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9章 真武门人

轻微的头痛加上强烈的阳光照的杨琳很不舒服,她艰难的适应着周围的环境,摇了摇头,眯缝着眼睛观察四周。

千疮百孔的两扇窗户透进了万丈阳光,将狭小的屋子照亮。里面乱七八糟的堆在不知是些什么的杂物,那股子霉味几乎能够让人窒息。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双手反绑到背后和赵廷玉背靠背的绑在一起。

杨琳被困的难受,赵廷玉却还睡的安稳。杨琳都能感觉得到赵廷玉的后背随着呼吸的起伏。

“喂,喂,赵廷玉!”杨琳晃动身子试图将赵廷玉叫醒。摇晃几下后赵廷玉依然酣睡。

杨琳急了,大喝一声:“淫贼!你给我醒醒!”

她猛的一翻身将赵廷玉压在身下。赵廷玉胸口压在地面,脸闷到地上瞬间被憋醒。

“呜呜呜……”

赵廷玉挣扎着发出痛苦的嚎叫。

杨琳翻向一侧:“小淫贼你心可真大。”

“呸!”赵廷玉吐去嘴里的土:“你才是淫贼呢,在乱说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谁和你耍贫啐(嘴),我们让人绑了。”杨琳说着说着话竟成了大舌头,右面颊处麻麻的没什么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呀!”赵廷玉慌了,晃动着身体挣扎着。

两人应该是被一条绳子所绑,两人背靠着背,反绑在一起,绳子在两人之间有一点点的缝隙,谁拥有了这一点点的缝隙就能宽松许多,不至于勒的手脚麻木。赵廷玉拼了命的挣扎让杨琳身上的绳子越来越紧,勒的手脚疼痛。

“里(你)轻点,我的手!”杨琳猛的后仰头,二人后脑勺相碰,各自疼的嗷嚎。

赵廷玉:“你碰我你叫什么。”

杨琳:“废话,我也疼啊!”

“这可怎么办。”赵廷玉交替抽动手臂想要挣脱。

“疼疼疼,你轻点,停!”杨琳皱着眉怒道:“你要勒死我呀,看我的,把绳子给我点!”

“给你你能解开!”赵廷玉不甘示弱的回答。

杨琳:“那当然,我五师父可是教过我缩骨功的,咱们先坐起来!”

听罢,赵廷玉眼前一亮立即将刚才挣来的一点点缝隙让给杨琳。二人坐正,杨琳做了个深呼吸,闭上了双眼满满的开始运气。

憋了半晌,杨琳一动未动,绳子也没有松动的迹象。

赵廷玉见杨琳半天没有动静晃动了几下道:“哎,你死啦!”

杨琳:“里(你)柴(才)死了呢。”

赵廷玉:“那你倒是缩啊。”

杨琳呼的叹了口气,尴尬的苦笑道:“哎呀,次(其)实我没学会。”

赵廷玉一下子也泄了气。

杨琳:“早知道当时我就好好跟司(师)父学了,你知道吗,我五师父可厉害了,虽然她有时候凶巴巴的。”

“哎呀你别叨叨了,还不赶快想办法出去!”赵廷玉急不可耐的挣扎着。

杨琳也奋力的夺着绳子,来回交错的挣扎双臂:“哎呀你吵吵个什么我不是想着呢嘛!”

“哎,里头有动静了!”

门外一阵响动,破旧的木门吱呀的打开了。

“哟呵,醒的够早的啊!”两个昨夜黑衣打扮的喽啰,一手扶着腰挎的弯刀站立在门口。

“我再给他俩灌上!”其中一人从腰间挂着的兽皮袋中拿出一只瓶子,朝两人走来。

赵廷玉细声的在杨琳耳边哼哼着说了句:“闭气。”

那喽啰上来捏住杨琳的嘴就要灌药,杨琳紧闭住嘴,努力的把头偏向一旁,可终究还是掰不过他的手。杨琳转过头“呵噗!”一口唾沫从那人的面具的眼眶处啐进了那人的眼睛。喽啰立即缩了回去,用手揉着自己的眼睛。

另一个喽啰上来:“哎呀,小妞儿还挺横呀。”

他接过同伴手中的药瓶,直接伸手要去掰杨琳的嘴。

“你混蛋!”赵廷玉倚着杨琳的背,用足力气向后翻了个个儿,压在杨琳背上,挺起双腿砸在那人侧脸和肩膀。与此同时,杨琳的身体几乎呈对折的型态,伴随着她的疼叫,那名喽啰被当场砸晕。

另一个喽啰见状,抽刀上前,举刀劈向赵廷玉。赵廷玉身子一缩,蜷起双腿翻回去躲开劈来的刀。

赵廷玉虽然双腿被绑在一起却依然还能蜷缩。他双脚立地,身体半蹲,与他绑在一起的杨琳也跟着被拽了起来。正迎头对上那喽啰劈来的弯刀。

杨琳也是自幼习武之人,反应上自然不会差。她也效仿赵廷玉的那一招,身体后倾压在赵廷玉的后背上,故意多往后倒将正处于半蹲状态的赵廷玉压了个嘴啃泥。即便这样也被削去了额头前的几缕头发和胸前的衣服。

杨琳并没有像赵廷玉那样身体整个翻个个儿,而是蜷起双腿向一侧横扫,如同扫堂腿般踢中那喽啰的小腿,又在他将要摔到时,收腿,蹬出,一气呵成踹在那人的腰上,那喽啰被踢的一头扎进了杂物堆。

杨琳这一脚并没有踢到要紧处,那人从杂物里爬出来,晃了晃头对着外面大喊:“快来人啊!”

杨琳见势不妙,现在手脚被缚,能打趴这两个已经是侥幸了,倘若来的人多了在陷入窘境。

“还愣着干嘛,起呀!”赵廷玉艰难的半弓起身子把杨琳乘起。

杨琳立即偏向一旁拽着赵廷玉站起身,二人背靠背站立,扭头看着那喽啰异口同声道:“砸他!”

二人十分默契的扑向那个还没完全站起的喽啰。咣的一声响,那喽啰被两人砸的吐了血,死了。

“快去捡那个刀。”杨琳帅先起身,硬拖着赵廷玉,往先前砸晕的那个喽啰身上去拿刀。

“我们杀人啦。”赵廷玉显得有些心慌。

“废什么话,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赶紧的,蹲下。”杨琳又扯又拖的拽着赵廷玉蹲下,摸索着抽出刀去蹭手腕上的绳子。

赵廷玉:“哎你慢点,割到我的手了!”

杨琳:“别嘈嘈(吵吵),忍着,刚才差点把本小姐压死还没找你算账呢!”

解去了脚上的绳子,二人终于解脱了,杨琳反手一个耳光打在赵廷玉的脸上。

赵廷玉:“你干嘛!”

杨琳:“你个淫贼,往我一个姑娘身上压,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

赵廷玉:“你以为我愿意,还不是你昨晚非要逞英雄才让人家绑在这里。”

“他们在这里面!”

昨晚那个满面堆笑的小二哥手提着一把钢刀,面露凶相的站在门口:“给我上!”

身后好几个喽啰,也是个个带着面具,穿着黑袍手,拿月牙形状的弯刀往里冲进来。

杨琳将手中弯刀投出,将帅先冲进来的一名黑衣喽啰迎面刺倒了。其余的人毫不畏惧,同伴倒下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接着往里冲。杨琳抄起竖在墙边的一根木棍,担在腿上“呵!”的一声折成两段,一手一个代替不知道丢到何处的双枪。

狭窄的屋里一下子冲进数人,顿时显得拥挤,杨赵二人甚至都拉不开架势,杨琳几次试着将他们赶出去都徒劳无功。反观那些人,手中的弯刀不过一尺,在狭小的空间近战再合适不过。这些人配合紧密,有章有法整齐划一,定是经过专门训练。

几招之后,杨琳的木棍被弯刀削坏,身上增了多处伤口,危在旦夕。却见赵廷玉身体倒挂高悬于房梁上。

他双腿勾住房梁,双手抓着一张长凳,身体荡起如同猴子捞月,将手中的长凳拍向了头前的几个喽啰。

屋子里人虽少,但因为空间小而显得混乱。赵廷玉这一板凳可就效果显著了,板凳直接被打断,最先挨到的那人被砸的头破血流,向着身边众人倒去。由于太突然又离得近,他一人推倒了身边的三个同伴,屋里一下子乱了套。

“杨琳,把手给我!”赵廷玉扔掉手中的凳子腿,荡秋千般的往回甩动身子,顺势抓住杨琳。松了勾住房梁的腿,带着杨琳撞向那腐朽的窗子。

赵廷玉双手从杨琳腋下叉过将她抱起,自己的背朝着窗户,挡住杨琳防止她受伤。千疮百孔的破木窗自然顶不住两个人的撞击。轰的一声闷响,二人冲出窗外,却不想这间房子竟有三层高。

……

柳锦娘用了很多法子都没能完全控制住花云,断断续续很不稳定。手上的毒虫也不多,更无法将他变作活蛹带着。权衡再三她最终决定将花云带回永州。

从胡璃处要了两个随从,青天白日里赶着大车拉着一口棺材在大路上走着实太扎眼。离开红门客栈后她特意避开大路,专挑隐晦的小路。

行至半晌也不过走出二十里,却已是人困马乏。柳锦娘纷纷两个随从将马车赶到阴凉处休息。马车停下,棺材之中的花云又开始躁动,闹得棺材咚咚的响来回晃动。

“你们两个给我压住!”

柳锦娘一声令下,两个随从不顾舟车劳顿,他们也不敢。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去压在棺材上。

柳锦娘掐决念咒,从袖中爬出只嘴前长着一对巨大钳子的黑色小虫。它拍动翅膀飞到棺盖上,在盖缝处钻了个小洞进到棺中。片刻之后花云停止了躁动,那小虫从棺中爬出飞回到柳锦娘的身上。

“无量天尊!”

路上不知何时站了名道士,四十多岁的年纪,姜黄色的面堂鼻直口方透着和善的气息,留着三寸长的胡子。一身道袍干净整洁,顺条顺理,脚上的布鞋滴尘不染。身后背着一把宝剑。他见柳锦娘一行人行动诡异随高喊道号上前询问。

道士右手持拂尘一甩,搭在左臂之上,左手掐诀施礼道:“施主,贫道稽首了。”

柳锦娘象征性的拱了拱手示为还礼,她并不知道来人的底细,故而开门见山的问道:“敢问道长如何称呼,仙居何处?”

道士:“贫道齐云山真武门下,长青子。”

柳锦娘心道:“原来是真武一脉的道士。”

真武一脉的道士在整个江南无人不知,他们常年居住在齐云山上一向不问世事,但凡山下有异样,或灾荒丶或瘟疫他们便会下了山来,为百姓们治病丶施粥,为死者召开法会超度亡魂。久而久之江南的百姓都称他们为——活神仙。

柳锦娘:“不知长青真人有何指教。”

“敢问女施主这棺椁之中装的可是个活人?”

柳锦娘没有回答,长青子继续说道:“恕贫道直言,贫道观施主的身上少了三分人气,适才又见施主驱使毒虫莫不是误入了什么邪门歪道,听贫道一言,回头是岸。”

柳锦娘:“有劳道长费心了。”

“无量天尊,那就请施主将棺中的人放掉,免得招惹是非,折损阳寿。”

柳锦娘毫不客气的回道:“你这牛鼻子好生啰嗦,我的事还用你管,赶紧让开不要妨碍我们赶路。”

长青子直挺挺的站在原处目不转睛的看着柳锦娘。

柳锦娘朝两个随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出发离开。两随从领会,立即跳下来去赶车。

长青子撇了马车一眼,左手取下身后宝剑反手向他们所在处一扔。剑在空中打了个旋儿,飞出一道剑花,落地时不偏不斜的斩断了马的缰绳。他纵身一跃,在马屁股上踢了一脚,借力跳到两个随从之间。马被打了一下受了惊,长叫一声跑了。长青子拂尘左右挥动将两人击倒,抽身撤步的同时左手收回宝剑背回到身上。

长青子:“几位施主可否听贫道一句劝,大家各让一步,你们放了棺中这个人,我替三位寻回马,这样……”

不等长青子说完话,柳锦娘已将腰中的鞭子抽出,“嗖啪”的清脆鞭声摧风折柳,卷起层层尘土,周围的枯枝败叶尽数扬起。

长青子躲闪几次后摸清了柳锦娘的招数,他挥动拂尘缠住柳锦娘的软鞭,顺着柳锦娘的力道走。不知不觉中柳锦娘竟然失去了对鞭子的控制反而成了跟着长青子的拂尘走。

柳锦娘见情况不对,用尽全力扯住鞭子想要将武器夺回。几番试探无果后,从她袖中爬出两条蜈蚣,沿着鞭子飞速的向长青子爬去。

柳锦娘的鞭子是黑色,两条蜈蚣也是黑色的。直到它们爬上了拂尘长青子才看了清楚,慌忙撤力将手中拂尘往远处一甩想把上面的蜈蚣甩掉。怎奈距离太近已为时过晚,拂尘甩动的一刻两条蜈蚣已经弹起身,到了长青子面前。只要蜈蚣趴到了长青子脸上,长青子纵有千般本领也绝难胜过柳锦娘。

危急时刻,一道白光闪过将两条蜈蚣斩作四段。在地上抽搐几下后便死掉了,流出一摊黑色血,血撒在的地方所以草木尽数迅速枯死。

柳锦娘定睛一看,在一旁竟又出现了五个道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轮焚野九轮焚野靖亭水|武侠诸帝时期,诸帝与六王大战,并将其封锁在了六王秘境。三阳时期,三阳共天,遮天盟现世,黑海逼迫苦境,江湖现在一段腥风血雨。数万年后,巍峨不动城现世,深海之蓝、时间之城现世,祸事九龙降临,江湖新一轮的争霸也拉开了序幕。今天,一位少年,为了追寻心中的道而踏入到了江湖,从而演绎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传说。
  • 名剑英雄泪名剑英雄泪潘源|武侠乱世江湖,人才辈出,刀光剑影,群雄逐鹿,多少恩怨情仇,多少儿女情长,到头来,盖世的英雄,不过也是痴情种!
  • 大唐剑末世神大唐剑末世神随风51|武侠大唐末年,朝野腐败,盗匪横行。皇帝突然驾崩,大皇子夺取皇位,杀死二皇子。二皇子年幼世子李世贤流落民间。谁知朝廷斩草除根竟寻到了下落,最后加入五大门派的崆峒派。经过重重磨难,爱恨情仇成为天下剑神,名扬天下。恰巧吐蕃和突厥来犯。谁知皇家身份知晓,且看他是如何面对国仇家恨。
  • 惩戒之圣殿骑士惩戒之圣殿骑士幻色幽影|武侠天下七心,得一可问鼎至尊。无数豪杰纵横八荒,只为寻求极致之道。他,顺应天运,承接命理。只为在乱世中保护自己所珍爱的人。
  • 剑侠铁卷剑侠铁卷折客之星|武侠一名杀手,救婴叛主,踏上凶险之途。一名少女,为师报仇,遭遇重重追杀。他与她...正与邪...爱与恨...只在一念之间...————故事情节起伏跌荡,严谨丝丝入扣。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求推荐,求收藏,求支持。
  • 伏心魔伏心魔冒烟四哥|武侠皇宫御书房传出声响:“他流放三年...” 善清寺她跪在佛前微微低头呢喃:“这座江湖没了他很无趣呢。” 他是谁?
  • 三剑传三剑传忘情剑士|武侠一个剑的故事
  • 梦幻飞刀梦幻飞刀袁云|武侠一场战争改变了他的命运,然后他认识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成了她的师父,同时还认识了一个叫月辰的哥哥,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的命运一直由他们的师父掌握,可是他的愿望就是找到他的妹妹,而月辰也想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随着剧情的深入,却发现局中有局,迷中有迷。可是重重灾难和阻拦让他们步履维艰。他们一步一步慢慢的解开迷局,却陡然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敢想象?!可是,时间的轮转,命运的无常,仿佛一切都是宿命,又怎能容自己选择?
  • 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槿璃翥|武侠航行数月的蜃楼归来,扶苏才知道,所谓的出航只是一个骗局<br/>阴阳家的触手正在蔓延,大秦帝国的秘密揭开了冰山一角<br/>天明能否见到月儿,虞姬又是谁?盖聂与端木蓉的情感又将会如何发展?<br/>小圣贤庄能否逃脱宿命?<br/>请看小槿版的焚书坑儒和始皇之死     
  • 灵犀梦晓迟灵犀梦晓迟来者何人|武侠自从十岁时,她第一次遇见了她,此后,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更加靠近他。她为了他练习书法,练到两人字迹如出一辙,可以以假乱真;她为了他勤练武功,短短五年内从普通人变成绝世高手;她为了他离开故土,屈尊为学徒;她为了他几经生死、受尽委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她得到的,是比不爱更深的伤害。郁小迟只想做个平凡的姑娘,简简单单去爱,但秘密的身世,叵测的江湖人心,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