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人畜无害小狼崽

烛火摇曳,斑驳的光影打在她的脸上。

明明灭灭间,她眉眼灵动,像极了一只狡黠的狐,鲜活而又魅人。

他突然有刹那的晃神。

有那么一瞬间,面前的面孔和记忆中的那张明艳动人的脸蛋儿重合在一起。

记忆中,那个小女人每次算计人时,也总是笑得如此狡黠而生动。

他心间像有发丝擦过,酥酥*麻麻的。但这种酥*麻很快被无边的酸涩所席卷。

他一定是病入膏肓了,才会觉得面前的小女孩和她有几分相似!

那个人,她已经不在了。

上穷碧落下黄泉,哪怕他掘地三尺,甚至逆天改命,却连她的尸骨都找不到。

玄衣人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胸口却传来了隐隐的痛感。

他知道,那是宿疾发作的征兆。

这个病来得如此不是时候,这让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姑娘若是再不走,可别怪我真的不客气了!”

他不敢小瞧面前的女子,哪怕她只是个看起来十分青涩的小丫头。

但那晚的所见所闻让他明白,必要时,此刻这个笑得人畜无害的小丫头会化身成一只凶狠的小狼崽,用她锋利的爪牙撕碎她的敌人。

他闹不清她是敌是友,但对自己病发时的症状却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不敢留下哪怕任何一丝丝隐患在身边。

“你确定要我走?”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心里忍不住有些许诧异。

她都暗示得如此明显了,以他的聪明才智,不应该看不出来才对!

她正想以退为进,擦身而过的瞬间,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了她的手腕。

“等等。”他垂眸看她。昏黄的烛火将他的脸色映衬得有些惨白,尽管他掩饰得很好,可他略显急促的呼吸和他鬓角细密的汗渍依然轻易地出卖了他此刻的不对劲!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生病了吗?

她心里原本有八分笃定他就是真正的顾行知,这么一来又不太确定了。

倘若他真是顾行知易容的,那这人*皮面具也做得未免太逼真了吧!

“怎么,公子改主意了吗?”她强忍住想要伸手去摸摸他那张脸的冲动,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异状。

“人走可以,东西留下来。”话音方落,他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袭向了她。

这才对嘛!

不管他是不是顾行知,都不应该这样迟钝才对!

她抬手就朝他手肘的穴位处撞去,然后一个灵巧的后空翻,避开了他的攻势。末了,还掏出紫檀木盒得意地朝他扬了扬:“公子说的是这个吗?”

他一双眸子沉如暮色,藏了一切不显山不露水,不过她却从其中窥到了一点细碎的光芒。

但那光芒转瞬即逝,很快他已经恢复如常,平静地问道:“姑娘知道自己手上拿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她十分诚实地摇摇头,然后不怕死地笑道,“但我知道这很可能是你三番两次潜进相府的原因。”

“你究竟是谁?”他抬眸看她,神色明明平静如水,但她却仿佛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

那种被他刻意收敛的上位者的气势,这一刻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就连那双向来温润的黑眸都如同染上了经年不化的冰雪,凉得吓人。

啧,被怀疑了!

她心里说不出是遗憾多一些还是期待多一些?

“我是什么身份,公子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一个相府不受宠的二小姐,能有如此见识?”他身形如电,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鬼魅般地来到她身边,轻易地扼住了她颈部的要害位置,“姑娘,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她这才知道,原来他之前一直没有和她较真。否则以她现在的身手,在他手下恐怕连五个回合都走不过。

她看出了他眼中的杀意,心知自己恐怕是用力过猛,过于莽撞了!

“不然呢?”她漫不经心的笑意下面,藏着一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和试探,“难道我是什么孤魂野鬼借尸还魂不成?”

他微微一怔,有刹那的失神。

她趁机摆脱了他的扼制,将自己拯救了出来。

可下一刻,他却不知哪里受了刺激,不声不响地朝她袭了过来,且每一招都凶狠凌厉,不留半分余地。

仓促间她疲于奔命,仗着娇小的身姿在狭窄的书房灵巧地躲来避去,却到底还是有些狼狈不堪。

“君子动口不动手,公子你怎么能够说翻脸就翻脸呢?”

尽管如此,她心里却有些暗自窃喜。她不过说了一句“借尸还魂”就将他刺激成这样,难道,她的猜测是对的?!

她一心二用,不经意间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抵在了她的胸口。

他微微泛红的黑眸中分明带着让人心惊的杀意,但那一瞬间,他却不知为何有些迟疑,并没有立刻刺下去。

“我沈弦歌并非恩将仇报的人。”她微微举起双手,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显得真诚一点儿。“沈弦歌”三个字更是被她咬得字正腔圆,“倘若我真的对公子有敌意,刚刚我就不会告诉你实话了!”

他静静地看着她,并不说话,可眼底的杀意却到底淡了许多。

啧,原来“沈弦歌”三个字竟然如此管用。

这么想着,她唇角便情不自禁地绽出一抹醉人的弧度。

这一笑倒像是流光散了雾气,让她褪尽青涩,楚楚动人。

他被这样的笑容晃了一下心神,方才还如霜雪般冰冷的眼眸瞬间温暖了许多。

“我不管你是谁!但姑娘当知,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的道理!”他沉了声,嗓子微哑,“看在......的份上,我再饶你一次。若有下次,我真的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说着,他朝她伸出手,道:“东西拿来,我放你离开。”

“东西可以给你。”她垂眸看了看依旧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镇定自若的说道,“不过要看王爷能拿什么来换?”

他微皱了眉头,道:“你想要什么?”

她轻轻地笑,一颗心却莫名地紧张了起来:“我想知道公子和东齐七皇子顾行知到底是什么关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桃花乱:梦回隋朝桃花乱:梦回隋朝阿阿逃|古言【本故事纯属虚构】萧小小穿越了,成为杨广的准女人——萧美娘。相士给她看面相:命犯桃花,母仪天下!命犯桃花:生命中有很多男人?或,受很多男人的追逐?母仪天下:皇后。杨广,史书记载:淫`荡、贪婪、狡诈、阴险、自私、冷血、残暴、血腥、昏乱……一场桃花乱,剪不断,理还乱。
  • 萌宝当家:农门医女不愁嫁萌宝当家:农门医女不愁嫁花无叶|古言作为姜国著名的千金方医科圣手,齐钰的终极梦想,就是吃饱穿暖不愁银两。然而命运却让她白捡了一个便宜儿子,还有一个便宜爹娘,外加一个催情债的大狼狗,让她的求财之路变得坎坷无比。
  • 青春无极限,白甜傻要逆天青春无极限,白甜傻要逆天若梦若幻|古言一枚高中生白甜傻,遇上腹黑毒舌的他,温柔却狡猾的他,高冷的他,一个个收服,诶?不对,老师,您怎么可以爬我的床呢?某老师邪魅的笑着,今天老师叫你性知识……
  • 倾世情缘唯愿卿心倾世情缘唯愿卿心殇君倾城|古言这本书是《绝色杀手之萌宝女太子》的第二部小说。可以说是续写,给凤卿歌一个美好的结局。
  • 弃君红颜弃君红颜晓满|古言她唐小满的日子过得还真是丰富多彩呢!先是被害,后是被戏弄!这一个个的都来欺负她。拿她当什么啊?不会反击的花瓶?还是逆来顺受的古代小女人?(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美人枭美人枭昭昭|古言秦识薇:异世女尊亲王之女,手握大权,命不过廿三,因一线生机,附身男权大将军嫡女之身,此女乃是吞噬双生兄弟而生,克死本该富贵长寿的生母,是为妖孽祸胎。——呵呵! 裴真言:世家骄子国师之尊,手握国运,受万人敬仰,精奇门遁甲,晓天文地理,通古今内外,湛君子六艺,心怀天下,可用寿数换国运。——呵呵! 国师终身不婚! 识薇:不婚?不当国师即可! 女尊撞上男权,感觉不太美妙?没关系,挥鞭子抽过去! …………………………………………… 某女的人生语录: 女人负责生孩子赚钱又养家,啥都一把抓;男人只需要貌美如花! 男人只要忠诚于我,吃喝玩乐我供你花! 某男的人生格言: 一生致力于纠正某女的异端想法!
  • 妖孽王爷的无良俏妻妖孽王爷的无良俏妻麻辣宝贝|古言娘子,我可是很干净的,要不你来验货。”说着赫连夜就要解下身上的腰带。安依白却没有一点羞涩之气,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好啊好啊!”安依白在赌,堵他不会在这脱衣服。赫连夜果真把解了一半的腰带又重新系好,“要不,娘子,你这么想看,我们回家去脱吧…”
  • 毒医弃女:九王痴宠冷妃毒医弃女:九王痴宠冷妃君迟墨|古言初见时,她狂妄一笑,笑入他心。后来他得知她是前将军府的余孽,却一直为她保守秘密,即使知道她在利用她,他也用真心守护着她。她接近他不过是报复墨家皇室,后来却迷失在他对她温柔的眸子之中。他为她舍弃江山,与墨家皇室断绝关系,只为她一颦一笑,摇曳风云。她曾经在笑过他傻,后来发现他可以傻到让她心疼。他最爱画画,最擅长画她,他轻握着她的手为画中的最后一笔,她转头对他轻笑,随后看着画中的她轻笑如天仙,手中持油纸伞,身后是墨色江南。
  • 凤游九霄凤游九霄希布莉的哀呼|古言曾经自以为完美的爱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骗局,害的她受尽折磨悲惨死去,他却怀抱佳人享受荣华。然而命运无常,大梦初醒时已是二百年后,曾经的爱恨已变成史书上干枯的墨痕。就当她放下一切重新开始时,周围的人或事又变得似曾相识,这一次,陆雁薇又该何去何从。
  • 情牵凡落情牵凡落肉丸子南|古言此心冀可缓,清芷在沅湘。从现代穿越到金国皇城,却误入了早已设下的另一个局。局中有局,谁才是最终的解铃人呢?谁又是谁的一剂良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