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0章 人生如戏(完结)

万泓渊忍着万分喜悦,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便回了宫。颜蝶陌捂着胸口,明明很高兴,却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幸福很快就消失。

此时,宫里的公公宫女们开始送来聘礼,皇城中的名门贵族也纷纷闻风送上了贺礼。身兼管家之职的青禾忙碌着,一转身,发现颜蝶陌不见了。

“小姐?小姐?”

颜蝶陌哪里还听得见青禾的呼唤,她早就从后门偷偷地溜了出去。她睡了那么久,明天又成婚,现在自然得出来好好地放松放松。

如今是夜市,人流如织,颜蝶陌东逛西逛,睡了一觉之后,对所有东西都新鲜得不得了。

“卖冰糖葫芦!冰糖葫芦!”

“来一串!”颜蝶陌拍了拍前面的大叔,他一回头,望着她一笑。

“小姐,你好运气,是今天第八位客人,不用给钱。”沉大取下一支冰糖葫芦,笑呵呵地递到了她的手里。

“哇,”颜蝶陌笑得眉眼一弯,伸手接过:“大叔你人可真好。”

“是小姐运气好。”沉大一笑,转身就离开了。颜蝶陌咬着冰糖葫芦,望着吆喝着的大叔渐行渐远,高兴地挥了挥手。

一个人立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久久不动。

灵敏的颜蝶陌转过身,一边咬着冰糖葫芦,一边看着不远处的夫妻,礼貌地一笑,然后就去旁边的摊位看风筝去了。

万祁阳僵着身体,望着她欢快的身影走远。

千穆淡淡地道:“死心吧,她不是前世的她。”

“明白。”万祁阳点点头,自从魂门关闭之后,他身体越来越弱,他死去的时间也快到了。前世的他,便是在后天离开的。

“万祁阳,别看了,这辈子你都不会和她有缘分。”千穆冷冷地道,她现在虽然能在他的身边,可是他的身心和眼睛,始终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知道,呵。”万祁阳轻叹一口气,无论重来多少回,他都注定在后天死去。这么短命,想给她幸福也是不可能的了。

此时,颜蝶陌手拿一个漂亮的风筝,往回看了一眼,方才那对夫妻已经不见了。她喊着酸甜的冰糖葫芦,皱着眉头想了想,却什么都没有想出来。

大婚如期举行,颜蝶陌欢天喜地成了万泓渊的皇后。此时她独坐在寝殿当中,等着万泓渊的到来。

可是左等右等,还没有到时辰,坐得腰都酸痛的她干脆站起来活动一下子筋骨。可是想想,她始终觉得不对劲儿。

一个宫女被唤到跟前来:“娘娘,奴婢在。”

“我问你,母后呢?”颜蝶陌皱着眉头道,今天拜堂,只拜了昌帝,却不见羽后,可是又没有人告诉她为什么。

宫女一听,伏在地上道:“娘娘有所不知,你病重期间,皇太后已经病逝了。”

“什么?”颜蝶陌一惊,她不过睡了一觉,竟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得了什么病?”

“疟疾。”宫女应道。

颜蝶陌点点头,想到在大婚之日谈这些有点不吉利,于是就再也没有问了。

“皇上为何还没有回来?”她问得脸红耳赤,也不是颜蝶陌心急,而是这都快过吉时了。

“回娘娘,皇上正和北王喝酒呢。”

“噢。”颜蝶陌点点头,听闻万泓渊和这个同父同母的弟弟感情还是不错的,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既然如此,我也去和他们喝一杯吧。”颜蝶陌撩起盖头,却遭到了青禾的阻拦。

听到动静的青禾走进来道:“娘娘,哪有新娘子现在出去的。”

“太上皇一向随我,什么规矩呀,我才不管呢,高兴就好。”颜蝶陌一边笑着,一边掀开盖头就往大殿上去。

她一来,众人哪里还管得规矩不规矩,都不约而同地屏息了起来。

正端着酒杯的万泓渊和万祁阳,更是紧张得不知所以。这奇怪的气氛,让颜蝶陌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怎么?你们不欢迎我?”

被酒呛到的容非子,咳嗽了几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夸张地道喜起来:“恭喜恭喜!见过皇后娘娘!在下容国容非子,今天一见皇后,气质果然非同凡响。这一看呀,和皇上真是配得不得了!”

“对对对对!”众人纷纷附和了起来,就连万祁阳也微微点了点头。

颜蝶陌脸红了一下,端起酒杯来:“我敬大家一杯!”

皇后举起酒杯,众人自然也不敢不从,也纷纷回敬了一杯。一杯酒下肚之后,颜蝶陌脸飞了一抹红,她莲步轻移,来到万泓渊身边,对着他一笑,明眸皓齿,好不动人。

万泓渊看得有点发怔,颜蝶陌笑了笑,又端起酒杯对万祁阳和千穆道:“听闻北王已经成亲,可惜我前段时间病重,没有参加你们的婚礼,也没有送上贺礼。我现在敬你们一杯,贺礼明天立马补上。”

万祁阳一笑,举起酒杯:“皇后娘娘客气了,此等小事不必放在心上。今天皇后娘娘凤体安康,乃是万安之福。”

千穆在旁温婉地一笑,颜蝶陌点点头,举起酒杯扬起脖子,一口饮尽杯中酒。这般豪爽的样子,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婚宴热热闹闹地进行到半夜,有点微醉的颜蝶陌不知道何时在万泓渊的怀里昏昏沉沉地睡过去,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皇后娘娘,洗漱了。”青禾掀起珠帘笑眯眯地走进来。

见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颜蝶陌哈了一口气,问道:“皇上已经上朝了吗?”

“回娘娘,今天一大早,公公就来急报,说有急事等着皇上去处理呢。”青禾一边给颜蝶陌梳头,一边为她挑选簪子,“娘娘,你是喜欢金簪还是翡翠?”

颜蝶陌轻叹一口气:“随意。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起来,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

青禾一笑:“娘娘昨晚喝多了,等一下喝一口清茶就会好些了。”

茶?颜蝶陌怔了怔,很快就回过神来:“不爱喝茶。”

“要不奴婢为娘娘准备一碗蜂蜜水。”

“好。”颜蝶陌点点头,看了一眼外面的阳光,不由地眯起了眼睛,“青禾,我昏迷的时候,经常做一个梦。”

青禾收起梳妆匣,笑道:“娘娘做什么梦?”

“我总是梦见我在一片草原上或走着或站着。可是有一天,我听见喊我名字,等我回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有的时候,我还看见八岁时候的我呢。虽然是在梦里,可是感觉太真实了,现在想起来,总觉得乖乖的。”

颜蝶陌说完,轻叹一口气。青禾端上蜂蜜水,道:“娘娘兴许是累坏了,来,先解解酒。”

“对了,你可知道,皇上是有何急事非要去处理?”颜蝶陌接过蜂蜜水,语气中不免有些哀怨,有什么事情能重要得过新婚之喜。

青禾嗫嚅了一下,低声道:“娘娘还是别管了,不吉利。”

“说,”颜蝶陌皱着眉头放下碗:“吉利不吉利的,我都要知道。”

青禾抿紧嘴唇,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北王今日在北王府去世了。”

颜蝶陌一怔,随即道:“这么突然?昨晚我和他喝酒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说去就去?”

“听太医说,最近北王身子就不太好,昨晚又彻夜饮酒,恐怕是伤肝了,所以……”

“唉,”颜蝶陌摇摇头:“可惜了,他还这么年轻。”

青禾眉眼一低:“谁说不是呢。”

“可怜她的王妃,以后这么长的一生,日子可不好过。”颜蝶陌心里只感到一丝惋惜,毕竟她之前和北王夫妻俩只有一面之缘。

“生死有命,娘娘还是不要多虑了。皇上若是知道青禾擅自告诉娘娘这些,恐怕不肯饶过奴婢。”

“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只是,我还打算给北王补一份贺礼,唉……”颜蝶陌摇摇头,顿时觉得全身都酸软了,又回到床上躺了趟。

“咚咚锵。”忽然,一阵唱戏的锣鼓声响了起来,吵得颜蝶陌微微睁开眼睛:“青禾,谁啊?”

“回皇后娘娘,这是皇上专门给娘娘准备的戏班子。”

“噢?”颜蝶陌的心想到北王的死,总觉得胸口一股郁气不散:“心烦气闷地很,让他们的花旦进来给我唱一段。”

“是,娘娘。”青禾点点头,让一个宫女领着花旦进来。

颜蝶陌从床上起来,来到一张长椅上,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青禾,这茶苦。”

“娘娘,这是铁观音,怎么会苦呢?”

颜蝶陌听罢又喝了一口,口齿留香,没有方才的苦味了:“兴许是我昨晚喝太多酒了。”

“娘娘,戏班的花旦到了。”

颜蝶陌眼角一瞥,来了兴致:“孩子,你多大了?”

“十岁。”

颜蝶陌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这人儿,颇赞赏:“虽然年龄小,可姿态风流,看来是一个好花旦。”

“谢娘娘夸奖。”

颜蝶陌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沉默了一会儿,才涩涩地道:“浮生。”

紧张的青禾暗暗地搓了搓衣角,颜蝶陌又看了一眼他腰间的蝴蝶结,随后才道:“好名字,唱一段戏吧。”

“娘娘想听什么?”

“梁山伯与祝英台。”这是颜蝶陌小时候经常听的戏,娘亲最爱听了。

浮生微微一怔:“是。”

浮生宛转的唱腔一起,颜蝶陌斜身靠在长椅上,闭上了眼睛。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妃常闹心妃常闹心冷绫璃|古言沐沉香,一个自以为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孩子,误打误撞走进丞相府,误打误撞成为丞相义女,又误打误撞成为陪嫁…… 可是,等等,为什么这一系列的“误打误撞”后,她竟然莫名其妙成了正牌王妃?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在这个地方,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能轻易地接受她?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道貌岸然说着不近女色的臭男人为什么老是喜欢黏着她…… 所以,这是一个某腹黑王爷扮猪吃老虎的故事,准确来说,是一位英勇无双的王爷殿下“自我牺牲”收服“嚣张”小妖孽的故事!
  • 卿本吾家人卿本吾家人又淮无水|古言简介—— (请极具气势地读) 她们,是女尊王朝有钱有权有地位有超群武艺的女皇、公主、杀手。 他们,是二十二世纪组团的咸鱼穿越户。 一朝穿越,他们成为了女儿国的废材一号、废材二号、废材三号、废材四号,从此被侮辱、被碾压、被无视! 然而,怎会甘心就此屈于人下?且看他们如何颠覆朝局改变命运、打败女人君临天下高立千山之巅最终却因怕老婆而落得一个惨败的下场。 【萌文】
  • 系统之女配逆袭完美系统之女配逆袭完美蓝雪沐|古言女配系统,我知道逆袭嘛!我马上去完成任务我就可以复活了吧!沐雪惜伤感的对着面前的系统君回答,放心吧!本系统会让你完成任务后就复活的,某人一脸傲娇的告诉雪惜,………………喂,小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都追着我,雪惜边跑边喊着系统。都说了不要叫吾小影,至于他们,放心吧惜惜,你是我的,他们给我边上去,众帅哥吼道:凭什么。这是一个傻不愣登的丫头,和一个傲娇系统的故事
  • 负了天下也不负你负了天下也不负你墨无恋|古言那年血染皇城已让她的心宣下誓言,本以为报了仇就可以无牵无挂地离开,却爱上了这辈子不能爱的人。终相负
  • 秀才家的小娇娘秀才家的小娇娘予我初阳|古言眉清目秀的少年秀才捡了一个小娇娘,从此踏上宠妻的不归路。“娘子,这是我今日赚的银子,都给你!”“娘子,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螃蟹!”“娘子,我路过玉器店,瞧这支珠花好看,就帮你买了,你戴一定很好看。”“娘子,你看我的肩膀是不是很结实?”“娘子,你看我是不是越长越玉树临风了?”小娇娘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只是,这宠妻的画风怎么有点歪了……
  • 我家傲娇女神我家傲娇女神谢宝|古言他和她,曾经是多么的恩爱,可一场背叛,使他,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一场轮回重生,有个天使告诉他。他的使命,还未完成,当他再次重生,来到他十九岁的时候,正在报仇时突然出现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说林轩哥我非你不嫁然而这时候他的心突然跳动了一下。
  • 江山不入蛊江山不入蛊泡面咖|古言蚩玥时常想,如果自己没有遇见江桓,那她一定还是阿爹的乖女儿,是苗家寨都喜爱的苗娃娃! 从不知爱至恨,从不知情至痛,一切的一切皆是因江桓而起。
  • 妃同小可之邪王举旗投降妃同小可之邪王举旗投降南妃妃|古言她是将府嫡女,爹爹是战功显赫受万民敬仰,却没想最终因功高盖主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原本的青梅竹马变成了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而她为报杀父之仇,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沦落成晋王府的一个小婢女。传言中的晋王殿下,冷酷嗜血,视人命如草芥,人人敬而远之。但自从遇上某人之后,这个从不关心朝堂大事的晋王殿下,披挂上阵,屡立战功。他说:“为了你,夺了这天下又如何!”
  • 王爷的高冷倾城妃王爷的高冷倾城妃梧瞳星|古言她,一个高冷的特工。她,一个将军府小姐。她奇葩的穿越到古代。毁容?不存在的。废柴?不存在的。为情自杀?更不可能。她本有一个爱她的母亲和父亲,直到母亲死后才知道这个父亲是为了利益,对她们娘俩没有爱,她的父亲的不管不顾任由别人折磨她。可是现在她来了,她在短短时间内创建了自己的势力,她只想报仇,可却下旨嫁给那个高冷王爷,两个气场同样高冷的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 妃常顽劣:神偷大小姐妃常顽劣:神偷大小姐大风兮兮|古言那一日,他向死而去,却放她独生。那一日,他盛怒之下命人用乱棒将她活活打至断气,抽皮扒骨炖灵药,以治爱妃不孕之症。那一日,她一刀砍断他的臂膀,自此青丝变白,恩断义绝!可是从此以后,郁丹青最不能忍的是每天早上看到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魔王躺在她的榻上!某女涩涩地问:“我是你抢来干嘛的?”“咬,拥抱,然后撕掉!”某魔王想了想,认真地大言不惭地说道。原来她一心一意把这魔王当神供养,谁想他竟然要把她当长期饭票,总想着养肥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