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不知欠了几条性命

苏淮是不信鬼神的,一直觉得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不靠谱。苏家被满门抄斩时,她跪在佛祖面前三天,换来的却是一百六十三口人惨死。

她被戳瞎双目关在冷宫,三年来吃斋念佛,换来的却还是毒酒一杯。

所以重生之后,她就对这种充满了迷信色彩的东西一直嗤之以鼻,并且毫无尊重。

要是真的有佛祖鬼神,死去的苏家一百六十三口人应该化为厉鬼索命,而不是最后连唯一的血脉都惨死宫中。

所以当看见翟銮满脸虔诚,恭恭敬敬地礼佛时,苏淮是百感交集的。

张文轩有些疑惑道:“苏妹妹,你怎么了?”

苏淮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再想去看那个身影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好像刚才看见的一切都不过是她的错觉一般。

张文轩也迷惑了,顺着她的目光朝后望去,举目望去的却都是今日来上香的平常人家。

“苏妹妹可是瞧见什么人了?”张文轩疑惑问。

苏淮摇摇头,想来刚才看见的那个人难道真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那模样,那身量,确确实实是翟銮没错啊?

看他平时那个样子,也不像是会来拜佛的人。

兴许真的是她认错了。

想到这苏淮就释怀了,摇了摇头:“我应该是认错了,走吧。”

张文轩不疑有她,点点头,跟着上前了。

不远的地方,翟銮瞧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才从拐角处探出身来。

阳光下,女子明眸善睐,面带微笑,似乎在认真倾听着旁边人的说话,一边还点点头,颇为认同的样子。

他说不清楚,刚才余光下意识瞥见那人,为何要躲起来。

就像是上次收到了她的香囊,下意识就要拒绝一样。

哪怕听闻她回去后病重,却连一问的勇气都没有。

只能时不时转去苏家大门,盼着那门打开,走出一个倩影。

翟銮触手探向悬在腰侧的香囊,因为与皮肤挨得紧,带了余温,摸上去,也是软软的。

就像那人那天说的一句话:“翟大人不必同我客气,你我之间,本不用在意这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再抬头,那道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翟銮一直攥紧的双手,骤然松开。

说不出是万般滋味。

而苏淮,面带微笑,听着张文轩口若悬河地给自己说关于佛家规矩,一边心里恨不得拽过针线给他的嘴巴来一道缝针十八连。

她对佛家,真的丝毫不感兴趣啊。

苏淮觉得,若是让自己在整个大陈挑选夫家,张文轩一定是第一个被踢出名单的。

“苏妹妹知道吗,当初佛经的由来,就是因为……”

张文轩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苏淮却再也忍不了了,出言打断他:“张公子,我对佛家真的没有兴趣。”

声音戛然而止,苏淮看向对方眼里的震惊,心里小小地升起了一股愧疚,正准备解释,却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刚才张文轩说的太入迷,她忙着敷衍,竟然不知何时,走到了这样一个偏僻小道上。

前世她在宫中,遭遇的刺杀不少,对于这方面的敏锐,简直是超乎常人的。

所以她当即立下,选择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现般,露出个歉意的笑,继续对张文轩道:“张公子,不好意思,刚才咱们说到哪了,可以继续。”

好在张文轩并没有过多追究,大有不说完誓不罢休的意味接着刚才被打断的话说了下去。苏淮状似饶有兴趣地听,背地里却是一直打量着周围。

风声,竹叶缠绕在一起发出的沙沙声,还有一种,几乎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她前世为了保命,学了一些鸡毛功夫,到头来还是逃跑最重要,若今日在这里的是她一人,撞得了天大运气或许还能跑出去,可是身边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擒拿不住鸡的弱书生张文轩,一个是丫鬟阿和。

苏淮觉得头大。

她一边听着张文轩的佛家道理,一边朝前走去。

就是现在!

风声大涨,张文轩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苏淮却猛的一拉阿和,反手扣住张文轩的手腕,用力一拉,侧身躲过一支利箭。

开始了!

就在第一支利箭射出去的瞬间,其余的箭就从各个地方不同角落里射出,苏淮单手拉住阿和往外一推,从腰间抽出一把断刃,迎面砍向朝自己射来的利箭,拽过张文轩往旁边一滚,喊道:“阿和,带着张公子离开,去叫人!”

说话的功夫间,第二轮箭就已经射出。

苏淮也看出了这群人的目标就是自己,对于其他两人并没有太大敌意,甚至给她造成了一种错觉,这些箭在射的时候甚至避开了两人,专射她一人。

只要张文轩和阿和离开了,她逃跑的希望,或许还能更大一些。

可惜紧要关头,张文轩这个榆木脑袋竟然在被她推出去之后又跑了回来,抖着声音说:“苏妹妹,我先前答应了伯母要把你安全带回去,就一定不会离开!”

苏淮:……

你留在这里我才会死得更快好不好!

好在阿和并没有在此刻爆发出主仆情深的势头,在被推出去的第一时间,就看懂了苏淮的意思,转身朝外跑去。

苏淮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百忙之中不免感叹,知吾莫若阿和啊。

就在苏淮这样想着的时候,一旁的张文轩突然大叫小心,朝前扑过来,却因为身子过于孱弱脚下一个踉跄倒地,甚至于倒地之前还不忘拽住了苏淮的腰带。

一拉一扯,一箭一放,苏淮猛的被拉倒在地,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天要亡她!

张文轩这小子果然是派过来的卧底吧,专门来坑害她的?

因为刚才那一跌,手中短刃被抛至出去,再想捡起来,已经来不及了。

苏淮躺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箭离自己越来越近,下意识闭紧了眼。

“哐——”

利风从耳旁刮过,带着凌厉的剑气,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苏淮下意识以为是阿和搬运的救兵到了,还没睁开眼,手突然被一人拽起,踉跄着站起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猎君心猎君心熙大小姐|古言御前初见,岳蘅是靖国公府的贵女,一箭倾人心,他,只是个有幸一睹英姿的普通人;重逢之时,岳蘅家国两亡,满心仇恨,他,位高权重,深藏惊喜。我为你复仇,你将心给我,可好?
  • 太子妃请赐教太子妃请赐教兮人兮|古言《太子妃请赐教》讲述的是将门小姐孟平笙一路敢选、敢闯、敢爱、敢恨的情仇故事。 腹黑撒泼是她,装疯卖傻也是她,大婚之日醉宿青楼更是她,她就是孟平笙! 杀伐果敢是他,高冷强宠也是他,扮猪吃老虎更是他,他就是孟平笙的云天墨! 本就无心与太子成婚,奈何有个亲爹来助阵,可歌可泣! 金牌小剧场: “这?太子莫不是病了?”杜仲不解,孟常山立马跳起来,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让太子给我抓紧时间,老夫还等着抱孙子呢!”说完,孟常山脸上一红,噔噔噔地往书房蹿去。 各位看官,简介无力已实锤,劳请翻牌!
  • 那个美人有点毒那个美人有点毒草本萋萋|古言我见江山多妩媚,江山应我阿玉否。 重生归来,白遗玉准备N般计谋打算谋取凤位。 然而,还未开始施行便又一命呜呼! 再度重活,喜收两团子,坐拥一座城池……。 尔等竖子看招吧! 家仇国恨一起了结!
  • 狼妃出没,请轻宠狼妃出没,请轻宠清风雅宁|古言重生归来的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咬咬牙,这个人,心狠手辣,反复无常,出尔反尔,十足的小人,而那个将自己推到他身边的,正是自己的未婚夫,这两人,没一个好人,她决定远离他们,做回自己,在宁府倒塌前安置好弟弟和娘亲,再设计一出戏,永远逃离这里。 计划很完美,现实很残酷。 当这个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男人突然化作绕指柔,宁莹终于明白,原来,缘份真的是天注定。 当这个小人丈夫将满腔的柔情化作绕指柔,她才终于明白,原来她与他的缘份早就注定了。
  • 半阙曲桐木琴半阙曲桐木琴柳如故|古言一次偶然,绝世独立的殷若与贵公子凌萧相识,殷若不知。她平静的生活正悄悄地消失殆尽,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先是为了还人情债,殷若面临即将入狱的劫难,阴差阳错间,进宫,竟成为殷若想要绝处逢生的唯一选择。宫里虽然可以许诺一世荣华,可殷若却喜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殷若为君王抚琴时不经意间的一个回眸,竟成了与凌萧的久别重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故事的最后,殷若终究会身在何处?凌萧的那份爱慕又该何去何从?
  • 千重意千重意勿喜勿悲|古言本已修炼成仙,前去寻找故人,却遇到界面动乱,失去性命成了凡人界的普通女子。
  • 天璘地九天璘地九孤南浔|古言她是仙界青丘帝国一出生便是三尾的九公主。他是仙界金刃帝国未来的继承人。一次六界之旅,结束在魔界。她的法力本就强大,仅她一人之力,魔尊苏醒,女娲重生。他与她第一次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而她,遭人唾弃的傻子。她喊他师傅,在一次次的相处中,渐生情愫,却未察觉。最后,他的侧妃使计,黑眸被剜,心脏生生去了一半,终是喝下了忘情水。报仇?当然!伤她之人,都该死!
  • 公主王爷来了公主王爷来了红烟熏|古言公主下嫁异姓王爷。一段孽恋的开始。身不由己,百般无奈,怎奈一场赐婚,会招来如此大的杀机。一次次的谋害、陷害、刺杀。只因为某位王爷太妖孽,招得桃花太多。自己太惹人嫌。但是人是有底线的,触底线者,活该你倒霉。怎奈,解决某位爷的烂桃花后,某位爷却以此为借口,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理由,桃花没了,那王妃你就得肉偿。不然他害怕一个人睡觉。而且需要人暖床。公主那个怒啊。“司徒墨,你给我一边去。”“我不,娘子,夫君冷,你那暖和。”啊。谁能告诉我,那个冷酷的战王爷哪去了。为毛会变得如此流氓啊。
  • 随身系统之先欠一个亿随身系统之先欠一个亿一个弱女子|古言前世当警察的顾菲菲,一朝穿越成县令家的小千金。 枉死就罢了!还背上了债!系统又给安排了担忧天下苍生的活! 看她如何定下挣一个亿的小目标,一步一步走上人生巅峰! ……… 多年以后,樱花树下 “夫君,你对我的第一印象?” “小仙女” “第二印象?” “小傻瓜” “第三……” “全都是你” 深情一吻,地老天荒
  • 梦情殇梦情殇曦夕雨歇|古言隐忍?预谋?皇权?相遇是不是可以相知?相知能不能相守?心中的裂痕有谁可以为其包扎让它愈合?遇见究竟是天命还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