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阴谋

苏州河边一处荷塘里,停泊着一艘小小的船。

船上没有船工,只有两个男子在对坐饮酒。

年纪稍长的男子两鬓都有些斑白,脸上布满岁月的痕迹,但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在。

年轻一点的看上去刚过而立之年,脸上带着笑,却有隐藏不住的精明和锐气。

虽是笑着,但总让人觉得那个笑容浮于表面,没有到达心底。

看到久了就发现,他虽然嘴角勾着,脸上也完全是笑得表情,但眼睛里却没有感情。

年轻男子殷勤地给长者斟酒:“刑长老一路风霜,实在是辛苦了。”

那被叫作刑长老的道:“我还没老,身子骨还硬朗,这算不了什么。”

年轻男子道:“是,刑长老宝刀未老,出鞘依然锋芒必现。但现在却有人,觉得刑长老已经老了。”

刑长老拍了下桌子,震得酒杯都跳了起来:“他唐二算什么东西,现在也敢来我面前充老大!”

年轻男子道:“他是帮主的高徒,自然是比其他人地位高一些,刑长老可不能不让着他。便是我,虽说是他的师弟,但在师父心里,跟他也是没得比的。”

刑长老道:“我知道你委屈。明明他年纪比你还小,但帮主却偏心他,这些年我们也用心看了,无论是能力手段,你都不在他之下。”

年轻男子道:“这些委屈都不算什么,毕竟都是师父的决定。只是刑长老追随师父,怎么说都是我们的长辈,现在竟然也被他磋磨。”

刑长老恨恨道:“我们当年打基业的时候,他怕是连孟婆汤都没喝!现在竟也摆起款来了!”

有风轻轻吹过,荷叶都随着风摆动,一阵清香传进船舱里。

男子似是被这种景致打动了,定定地愣住没做反应。

过了一会儿,年轻男子才道:“帮主年纪已经大了,有意任命他为新任帮主。现在虽还未正式对外公布,但帮里上上下下谁不认他。”

刑长老道:“我就看不上他,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年轻男子道:“谁说不是呢。之前要裁撤部分分堂,动了许多分堂堂主,早已是怨声载道,现在竟然也欺到您头上了!他的眼里,到底有没有您这个长老!”

刑长老越想越气。

年轻男子继续烧火:“现下他还未继任帮主,就已经目中无人道这种地步,等到他日坐稳帮主之位,刑长老,您觉得这游龙帮里,可还有您的位置?”

刑长老笑了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也不必在这里绕弯子,无非就是想让我支持你。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你就告诉我,支持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年轻男子道:“邢长老果然痛快!我许某就喜欢与你这样的人交朋友!”

他道:“既然我们现下已经把话说开了,那我也得先讨您一个准话,您都能给我什么支持?”

刑长老道:“我在帮里这么多年,能坐到长老之位,凭的自然是曾打下汗马功劳,一半的堂主都是我带出来的。别的不敢说,只西北和西南两盟所有的分堂主,自然都会鼎力支持你。”

许姓男子还有些迟疑:“可您又怎么能确定,所有人都听您的呢?许某并无冒犯之意,可西北与西南两盟加起来有七十三个分堂,刑长老如何确认众位分堂堂主都与您一心呢?”

刑长老冷笑几声:“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若无十分把握,我怎敢轻易跟你私下会面?这七十三位堂主都已跟我互通消息,言明只要我举事,必定追随。”

许姓男子满意地笑了:“我等的就是您这句话。”

他提高声音:“师兄,你可都听到了?”

船舱顶上传来一阵笑声:“再清楚没有了。”

刑长老心里一惊,上船前他查看过,确定整艘船上只有他们两人,载他过来的船他也打发走了,唐书秋是什么时候到的船舱顶上?

正想着,就看见唐书秋从船舱上悠悠然下来了。

更让刑长老吃惊的是,还有一个少女跟他一道出现在船舱里。

这个少女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刑长老心里一阵恐惧,他知道唐书秋武艺高强,但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而且还有这个少女,她小小年纪,竟然也有这样的修为,而且还跟在唐书秋身边。

唐书秋现在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许姓男子一见少女便笑道:“小师妹,你什么时候到的?也不提前给我传个信,我好去接你。”

少女行礼道:“卓文师兄好。今日刚到的,听见有热闹可看,就缠着书秋师兄来了。”

许卓文道:“我刚还纳闷怎么有香味,还在猜是不是你来了。”

少女调皮地吐舌头:“来的太急,没顾得上换衣服。”

唐书秋嗔她:“差点坏事。”

少女道:“还不都是珊瑚姐姐……”

唐书秋忙打断她:“幸好没事。”

少女便是盛长歌。

自珊瑚出嫁,盛长歌便随着唐书秋行走江湖。

帮主喜她年少伶俐,天资又高,破天荒收了她当关门弟子,还叮嘱不许外传,免得盛长歌在帮内行走不方便。

于是便只有唐书秋师兄弟几个知道。

众人喜欢她年纪小嘴甜,倒都很保护她宠她。

拜师那一天,盛长歌开心地对唐书秋道:“这下我是你的师妹了,再也不必担心以后见到珊瑚要叫师娘了。”

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她于游龙帮是生面孔,又是女子,寻常人不会防备她,倒也被她探听到了不少机密。

便如这次刑长老密谋一事,也是她先探得消息,报与帮主知晓,才定下了这个请君入瓮的计划。

帮主原本不愿盛长歌牵扯太多,怕有危险,便打算借着盛长歌回京给母亲祝寿的机会,及早铲除了。

谁知道盛长歌回来得倒快,刚好赶上了。

刑长老看着他们旁若无人地聊天,面色铁青。

这本是逃跑的好时机,但他知道跑了也没用。

许卓文武功平平,不足为惧,但这个少女与唐书秋却不可小觑。

他在心里掂量,只一个唐书秋他就打不过,再加上这个少女,他完全没有赢的机会,所以干脆省点力气,不反抗了。

心念已定,刑长老猛然跪下求饶:“都是我猪油蒙了心,仗着年岁大了,便生出了这等不该有的心思,请少主责罚。”

他一跪下,倒是吓了盛长歌一跳。

眼看着个年纪大到都能做他祖父的人跪在面前,她很是不适应。

唐书秋只淡淡看了刑长老一眼:“刑长老,您是帮内的元老了,我没有资格处罚你。今日之事我会一五一十汇报给师父,您去找他老人家领罚吧。”

说着示意许卓文和盛长歌走。

许卓文急了:“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把他诱进来,师兄你怎么说走就走,好歹也该亲手押解给师父啊!”

盛长歌也道:“是啊,万一他跑了怎么办。”

唐书秋轻蔑地看了刑长老一眼:“他不敢。”

盛长歌想了想,也是,这种随随便便就能给人下跪的人,也没多大的胆子。

但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妥。

走出几步之后她突然醒悟过来:“师兄,刑长老不敢跑,那西北、西南两盟七十三堂堂主呢?”

唐书秋赞许道:“你能想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了。”

他道:“卓文,你讲给她听。”

许卓文笑道:“跑了更好。现在最怕的就是,他们看到阴谋败露,决定破釜沉舟。若是他们决心纠结起来的话,对帮内会是一场损失。”

“七十三堂里不少有野心的堂主,师父早想找机会换掉他们了,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借口。若他们这次跑了,我们省点事,若是搞事情,我们也已经准备好应对了,只是帮内势必会元气大伤。”许卓文缓缓道。

盛长歌明白过来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在他们有动的苗头前,防患于未然,提前掐灭。”

许卓文道:“你想明白了。”

盛长歌想起之前有师兄师姐分别奔赴西北盟与西南盟:“元舒师兄和元意师姐,便是为这个事情去做的准备?”

唐书秋道:“你总算还不笨。”

许卓文道:“师妹还小,很多事情一时想不到也是正常的,多历练几次也就是了。谁跟你似的,少年老成,明明没多大,却一肚子弯弯绕的心思。”

唐书秋是他们师兄弟中天资最好的一个,帮主也对他期望最高。

许卓文武功虽不算很好,但是为人细致,能想到很多别人想不到的事情。

元舒和元意执行力强,做事雷厉风行。

只有盛长歌,一是年纪小,二是虽然已经历过一世,但生活环境总归还是单一,很多事情她还是懵懵懂懂。

到游龙帮之后,她学到了很多之前从来没接触过的事情,自觉长进良多,甚至偶尔还会传信给盛容峋说一些局势见解。

初时很不通,盛容峋常常发笑,渐渐地才发现盛长歌于有些事上很有见地,重视起来。

盛长歌打定主意:“我要去帮元意师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孤月少孤月少闪亮萌神|古言他曾以为自己是凡人,却不知额上的伤疤藏着一个二十几年的秘密;他曾以为自己是寄人篱下,却不懂那是生身父母对他最后的保护;他曾以为自己是别人争权夺利的棋子,却不察有朝一日他也会站在执棋者的位置上;他曾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却不晓这个世界上从来不止他一人带着使命降生……
  • 妃要爬墙:妖孽王爷别着急妃要爬墙:妖孽王爷别着急青媛|古言“哇塞,帅哥!”宅女穿越后,放眼望去全是美男,她摩挲着小尖牙:“帅哥,给吃不?”某王却只对她微微一笑:“那你做我的奶娘吧!”至此之后,小的要吃奶,大的也要吃奶,宅女拍案大怒:“那有那么多的奶给你们爷俩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王独宠:废柴小姐要逆天邪王独宠:废柴小姐要逆天陨月之莲|古言一片水晶,一朝穿越,两世的恩怨,千年的羁绊,21世纪的金牌杀手穿越到以武为尊的异界,筋脉堵塞,不能习武,天生废柴?且看她如何笑傲风云,素手搅天下...
  • 韶光影韶光影寒香君|古言从一无所有,到夺回天下 从温润儒雅的帮主,到权倾天下的丞相 再深的泥潭也不能阻拦前行的脚步 女扮男装 智商流 事业线 无cp 沐韶光是女主
  • 我妃当道:王爷,别横!我妃当道:王爷,别横!桥若|古言坑妹皇兄信手捏来,荡个秋千还能被推飞出去,落入河中,被俊美帅哥哥人工呼吸,“帅哥哥,别走啊,还没亲够呢!”几年几月几日,帅哥哥是谁?她的未婚夫!几次试探,不承认?没关系,她知道就行。“王爷,吃糖不?”“......”“王爷,喝粥不?”“......”“王爷,吃我不?”某王爷抬头,“真的?”“假的。”
  • 冷王追妻,杀手王妃不好惹冷王追妻,杀手王妃不好惹雪楹|古言她是‘杀神’组织里面的顶级杀手,被挚爱暗算,穿越到一个年幼的孤女身上。她发誓,决不再相信爱情;可是,这份信念在遇上他的时候,却慢慢的被瓦解。他是雪阳帝国的嗜血冷王,世人皆知,冷王冷酷无情,天赋强大。偏偏,在遇上她的时候,冷酷的人也能变的柔情似水。两个不服输的性子,两个同样倔强的人,且看他们如何上演着一场强者与强者之间的追逐。
  • 殷家小姐归来殷家小姐归来胥友|古言她本是殷家的大小姐,却因奸人的阴谋,被迫失忆,流落一家,和另一个人结为夫妻,浑浑噩噩地过完了她的一生,而她的身份早已被人替代,这一世,她又来了,她不为别的,只为那一世的遗憾,只是她并不知道,她只以为,那不过是一场意外
  • 轮回起点轮回起点勾勒笔画|古言他是一国之君,许诺只娶她一人。群臣上折,说她是妖女,不得不将她遣送边疆。她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他的身边,发现他不守承诺,早已立后纳妃。当着她的面与其他女人暧昧,她只说了一句“我恨你”刀光掠过,鲜血四溅,终是香消玉损。怕是老天执意,她又回到了原点,她不再对他人和善,取代而之的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她又看见了他,只不过,这一世,他的身边多了个女子。
  • 朱门有女:以绝色之姿下嫁丑面相公朱门有女:以绝色之姿下嫁丑面相公痕线|古言皇帝昏庸,朝纲混乱,夺嫡纷起,朱府前途未卜。后宅纷争,又是另一个战场,波云诡异,硝烟无形,步步惊心。步步算计,元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终会嫁给恶名昭著的纨绔子弟。姐妹与世人的耻笑又如何?她姑且由她、任她、不去理会她,再过几年,再去看她。即使所嫁非人,她依旧可以活的潇洒自如。“小姐,姑爷又在外边调皮惹祸了!”“把他绑回来。”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恶霸纨绔被女王调教变忠犬的故事。
  • 似锦年华醉颜水似锦年华醉颜水蔚迟星颖|古言一朝穿越,从受宠万千的乖乖女,沦为爹不疼娘不爱的后院小姐,本以为嫁赐给赫赫有名的‘战神’王爷,便可衣来张口,饭来伸手。怎知,新婚之夜竟然将新郎官儿揍成了猪,大怒之下,接下仇恨,于是一场不凡的生活开始展开,为逍遥,开始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