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劫运阵图

黑燕军战场

果真如燕四所言,这些南越伏兵的为首者才刚过九元天,远不是黑燕军这样的虎狼之师的对手,几经交战,便死伤大半,只是燕四还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派出去的探子回来禀报说北越边军已经被南越的齐王拖住,两军僵持,脱不开身。

燕四想要派人去北越边关报信,只是原本占领的南越边关又被荣王夺回,燕四这才意识到,自家整个边关大军都中了人家的埋伏了。

看着燕四紧皱的眉头,燕七安慰道“四哥不用慌张,此前我已按惯例向京城递信报备,不消几日,援军即到,再者说,上有金元宗止戈令在,我量他也只敢搞些小动作,不敢怎么样”

燕四却不这么想,要真是搞些小动作,又何必大费周章将北越的十万边军诱到腹地呢。

……

北越皇宫

北越皇帝呼延烈看着手中的情报,情报上说黑燕军刺杀成功,魏北昌已亡,南越边关大乱,边军守将徐无已经率军出城,占领了数座城池,形式大好。

呼延烈喜不自禁,将书信递给了身边的长子呼延风。

要说这呼延风可不简单,仅仅十五岁,就以天师境被收入金元宗,这一次回来也是和袁承献一样,为金元宗收徒一事。

呼延风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对劲,魏北昌是谁,南越三代国主中最杰出的一位,怎么会一点防范没有,如果真这么好杀,五年前就不会失败了。

更何况现在金元宗的止戈令高悬头顶,北越如果敢过线,肯定会受到金元宗的严惩。

果不其然,过了三天之后,边关的守军报告说与徐无将军失去联系,十万大军已经深入南越了。

呼延烈一下子急了,那可是十万大军,如果真被南越吃下去,北越可以说是瘸了一条腿。

呼延风听到这样的消息,就断定魏北昌根本没有死,除了魏北昌谁能有如此魄力算计北越。

呼延风想了想,让呼延烈调镇守南方的鹰军统帅杨严武率军驰援徐无,力求保全而。

呼延风自己则放出墨隼,联系身在南越的袁承献,请他去阻止魏北昌的越线行为。

金元宗派向各地的使者都是事先通过气的,并且没人有一只速度极快的墨隼通信,以防万一。

……

南越边关

荣王重新占领边关之后,按照计划原地待命,只是牢牢地守住城门,静待北越的援军到来。

另一边北越的将领徐无和齐王摆开阵势,两军对峙,不敢轻动,幸好前几天掠夺了许多辎重,补给还算充足,暂时不必为粮草担心,对于被困的消息徐无早已得知。

不过徐无一点都不担心,相反他还很乐得这样,如果他所料不差,如今镇守南方的杨严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如今南越困住自己这十万大军,到时候两面夹击,还有借口狠狠地宰南越一刀。

杨严武,作为北越人数最多的鹰军的统帅,不但自己修为了得,更是带兵有方,手下的军队一剽悍著称,曾有一万胜五万的卓绝战绩。

不但如此,杨延武更是一名出了名的强硬派,呼延烈的军令一到,杨延武第一反应就是无比羞辱。

北越之国力胜过南越数倍,这些年限于金元宗的止戈令无法大动干戈,没想到南越胆敢率先动手,这真叫杨延武恼羞成怒,而且他与徐无是为好友。

命令刚到,杨延武就率领一半的部队,五万大军全线开拔,留下一半防范南面的南魏。

杨延武不得不说,带兵有方,五万大军,赶到徐无的城关只用了七八天,杨延武刚到,立即接管了城关。

了解到徐无已经失联多日了,杨延武一听,派人向南越交涉,以止戈令相威胁,没想到荣王似乎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杨延武大怒,率军来到城下,扬言攻下城池要血洗城池,只可惜荣王还是无动于衷。

就在杨延武意图进攻之时,后方传来情报,说是后方来了一支数万人的大军,好像打的是南魏的旗号。

杨延武登时慌了,怎么好端端冒出一支南魏军来,早不来玩不来,这时机也太巧了。

这支军队自然是魏北昌花了大代价请来的,南越北越南魏三国接壤,边界线绵延几千里,要说能完全防住,自然是不可能的。

荣王等的就是这支魏军的到来,远处魏国大旗初现,荣王立刻下令开城出击,果断放弃了高墙厚壁的优势。

杨延武没想到荣王竟敢主动进攻,军阵乱了阵脚,不过杨延武立马反应过来,结阵迎敌,稳住形势,并且分出了一部分人马去抵御身后袭来的魏军。

三国大军加起来超过十万搅在了一块,分不清敌我,杀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整个战场化作了一台绞肉机。

城墙上的南越守军点起了烽火,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直插云端的黑烟升起,这些都是荣王预先留下的信号。

直到离齐王最近的烽火被点燃,齐王一看到烽火,神经都绷了起来,打开城门全军出击,依旧没有固守城墙,和荣王出奇的一致。

徐无的十万大军在这样狭窄的城墙面前没法全面展开,而是被齐王一刀分割成几个战场。

看到烽火的不止是齐王,还有藏在边关城附近的燕四为首的黑燕军,燕四隔着整个边关城都能听到震天的打杀声。

燕四只好从这边的城门发起攻击,想要分担援军的压力,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边的城门居然空档打开,燕四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另一边。

站在城墙上的燕四,看着城下遍地的尸体和流淌的血河,即使是他这样久经沙场的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没敢耽搁,燕四赶紧冲下城墙,加入战局,仔细寻找着魏军的统领和荣王,想要进行斩首行动。

只可惜燕四跨越了大半个战场,遇到了杨延武却没看到荣王。

而燕四千方百计寻找的荣王,此时却出现在城墙上,手里捧着一扎血红色的锦书,脸上露出了一种不敢置信的表情。

一切,一切都和魏北昌给他的那张卷轴上写的一模一样。

现在,正是卷轴上说打开这扎锦书时候。

同样,另一处战场,齐王同样捧着一扎锦书,脸色阴沉的看着城墙下,那里已经有无数的南越儿郎倒下的战场。

荣王,齐王,同时打开了锦书。

锦书一打开,似乎整个战场的天空掺入了莫名的血色,血红的云层压了下来。

身处战场的军士似乎都感觉到一股燥意,眼中的血丝也多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连神经都变得麻木,所有的人都在重复着杀人与被杀的场景。

这时候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地上的血河在不停的减少,蒸腾成血气向上升去,被吸入云层中。

……

南越京城

袁承献收到了来自呼延风的墨隼,说是魏北昌胆敢违反止戈令,公然开战,呼延风请求袁承献去阻止魏北昌的失智之举。

袁承献一开始还不信,因为几天前他还看到了魏北昌的国葬仪式,而今的南越国主已经是大皇子魏笙涛了。

只不过呼延风信中笃定魏北昌之死有诈,叮嘱袁承献一定要好好查探,袁承献好好查一查,因为这有可能会威胁的两国的存亡,是金元宗所不能接受的。

如果两国损失太过惨重,损害了金元宗的根基,他和呼延风是一定会被牵连的。

袁承献决定今晚去魏北昌的陵寝看一看,魏北昌是死了还是诈死。

……

李鼎这几天一直在苦练七星剑,现在第一颗剑种已经初步凝成,而且李鼎已经能够将元力外露,覆盖在兵器之上。

李鼎试了一下,如果以覆盖元气的兵器击打的话,原本只能戳一个洞,现在一下子能拦腰斩进一半。

只可惜就算这样,张星辅还是连连摇头,李鼎这样,连七星种剑诀的入门都算不上,和星辰宗的核心弟子差距太大。

对于张星辅,李鼎算是习惯了,张星辅和秦怀一可以说是性格上的极端,秦怀一跳脱不羁,而张星辅却是古板严肃。

李鼎感觉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明明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的天气,黑压压的乌云搞得李鼎都变得燥了起来。

心有感应的不止是李鼎,秦怀一和张星辅也感应到了,透过李鼎的视角,他们看到的却不仅仅是简单的黑云。

两人同时具现出魂体,一脸凝重的仰望天空。

李鼎纳了闷了,这两人是怎么了,一片乌云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看着李鼎不明所以的样子,秦怀一拍了拍额头“我忘了,你看不到”

紧接着秦怀一化作一道元气在了李鼎的身上,李鼎感觉自己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双手结印,李鼎都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就听见秦怀一一声“三清明目,灵眸开眼”,就感觉眼前闪过一道亮光。

李鼎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感觉没什么变化。

“向上看”秦怀一道。

抬头一看,李鼎吓了一跳,这哪里是乌云,这是血云啊,和刚刚看的完全两个模样。

深邃的血云在天空中翻滚,时不时的有一道黑影闪过,云层蒸腾出血色的气息向中心汇聚,越往中心颜色越深,最中间那里已经变成紫褐色的了。

李鼎看的目瞪口呆“这什么”

秦怀一一路上升,消失在李鼎的视野中,过了一会儿,秦怀一才落了下来,一脸晦气的又拍又打,好像被玷污了似的“呸,呸,真恶心,生祭阵图这么恶心的东西也有人用”

“生祭阵图?什么东西?”

“是一种利用阵势将生灵转化成能量的阵图,这种东西早就被禁止了,这里怎么会有”

张星辅观望了一阵,接过秦怀一的话“我们去看看,这座阵图至少覆盖了方圆百里,我们也落在阵中了,不能让他展开,否则周围的凡人都会受到牵连。”

李鼎察觉到张星辅说的我们“等,等一下,我们?”

“废话,走吧,爷带你见见世面”秦怀一好像很喜欢看热闹的亚子。

……

边关的两处战场早已化作血炼地狱,人数十不足一,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无法停手。

燕四身边的人倒下了一茬又一茬,带来的兄弟也所剩无几,放眼望去,满地的白骨,不见一丝血肉。

怎么可能刚死的尸体全都化作白骨,燕四心底发凉,脊背一阵一阵的冒着冷汗,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这当然是因为荣王和齐王所持的卷轴导致的。

临行之际,魏北昌给了他们两人各两个卷轴,一部是计划,一部是血色卷轴,到现在为止,几乎每一步都和计划上的大致一样。

两人所持的卷轴,名叫劫运阵图

……

南越北越两国世仇已久,魏北昌从小发奋,希望有一天凭借自己的能力带领南越击败北越。

只可惜其父壮年逝世,留给他一个羸弱的国家,哪怕是这样,魏北昌还是将国家打理的蒸蒸日上。

直到五年前,魏北昌巡视边疆之时,遭到了黑燕军的刺杀,身负重伤,幸得天佑未死。

只可惜军中的医师告诉他,他气海受损,已经不能修炼,非但如此,连他的寿命也大大缩短,可能只有十年不到。

这让一向自诩坚强的魏北昌也不禁意志消沉。

但后来在回京的途中,发生了一件事。

为了防止黑燕军再次袭击,魏北昌回京途中严防死守,大队人马开路。

途中竟遇到山兽作乱,袭杀军队,两千多条性命才堪堪杀死了这只眼露红光的山兽。

有人向魏北昌报告说是山兽洞穴中异象出现,魏北昌冥冥之中有一股强烈的感觉,他必须进入这个山洞。

他撇开了所有人,独自进入了山洞,就在山洞的最深处,他发现了一个石台,石台上摆着一大三小四张卷轴。

魏北昌打开了其中一张,一股红色的雾气很快弥漫在整个山洞,笼罩了附近。

吓得魏北昌不敢动弹,只能静待雾气散去,不知过了多久,这股雾气居然倒卷而回,呼吸之间被魏北昌摄入了体内。

短短的时间内,魏北昌感觉自己的伤势居然痊愈了,并且修为居然有了明显的提升,这让魏北昌又惊又喜。

等他走出山洞,吓了一跳,原本死去的军士都化作了赫赫白骨。

原来魏北昌吸收的雾气都是来自效忠于他的军士的血肉,魏北昌就觉得胃里在翻腾,差点吐了出来。

对于这件事,魏北昌对幸存的人下了封口令,严禁外泄。

回到京城之后,魏北昌把自己锁在了宫中,研究剩余的卷轴。

原来这些血色的卷轴叫做劫运阵图,出自一位叫做劫运上人的高人之手,效果就是夺他人之力,引为己用,并且能够掠夺他人的气运,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魏北昌打定主意,这样的邪魔外道自己绝不再用,只可惜天不遂人愿,魏北昌以为自己伤势痊愈,可那只是表象。

魏北昌还是不能修炼,他增长的修为都是从那些死去的军士身上夺来的。

一想到这里,魏北昌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他的心态,他的理智,都受到了劫运阵图的影响。

魏北昌觉得自己的遭遇都是北越,都是黑燕军造成的,直到三年前,魏北昌得到情报,他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混入了黑燕军。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在京城展开搜捕,否则肯定会伤亡惨重。

于是他策划了一个长达三年的局,一盘笼罩两国的大棋局。

他将自己的所有得力臣子安置好,派人暗地里调查黑燕军的情报,被他得知,黑燕军隐隐在向皇宫渗透。

于是他顺水推舟,暗中放纵,只是黑燕军行事谨慎,并且目标盯上了诸多大臣,足足两年多,才完成了渗透计划。

魏北昌自己卖了个破绽,装作旧伤复发,透露给宫中隐藏的黑燕军,果不其然,他们上当了,死在了魏北昌为他们精心准备的局中。

他又伪装消息透露给了北越的据点,荣王齐王得到他的授意,在边关用了两场调虎离山。

不但如此,他更是安通南魏,许以重利,这就有了后来杨延武腹背受敌。

两处战场,二十几万人陷入了劫运阵图的影响,杀红了眼。

魏北昌已经不能修炼了,但他的野心仍在,他伤势复原的那次,一张子阵图吸收了两千多人才让他从天师四重提升到了八重。

在阵图的影响下,他产生了一个疯狂的主意,他不但要整个黑燕军献生,更要让北越边军陪葬,为此他不惜搭上了南越的精锐军士。

二十万人,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有多么夸张的提升。

魏北昌心有疯狂,智虑尚存,他知道上有金元宗止戈令在,金元宗一定不会容许这样的的情况发生。

所以他发动了这一场不足半月的闪电战,意在打北越和金元宗一个措手不及。

他将两张剩余的子阵图交给了齐王荣王二人,而他则按照母阵图上的记载,摆开阵势,静待大战落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搜魂录之心海水世界搜魂录之心海水世界月之炜|玄幻一位无比诱惑的水着美女,还原了一段尘封于他脑海深处的痛苦记忆。一个夜半出现的绝色女鬼,牵扯出一个不在六界外,却在五行中的神秘水世界。一次毅然决然的地下探险,他终于打开了这个娇艳玲珑女儿国的全部结界,得以进入这个晶莹剔透的异域。一场真实与虚妄,容貌与通透,偏执与嫉妒的爱情纠结,却不料激起神、魔、人、水四个本是平行之世界旷日持久的权力争斗与大战。她抛弃千年修行和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为诸般虐恋造成毁天灭地后果方才翻然悔悟而付出的完全牺牲,能否完成人道与爱情的自我救赎?能否换来天界神佛的一次怜悯与原宥?爱情,权力,大战;欢乐,悲愁,苦难;究竟是真实的发生,还是那梦中的缱绻?
  • 天刀魂帝天刀魂帝雨后墨白|玄幻一世为人,只知埋头苦修,天才之名远扬,但到头终究一场空!再活一次,且看我如何搅动风云!!!
  • 境争境争二炎|玄幻“我,是来自虚空的旅行者。我叫叙维尔,得到这本日记的人,请继续看下去,相信我所说的。你生活的这个世界,将面临灾难……”“这是我的故事,我原本是生活在莱金大陆的人,那是另一个世界,我是一个商人,一次我得到了一枚石头,石头有很漂亮的纹路,我以为这是一枚普通的石头,只是比较精致罢了。但是有天夜里,我听到了一种恐怖的叫声从石头中发出,我起身查看,发现那颗石头中,一个人影爬了出来。我注视的这个人影,因为我已经吓的不敢逃跑了。突然,这个人影迅速的射进了我的身体。瞬间,一种膨胀的感觉撑满了我的身体。就当我觉得自己就要死的时候,这个人影突然在我意识里说话……”日记里如是说
  • 苍梧太虚苍梧太虚滂雨|玄幻望有朝一日手持三千钢刀,雪中舞,破凌云,斩破三十三重苍梧云宫。远古六大帝陵依旧屹立大陆之巅,魔剑依旧嗔笑,帝国往事,修行大道,与我何关,若换的汝心依旧,吾愿断刃,弃去三千道玄。初生异界,握紧手中刀,金色的瞳孔,洞晓百态,手捏六重长恨诀,皆付刀锋寒。男儿无泪。
  • 傲斗笑乾坤傲斗笑乾坤花间剑雪|玄幻斗苍穹,破乾坤。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苍穹。九转世界,灵诀在心。你,是我的垫脚石,只有被我踩着。不然,你只有被我毁灭...
  • 异世疾风剑豪异世疾风剑豪梁山柚子|玄幻林风,一个现实里失意的宅男屌丝,因为一局游戏让他意外带着游戏技能来到召唤大陆。有人说召唤师技能要钱买?不用,我有自带牛X升级技能!你说你能召唤兽魂改变体质?老子能幻化真龙翻天覆地!你有终极召唤奥义?我有狂风绝息,掌控万物!屌丝林风为何如此屌?因为他是屌丝他怕谁!
  • 鸿蒙之至高无上鸿蒙之至高无上胡萝卜偷兔子|玄幻鸿蒙世界诞生之初,只有四道本源法则,经过无量时间演化无量至高法则。21世纪顶级宅男王凡,意外穿越到鸿蒙世界,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道本源法则,从此开启全新人生之路!且看他如何凭借一颗神秘的九彩珠,逍遥诸天万界,获那至高无上之尊位!
  • 天圣星途天圣星途X萧疯子|玄幻天圣大陆,以宇宙星辰为修炼之途,名为星使。屌丝异世重生,如何踏出璀璨星途。
  • 兵王的另类人生兵王的另类人生昆仑忆逍遥|玄幻他是特种兵是兵王,在一次缉毒围剿行动中不幸中弹,但灵魂却神奇的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同样的名字不同的世界,也注定了他不一样的人生。兵王的另类人生,将带你走入那神奇穿越世界,带你感受想像世界的美妙.......
  • 幻世灵王幻世灵王傲娇的小菊花|玄幻一个闯入异世大陆的小弱鸡一个没有修行能力的废物?天才?异世大陆又如何?单纯,无知,轻狂又如何?你是高不可攀的又如何!我也不知道怎么写介绍总之就是抱着娱乐的心态写写过过瘾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