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那人留下的东西

苏听尘没有说话,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我拿什么去猜!

“那就只是个牌子而已!”

此番那人倒是没有为难苏听尘,直接告诉了他答案。

苏听尘十分诧异,这玉牌材质极为特殊,但竟然只是为了观赏?

那人不再蹲在地上,站身来,那衣角虽是拖在地上,但哪有什么水迹泥渍,依旧干净。

看着那已经被黑彻底染遍的天空,那人说道:“本座来自一个名为“玄”的宗门,我有个师兄,不过他从不收徒弟,我收了十一个的徒弟,那个牌子是门下弟子进入山门的凭证。”

“你是说,你要收我为徒?”

“本来不是你,是那个叫苏清水的小家伙,不过他已经死了,我看你不错,就换成你了。”

“你说你可以复活他。”

“是的,毕竟魂魄未散。”

“你可以复活他,继续当你的弟子。”

“不,他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

黑衣青年,转过头来看了眼苏听尘,

“你想成为我玄门的一员吗?”

“不想。”

“……,”

“那好,不过,既然你见到了我,那我就得抹除你的存在了……”

“我突然改主意了,我想!”

“哈哈,好,不过我玄门可不是说进就进的,如果你之后哪天有资格了,会有人来接你的,剩下的一些事情都在那枚戒指之中,本座还有些事情,走了。”

说罢,便转身离开,带着那把黑伞,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没有给苏听尘一句说话的机会。

苏听尘怔怔地看着那人离去。直到苏听尘再也看不见那人腰间的那抹白色时,悬在空中的雨,又落了下来,周围的嘈杂声音又回来了。

苏听尘没有动,因为眉心的那枚细针,还悬在那里。

只是那处细针似乎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苏听尘盯了他一会,迎上针尖,将这枚针从空中摘了下来。

……

……

苏家小院那处屋子里,苏听尘正坐在桌前,一手拿着一条手巾檫着脑袋,一边对着桌上那枚细针发呆,觉得这个应该是好东西,回来细看许久,不经意间觉得这枚针的后方有些宽,最后用神识碰了碰。

“…这,难道是柄飞剑?”

“…………”

今日经历了这般折腾,精神依旧亢奋的苏听尘再也已抵不住的身体疲惫的睡意,竟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大概五更时节,苏听尘醒了,却发现自己已然躺在了床上,而桌案上的那枚细针不见了。

周围整洁样子,看着自己看过的堆在地上的书,整齐的放在靠窗的书架上,便知道,是母亲回来过,看见有细针在桌子上放着,自然要把它收起来,这个得等她回来再说。

今日还是有早课,吃完早饭后,苏听尘便赶了过去,路过市集的时候,去买了碗豆浆,却听见周围的交谈声,这大概是苏听尘唯一能够了解外边发生什么的渠道了……

“你听说了吗?”

“什么啊?”

“何家!何家那么大的事情你没听说吗?”

“废话,一惊一乍的,何家那么大的动静,谁能听不见啊!”

“啧啧,也不知道何家到底惹了什么人,真是惨啊,那一道深沟,血迹遍布……”

“少说几句,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脾气,我们这么说,恐有祸端”……

苏听尘没有在意,喝过之后便是去上早课,然后才知道,苏清水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了多久,如今算是传开了,苏清水身死,苏弘博受伤,这让苏家知道,有人在暗算苏家且自己家族之中也有奸细。

苏家也不再去隐瞒,苏清水身死的消息也就坐实了。

而在苏听尘得知这个消息的同时,另一处的一个消息,也传了出来,韵水县四大家族的何家,一夜之间就没了!!

只在何家的宰府之处,剩下了一道……深渊般的沟壑。

犹如被人用一剑削出来的…

……

苏听尘回到书楼,回想着当时那人说的话,稀里糊涂的就被逼着成为那人的徒弟,莫名其妙的就进入了一个不知名的宗门之中,还没有资格成为弟子,只是记名,如今想想还是有些生气。

不过想起那人轻轻在剑鞘上弹的那一下,想起那夜空之中被斩断的雨幕,想起何家那一道深深的沟壑,心里缓缓地安慰自己道:“还是算了吧。”

苏听尘拿出那枚戒指,样式一如之前的苏清水的那枚,如今自己也算是他的弟子,应该不能祸害自己,便将戴在了右手小指上,又是一圈花纹印在指上,有了经验,便轻车熟路,神识扫了扫空间中的物品,又是同样的情况,大多数东西都是神识无法靠近的,取出来的就只有一玉简,有些许瓶瓶罐罐,最后拿出的一柄样式颇为怪异的兵器。

刀鞘极为古朴,其上有山川,水林,鸟兽,大地,天空,宛若一个小小世界,刀鞘入口处,有一开口,内外极为光滑,那是为了快速收刀拔刀所用。

苏听尘右手握住那对于他来说有些长的刀柄,缓缓拔出,一抹翠绿映入眼底,那是一柄细长的刀,整体约三尺六,六寸刀柄、刀身三尺,浑然一体,以苏听尘现在的身高只能拖着它。

刀身极薄,却是极沉,其刀背光滑,却有数道阙口,在尖处开刃,刀刃处,微弯的弧线,刀刃带着丝丝寒意,刀身通体翠绿,极近透明,上有丝丝紫色符文,神识细细在其上扫过,那符文有一部分是嵌在刀身中,与刀身一体,还有部分则是游离在刀身之外的。而那游离在外的符文,游动间好似隐隐织成了一道细网,缠绕着刀刃部分,似不让其中的闪烁刀芒,过于锋利。

苏听尘看着那把刀,发起了呆,此刻他的眼中的世界里,在此刻只有那把刀,而后变成了一幅图,图案渐渐消散,只剩下轮廓,最后,便连轮廓都不在能看见,只有无数的细点,苏听尘看着那些黑点,心中突然觉得有些寒冷,这种感觉在书上说:叫“恐惧”。

苏听尘想了想,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之前的情绪,其实都是苏听尘按照人类的行为方式进行的模仿,而如今,苏听尘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某些地方收到自己如今肉身的影响。

苏听尘看了看,叹了口气,如今的自己真的知道自己是谁吗?

这个对于这个自己的定义是什么?

每日自己都对于世界有新的认识,对于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那是这个原来的自己是自己还是新的那个自己是自己,到了这里,自己你还认识吗?你还认识你自己吗?

苏听尘心想道,这般问题实在是无聊而且无解,自己就是自己,哪有这么多的问题?便是自己,无论生老病死,从成为行尸走肉,自己还是自己。

而书上总是有些什么人,陷入这个问题,并为此枯坐百年,到最后,死了!

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将那把刀放进戒指中,翻开了那卷用着金色丝巾系住的墨玉简,那人还真是喜欢墨色啊。

苏听尘想着,手却是没有停,三下两下就把那金色丝巾除去,将其玉简铺开,目光落在玉简上,苏听尘眉头却是一皱,这玉简之上,未有一字。

忽然苏听尘好似想起了什么。

在书架的最后一排,第二层,从右向左数,第十四本书中,曾经写过什么,自己曾经翻开过,可是没有仔细看过其中内容,这是之前找其他书来看的时候,瞥到的一眼。

苏听尘一边想着此事,一边走到了书架旁,从那一卷书中抽出了那本自己曾经看过的书。

而后苏听尘发现,自己抽成那本书并不是自己想要的。苏听尘相信自己没有记错,那就是有人动了自己的书架。

苏听尘看了看周围书架上的书签,突然发现,许多书的位置都发生了改变,很明显,是有人上来动过。

苏听尘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从二楼窗户,一跃而下,从外边再次进入书楼。

老人坐在摇椅,依旧闭着眼睛,脸却冲着苏听尘问道:

“出什么事了。”

“有人,上过书楼吗。?”

“未曾有人,怎么了?”

“有人动了最后一排的书架。”

“可是,这一连几个月了,并没有人上过书楼。”

苏听尘皱眉,既然没有人去,那为何书架上的书的位置,都是散乱的。

苏听尘知道老人不会欺骗自己,但肯定还是有人进来了。司姓老人一身修为极强,可能连自己的爷爷,连老人也发现不了,在韵水县之内,能比老人的修为还高的,想了也没有几人。而且也不会为了自己亲自跑了一趟。这不合道理。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上次雨中的那个人。

如果是那人的话,苏听尘实在是没有丝毫的反抗的欲望,何家便是最好的例子。

但真的是那人吗?苏听尘不确定。

上了楼,走向最后一排的书架,其上的全部书籍全都是变了位置。苏听尘依照自己的记忆将其复原。

一个半时辰以后,那书架之上的全部书籍都已经回到原位。苏听尘依旧在原来的位置将那本书抽了出来,顺手捡起放在地上,多出的一本原来不在书架里的书。

厚厚的书皮,不知使用何种妖兽的皮毛做成,和一堆纸质书籍放在一起竟是没有一丝引人注意,完美的将自己融入到环境之中,要不是自己整理了一遍书架,根本发现不了。

那本书上,清楚的写着三个浓墨大字,【鞘中刃】。

很是潇洒,却有给人枯寂之感。

苏听尘翻开书,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是那人的声音!

“你能看到这本书,证明本座的猜测没有出错,你真的不是这里的人,不过我不在乎这些,因为我终有一天能够出去看看,倒是你……,这本书是我留给你的,只是为了你能在这里活着,不要多想,只是你很特殊,别像之前那个一样,我还想问问你外边是什么样子的呢,好好看看这书,但是不要全部按照书上来,毕竟自己的才是自己的。”

苏听尘听着这些言语,愈发觉得那人有很大的问题,望着那高高的日头,心生不悦。

苏听尘心中始终有一团疑雾笼罩在心头,那人到底是何人?为何自己来到这里后,从来没有听说过玄门这个宗派?他问什么会到这里来?为什么要收苏清水和自己为徒,为何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多的东西?为什么要帮着自己?就算按照师徒关系,如此行事也不是常人干的出来的吧。

……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痞子邪龙痞子邪龙万古核弹|玄幻混吃等死、还是满怀大志的去闯社会,这实在让我头疼、对于我一个学历低、没背景的社会渣男来说、、两样我都不想选、、就这样找家小企业过着上班下班、打游戏的无聊生活。有一天我加班回家天上打雷、我竟然挂了!!对于我见到的十殿阎王、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我也无法确认是不是真的、最不可思议的是十殿阎王竟然认识我、、那夸得我、、、我都想揍他们了、、什么十足的混蛋、十恶不赦魔头、千人想杀、万人想宰的无赖、、、、然后我们喝了点酒、我睡着了、、醒来后、直接导致我的智商成为了负数。
  • 辰霄拳刹辰霄拳刹辰霄天|玄幻热血少年成长之路,一代拳刹成长记,在广袤的现代异界大陆所向无敌!
  • 异世之掌御诸天异世之掌御诸天八十二|玄幻“诸天世界,修炼一途由弱至强分十大境,故有‘弱三强五超级二’的说法,所以像我们这种力举万斤,还在锻体境埋头苦修的人,在强者如云的诸天世界就如同那蝼蚁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一阵大风就会吹的无影无踪”王大牛看着旁边的躺在地上的诸葛御天缓缓说道。躺在略显潮湿的草丛上,嘴里咀嚼着苦涩的草根,诸葛御天那乌黑眼眸深邃的望着天空喃喃自语到“草蛇可化龙,山鸡可成凤,蝼蚁总有一天可登临诸天”。“这一世,必将掌御诸天”诸葛御天双手环抱天空,撕声呐喊到。
  • 紫微大帝紫微大帝白袍客|玄幻一元复始,天机无限。沉寂万年的上古族群重现于世,古老的神话再次展现在人们眼前,万族崛起,百家争锋,这是九州前所未有的盛世,也是混乱时代的开端。神灵转世,仙人涅槃,圣祖传承,万千天娇谁最强。不死之身,混元神体,灭生神魂,绝世妖孽谁为皇。林生梦青牛得造化,败天才斩妖孽,伏神兽收神女,如一把利剑酣畅淋漓的捅破了这个时代。
  • 游侠异志游侠异志陌上流心|玄幻我只为追寻自由,就算前路多艰,就算乱世动荡!
  • 仙魂道途仙魂道途幺客01|玄幻一次意外他的魂魄破碎。不同位面的三个残魄因一个引魂法阵联系到了一起,这让原本资质平庸的少年有了质的飞跃,如何用自己原有的半个魂魄在这纷乱的世界中争霸称强。
  • 东道主宰东道主宰烟墨白|玄幻大千世界,武立天下。少年在五岁那年,被生父以隔千山万水转送他人照养,封其记忆,断了来往。成年之日,流传功法,牵了姻缘,因果相伴。少年踏入武道之途,炼器炼丹皆为手段。少年踏入五洲大陆,寻找故人只为儿伴。男儿当顶天立地,武者当无所畏惧。看少年如何主宰人生,看少年如何东道成主……
  • 虚空虚空彩云之南|玄幻帝都的繁华在荣誉之路可以得到最佳的证明,现在正是下午,荣誉之路上挤满了行人,还有很多来自远方甚至是他国的商人,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汇成巨大的人流,将整条大街塞得不留缝隙。
  • 亘古狂帝亘古狂帝戍守无殇|玄幻当天地崩碎万物惊慌失措之时便是他得意之日当空间碎乱时间静止之时便是他封帝之日
  • 寂灭王者寂灭王者想我吗|玄幻一把黑刀,不被人重视的废柴,一种无名难以修炼的刀法,且看主角杀破苍穹,万古寂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