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乱点鸳鸯

到底他腔子里已经是曾经位极人臣的灵魂,喜怒不形于色简直是入官场的必修课。方才也是因为对象是她而有片刻的失神,很快,便拢好了自己的情绪。

“今日来,乃是有一桩事寻你。”

徐卿从身后递过来一个钱袋,放在了她的面前。

看出了她眼中的疑惑,徐卿解释道:“这里面是一些铜板。”

成绣吓的连连摆手:“这怎么能行,咱俩非亲非故,我不能要你的钱。”

“绣绣,你误会了。”徐卿耐心解释:“上次你送的那个布袋,很好。书院里有一些外来念书的学子也想要,我便替你做主接了下来,一个包五十文钱,这里一共有三百文钱,要六个,不知道你是否来得及。”

啊!

成绣怔住了,她没有想到,徐卿居然是来给自己谈生意的。

然而她很快就拒绝了。

“徐卿哥,谢谢你,只是这布料购买需要时间,而且绣绣的手艺,也不值这么多钱,您替我跟那六位说个抱歉,就说绣绣手拙,就不惹人笑话了。”

开玩笑,钱她的确想赚,可是却半点都不想跟徐卿扯上关系。

虽说是外来念书的,可富裕的人家瞧不上自己用粗布缝的东西,不富裕的,谁能拿出五十文钱来买一个小丫头做的?添点钱都能去买一个上好的包用了。这其中,徐卿付出了多少,不言而喻。

想到这儿,她真诚的望着徐卿的眼睛,坦言道:“徐卿哥,绣绣过去活的糊涂。这次九死一生,许多事情竟然也想明白了。往后的人生,我想要跟爹娘一起,好好过。至于其他的,恕绣绣没那个福分。”

徐卿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最终,化为一声轻叹。

“好,我知道了。”他收起了钱袋,回看成绣:“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真的,绣绣,我并非逼你,我只希望你能平安,别无他求。”

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在心中盘踞,从喉咙艰难溢出,连对面的成绣都没听真切。

不过好在,他很快的调整了自己,又是那个轻言浅笑,犹如谪仙的少年。

“绣绣,往后不管遇到什事,都要记得你现在的话。你还有父母,弟弟,还有许多人关爱你,知道吗?”

成绣不明他这话从何而出,依然顺从的点了点头。

“那好,我先走了,我明日一早就回学校。东西你们先用,我家只有娘一人,我走了农具她也用不上。倘若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来云山书院寻我。”

徐卿走后,成绣有些发愣,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徐卿的话似乎是意有所指。

只不过,眼下比想这个的时候。

她擦了擦手,回到前院,瞧见豆豆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裳,面前,袖子和裤腿的位置,大块儿补丁十分的显眼。

只是孩子一点都不觉得,看见成绣后眼前一亮,迈着小短腿就往过来扑:“姐姐,姐姐。娘,好吃的。”

成绣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娘在做好吃的?”

豆豆用力的点了点头,使劲的吸鼻子,给予肯定:“香!”

“小馋猫。”成绣笑着将他放下:“豆豆自己去玩,姐姐去给娘帮忙去,不许走远了,一会儿饭好了赶紧回来吃饭。”

豆豆点头,乖巧的跑去院子旁边,捡起几根柴火漏下的细棒,开始搭起小屋子来。

成绣哂笑,往前走了两步,一低头,便进了香气四溢的厨房。

林氏正在灶台前忙的两脚不沾地,一会儿回来切菜,一会儿又扭身炒菜,还要看灶膛里的火。连女儿进来都没发现。

她低着头切菜,听到锅里滋啦一下,吓的猛地回头,这才发现,女儿已经手执锅铲,开始翻炒起来。

“绣绣。”

林氏放下心来,笑道:“怎么,说完话了?”

“娘都知道了?”成绣有些讶异,继而一想就知道是谁了,不禁摇头:“这个小子,都胡说八道了些什么。娘可千万偏听偏信,徐卿哥是来稳点事情的。”

她哪里知道,一刻钟前,林氏原本想去后院叫成绣回来帮忙照看灶火。结果却意外瞧见篱笆墙里外,少男少女相互对望的场面。

林氏有些诧异,不过心底第一个滋生的念头居然是有些欢喜。

只因为对面的人是徐卿。

黑子婶家是外来户,早些年男人死了之后,便一个人守寡将儿子养大。

一般的女子寻婆家,一个不爱的便是寡居的婆母。可黑子婶却不一样,她肤色黝黑,一张脸生的却十分端正,总是爱笑,平日也乐于助人,谁家缺点什么了她都会毫不吝啬。

对于唯一的儿子,人人都以为她会异常宝贝。可是在狗子十岁那年,她卖掉了五亩上好的水田,凑足了束脩,送他去宛平城著名的云山书院。

从此,狗子成为了村子里百年来的第一个读书人,也改名叫了徐卿。那品貌也越发的好看,就好比这次看来,比宛平城里的大老爷们也毫不逊色。

倘若绣绣能嫁给他的话,这可真是桩好姻缘啊。

林氏越想越美,高兴的连话都不说。只是一双眼睛亮闪闪的望着成绣,直看的人心里发毛。

“娘。”

成绣指着锅里,挑眉犹豫:“您若是再不把芹菜放进去,这菜,可就要糊了啊。”

“啊,啊?”林氏茫然的望着锅内,瞧见已经有些焦黄的豆腐块儿,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扭身去揽她的芹菜丁,口中念叨:“哎呀,我这个脑子,怎么都忘记锅里还有东西了。绣绣,快,帮娘再翻炒几下,千万别停下来。”

终于找了个理由让她不岔开这个话题了,老实说,再看下去,成绣真的觉得,没事都要被她给看出点事了。

饭菜弄的差不多时,成贵也回来了。

吃过饭后,成绣主动请缨去洗碗收拾,又去给成贵捏肩膀,直哄的成贵笑声连连,那笑容就没从脸上消失过。

等人哄的差不多了,她才慢吞吞的说出一件早被自己忘的干净的事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苓之语苓之语今年一五八|古言‘他’本该是享尽荣华富贵的世子,受尽家人宠爱,却不想被亲姐陷害瘸了双腿。他乃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剑客,拥有万贯家财的富庶之人,却以斩杀世间作恶之人为己任。当任性王爷同冷酷剑神相遇,又当擦出怎样的火花……
  • 神女嫡女神女嫡女X.ZJ|古言大体介绍: 她在21世纪明面上可以把死人就活的曦神医!背地里她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K。她们有个五人团,世人皆知!却让人接连杀害! 穿越天启国,五人团慢慢扩大,令所有王朝惧怕! 内容透露: “星陨剑决第一招,星陨石落!”她挥舞着宝剑…… 第一招、第二招、第三招…… “你就这么点招式?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我也不忍心伤了你这般绝色的佳人。你认输,我饶了你!” 某人暗笑“幽冥雀!”某女身边出现一只巨大无比的上古神兽! “人要学会留底牌!”某女笑了笑,超级阴险的笑容! …… 推荐: 宠文啊!男主很会表达心意的啊!(但是情敌有点多……啥都有)女主也很爱男主的!(有一渣渣小虐,就一点点!) 爽文啊!一群渣渣男女成群结队的眼瞎、脑子进水……虐起来不要太爽!陷害?证据啪啪甩你脸上! 新人写文,请多关照!
  • 爆宠娇妻:废材大小姐爆宠娇妻:废材大小姐沫尐颜|古言【爽+宠,男女1对1身心干净】穿越前,她是人人惧怕的Queen,有着自己的习惯与脾气。穿越后,她却顿时崩溃。穿越前自己可以叱咤风云可穿越后却是任人宰割。亲爹口里的废材,大姐口里的丑女,世人口里的花痴。但风水轮流转,一个可以把亲爹口里说的天才打败的人可算是废材?一个能把天下第一美女子的称号抢过来可算是丑女?一个将俊美的人神共愤的男子当做空气可算是花痴?既来之便安之,她斗亲爹虐渣男斗大姐,次次生命危险之时,总会有个他伴她身旁。——如果命运会再来一次我还是会现在一样不会改变。
  • 繁华落尽之血雨倾城繁华落尽之血雨倾城素笺执笔|古言当夕阳缓缓落下天际,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她,是华夏雷厉风行的佣兵王者,十余年来,从未有过一次败绩,却因一次意外身亡,华眸再睁,她成了将军府的纨绔大小姐;他是凤辰王朝的战神王爷,冷酷无情,初遇,他就知道他们是同一种人,同样冷血、孤寂;妖华临世、风华绝代,且看他们肩并肩共看天下繁华。
  • 我的纨绔世子妻我的纨绔世子妻梦回采薇|古言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会医善毒,极品的特工穿越了女扮男装将军府世子,然后将一国太子勾到手的故事…… 正经版简介:外人眼中的诸葛云汐,是嚣张纨绔,奢靡享受,贪吃好色的纨绔公子。外人眼中的公子煜,是神秘莫测的煜澜阁阁主,是亦正亦邪的红衣少年。朝堂、江湖、战场甚至神秘小岛,他都要掺上一脚,没有人知道他为的只是心中的白衣少年。当恢复红妆,众人才知道,红妆倾城,当世无双。 江湖上的墨白公子,是让人胆战的存在,无情门的门主,一袭白衣,却偏偏残暴无情。甚至传言他吃人肉,喝人血,唯独面对面前的红衣少年时,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似水的柔情,墨色褪去,白色浸染。1v1sc无虐
  • 倾城弃妃:妖娆召唤师倾城弃妃:妖娆召唤师云忆溪|古言她是现代杀手夏瞳,完成任务时无意穿越成夏家庶女三小姐夏瞳,成了不受宠的夏家庶女不说,还是个废材?王爷万般嫌弃废材的她,她却化身为召唤师令所有人大跌眼镜。不是弃妃吗?怎么来求她回归正妃宝座了?“本王的王妃只有你。”王爷对着夏瞳深情的说。“不是嫌弃本小姐吗?我那个正妃妹妹到哪去了?”“正妃?本王的王妃只有你!”
  • 墨染莲笙墨染莲笙墨上灼|古言她,笑容明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墨府千金。被墨玉选中,不得不四岁离家修行。他,孤寂隐忍,本是尊贵的皇子却在八岁之前流落在外。一朝回宫,誓要查清当年母妃的死因,建立自己的势力。相遇,不经意的举动让彼此有了交集。再遇,却迫不得已只能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第三次遇见,他因为自己的处境而不敢言爱,她因为不懂爱情而未靠近。携手共进,却在分离之时才懂爱情。这一次,她们能不能冲破重重阻碍,换来另一次的相逢。
  • 玉瓶栀:长公主野史玉瓶栀:长公主野史清娴|古言她为了存活,无奈成为了长公主,不得不卷入了皇室斗争。行走在阴谋之间,她本想安静度日。一步错,步步错!她没有想到,自己在对抗阴谋的同时,惹到了一个又一个俊美的男子,她,该怎么爱他们?
  • 憨女奋斗记憨女奋斗记锦乐|古言生活在天才辈出的21世纪,作为无相貌、无天赋、无胆量的三无青年,有无数想法却因没勇气表达全都憋屈在了憨憨的外表之下。穿越架空古代,憨憨女满腹雄心壮志有机会得到实践,走商界,闯政坛,玩遍三百六十行,看谁敢和我争状元!!
  • 这个王妃太可爱这个王妃太可爱君若素|古言【古典架空,与历史无关】 十岁的摄政王有这一岁的小王妃,对于这位小王妃,某王爷无可奈何,只能宠宠宠,“又哭,,本王累了你知不知道!”苏辰逸抱怨的喊着…… 小奶娃看着苏辰逸开始凶巴巴的哭的更厉害…… 苏辰逸甩了甩酸痛的双手,看着眼前哭嚎的奶娃毫无办法…… “你哭,,你就哭吧,,你哭,我也哭……”苏辰逸委屈的说完,便也跟着奶娃一起哭了起来…… 双声哭嚎响彻王府…… 奶娘推开房门,看着房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