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还来得及

陆南山隔着玻璃看见她躺在乱哄哄的急诊室的床上,双目紧闭,唇色青白,仿佛已经失去了生机。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子,他的妻子向来衣着讲究,妆容精致,头发留的长度都恰到好处。在公司里更是干脆利落,做什么事都仿佛脚下带风似的。

即使在面对他的时候也从不会在脸上露出过多的表情。他以为这么多年她活在自己建立的堡垒中,百毒不侵,水火不入。

她怎么能突然就这样脆弱的仿佛个病人一样躺在病床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偏偏玻璃瓶滴下的液体还是褐红色的。

他只觉得心中一阵发慌,抓住了经过的小护士,“陈清平怎么了?你们给她输的什么东西?”

小护士对他的大惊小怪感到不满,白他一眼,“那是袋装的铁剂,是补血的。她现在晕过去了。”

“晕过去?”陆南山如被雷劈,他昨天在公司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在声色俱厉的训斥前台上班懈怠,重要的电话没转进去,她怎么会晕过去?

小护士看他面色不好,缓了口气,“你是她家属?”

陆南山点头,“丈夫。”

小护士惊愕的看着他,“你妻子身体这么差,你都不知道?”

还不待他说话,小护士又冲他说,“去大夫那儿取病历,交费办一下住院。”

医生把住院条给他的时候还在啧啧叹气,“现在的年轻人,节食减肥,没病也给自己找出病来。这胃我估计离穿孔也没多远了。”

陆南山不想他嘀咕陈清平的不是,耐着性子解释,“她工作太忙,睡的也晚。有时候起不来,顾不上吃早饭,身体难免消瘦。”

医生抬起头看他,“起不来床?你开什么玩笑,她那是有轻度昏迷的症状。”

陆南山:“……”

“她血色素不到正常人的70%,能起的来吗?你这当丈夫的怎么回事,这么严重都没发现?她消化道出血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就这情况,什么营养能吸收,以瘦为美,你看你妻子都快瘦成什么样了?你就没想想这年纪轻轻的刚25岁,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怎么会起不来床……”

大夫再说什么,陆南山都没听进去,他拿着病历和住院条出了门诊,脑子里还在回想着那个词,

25岁。

25……

如果不是她突然住院,他竟然都忽略了,原来她刚刚25岁。

他竟然忘记了,这个与他结婚三年的妻子才这个年纪,如果不是嫁给他,或许她刚硕士毕业。

有多少这个年纪的女孩或许正在家里,撒娇耍赖,承欢膝下。或者正与男朋友如胶似漆,谈一场轰轰烈烈看不到结果的恋爱。

而他就是她那种没有结果的爱情的终结者吧。

有时候即使她努力对他露出愉悦的表情,他也看不到她眼底的笑意。她在他面前仿佛带了面具,每次需要做出什么样子,便不多不少刚刚好。

在外人面前,她是个多么贤惠的妻子,不管他做的多过分,她从不做无谓的吵闹,只是顶着一个陆太太的头衔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

可只有他明白,是有多不在乎,才能视而不见。

陆南山只觉得揪心。

他曾经的随口一句话,彻底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

他就这样把她娶回家,这三年他们变成这样,这是她想要的,还是他愿意的?

当他看见她面无人色躺在病床的那一刻,竟也突觉后悔,他们不应该变成这样吧。

趁现在还来得及。

只要他不介怀,只要他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

口服的药里有镇定的成分,他办妥一切,陈清平还未醒过来。

他将她抱起来往推车上放,才惊觉她竟然这么轻。

他的清平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他似乎能想起仿佛一株青莲一样亭亭玉立的她,站在大礼堂就那样看着他说:“如果是我和你谈个恋爱,你的观点还成立吗?”

底下的同学哄声大笑。

他旁边的地产商二代笑着抢过话筒,先他一步回答:“刚才所有的观点在你面前通通不成立。”

……

他的手机响个不停,有公司的,还有蓝卉。

她让人把蓝卉电话给他,他当然不能辜负她的美意,第二天就跟蓝卉在平城繁华商圈吃了个饭。

蓝卉找的狗仔闪光灯亮起的时候,他装没看见。于是吃完饭直接走人,蓝卉进一步的邀约,他也装听不懂。

他看了看来电,摁断了蓝卉的电话,然后关了机。

接着却是她包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拿出她的手机,未接来电不少。

他觉得太吵,干脆给她也关机完事。就这么一直在床边坐着。

陈清平恍惚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坐在床边的陆南山,竟是满面柔情的样子,恍惚回到他们婚礼那天,他掀开她面纱时的情景。那时候的他,双目含笑,似乎有数不尽的柔情蜜意要展示给她。

那之后,他们之间再无这样相处过。

她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儿?”

她丈夫一向是温香软玉满怀,何时会突然守在她面前,就这么干坐着等她醒过来?

陆南山反问:“这是哪儿?”

陈清平这才打量房间,“我在医院。”

只是不知道怎么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

她动了动不堪酸痛的手,看见手上插着的针头,和挂在床边的吊瓶。

“我没事吧?”她不待陆南山回答,突然惊醒,“下午我跟赵经理要和厂商谈材料的事。”

陆南山回答,“不许去,离了你,公司就不转了?”

陈清平有些懊恼,“我怎么会生病?”

她怎么能生病,在这个节骨眼上……植美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能否翻身就看这一仗了。

她想伸手拿包。

陆南山早预料到了,抢她一步拎走扔到一边。

“你要住院做进一步的检查,大夫怀疑你胃部有溃疡,要做胃镜。这期间,你什么都不用管,好好养你的病。”

他说的话竟全是对她关心的意思。

陈清平只觉得他有些说不出的反常。

“病历在哪儿?”她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

陆南山看她一眼,“没大事。”

门被推开,阿姨拎着保温桶站在门口,“清平吃点饭吧,刚做好的。”

陆南山到医院便给阿姨打了电话,让她准备点营养好消化的粥,来的还算及时。

陆南山点点头。

阿姨抬头又看南山一眼,才又道:“南山你二叔刚才过来了。”

陆南山皱眉,“他来做什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漫漫婚途:总裁爹地很给力漫漫婚途:总裁爹地很给力二十四桥|现言五年前,她被迫嫁进秦家,婆婆不喜,丈夫不爱,自此受尽冷遇,落得百般折磨。五年后她强势离婚,却无意中听到一个惊天消息,原来当初和她有一晚的,并非前夫。秦家那位受尽宠爱的小祖宗,竟然是她的孩子。她势要抢回孩子,却招惹了秦家手段最厉害的男人,他把她逼到角落,语气森然,“你不仅要不回孩子,自己也得入了我这狼窝。”“唉唉唉,秦先生,你别乱来!”
  • 时光已逝,花已向晚时光已逝,花已向晚夏虫不能语冰|现言十多年间的一点一滴都在每个夜深人静时不断被回放在天际,是暗恋,是纠缠,更是拯救。就像是鱼和青鸟,哪怕他们是青梅竹马也注定无法相守。幸运的是,蓦然回首,始终有一个人视她为公主。
  • 霸道老公:悄悄深爱小爱妻霸道老公:悄悄深爱小爱妻夏与白|现言她不是命不太好,亲爹不疼后娘不爱吗?弟弟也不喜欢自己,连婚姻都是被迫联姻,那么老公也一定不爱她。但怎么回事?她只是不按时吃饭都能引起他的重视。弟弟嫌她婚姻不幸,怂恿她离婚他却大发雷霆。“老公,你不是不爱我吗?”“我天天关心你有没有按时吃饭,街逛得开不开心,卡刷得痛不痛快,你说我爱不爱你?”“这个……还是你说吧。”“那我就告诉你,女人!和我离婚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你永远都别想要从我身边离开!”
  • 首席霸宠:豪门第一夫人首席霸宠:豪门第一夫人丁唯一|现言(宠文1-1)她,意外重生的国安局特级保镖上官锦言,他,性情高冷、权势滔天的财阀首席历爵睿。一次意外的邂逅,上官锦言把这个传说中杀伐果断,高冷薄情的男人睡了。从此以后,某女就被划入了某人精心布置的狩猎圈里,你追我赶。某日,历爵睿在某女耳边挥汗喘息道:“宝贝儿,你就是我丢失的那根肋骨”某女慵懒的撇了撇嘴道:“我才不是你jj上的那根骨头。”历爵睿“………”
  • 可不可以永远幸福可不可以永远幸福天鹅肉|现言小宇在拍第二部电影的时候,簌簌准备做小宇所拍电影的投资人,他也没想到导演竟然是当年的王策,为了能让小宇做主角,簌簌告诉他小宇是他的儿子,可是没想到这番谈话被邓落听到了。前不久,他找到簌簌,让簌簌必须阻止小宇和林簌簌在一起,不然他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让簌簌和小宇没有活路,簌簌为了小宇,不惜以断绝母子关系来阻止他们,可是簌簌们想到这两个孩子这么傻,要一起去死。
  • 踩在高跟鞋上的天使踩在高跟鞋上的天使海东青青|现言漂亮女孩的另一个标志——高跟鞋。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拒绝高跟鞋给她带来的自信、挺拔、以及那优美的弧线。可是,这种美是要付出代价的。踩在高跟鞋上的人生,魔鬼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风光无限。可是,脱下鞋子那一刻的,累,又有谁能够体会。看T台上的女神背后的泪水与心酸。林音,一个向往T台,着迷华美衣裳的女孩。她是个孤儿。她喜欢渴望被注视的目光,从小她的心中就种下了一个梦想,站在聚光灯下迎接所有人的注目。梦想是需要付出汗水和心血的,她不怕,因为她有公认的勤奋。还有高挑的身姿,姣好的面容。最重要的是自信!
  • 枕上书,席上人枕上书,席上人桐陌|现言她第一次出来工作,遇到出来鬼混的爹,尴尬之际,遇上晋隽阳,一场交易后,他笑得极温柔,“小惜,我喜欢夜里的你——热情如火。”以为,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可最终,越缠越紧······如众所愿,她成为睡在他身边的人,床第间他亲着她低声呢喃,小惜,小惜,珍惜,晚安,晚安······他满腹算计,却又在她面前总是谦谦有礼,温润如玉,让全城的人都羡慕她。要什么,他给什么,他给了她无尽的宠爱……可只有她知道,除去一身华丽的衣裳——他充其量只是一禽兽。枕上人,未必枕上了心······
  • 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心尖独宠:高冷总裁住隔壁火扇|现言爱与恨交织纠缠着,是豪门,更是商战,他们在恨的力量中各自成长,在爱的力量下各自强大,恨让人疯狂,爱让人发狂!!他是商界的王,俯瞰一切,冷酷残忍。她不小心撞进了他的世界,他危险的气息将她笼罩:“既然闯进来了,就别想逃!”
  • 邪性总裁:娇妻难搞定邪性总裁:娇妻难搞定言枣|现言无奈的她不得不奔波在异地他乡,求学归来。收购了中国最大的服装公司,拥有美貌和智慧的她,却逃不过自己的命结,浮沉身份她该怎样选择?他是腹黑冷血的总裁,因为她的出现才让他的生活充满阳光,甜蜜。他救了她,她却说:“你要什么,开个价”。轻软的语气轻轻呼过她的耳畔:“我要你以身相许!”但却不知散发着不可磨灭的面具后有一张令天下女人疯狂的俊脸,拥有强大的势力,却只想一心拥有她,这辈子我要定她了!
  • 圆梦路上圆梦路上雪中之花|现言她是一个农村的残疾人,她也想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可是,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她很努力地适应这个社会!可老天偏偏爱捉弄人,……到底她最后能不能如愿以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