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0章 你能做我的伴娘吗

令言看着眼前的林晚,不仅是眉眼有些相似,就连深思起来两人的样子也很相似,

“林小姐,我……能不能有个不情之请?”

林晚抿抿唇,实在想不出想她们这样的身世,说白了不缺吃不缺穿,还有什么要求助她的。

令言顿了顿,吸了口气,

“您这个月十八号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做我的伴娘……可以吗?”即使令言知道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毕竟两人只是第二次见面,何况伴娘的人选都是千挑万选的,而样会跟人一种错觉,好像很随意。

“顾小姐……我……”

令言看着林晚一脸的为难,她只是请求,或者说只是想要帮自己实现一个愿望,

“林小姐,你还记得我上次说的……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亲人吗?我的姐姐……只是她很早就去世了,她最大的希望就是看着我结婚。”

“不得不说,您和我姐姐长得真的很像,我……想替她完成这个愿望……所以……”

林晚在令言说到“这个愿望”的词汇时,就深有感触,自己小时候也会和林晋说起自己结婚的那一天,只是不会有那么一天,而自己看着林晋结婚的愿望也注定是一场奢望,毕竟自己随时会离开,而离开,就意味着永远离开。

而林晚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存在会有一天让别人觉得欣慰,自己会伤害到林晋,所以自己离得远远的,也许也是因为这样,陈屿钦才离开自己吧。

林晚点点头,

“我可以试试,但我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事情?”林晚确实没有想要推辞,自己也是姐姐,最能体会到那种滋味,更何况又是一个早早去世的的可怜人。

“我尽量会去的。”林晚算算时间,大概那个时间前后静思的化疗结果就会出来了,所以只好把话说得宽松一点儿。

“好。”令言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女人身上那股子不同于同龄人成熟让她觉得充满了亲切感,也许那就是将来的自己。

林晚看了看时间,确实是该回医院了,

“顾小姐,我帮你留个电话,我该走了,有时间我们再聊。”林晚把电话留下,便匆匆离开了婚纱店。

医院里,陆爷爷已经能虚弱的靠在床板上,已经八十多岁高龄的老爷子大病一场后脸色明显比平时苍白,从入院后一直在吊点滴,右手上已经明显肿出了一大块。

陆明昊坐在床边,一脸心疼的看着老爷子,毕竟是最疼自己的爷爷。

“爷爷。”

“我来吧。”陆明昊一直想亲自喂老爷子吃饭,老爷子一直耍脾气,从自己进来到现在一言不发。

“三儿……”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放下自己手里的汤匙。

“你知道为什么我刚刚把他们支出去吗?”陆明昊惭愧的低下头,

早上从宾馆醒过来,看到林晚留的短信就匆匆忙忙赶过来了,陆爸爸陆妈妈当时恨不得吃了自己,当时是老爷子一句话把自己叫了进来,现在其余的人恐怕还在外面站着。

“三儿,你知道小暖她……”

还没有说完第一句话,门就被敲开了,陆明昊一脸惊讶的看着手里拿着塑料袋的林晚,的确,林晚只是给陆明昊留了个信儿让他醒过来到医院来,陆明昊匆匆忙忙接受到信息,完全没有想林晚的去处,原来已经先自己一步了。

林晚忽略了陆明昊脸上的神色,走近把买的水果放到了桌上,

“爷爷,我是林晚。”林晚顿了顿,

“也就是明昊在澳洲的妻子。当时没来得及通知您。”林晚说完,就恭恭敬敬站在一边,垂下了眼眸。

老爷子看了林晚一眼,又细细打量了此时的陆明昊,一直没说话。时间就这样一直沉默着,直到陆明昊都忍不住要提醒老爷子,床边还站着一个林晚。

老爷子才来了一句,“既然来了就坐吧。”

林晚才规规矩矩坐下,和陆明昊一齐坐在床边,

“既然都回国了,怎么一直没有带静思回陆家看看?”

陆明昊话刚到嗓子眼儿,就被林晚抢了先,毕竟这话摆明了是问林晚,

“爷爷,我刚刚回临城,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出理完,而且……最近静思生了一场大病,一直没有离开医院,所以想等她好些时候再去看您老人家。”

老爷子点点头,林晚倒是没有把理推到陆明昊身上。

“那就好,既然都结婚了,就带孩子常回陆家看看。”

林晚点点头,陆明昊则是震惊的说不出话,老爷子这前前后后变化也太大了。

“三儿,你先出去,我有话和你媳妇说……”

“爷爷。”

“出去,门口站着去……”老爷子毫不留情把陆明昊赶了出去。

陆明昊扯扯嘴唇,看了林晚一眼乖乖出了病房门。

“爷爷,我……”林晚还没有说话,就被老爷子打断,

“丫头,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能教导得了三儿这混小子……”老爷子顿了顿,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能在全部事情上教导的了他,有些事情上我是管不了他了,这件事情上我没办法。”老爷子叹了口气,接连咳嗽了两声,

“毕竟你们结婚了,而且孩子都那么大了,而且,三儿他……不是个听话的个性。”

“但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管,比如说小暖的事情上,我承认,陆氏是三儿他一手创建的,但在小暖这件事情上,我不能妥协,也不会妥协……小暖她必须进陆氏,而且三儿必须要保证小暖之后不出任何问题……”

林晚这算是听懂老爷子的意思了,原来老爷子是认为自己才是阻止沐暖进陆氏的罪魁祸首,再不然就是明昊又拿自己做挡箭牌,才把这件事推到自己身上,不过按照陆明昊刚刚惶恐的眼神,大概是后者无疑了。

陆明昊,你可真是不识好歹,老实说,谁见了都会觉得沐暖不错,偏偏你要和陆爷爷作对。

“你放心吧,,明昊他都会按照您说的办的。”

“还有……我老爷子虽然不行了,但陆家的长长辈辈都不会让你欺负了小暖。”老爷子咳嗽了两下,整个身体跟着虚弱的晃动。

“我知道,没有人会欺负了小晚的。”林晚把水端到老爷子嘴边,没想到老爷子对小暖的感情这么深,不过看沐暖的家境应该不错,甚至可以看出是出生不凡,有这样的支撑还需要担心什么呢?老爷子未免杞人忧天了。

“行了,你走吧,闲了带静思回来看看。”林晚也看得出来,老爷子是在一本正经的给自己上眼药,或者说,是在给陆明昊的妻子上眼药,生怕自己欺负了小暖,尤其是怕自己给陆明昊吹什么枕边风。

“我知道了,爷爷,那我先走了。”林晚也不好再说什么,而是站起来恭恭敬敬退了出去。

“爷爷跟你说什么了?”门口就是一直在伸着耳朵听却什么也听不到的陆明昊,见林晚出来赶紧迎上去,

“没什么。”林晚把陆明昊拉到一旁,

“我看你爷爷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人,也不像你说得那么苛刻。”

“我看这件事老爷子不会再逼你了,老爷子一直在提静思,也就是说他已经接受你有个孩子这件事情了。”林晚轻松的叹了口气,

“所以你也不要和老爷子怄气了。”

“你肯定也知道了,你爷爷再也不能受任何刺激了,所以你最好顺着他来。”

“比如说在小暖这件事情上,其实爷爷他只是疼爱小暖而已,进陆氏又不是什么大问题,你解决了,也不要惹你爷爷生气了。”

陆明昊淡淡的听着林晚的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中午的阳光照在男人的脸上,只觉得金光万丈,

“爷爷跟你说了这些?”

“没有,他主要还是提静思的事,这些事情是昨天晚上听你爸妈提了两句。”

林晚说着低下了眸,她不想撒谎,但她也不想连累小暖,

“小晚,对不起啊,我一直麻烦你,我之前跟你说的,不让你和静思掺杂到这事上来,可是没想到还是把你拉进来了。”也许是刚刚的阳光照得久了,提起了静思,陆明昊的眼色忽然暗淡了几分。

“静思,好点儿了吗?我这边一直也没有消息。”

“明昊,我一直说,你没有必要歉疚。”林晚的脸上也都是歉疚,但她保证她说的全部都是真心话,

“该愧疚的人是我,还有静思。”

“静思……和林晋的骨髓配对很快就要出来了,我这几天会帮你把陈氏的合作案谈妥,然后……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要先回去了。”

“毕竟我在澳洲那边呆的时间长,对那边情况也比较熟悉,可以帮你把那边的事情处理一下。”

“陈氏的案子不然还是交给我吧,或者给别人也行……我看你最近照顾静思应该很累。”

“没事啊……我可以的,而且资料我已经准备了一大半了。”这几天林晚已经完全梳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尤其是那天晚上和陈屿钦的对话之后,她就更明白了,其实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或者说回来之后感触颇深而已,也许时间再久一些,陈屿钦连林晚这个人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她忘了,他是个多余的人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人。

“所以这几天我先回去了,你忙你的,陈氏那边交给我吧。”林晚出声安慰陆明昊,从当年那个一无所知的大学生,到今天这个能在公司里自食其力的林晚,陆明昊已经帮助了自己太多,尤其是在静思的事情上,林晚曾经临时“被取消”了很多工作。

这是林晚对陆明昊一直歉疚的,也是林晚对公司一直感到歉疚的。

“我先走了,你好好留下来照顾爷爷。”林晚拍了拍明昊的肩膀,绕过他朝着走廊尽头走去。

“等等。”陆明昊刚碰到门的把手,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马上追了上去。

“我前几天看到林晋了……在公司下的饭店,和一个女孩儿在吃饭,估计是他女朋友。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陆明昊从上衣西装口袋了掏出一个黑色小本子,是林晚的护照,

林晚接过来,自己的护照居然在林晋那里。但她当然也没有忽略刚刚陆明昊的话,

“那就好。”林晋生活的好就行了,他过得好自己也高兴。

“他后来给我打电话,问静思的事,我只能说我这边配型全部不符……”

“不过这样的答案根本没办法让人相信。”

“所以……要不要告诉他?”

“不用。”林晚捏着手里的护照,打断了陆明昊的话。

“他没有再烦你吧……我这几天去看看他……”因为林晋期末时间比较忙,一直没有来看静思,但后来他给林晚打了几个电话,林晚也只是早早带过了静思的事,但如林晚预料的一样,自己弟弟这固执的性格真是一点儿都没有变。

陆明昊目送林晚离开的身影,中午的点儿医院大厅里已经没了多少人,就像每次明昊看见这个身影想到的一样,有些难过和孤独。

一大早上,从庆都出发的顾家宾客早早就到了临城,住进了之前的顾家祖宅,虽然顾家后来搬离临城,但顾家祖宅一直有人打扫看护,和很多年前一样。

“要不是因为庆都太远,我还真舍不得让言儿从这老宅子出嫁。”顾爷爷一坐下就感慨,顾令南调任庆都已经七年有余,后来宅子空了,自己也就没能回来过,临城后来发展的很快,比如这次回来,整个城市已经不想当时自己走的时候了。

“爸,言儿她不会在乎这些的。”儿媳妇周箐赶紧安慰道。

“爸妈,爷爷奶奶,哥。”话还没说完,门口车子开进来的声音清晰入耳,然后就是令言带着一个金黄碧眼的金发小姑娘进来。

“我还想着先把gue接过来,还来得及接你们,谁知道你们来这么早。”令言一身水清色长裙,朝着在坐的众人做了一个“别怪我”的表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汝亦无情若有情汝亦无情若有情萌萌妈咪|现言龙家三小姐,最不受宠的一个小丫头,悲愤过世之后,绝地重生,终究过上了自己的想要的生活。 爹爹不疼,她不认了就是;娘亲不爱,她离家出走就是;姐妹相残,她打回去就是。 她的归途,她说了算,高智商,高学历,却是个低情商,遇到他,慢慢调教。
  • 傲娇男神:别想跑傲娇男神:别想跑精灵与娃娃|现言他是帅气多金、风流潇洒、小有名气的汽车设计师。她是外表高冷,内里犯二,明明很俗气却爱好装13的大龄财务女。“哟,好巧呀,又是你,来来来,让我算算,这是这个月第几十次巧遇了”他眉毛轻挑语气里带着嘲笑。“巧你妈逼!老子在追你,你不知道!!!”她愤愤道。“噢,陆小姐也有追人的一天啊”他斜眼轻道。“哦,这么说,你是不从咯”她冷脸道。“哼”他冷哼一声,不甘的瞪着她。她狗腿的一笑,赶紧上去挽着他的胳膊,大声嚷嚷着“哎呀,好饿啊,走走走,吃饭去”
  • 霸道总裁PK高冷校草霸道总裁PK高冷校草时kong|现言错乱的爱情就像是上天的捉弄,命中注定她会爱上他,在这同时,有一个人也为她倾心,为她疯狂,但那人注定是一个错爱之人(注;就是爱错了人),但那人也有春天,只是他之前过于迷恋他,忘了一个在角落默默爱着他的人,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呢,敬请期待…………
  • 星韫好甜星韫好甜你挡我发光了|现言很久之后,祝星辰望着斜倚在沙发上的周韫涵,脚趾戳戳他,示意将桌上水杯递过来。 周韫涵不满道:“使唤谁呢?” 祝星辰:“周韫涵。” 周韫涵佯装怒气,冷哼道:“恩?” 祝星辰连忙改口:“亲......爱的。” 周不满撇嘴,依旧一副臭脸。 祝星辰试探性叫道:“老公?” 周瞬间变身二哈,应声答道:“好嘞老婆!”
  • 重生:少爷,我会乖重生:少爷,我会乖没有色彩的马|现言上辈子沈秋仪被继母姐姐坑害,进入豪门却与施虐狂私奔,惨死路中央。这辈子她再也不会重蹈覆辙,没读完的书,没去过的大学,没好好相处的人她都要重新找回来,为此哪怕是替恶魔打工也再所不惜。可是......上辈子的未婚夫不是长这个样子啊,还有这个嚣张的同桌为啥总要招惹我。 重活一世,沈秋仪可不要做受气包,没事找事的一律往死里怼!!!!!!
  • EXO之繁华落寞EXO之繁华落寞芩若瑾|现言内为虚构,请勿当真。文笔不好,勿喷。喜欢的就戳进来。谢谢
  • 没有名字的女人没有名字的女人漫秋凉雨|现言苍雪儿不喜欢自己的名字,自从14岁起,那件令人作恶的事情发生后,她更加坚定,雪儿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不幸与悲哀。成年后,苍雪儿想尽办法想摆脱童年的不幸,并计划着复仇,童年的伙伴鞠良知道这一切,他爱着苍雪儿,并暗中帮助保护她,可雪儿并不领情,她逐渐迷失自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 流星划过的夜晚流星划过的夜晚凭栏阅桑海|现言程亦涵很早就喜欢着林溪。这几乎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秘密”,除了林溪。林溪不喜欢程亦涵。这也大家公认的事实,包括程亦涵。
  • 遇见就倾城遇见就倾城包子吃草莓|现言她不信日久生情,却偏偏相信一见钟情。于是他便来了。连带着她所有的不幸,淡漠,一一被他推翻,重置。他要什么呢?——要你而已
  • 冬雪中的勿忘我冬雪中的勿忘我梦洛凝|现言昔日小麻雀,摇身变凤凰,如何面对三段感情?骄傲心机女,怎样放下身段沦为情人?花心大明星,能否放下阴谋,牵手爱人?事业,爱情,仇恨,看一善一恶两个女孩斗心机,斗智慧,谁能如愿以偿?真心,欺骗,出卖,看一红一黑两朵玫瑰比娇艳,比芳香,那朵觅得温柔主人?胜利,失败,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勿忘我又名:匙叶草三角花矶松下泪花星辰花花语:永不变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