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连场好戏

“跑快点!”正在狂奔的容非子,转过头拉了一把五子。

不远处,颜蝶陌在步步紧逼,急促的脚步声,让主仆两个头皮都在发麻。这王妃发疯要是杀人,是不用负责任的啊。

主仆俩在巷弄里左拐右拐,冲进了茶楼里,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此时说书正说得精彩部分,容非子随众人拍掌:“好!说得好!”

内力的消失,让颜蝶陌失去了跟踪的依据,她在茶楼外面停住了脚。一见她追来了,主仆俩装淡定听书,事实上,颜蝶陌每走一步,都在挑动着容非子的神经。

“好!太精彩了!”容非子又是一声吆喝。

“有多精彩?”他扭过头,颜蝶陌正冷着脸,他离她半米,都感到一股寒气扑了过来。

“哟,北王妃,这么巧。”容非子笑眯眯地,做人要镇定。

“唰。”茶楼所有人都听见了容非子的话,注视着这传说中的北王妃。

这是容非子对颜蝶陌的警告,警告她要注意北王府的声誉,不要乱来。

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颜蝶陌坐下来,道:“店家,上茶!”

“是是是。”

“既然王妃请客,店家啊,把好菜都端上来。”

整座热闹的茶楼鸦雀无声。上百道目光,亮晶晶地看着他们。

“你对那孩子做了什么。”颜蝶陌把红绳放在桌面上,冷声道。

孩子?捕捉到重要信息的群众,闪了闪眼睛。

“玩游戏而已。”

“你跑什么?”

“我怕你揍我啊。”

“是吗?”

“不如我们和解吧,怎样?”

“不。”颜蝶陌面不改色,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容非子深呼吸一口气,冷静冷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他笑眯眯地,正要周旋一下,想不到一阵风呼过来,一只玉手盖在他的脸上!

只听颜蝶陌义正言辞地喝道:“大胆刁民!居然强抢良家妇女!如今我拿到证据了,你还有什么要抵赖!”

说罢,颜蝶陌指了指那红绳,群众们“哇”了一声,想不到这两个男人人模狗样!

主仆俩一下子傻了眼,什么情况!

颜蝶陌扯过他衣领,怒喝道:“跟我见官!”

“你居然污蔑本皇子,你……”容非子还没见过这么胆大妄为的女子!

谁料颜蝶陌出示了王府金牌,群众“哇”一声,真的是王妃。

她喝道:“还敢冒充皇亲国戚!我堂堂一个王妃,怎么没见过你!”

“对啊对啊。”群众们纷纷点头。

“我也有金牌……”容非子摸了摸,却发现不见了!

颜蝶陌顺势而上,怒道:“西城的那孩子貌美如花,人家好不容易养大这么一个闺女,居然被你抢走。你这个禽兽,不揍你真是不解气!”

说罢,她掏出十几块金子放在桌子上:“谁揍他,这金子就是谁的!这可是通缉犯,谁押送去官府,还有赏银!”

“打他!”群众们一见金子,一拥而上。

“为民除害!”

容非子和五子傻了眼,正想开打,才发现穴位被颜蝶陌点住了!

“啊哟!我是皇子啊!”

“居然冒充皇亲国戚,打!”

“哎哟哎哟!”

颜蝶陌冷笑一声,拍拍手,走出了茶楼,走到街尾的时候,她掏出容非子的金牌扔在地上,扬长而去。

两个乞丐眼一见,疾手快捡了起来,咬了一口,确定真是真金,连忙跪在地上谢天谢地谢菩萨。

太子宫中,万泓渊正练剑,一只白鸽“扑腾”地飞了进来,落在了树上。他取下鸽子脚上的字条,一看,大惊失色:“来人,去趟洛信府!”

洛信府,皇城审讯重刑犯的地方。

一个时辰后,万泓渊领出了容非子主仆二人,两个人鼻青眼肿,头发凌乱,衣服都是菜汁茶叶。洛信府的大人,冒着一身的冷汗,送走了太子爷和容非子。

回到府里,大人腿一软,刚才用刑逼供,下手有点重,哪个天杀的,居然糊弄他!幸好太子不知者不罪,只是罚了一年的工资……哪个天杀的!

此时,受了惊吓的小师雄一直睡着,万祁阳在旁照看,不让旁人靠近半步。颜蝶陌轻手轻脚地走进去,看见孩子已无大碍,便拉着万祁阳出来了。

她道:“明天我们还得去宫里,孩子就让云鹤照看,我们先去休息吧。”

“你今天看见是谁了吗?”

“容非子。”

“嗯。”万祁阳点点头,果然是他。

“他对孩子做了什么?”颜蝶陌不懂,又是绑红线又是烧纸钱的。

“这是容国的祈福仪式,他们喜欢用童子祈福。近几天师雄运气正旺,所以……”

“胡闹!”颜蝶陌真是被这主仆俩气死。

“你打他了?”

“没,我这么温柔。走,去休息吧。”

颜蝶陌笑了笑,和万祁阳走进寝殿,殿内的烛火一灭,王府安静了下来。

深秋的皇宫,挂满了黄旗。今天的青鸾殿,分外地热闹。昌帝和羽后在宫中设家宴,太子和北王都到宫中相聚,还邀请贵客容三皇子,宫女们大清早就里里外外地忙起来了。

吉时一到,公公就扯开嗓子宣告众人进殿。

万祁阳见到容非子猪头一样的脸后,低头在颜蝶陌的耳边道:“这就是你的温柔?”

颜蝶陌点点头,和他相视一笑。

容非子一瘸一瘸的姿势,让昌帝不由地担心了:“三皇子的贵体,是不是哪里不适?”

容非子心里大嚷:“这可是你儿媳的杰作!”

“谢陛下关心,昨夜我遇到一只猛兽,于是搏斗了一番。小伤,无碍。”说罢,容非子瞪了颜蝶陌一眼。

昌帝听了,大为欢喜:“皇子果然和你父亲一样,智勇双全,乃当今少有的俊才!”

“噗嗤。”颜蝶陌暗暗地笑了。

“谢陛下夸奖。”容非子勉强地应道,便坐了下来。

“大家太久没聚了,又遇到三皇子这个贵客在,于是为父就设了家宴,大家不要拘谨,聊聊家常,师雄啊,来皇爷爷身边坐着。”

“嗯呀!”脆脆的声音,如同珠玉落地。

家宴开始,昌帝意在让两个儿子和解,兄弟脸都心知肚明,表面上的客气,倒是齐全。唯独颜蝶陌从头到尾,都没看万泓渊一眼,只是低头吃菜。

家宴“其乐融融”地进行着,昌帝忽然道:“蝶陌啊,昨天我听闻你为民除害,擒住了一个采花贼?”

“呃!”容非子口里的酒,差点就喷了出来!

颜蝶陌跪了下来:“回父皇,这功劳得归功于那些群众,他们正直不阿、见义勇为而又不求回报的行为,实乃是我万安国正义的精神所在。说到底,这得归功于父皇教民有方,才让这道德败坏的采花贼无路可逃。”

不求回报,容非子咬着牙,这句话也说得出口。

昌帝大笑:“哈哈!甚好!甚好!三皇子,你看本国的王妃如何啊?”

容非子噎了一口气,站起来大声赞扬:“好!非常好!有这样出色的王妃,真是万安国的福、气啊!我敬大家一杯!”

从没这么郁闷过的三皇子,仰头喝下了一杯酒!

昌帝更是开怀,赏赐众人新进的玉兰酒,还宣来了歌舞助兴。万泓渊脸一沉,这丫头越来越伶牙俐齿,拍得一手好马屁。

“有你们这样的儿子和儿媳,为父实在高兴,希望以后你们不要让为父失望!”昌帝意味深长地道,羽后慈爱地跟着点点头。

这个女人的虚伪,让颜蝶陌一阵阵恶心。万祁阳暗地里轻握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

此时,在昌帝旁边玩着的娃娃,盯上了容非子。那个猪头一样的哥哥,怎么那么眼熟?他捏了捏一个柿子,突然扔了出去,砸中了容非子!

“呜啊!”孩子兴奋地跳了起来,中了。

“这……”各怀心事的人们,被这突如起来的一幕,吓着了。

自知理亏的容非子,准备宽容度人,一笑了之,正咧开嘴,一只柿子又砸中了嘴巴!

“师雄不得无礼!”昌帝喝道。

谁料小师雄撇下了小嘴,吐字不清:“皇耶耶,猪头哥哥绑我……”

搞不清楚状况的昌帝,一脸威严地望着容非子。

容非子自知理亏,连忙道:“误会、误会。”

万祁阳皱着眉头,静观其变。颜蝶陌倒是滴下了冷汗,麻烦要来了。

果然,羽后冷喝道:“蝶陌,你在家如何教子的?孩子怎么如此无礼,不知分寸!”

“我宠的。”万祁阳冷不防回了一句。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下来,任谁都看出万祁阳在护短。尴尬的羽后正要训斥,颜蝶陌跟着小师雄嘴一撇,眼泪“哗”地就下来了:“蝶陌不会教孩子,才让孩子出了丑,让别人笑话他有个疯娘,我……呜呜呜呜呜……”

容非子可算是见识这个女子的演技了!他望了一眼万祁阳,这个由始至终都冷静的男人,似乎对眼前这一切都掌握之中。

“哇!”突然,小师雄扯开嗓子也哭了起来,跑过来抱着颜蝶陌,母子倆放声大哭,凄凉大哭。

小娃娃抽泣着,指着容非子,昨天受的惊吓今天的委屈,通通化作了怒气!“咻!”四十剑阵赫然在列!

“师雄,不要……”颜蝶陌大惊!在青鸾殿动武,是死罪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弃女策之皇后谋弃女策之皇后谋李简单|古言这是一个时而逗比时而腹黑女主和一位时而流氓时而高冷男主的故事。**********************她是贵女,姑母是太后,父亲是一朝丞相,母亲是护国大将军的嫡女,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躲避的孤女。丞相府两百二十六条人命一夜之间无一生存,而她也成另一个她。他是王爷,东秦国唯一一位异姓王爷,也是一位令其它国家闻风丧胆的战神王爷,他腹黑,他高冷,他阴险狡诈,独独对她爱耍流氓。***********告白篇: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某人由酒喝多的理由翻墙到了沈灼华的院子,只要让他想到沈灼华身后的那些烂桃花,某人本来就黑的脸,更黑了一分。便直接推门而入,到了沈灼华闺房中,沈灼华以为是哪里来的刺客,便快速的拿起匕首刺向来人。不过以沈灼华的身手怎是某人的对手,两招就被降服了,男人把沈灼华逼向墙壁边缘。慢慢的凑向她。沈灼华也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味,刚想破口大骂的时候,就听到男人在她耳边轻轻的声音很有磁性的说道:“外面那些胭脂俗粉算什么?本王才是真绝色。”男人随后把头靠在了沈灼华的肩膀上,又说道:“嗯?夭夭,本王的颜值能入得了你的眼吗?”沈灼华听后,嘴角不停的抽了抽,她真想把男人扔出去。还是告白篇:“你想要这天下?”男人挑眉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女人,两年不见,这女人的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女人眉头都没皱一下,便说道:“有何不可?”男人邪魅一笑,就是喜欢她这么有野心的样子,嘴角微扯:“那我把这个天下送给你怎么样?”女人好看的柳眉一挑,淡淡的说道:“只要一半就行。”说完还对着男人莞尔一笑。“为何?”男人似乎有点不解。女人轻身的走向男人身旁,脚微微垫着,在男人耳边轻轻的说道:“因为闵王爷的颜值入了本小姐的眼,本小姐想伴他君临天下。”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后,又轻声的说道:“你说,他会愿意吗?”男人听女人说完后,便把她拥在怀中,喃呢道:“他愿意。”
  • 彼岸妖娆魔妃难追彼岸妖娆魔妃难追妖孽在哪里|古言他笑着说:女人,做我宠物如何“她撇了他一眼说:那你做我的男宠如何?他的嘴角抽了一下,笑的更为妖孽,”却没再说什么她是神界的王,而他是魔界的帝”当腹黑狡猾的她撞上冰冷霸道又邪魅的他、又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当知道一切真相的她后,又该如果决择呢?
  • 谓何归谓何归池久归|古言不知经历了多久,已是看淡了红尘、厌了这是非。她带着一剑、一灵、一狼、一鸟隐居山林。 她也常常亭立溪边,聆听着这水声,喃喃低语:“霄漪,你可否在一刻间,很想念某个地方?” “主子在哪,哪便是清漪的家。但凡有主子在,便没有这种思绪。主子想家了?霄漪这便带您回去。” “罢了,那地方……回不去了,”
  • 极光之恋倾城绝恋极光之恋倾城绝恋实施|古言为你覆了天下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 倾城归来倾城归来幼枝小盆友|古言她为了他付出了所有得到的却是万丈悬崖,当她和他再次见面剪不断理还乱。“若我今日不死,定让你欠我的还给我”“苏宁儿,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朕的手掌心”权莫天紧握着她的手腕。当匕首刺进他胸脯的一瞬间,她的心也在滴血,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所谓的复仇在一瞬间崩塌。
  • 毒妃妖娆:邪王深爱难自拔毒妃妖娆:邪王深爱难自拔指尖舞墨|古言凤惜霜惨糟背叛,死后穿越却依旧是个脸盲。脸盲便罢了…好歹会调香制毒干掉渣渣如切瓜。但这给她配的瘸子夫君是怎么回事,两人天残地缺凑一对吗?新婚夜,凤惜霜鄙夷一笑:夫君,一夜值千金,要本小姐扶你起来试试吗?!某王温润一笑,勾魂摄魄:爱妃可以坐上来自己动。不久后,凤惜霜发现,明明说好她来动,为毛又被压了!某王挥汗如雨:压着,你便不可自拔了!
  • 我的媳妇是快穿大佬我的媳妇是快穿大佬冬雪傲梅|古言“世上,哪有那么多两情相悦。” “帝王,都是孤寡。” “你以为他求而不得的是你吗?不,是权柄!” “为了这段情,他好像可以疯魔,可以不顾一切,可以变得不像自己。” “但他的疯魔和不顾一切,都不是为了你。” 大佬有成长期,大佬不会一开始就是大佬。 真·呆萌可爱·大佬 PS:大佬混古代那一场
  • 颜宁的古代生活颜宁的古代生活卖报的大当家|古言颜宁被阴差勾错魂,不得已重生到异界凄惨农家女身上。别人的穿越都是金手指打开,卖菜方,捡人参赚大钱,从此过上了美好生活。可是她作为一个现代优质女青年,自带空间穿越,为啥过得还是如此穷困潦倒。这是天道不公,还是地府老鬼太坑人,或是颜宁命中有霉。看颜宁凭借自己的实力,稳抓稳打,带着2个小包子过上幸福生活
  • 那年暮尽晗时那年暮尽晗时苦木柬|古言她是一直为北魏皇室主宰浮沉的神秘山庄——巫灵山庄主,拥有绝世容貌和洞古悉今的幻术。十六年前,一场令人始料未及的惊天朝变也令巫灵山从此匿迹于世间。为解开巫灵山没落之谜以及她的身世之谜,她必须寻得五幅古画练就上古秘术,却在寻画的旅程中卷入了南北朝的皇室斗争中。她一面透过五幅古画,穿走在一段段今生前世的爱恨纠缠里,看尽各种情仇;一面需要从纷乱的国家间的明争暗斗中拨开迷雾,找出真相。这一路的纷争迷乱,谁才她最终的爱情归宿?那年,初雪晓春,那人黑衣银面,眸如星辰;那年,秀色青青,那人白衣素艳,眉目含笑;那年,樱花烂漫,那人锦衣寒威,眼波娉袅;那年,暮尽晗时,弦动今生,梦前尘!
  • 爱妃在上:邪王请上座爱妃在上:邪王请上座杨火火|古言从青楼到舞娘,再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一舞倾城,且看傲娇公主玩转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