然大悟之时怎么爬都爬不出来了。 柳桦道:“从此后,套路漫漫长,师傅静待。”
  • 再无清明上河图再无清明上河图余柒小姐|纯爱夏河图是被迫穿越的…… 别人穿越一次都有好处,但他这一穿越任务完不成回来还要魂飞魄散? 辣鸡系统! 十七:……您高兴就好 直到他遇见尚清明,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他应该好好活一次,只做自己。 可是,结果呢?他曾经那么不顾一切的去爱一个人,到头来却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倾心错付 …… 十七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系统,他从来都是只为自己考虑的,夏河图穿越一事是他逼迫的,甚至为了让他同意,选择先一步杀死他。车祸是他故意制造的,夏北大“意外”穿越也是他的手笔,但他为什么会改变想法,不惜消耗自己去帮他复活,他不知道,或许是被这个头脑简单的宿主传染了……
  • 反派不营业反派不营业嘤嘤糖|纯爱檀云宗那位看似冷漠实则脾气暴躁毒舌又刻薄的沈宗主又在磋磨自己徒弟啦! 修仙界中被“欺师灭祖”的诸位师尊们纷纷表示:“狗徒弟不听话,我就把你送给沈尊首当徒弟!” 效果十分显著。 沈宣忱知道后冷笑一声,“通通收费!” 嘴里说着只护着自家孽徒一条狗命的沈宣忱身体却诚实地很,护短都是家常便饭。 弱鸡徒弟段柚表示:有大佬罩着真好!
  • 论如何成功把一只仓鼠拐到手论如何成功把一只仓鼠拐到手林家戏子|纯爱我觊觎那只仓鼠很久了,但她采访了我们队伍所有人,就是没来采访我。 是时候行动了,我想。 —— 甜甜小短篇,很快完结。
  • 速退情敌的一百招速退情敌的一百招佩璟之|纯爱大型真香现场,傲娇一时爽,打脸啪啪响。 为唤醒李长慎的意识,叶亦歌主动进入他的神识世界。 目的:击败情敌,赢得主人的欢心。 【起初】暴躁的李长慎:泼皮无赖,离我远点! 【中途】别扭的李长慎:那家伙又跑去哪儿了? 【最终】真香的李长慎: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傲娇高冷上神vs美艳阳光小仙 1V1 快穿、文风欢脱、不甜不要钱
  • 不许江山枉多情不许江山枉多情笔间流年1|纯爱(?1V1双重生先虐后甜) 前世曾经被毁掉的一切,今生似乎都还来得及改写。 …… (PS:就开篇虐,是甜文咯)
  • 快穿之男主上位计划快穿之男主上位计划果子吃小兔|纯爱[1V1] 群:636829420 莫名其妙绑定了一个攻略主神系统,来到三千小世界,作为撩天撩地的景行觉得他一定要好好的搞事情。 然后—— 某男人:打架? 景行默默收回踹出去的脚:不,没有,是他们先动手的。 系统小可爱:[宿主,你还可以再怂一点。] 景行:你想得美。 小可爱:[……] 宿主以打人为乐,撩人为玩,但碰上男主就是个怂。 经典语录:不,没有,是他们先动手的。 关键是男主深信不疑!!!! 全世界都知道宿主心眼坏性格恶劣……
  • 帝国的希望总想跑路帝国的希望总想跑路丶南鸢鸢|纯爱楚陌是个爹不疼娘没了的小可怜,有一天突然告诉他,他要替别人出嫁。 咋回事?我不是。我没有……
  • 时光匆匆不敌你眉间深情时光匆匆不敌你眉间深情凤家小九|纯爱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有些决定,只需要一分钟,可是,却会用一辈子去后悔那一分钟。
  • 快穿之男配恋爱快穿之男配恋爱余色音九|纯爱翟九言醒来的时候,就只见到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他下意识往四边看了看,才发现这里只有他一个。 不喜欢的不要喷,我又没逼你看。 欢迎各位小可爱们入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