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魔族圣子现

黑暗的对面是黎明,坏人的对手是好人。

白天狩青跟小辈们说了他们要去的地方,妖族。

他也解释过,现在还不能回宗门,因为还有一些事还没解决。

还特意强调如果有人不想跟着的,可以先去青云山下等着宗门处理完所有的事,之后会有人通知他们可以回宗门。

赵婴愿意和狩青同去妖族,左颖放心不下她爷爷,也放心不下赵婴。

所以她都还没想好。志鹏不想离宗门而去。

中午后,都说好了。

“赵婴,你和我同去我族。至于你们就让志鹏和左颖带领着去往青云山下,到了哪里会有人接应你们。”

同他们分别后,赵婴和狩青踏上了一条不可能的路。

狩青告诉赵婴要到妖族去还有一段路程,他们现在必须提高实力。

不过赵婴就算再怎么修炼都不可能进一步,因为他修的是先天五元法。

没有关于五法的特定宝物,他无法进阶。

目前他只有水元法,还未突破阖点境界。

可能要将五种先天五元融入阖点中才能进阶。

水元是左风冒了生死才去为赵婴寻回的。这么大的恩情,赵婴目前无法还恩。

妖族不在药都大陆,它在穷极大陆。

此时,他们两人已经在海上了。

在漂泊个八天就能到穷极大陆了。

经过人生中两场大灾难,对于赵婴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一生下来两次大打击给他感觉人要活着就得见血。

两次见血的人生让他感觉人很可怕。

“大长老,你们妖族是不是和人类一样,都要见血?”

“其实人类和妖族本无差别,人的一生难免会见血。见血的人生能造就一个坚强的灵魂。”

狩青很严肃的表情给赵婴讲解。

“没有经历过见血的人生,没有经过鲜红血液的洗礼,无法造就一个强大的灵魂。”

“我从小就要见血,跟你说说吧。小时候,我父王将我们三兄弟分别丢入绝险之地,我被丢入龟鳄池里。

当时,我被一群龟鳄追着,我时不时的回头往后看,每只龟鳄都在对着我磨牙齿。”

“口齿缝里有一些碎骨还没吞进腹中,嘴里还还散发着恶臭的腥味。当时我不知所措,只有想着活下去,然后,都死了。”

“人对生的欲望是无限的,甚至是可以放大化的。在生与死之间,只会选生,有谁会自愿死去。”

“所以,对于那些让你去死的人,你会做出一些毁天灭道的事,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你想活着。”

狩青跟狩青说这些道理是为了赵婴不被生死所因果。

“修真者界,不缺食人肉,吸人血者,这些大多都是为了以杀证道。”

“如果你想成为这样的人,我可以培养你。如果你不愿,我也不强求,因为这种因果的池子很深。”

赵婴厌倦了生死离别,他不愿成为这种为了以杀证道而杀人的人。

仅仅是两次的杀生就让他对杀人起了厌倦感。

内心深处无比厌恶杀生,不过他觉得该吃肉就得吃肉。

“其实,你可以去人族中佛教试试,那里的秃驴都对世间万物有所感,他们忌荤,忌油腻。”

狩青跟赵婴提到佛教的事,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

佛教的来历神秘,且佛中门人比世外的人都强,各方面都很强。

在佛门中,一个扫地僧足以敌战张三斤一人。

听到不吃肉,赵婴怎么可能会去,那不是去受罪吗不是。

他想想,肉不能吃,油也不沾,这样的日子他过不下去。所以不能去。

连续两天过去,他们所在的魔鬼海域还没有发生海妖食人事件。

在他们没来之前常常发生海妖食人事件,当地的修真者来看了,都无可奈何。

可此时,狩青在这儿,海妖哪能上岸来作祟呢?曾经妖族主宰者之一,有谁不惧?

妖帝有言,妖族不能踏入人族领地,否则杀无赦。

而今妖帝新立,这些都不在作数。所以为什么有兔妖,海妖会出现在人族领地内。

而且还会常有海妖食人事件发生。

现在,狩青在船上,小海妖基本不敢兴风作浪,大海妖就不知道了。

药都大陆与穷极大陆之间的海域,有几个是人族禁区。那些禁区是一些不可描述的怪物,有传言说那些禁区是鬼族的活动区。

魔鬼海域不是人族禁区,但,是人族禁足区。

那里有着食人的海妖,专吃过往船上的人类。

幽暗的海底,冰冷的海水。一缕阳光照射进来都被贪婪的海水瓜分成了好几份。

这样的海底无不蕴藏着死气,底部连冒一股能量,多出都是。

海底的小火山多到不可数。那股不可触摸的能量在海里激荡着,涌动着。

离火山口尽百米高的海里,几个人鱼形状的妖在海底驻足观望着海面上的船。

与其说是看海面上的船,还不如说是看狩青。

要在以前,他们早就下手了,可今天狩青在。

他们得知狩青已和人类打好交道,甚至是签了契约,他们不敢对他下手,毕竟是曾经的统治者。

他们在忌惮,迟迟不发难,只是畏惧狩青的实力。

在妖族还是有人看重他狩青的,而且那个人的来头还不小。

妖族大圣,虬江龙。他与龙也有些关系。

现在已经没了纯种龙族,因为他们已经跟随天帝去往他地了。有人说那里是仙的聚集地,而这里呢是成仙的契机地。

天帝去了哪?跟随天帝的人还有那些?

这些都是世间的迷题。谜底没有揭晓,也许没有谜底。

在虬江龙的施压下,没人敢拿狩青说事,也没人敢对付他。

很快,妖族之地也近在眼前了。

穷极大陆与别地儿不一样,这里崇山峻岭,森林茂密,到处都有一种安静感。那种感觉让人可怕,这里常年都是四季如春。

一棵巨大如山的树中传来呐喊声。

这树坚如精铁,一般的刀斧对它造不成伤害。

妖族中的人都将这里作为他们训练、决斗的地方。

巨大如山的树里更是一片天地,这里仿佛是外界的盗版,有蓝天、白云、花鸟走兽等等。

决斗的场地是用木头围成,一根根木头上都布满了时间的沉淀。

“还要来吗?”

一个身着奇装异服的怪力男子笑着道。

他看着大赵婴几岁,表面上沉稳,但过于骄傲。

“魔族圣子就是不一样,实力摆在那,就是他这穿着不像是魔族人。”

这话被他察觉到了,反问道:“哦?那魔族的穿着应该怎样呢?”

从始至终,他都是一脸微笑的表情。

魔族圣子身边的随从和他的穿着形成了对比,可以说成是时尚界的另类,魔族的奇葩。

他要是与魔族所有人在一块儿,那他是里面最突兀的一个。

他身边的随从开始不耐烦了,从刚才开始打到现在都没能遇见个对手。

现在要嚣张了,开始展现他们的实力了。

狩青不忍族人受欺,强忍着怒火踏上青天,啪嗒一声,直接落到场中央。

此时他已经蒙上了面,不能让他人得知归来之事,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狩青远站魔族圣子面前,声音略带沧桑。

“我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补仙阙补仙阙我糕|仙侠天不争而善胜,人不争则必亡。争是一种态度,是无法视若无睹后的行动;争是一种品德,是面对强权时说“不”的勇气。*****这是一个病秧子加废柴逆天的故事。
  • 轩辕门徒轩辕门徒花都明秀.QD|仙侠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秦远无意间折下的花枝让他见到了姐姐,进了修仙门派。不准你们碰我的姐姐,你们都要全身腐烂生不如死。也不准你们背着姐姐碰我,我一点都不喜欢。我是下品如常,我是修仙废材,我是秦远,我是轩辕门徒。——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 花千骨.花落奇缘花千骨.花落奇缘柠檬冰沙|仙侠“白子画,你已经折磨了我前世,你还想囚禁我这一世吗?”“小骨,这一世,师傅只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伤害?是你给我伤害!我只想好好自由生活,你就不能放开我吗?”泪水滑落脸颊,“你想走?既然你想走,师傅也不强求你,你走吧!”白子画转身离开,“白子画,谢谢你。”“不必。”
  • 天涯狼灭纪天涯狼灭纪残茶一味|仙侠忍.......只为活着! 是可忍孰不可忍,做个“狼灭”又何妨? 人间如此,仙道如此!
  • 魂耀万古魂耀万古星空鹰|仙侠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以灵魂之姿穿越了,用其独特的修炼方式,顽强的在异世生存,他的光芒比日月更强烈,照耀着人世间!!!!!
  • 随身带着一亩田随身带着一亩田洛青意|仙侠道君齐雨遭人暗算,魂穿于一文弱秀才之身。然而当他再度踏上修仙路时,却意外发现识海内装着一亩田,下等参苗一夜长成千年参王,绝种灵药作杂草除,从此天下任我逍遥。
  • 嚣张女修仙嚣张女修仙七色苋|仙侠现代世家首席掌舵人魂穿修仙大陆第一宗掌门之女,携上古洪荒神兽,走不一样的修仙路
  • 鬼王纪鬼王纪立方英尺|仙侠我想说一个你没听过的故事。你有没有想过,你听过的所有神话故事,其实都是真的。你所认识的神话人物,刚刚在麦当劳跟你一起在排队。你所畏惧的鬼狐仙怪,这时候正在试穿你刚刚在服装店看过的衣服。你所敬重的英雄人物,可能在酝酿怎么毁灭世界。而你对此一无所知,还在想着这个月怎么还房贷和信用卡。
  • 侠客斩云刀侠客斩云刀走卬|仙侠司马逍怒道:“我这些许年来如何辛苦?如何努力?一身武功岂是白练?如今却被困在这肮脏不堪的官场,进退不得!” 赵构将宝剑拔出,指着他道:“是啊,千难万险,又兴我大宋,你却容不下我叫你一声爱卿是吗?” 司马逍冷笑,指着秦桧道:“他,陷害忠良,岳飞已经因此走了!佞臣当道,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若不然,就请官家放逐我,由我闯荡江湖,从此不问朝堂事!”
  • 白蛟传白蛟传龙王鲸A|仙侠虺五百年为蛟,蛟千年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