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风铃

瀛肆是东瀛国皇族后裔,一身世袭的皇权,又是延都城城主,掌握了延都城的大部分商权。财权两并堪似一方大王,别说普通人不敢正眼瞧他,连延都城官府大人见了都得低着头。

瀛肆的府邸灯火通明,回廊挂满了风铃,当晚风穿廊而过,悦耳的叮铃声一浪接着一浪,若不是离笙心情不太好,也会沉醉在这种有声的宁静中。

“明天我会让人带你去舞堂,不会立马让你见祖母的。”瀛肆没有进去,站在房门口。

“不能动他们。”离笙站在房中,面对他,冷着脸:“每天给我时间去照看他们,舞我会练,还有我的契武,你会修吧?”

离笙将筝叶的部件一件件拿出来,瀛肆让人接住。以离笙刚硬的性格,即使有筹码落在别人的手里也不能逼得太急,逼急了,瀛肆也不敢预料,她的破坏力有多大,毕竟她杀死一个同修为的人,也只是抬手之间而已。

“我会让小舞的奶娘教你神态,好好学,配合我,你护着的人才不会受伤害。”瀛肆黑色的眼睛很幽深,眼神有些放空,不知是看着离笙,还是透过离笙看着一个影子。

风吹过,风铃声又响起,瀛肆收回目光,转身离去。有侍卫在门外守候,离笙被软禁在此。

假山后面有拨水声,一个小男孩蹲在水边,暗黄色的烛光渐渐远离岸边,荷花灯的花瓣上写着字,瀛肆还没有看清,小男孩看到了他的出现,双手捧起水将灯火扑灭。

瀛肆怔了怔,看着那月光下和自己儿时一个模样的小男孩,想开口责怪他为何在这里,可小男孩陌生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跑开,只留下一路的小泥脚印。

“为何没人看着他?”瀛肆责问身旁的卢奇,卢奇一直跟着他,哪里知道小少主会独自一个人。卢奇无辜,瀛肆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心烦意乱的发泄情绪,不再说些什么。

走了几步又停下来,想起莲花灯瓣上未看清的字,瀛肆道:“去把他放的灯捞上来。”

“是。”卢奇走到小男孩刚才的位置,莲花灯离岸不太远,卢奇足尖轻点水面,将莲花灯从水面拿起,又后跃而起,直接落在了瀛肆的面前。

字已经被水晕糊,连轮廓都不能看清,瀛肆摆手让卢奇扔掉,转身离开。心头浮现那个孩子陌生的眼神,有些不舒服。

离笙睡不着,彻夜的修炼,不顾莫斯的劝解,把修为从武灵三镜一直提升到了武灵五镜。只感觉身体的盈韧在提升,离笙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能力有多大的提升。

凝聚灵力挥向面前的桌子,桌子并没有如离笙预想中的崩塌,只是推前一段距离,桌面上的茶具摔落下地。

还是有种无力的感觉,像是明明使出了全力却又打不住目标物的扑空。基因给了离笙修炼的最大的天赋,可是没有灵力附着的基点,离笙修为再高也难以超越他人。

天已经大亮,离笙才躺下,瀛肆派来的人来敲门。离笙起床去开门,丫鬟端着脸盆和毛巾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风韵犹存,举足间带着些风尘。

“我叫徐娘,是红院里交姑娘跳舞的,城主大人让我来交你跳惊鸿舞。”徐娘眉眼带笑,有些讨好离笙,见地上茶具碎了一地,怔了怔。

离笙洗漱,丫鬟清理地上的碎片。徐娘拿出舞裙让离笙穿上,本想再画上红妆,但离笙闷头吃早饭,一直不理会徐娘。徐娘无奈,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直接领着离笙走向舞堂。

耳边全都是风铃的响动,离笙一路走来,不管是在回廊,还是穿过花园时,都能听到风铃的清脆的声音。

“你们城主很爱风铃吗?”离笙伸手取下窗户上的风铃,风铃下系着的纸条上写着一句话,离笙轻声念了出来:“惊起伊人,落于心田。”

练舞堂面对着荷塘,左右是花园,已经是秋天,花园败兴,只有一个菊花在开放。

“这个……小人就不得而知了。阿离姑娘,我们开始吧。”徐娘拿过离笙手中的风铃,挂回窗前,让乐师奏起乐,一个动作一个神态的教着离笙。

离笙的的体魄可没有一般女性的柔韧,徐娘在这里费了不少心思,离笙配合着她的教导可却一点都没有用心,细致的敷衍过去,徐娘又气又不敢指责她。

街舞离笙玩得挺溜,但是这些要柔韧度的舞离笙练不来,能够配合着徐娘,已经是离笙的最大耐心。

太阳渐西落,余辉斜撒进舞堂,离笙站在中央,红衣飘袖,明明没上红妆却有着红妆的妩媚。一天下来,徐娘总算把离笙调教出了些舞者的姿态,瀛肆站在门口,背着手,目光空洞的看着离笙。

离笙停下了动作,衣服也不换了,披上外袍穿上鞋子,路过瀛肆的身边,离笙才发现,他还盯着她原来的地方发呆。

离笙要去给笛子他们送东西,瀛肆的侍卫要跟着离笙离开城主府,瀛肆却摆手让他回来,离笙不会逃跑的,她可以逃跑,但是不会不顾那两个孩子。

笛子整理好自己的外表,蓝色眼睛,头发随意扎起,和笛姚一样小肉的脸型,看起来很正太的帅气。笛子的耳朵和正常人没区别,离笙凑近了看,才发现他的耳朵上有割痕。

“你自己割了耳朵?”离笙双手捂住笛子的耳朵,轻轻揉着,有些疼惜:“疼吗?”

“不疼,我们受伤后比你恢复得快,耳朵割过一次,再长出来就和你的一样。为了出去找东西吃,又不能让人看出我是半妖族,只好那么做了。”笛子摇了摇头,像个男子汉般。

裙摆被人拉扯着,离笙低头,笛姚用那双干净单纯的绿色眼睛看着她。离笙心有点被她的可爱到了,蹲下来,把她抱进怀里:“姚姚,怎么了?”

“我今天给小白凤渡了三次灵气,它和我说,它快要睡饱了。”笛姚邀功一样,声音甜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离弦九离弦旊旎|幻情这是一个元素世界,所有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是由元素组成的。人类更是有修习元素的秘法,更是创造了各种元素法术。这个世界,以皇家公主为主线的一系列奇异爱情故事。
  • 入夜随风去入夜随风去七月梦缘|幻情能够预知未来的叶随风,却因这特殊的能力将自己逼入绝境。 一个小小的意外,让她可以穿梭时空,纵横古今。 两个时空之间的千丝万缕,竟让她寻得了撩拨命运之弦、扭转现世命途的契机。 白昼,是现世的纷纷扰扰; 黑夜,是江湖与庙堂的恩怨纠葛。 白昼与黑夜,两个世界,两种人生,且看她如何蜕变。 ———————— “听说殴打某人可以获得独特的属性加成?” 不信你看—— 轻轻打一下,高考加分二十五;狠狠捶一顿,攀上数学高峰不是梦! “为何有如此神效?” “一切都是天意……不如,你问问他叫啥名?”
  • 死宅成名录死宅成名录冷吃虾|幻情当男主叶诗涵在一天之内体验了七种不同的死法,玄幻世界的大门逐渐被打开,是前世旧恨?还是另有预谋?
  • 梦移千年梦移千年那闻初笛|幻情“你叫什么?”“刘梦,刘备的刘,梦想的梦。”“刘备?正好,我就把你送到那儿去吧。”“好,不过这一去,必须用你的一样东西交换。”“什么?”“你的眼睛,怎么样。”
  • 圣医邪妃:召唤,兽皇陛下圣医邪妃:召唤,兽皇陛下香草芒果|幻情她本是修仙界的魔修尊者,却因渡劫失败,不幸身陨魂散残留的一缕魂识穿越至异世大陆,寄身于身患绝症的病弱千金父亲无情,后母狠毒,弟弟妹妹虎视眈眈,皆想置她于死地好在她觉醒了召唤师血脉,又有上古魔兽傍身,顷刻之间就能翻云覆雨犯我者,虽远必诛!
  • 不见青山不见青山今天吃什么呀|幻情乱世浮沉,恩怨纠葛,分分合合 不见青山不见月
  • 腹黑青梅,竹马太无赖腹黑青梅,竹马太无赖绯无暐|幻情“你爸爸救了我们,我要报答你们。”“嗯,怎么报?”“”停!剧情怎么错了?那,以身相许怎么样?”“嗯……”“唔,许远之你干嘛?”“先报小恩,大恩咱们来日方长。”腹黑青梅与无赖竹马的故事,希望能受你们喜爱。
  • 拐个王爷回山寨拐个王爷回山寨有梦|幻情上京来了个女土匪,身长八尺,面相丑陋,肩扛九孔大刀!屠娇娇其实不太明白,别人穿越是公主小姐,她穿越居然是个土匪头子。而且那山寨的名字也很拉风,叫“黑风寨”!哈哈,她是寨主,听说上京有回去的办法,她告别了一众兄弟,去了上京,办法没找到,却救了一个小崽子,他爸是摄政王。救了摄政王的儿子,惹怒了皇帝,还被王爷认为是奸细。恩,一夜之间她的小命就像小草一样在风中摇摆,大刀悬在她脖子上了,还是传说中她扛着的那把九孔大刀......
  • 凤凰浴凤凰浴白初公子|幻情当利用变成了爱,是否会有好的结局?凤凰浴火重生,却记忆尽失,他能否认出她就是当年的她?他说我已经找了你很多年,这一次不会再放手,寻寻觅觅的他,是否能得到幸福?他爱她护她为她放弃一切他伤她弃她为一切放弃她她又该如何选择?当鲜血喷涌而出,她才知她早已爱上了他他才知自己早已没有机会,选择成全他们的幸福命运蹉跎,轮盘转动,只愿你啊,我的人儿,你能安好如初
  • 玲珑御玲珑御花卷儿也是花|幻情茫茫修仙路,渺渺无归期。有人说修仙是与天正,与地争,与人争,郑瑶觉得太累;有人说时时刻刻修炼才是正经,郑瑶觉得枯燥无味;有人说看那些顶尖的修士们,上指天下指地无人敢与之争锋,郑瑶觉得没趣。有人问:那你待如何?郑瑶双手枕在脑后,偷得浮生半日闲,祖师爷说了修仙修的不就是这份逍遥自在吗?且看郑瑶,正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