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6章 陈清平记

我心心念念的来到离南城最远的城市读书,我想逃离过去那种不堪的生活。可陈瑛她还是不肯放过我,她要来平城发展。

她让我明白,我这一生,永远不可能摆脱这种罪恶的生活。从16岁的时候,陈瑛把我卖给药监局局长之后,我便应该明白,陈瑛已经习惯了用最简单的办法获取所需。

……

陈瑛宣布那件事的时候,我很想从四楼跳下去彻底了结这一生。

这么多年,我不止一次想过自杀。

我第一次自杀的时候,陈瑛拽着我的头发毒打了我一顿,她说我没有资格死,如果我敢死,她会追到地狱,也不放过我。

什么是命,命就是你永远挣不脱也摆不掉。

我的利用价值还很大,她不希望我死。我在想,四楼那个高度到底够不够高。

但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原来上苍竟也会有眷顾我的一天。

虽然我终于可以摆脱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可这样优秀的男人终让我觉得惭愧,我配不上他。

他是那么优秀,而我早已堕入黑暗地狱,永远翻不了身。我会连累他吧。

……

我们婚后的第二天,南山与别人传出了绯闻,那是个很美丽的明星。我很难过,那天我一直没有回家,我没有加班,只是一个人在街上走来走去,走的腿都麻了,然后我就坐在人来人往的街上。

我想,我没有资格难过,我怎么能配的上他呢?

他不爱我,是对的吧?

有谁会爱上一个这么肮脏的女人呢?

……

陈瑛被查出了癌症,大夫说她最多还能活两年,可是我,多希望她现在就死,真的,我希望我的母亲快点死。

这样才能终结我的噩梦。

……

我换掉了陈瑛的口服药,我希望她快点死。

我是个歹毒的女人吧。可我也只是想为自己活。

做下这种十恶不赦的事情的人,怎么还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

……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掉那个孩子,也许我没有资格做一个母亲,没有资格做南山孩子的母亲。

那个叫景瑶的女孩,真的很单纯、天真,她才是适合南山的吧?她可以那样纯粹的爱他。

南山,对不起,不要原谅我。

连我都恨自己。

……

大夫告诉我病情的时候,建议我做手术,可我突然觉得解脱了。我这一生,不敢爱,不敢死。活的仿佛行尸走肉一般麻木。唯一的快乐便是跟南山结婚的那天。我忘不了他牵着我的手朝前走的时候,他的手心有多温暖。

他说他愿意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睛里像充满了星星一样闪亮。

他给我戴上婚戒的时候,我真的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那天所有的细节都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快乐源泉。

我也只配得到这么多了。

……

知道南山是信诚控制人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为我做了什么。如果没有他,我怎么可能翻身?我一直以为我活成了陈瑛期待中的样子,却不料,成就我的人是他。

原来我竟然欠了他这么多。多到我怎么也还不清。

他娶了我,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劫难吧。

……

我觉得还有好多事情未做,我想跟南山一起吃顿饭,一起看场喜剧的电影,一起吃一个牛奶的甜筒冰淇淋,做许多相爱的人才会做的事。

可是,我根本没有时间了。

我不能再待下去了,我的身体会露出破绽。

……

南山答应了和我一起吃饭。他心情似乎很好,他陪我逛街买衣服的时候夸我很美。

那一句话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我一直以为他是厌恶我的,可他也会对我柔情以待。尽管那柔情总是求之不得,那是我这辈子最不舍的东西。

……

我很想以妻子的身份给他做一顿晚餐,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

天气晴好,我的身体日渐虚弱,我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却并不觉得惧怕。

我这辈子无欲无求,只盼着能尽快解脱。

回忆起这短暂的人生,惟觉亏欠他太多。

但愿他彻底忘记陈清平这个女人带给他的所有伤害,能有心上人陪伴,平安喜乐,渡过余生。

……

他开车回了老宅子。

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翻着陈清平的那本日记。

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夹着一张发黄的照片,是多年前,他和何为几个人被邀请去大学做演讲时的合影,她仿佛宝贝似的珍藏在日记本的封皮里。

他看着那张照片,又想起初遇她的那天,她如一株青莲站在人群中,不卑不亢的问:“如果是我,你的观点还成立吗?”

那一面之后,那场景曾多次在他的梦中出现,他爱及了那出水芙蓉般的清冷女孩。

他捏着那张照片,几近哽咽,“陈清平,你为什么要骗我?”

……

南山,你知道吗?没有人明白,独自站在黑暗里是什么感觉。

我惧怕别人的亲近,因为我怕,怕抱着我的人不是你。

我惧怕自己会永远走不出这困境,可上苍从来没给过我重来的机会。

我这一生,注定已是如此。注定所求诸多,也注定一无所得。

如果真的有来世,我只希望,我会做天上的一颗星星,就那样遥遥的看着你,静静的在你窗外。

陪你喜,共你悲。

……

他抬头望向天空,暮色降临,星星若隐若现,他默默念道:如果这里面有你的话,你会在哪个方向?

他抱着骨灰盒去了海边,有打鱼的渔民刚回来,他拿出钱包里的现金雇了条渔船,让渔民朝海中央的地方开。

等到离岸够远的时候,他打开了盒子,抓起一把骨灰扔进了海里,他一把一把的抓着,最后一把触碰到盒子夹壁似乎卡了个东西。他用手抠了出来,放在掌心看是一个坚硬的环状的东西,用衣袖擦了许久,才识别出来,原来是婚戒。想是她临终时也未取下,才会被骨灰一起收到盒里。

他借着微光看着那枚戒指,往事浮上心头,他对着那枚戒指看了又看,然后摘下自己手上的婚戒,将两枚并在一起用力扔向深海的方向。

他默默念道:陈清平,我会彻底忘记你,会有心上人陪伴,平安喜乐,渡过余生。

他静静坐在甲板上跟着渔船返航,仰望天空,暮色已沉,星星密集的布满天空,仿佛黑幕上的钻石般闪闪发亮。

他抬起头仰望星空,“陈清平,我从来没对你说过,我爱你。如果我现在说,你还能听得到吗?”

可我多希望,你没有骗我,我多希望,你是跟他走了,至少那样你还活着。

船离岸越来越近的时候,男人突然间仿佛个孩子般嚎啕大哭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对不起,从此没有以后对不起,从此没有以后凌空夜萱|现言看心情更新。喜欢的收藏,不喜欢别看。:D)本书全为本萱天马行空的想象,不附有任何真实性。不要模仿…即使你可以做到。
  • 大小姐嫁我吧大小姐嫁我吧猫小羽|现言“嫁给我吧!我们联手,弄死所有欺负你的人!” “我可是在利用你!” “没事,我情愿被你利用。” “你有病?” “没病,只是跟你有共同的敌人。” 未婚夫劈腿闺蜜,公然退婚,还谋夺她家产,林家大小姐沦为世纪笑柄。 一转身,又惹上一个战力爆表的双面恶魔。 当林西尔以为大仇得报,人生巅峰之际,才发现,那个恶魔已经甩不掉了……
  •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你是我全世界的甜临冬飘雪|现言跨年演唱会的直播上,当红小鲜肉化身霸气小狼狗,所有人的瞩目之下,对她强行亲亲抱抱举高高,引得台下人艳羡不已~ 跨年演唱会结束之后,自知“罪无可恕”,他又化身无敌纯情小奶狗,蹲在她家门前可怜巴巴,坐等被她“捡”回家~ “霍祁祁童鞋,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可恶!” 他在她唇上肆虐,竭尽全力讨她欢心,“沈繁繁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可爱!”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你是我全世界的甜,是我此生唯一的执念。 双明星姐弟恋甜宠文,高甜暖萌,新书《也做顶流的女朋友》已开坑~
  • 墨少你犯规了墨少你犯规了陌栀白|现言樊家败了,父亲倒了! 樊沐沐20周岁生日那天,被妹妹设计陷害,被母亲逼的走投无路,最终被逼无奈同意嫁给40多岁的老男人。 一时成为全城的笑话。 本以为:人生已经极限的毁了,墨夜寒却如天降王子般出现。 — 多年后 “老婆,我错了。” “我不是你老婆!” 墨夜寒自豪又紧张的倒出红本本,“樊沐沐,你20周岁生日那天是我!你结婚证上的人也是我!!!” “……”她从来没想过那天是他,不知是喜还是怒,“墨~夜~寒~你有种~” “老婆大人,请息怒!” 从此,走上宠妻狂魔的不归路! ——墨少,你犯规了
  • 重生影后逆袭日常重生影后逆袭日常矛盾的橙子|现言爹不疼,娘不爱,妹妹是个小变态,未婚夫还想卖掉自己还赌债! 刚一重生就重温噩梦,陈熙遥决定誓要和恶势力血战到底。 某军少:“我是友军,别误伤!” 陈熙遥眼神一凝。 某军少挺直腰杆,态度诚恳认错道:“好,我是恶势力,请影后大人务必和我血战到底,只是……那几天,你真的可以?” 陈熙遥老脸一红:“你这个污妖王,给我滚!” PS:男女主身心干净,1V1,放心入坑!
  • 茉上采薇遇到豪老公茉上采薇遇到豪老公司徒荛荛|现言她的生命里没有别的男人了么?为什么两个同样的男人会同时出现在她生命里两次,两次!!连顺序都是一样的!三年前和三年后,历史重演,官二代的他和她,她和富二代的他,是悲剧?还是悲剧?NO!姐说过,浪子回头金不换!官二代说:“俺没说要用金子换你回头啊,俺只有武力,蛮力和暴力!哈哈!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出俺的温柔乡!哇哈哈哈哈!!!”
  • 重生全民姐姐重生全民姐姐竹送清溪月|现言“在所有歌手中我最佩服的就是苏小圣,她的声音太百变了。”面对记者的问题,著名歌手林子项大爷这样说道。 “如果在所有歌手中选一个让我觉温暖的声音,那我选苏小圣。”著名歌手梅姑说。 “我想在写词方面,苏小圣称第二,那……没有人敢称第一。”著名词人黄梦说。 “什么?你连小圣姐都不知道是谁,你怎么当记者的。”面对小孩的调侃,记者无言以对。
  • 宠妻溺爱,巨星的小娇妻宠妻溺爱,巨星的小娇妻朝葵|现言九年前,他是星光璀璨的巨星,她是默默守候的小粉丝,九年后,他依旧屹立在星光的中央,她终于可以站在他的身旁和他比肩,不顾忌任何媒体的追踪和粉丝的冷嘲热讽,出双入对。“请问著名编辑南北小姐和您是什么关系呢?据记者拍摄你们两人曾在巴厘岛共度三天两夜,是否属实呢,还是另有隐情?”主持人犀利提问。“嗯……她?我们的关系也不是太复杂,就是法律上那种可以随意耍流氓的关系,呵呵。”程宸云淡风轻的回答主持人。在家苦恼码字的女主人还不知道网上已经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 愿世界代我去爱你愿世界代我去爱你夏晚成风|现言他位居世界顶端,受万人敬仰,却无情无爱,却独独对她钟情她是自闭胆小的宅女,意外闯入他的生活,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微风凉,你温暖心房微风凉,你温暖心房黎浅诺|现言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那一年,我遇见你,久后重逢,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