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鞭打质问

第二日清晨,天光尚蒙蒙,苏蓁蓁已派人将西城外五里的那片墨梅移到自己的园子。

只是未曾想,昨晚晴雪将消息告诉她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不知不觉中计了。

彼时,苏蓁蓁正在私 密园子里,赏弄墨梅。

忽闻一声巨响,回头就见苏澜清竟破院门而入,她一怒,冷冷问道,“姐姐来了?也不派人通报。”

苏澜清一步步走近她身,微微笑道,“妹妹园里的花开的真好,可独赏,有何乐趣?”

苏蓁蓁转眸一想,不知她话中何意,问道,“姐姐有话直说,蓁儿园子的花又怎能与王府相比?”

“有一品珍药。”苏澜清半咬唇,低低吐语,“罂粟。”

话音刚落,就见数十名铁甲御林军,如闻信号,捧刀入院,一寸寸地查苏蓁蓁的私 密园子。

不多时,一名御林军将一株罂粟花奉至苏澜清面前,低首道,“苏王妃,发现黑罂粟。”

苏蓁蓁闻言心头一颤,正欲开口,却被几名铁甲着身的御林军,狠狠押住。

“你们为何私闯尚书府,还敢压本小姐?”苏蓁蓁大声问道。

“我们奉皇命行事。”御林军冷面答。“将苏二小姐缉拿回牢。”

“缉拿回牢?”苏蓁蓁不可置信,怒问道,“为何要抓我,我犯法了吗?”

“皇后娘娘中毒,经查证,二小姐脱离不了关系。”那御林军说着扬扬手里的黑罂粟,“铁证如山。”

“可是…我并未到皇宫,如何能下毒?黑罂粟能算什么证据?”

苏蓁蓁美目通红,用力挣扎着,她还要争辩,却被御林军无情地带走了。

“二小姐的问题,可说与法部大人听。”

苏蓁蓁被御林军锁入大牢的第二天,方五更天,苏澜清就被窗外的嘈杂吵醒。

水桶滚落的声音,叫骂声,哭声……一一响起,扰了苏澜清的清梦。

“华儿?”苏澜清躺在床上,有些不想动。

不多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王妃。”

不是华儿,听得出是晴雪的声音。

“外头怎么了?”苏澜清俯在床上,脑子尚有些昏昏沉沉。

“哦,苏蓁蓁的丫鬟与华儿吵了几句。”

“大清晨的,因何事吵闹。”苏澜清听到这里已没了兴趣。

“奴婢已经过去说了,让她们小声些,别吵到王妃。”

苏澜清把棉被重新覆在身上,连眼睛都闭牢了,“让华儿莫理苏蓁蓁的丫鬟,大清早的,成何体统,别吵醒了二皇子。”

“是,王妃。”晴雪说完这句话,却没有即刻离去。

苏澜清这才微微往外探了探身子,略有些奇怪的望了望帐外的她:“还有什么事?”

晴雪浑身打了个机灵,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如惊恐的小鹿般一下对准了苏澜清。

“怎么了?”

“呃……”

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又仿佛在犹豫着什么,就当苏澜清的耐心快要用完的时候,她突然如拨浪鼓一般摇了摇头:“没事。”

“晴雪……”

“王妃,您再多睡会儿吧,奴婢下去了。”

她说完,不等苏澜清回应,匆匆忙忙的扭身跑了出去。

午饭后,苏

罗帐外轻轻的一声呼喊,趁着这山雨欲来的天色,倒把尚未醒透的苏澜清吓了一大跳。

华儿?

“是华儿么?”

“王妃,尚书大人方才来过府里,等您醒了,便请您过去小祠堂一趟。”

“唔……什么时辰了?”苏澜清咕哝着,带着微微的起床气。

“这会儿……”她偏过头看了看窗外:“刚过未时。”

“二皇子在吗?”

她一下抬起眼,目中的光线被纱帐遮掩着,依稀瞧见窗外,天光迷 离。

“二皇子……殿下他午后便出门了,王妃,您,要不要去小祠堂?”

苏澜清冷冷笑道,“爹爹这个时候要我去祠堂,定是为了苏蓁蓁。”

华儿眨眨圆圆的眼道,“奴儿想,老爷怕已气坏了,王妃,您不如……”

苏澜清摇头,“替我更衣吧。”

“诺。”华儿咬咬嘴,将一袭雪白的罗衣为她换上。

“莫让爹爹久等,我们走吧。”

苏澜清把白玉梳子接过,将一头乌发挽成漂亮的髻,对着铜镜弯眸道。

昨天早晨的一出戏,二皇子饶有兴趣地陪着她,她清冷病弱的夫君,勾唇淡笑的模样,十分地动人心魄……

尚书府里,冷寂一片,苏澜清踏进苏府,未管府中其他人,一路向祠堂而行。

距离小祠堂的路远得很,她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到门前。

幼时,娘还在,爹爹说祠堂内总归是阴气重,虽是供着祖先的牌位,可还是要离她的闺院远一些才好。除了年节的拜祭,她还从未进去过。

可此时,刚踏进这座院落,苏澜清便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明明正值午后,可这里明显比别处阴肃许多,后背上,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窜起了一小圈鸡皮疙瘩。

正暗自这样想着,祠堂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苏豪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门里。

“爹爹安好。”苏澜清假意问候着。

“过来。”

苏豪的话简落急促,寒冷低沉。

低眸应着,她缓缓走进了小祠堂,目光锁向那一排排漆黑的牌位,心中涌现一丝难受。

苏家的祠堂里,并没有娘的排位。

苏澜清转眸望向苏豪,他爹爹的脸色,在昏黄之中,绷的那样紧,如同快要断了的弦。

这就……心痛了?

苏豪深吸口气,上前一步,凌厉的眼神已切切实实的铺满了略有些浑浊的眼睛。

“在苏家的列祖列宗面前,你还不跪下?”他冷声问。

“女儿未犯错,为何要跪?”她语声如冰。

“不孝女,跪下!”声音里的怒气喷薄而出,苏澜清的心欲加寒冷。

“爹爹…”呵。

“我叫你跪下!”

苏豪的话又急又冷,他取来一条银鞭,沾上满满的盐与天椒粉,无情打在她身上。

“啪!”

雪白的罗衣霍然划破,雪肌上一道血痕立现,痛意入骨。

见她不愿跪,苏豪出手更重,银鞭染上了鲜血。

苏澜清的罗衣,黏着肌肤,她咬牙受着,心里默数狠心的爹爹挥了多少鞭。

疼痛连成一片,苏澜清紧紧捏着衣角,指甲深陷进肉里。

“为什么要设计害你的妹妹?!”苏豪厉声问道,手里的银鞭狠狠挥下。

“这话该去问她才是,她竟敢对皇后娘娘下毒,爹爹为何要将此事怪罪到女儿身上?”

心头滴血地痛,他的爹眼里竟只有苏蓁蓁和苏恬恬两个女儿。

“你还敢胡言乱语!若非你懂幻术,蓁蓁岂能带回黑罂粟?”一百一十鞭落下。

“她带回的的确是西域墨梅,这要怪她不该夺别人所爱。”苏澜清倔强的忍痛咬唇,勾一抹冷笑。

“设计害自己的妹妹,你的心果真与丽娘那个毒妇一样恶毒!”

一百二十,铁鞭无情挥下。

“娘从未害过爹爹!”苏澜清痛地眸中一片血红,替娘亲不平。

“还敢顶嘴!”

苏豪用内力恨挥下一鞭,打在她双膝上,疼痛钻进骨髓,她身躯一弯,身不由己跪倒在地。

“今日我就打死你这个蛇蝎心肠,阴狠手辣的不孝女!”

银鞭如毒蛇,狠狠落下。

“嘭!”

突然,大门被人用力踹开,顷刻间打断了苏豪愤懑的挥鞭动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木槿花开,只为你等待木槿花开,只为你等待惟花零|古言白雪皑皑,荒山之上,生死一线,那一眼,便是万年。我救了你,你信了她,从未想到,转身间,回到了原点,缘已错开,再相遇,已隔太多。十年的等待,等待木槿开。谁守孤独,谁守幸福。倾尽所有,谁为谁沉浮?最远的距离,不是轨迹纵然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而是,我就在这儿,你就在这儿,千百次,迷雾中擦肩而过,却从未有相遇。再回首,谁泪语千流。如果你还恋,如果我还念任时光飞苒,彻骨铭心的爱还能否重来?
  • 奈何帝君要嫁我奈何帝君要嫁我潇潇醉雨|古言“娘子,你得让为夫多抱抱,才能长高高!”某男端着一张妖孽的脸,厚颜无耻地凑向前来。 “滚!”某女将骗她,变相吃她豆腐还戳她短处的某男毫不留情地给踹出了门外! 她本是医学界的传奇少女,却意外缩水成任人欺负的废物萝莉。 他本是腹黑闷骚的帝国王爷,却自动成为某女送上门的未婚夫。 某日,当某女看清送上门的便宜未婚夫时,瞬间挺直了小身板,瞬间笑靥如花,“大兄弟,我再次对你一见钟情!” “你仍是见色起意。” 某女再接再厉,“咱们可以日久生情!” “你那是思想不纯。” “当年你硬塞给我这块破石头算何意?” “免得你祸害他人!” “……”
  • 穿越之特工皇后穿越之特工皇后不胖不兽|古言刘小蛮原本是现代特工,穿越为了天楚国的皇后。从此新穿越来的刘小蛮开始装疯卖傻,收拾萧贵妃,太后。她渐渐的还发现自己身边的丫鬟玲玲,其实总是背叛自己,而且,玲玲在她发现的那天晚上和皇上睡在了一起,玲玲第二天被册封为了答应。小蛮不生气,也不去责怪,她只是每天潜心,练习女工,遇到,琴棋艺,书画,和新来的丫鬟也相处的很好。而玲玲总是来找麻烦,还联合萧贵妃一起来对付刘皇后。然后,萧贵妃也知道了悔改,被小蛮求情放出来了冷宫。只是萧贵妃再也不能够怀孩子了。她为表示过错,经常帮皇后照顾皇后的孩子。皇上和皇后两个人,平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覆手为凰:太子殿下,来侍寝!覆手为凰:太子殿下,来侍寝!风庭公子|古言宫变后,她顶替太师府嫡女的身份活了下来,却遭人人痛骂唾弃。怜心之毒普天之最,武功尽失逐出皇城,也曾想过死,可一百三十六个冤魂夜夜在悲鸣啊,她必须活下去! 是谁在梦中声声唤无双? 是谁在翻搅权谋动天下? 是谁?杀伐决断一身血色闯重围。 是谁?眸光流转一双素手拨风云。 流水清歌,眉眼含笑,满腔热血一夜倾覆。 赤红双眼倒影着昔日笑声泠泠。 家仇国恨,没有家,谈何归家? 待看我,赠你锦绣江河祭天下!
  • 穿越女尊之最美丞相穿越女尊之最美丞相涅柒柒|古言她是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的国家一级密务,任务中不幸"牺牲"来到僧多粥少(男多女少)的女尊大陆。 他是无人敢娶的丑男娘娘腔,最平凡不过的人生因遇见她而变得有色彩、有味道。欣然接受她的"调教",任由她"欺负"。 祁元国没有哪个男子不羡慕他,只因他们最美的丞相“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他是她的掌中宝,是她快乐的源泉,更是她贴心的小棉袄,无人可以取代! 她是所有男子的梦中情人,更是他的信仰。(呃呃……说一下,文文写得太烂[作者本人也看不下去的那种????],所以要进行篇幅性修改,进度会很慢,章节标题改不了,只能在文章开头重设,大家多多支持哦~)
  • 韶华易逝尽相思韶华易逝尽相思懒小玖|古言穿越过来就成了楚王妃!众人说:好!卫青碎碎念:好个毛,王爷冷的跟冰块一样,还有个白莲花侧妃处处算计捅刀子!既然此处不留姐,那姐就走!可为毛恨不能掐死她的王爷突然死活不肯和离了?“喂,你快松手,别耽误我的第二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异世之废柴凰妃穿越异世之废柴凰妃莫归辰|古言一千年前,凤星陨落,凰后随之而去。从此凤凰只存在于传说。一千年后,她一朝穿越,在充满怪力乱神的世界里,身份迷离。他和她的相遇,是偶然还是早已注定。她伸出的双手不停颤抖,抚上面前人的面颊:“一千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他笑容倾世,光华流转的一双凤眼里满是深情:“我回来了,这一次,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凤求凰,凤求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使骊歌天使骊歌青羽烟|古言一位异时空的天界公主,在人界遭遇了爱情,结果却被所爱的人背叛、伤害,眼泪之后是坚强,她回到天界,平定了天界之乱,当她满怀希望重新回到人界见她所爱之人时,等待她的却是他的死亡……,究竟小说中的爱情最终能不能有完美的结局,我想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爱情过程中的感悟以及你看小说的心情,谢谢每一个正看着小说和即将看我小说的人! 寂寂红尘,默默人生,衣香鬓影,痴念执着,只为一人。 天使是我们心中美丽的幻影,是我们对美的坚持,所以,请别让心中的天使远去,而《天使骊歌》是一盏清茶,没有冰淇淋诱人的香浓冰甜,它适合慢慢尝细细品,齿颊留香之余,你会在茶香水汽中依稀见作者沏茶时的冰心茶情。 本书寻求出版,请联系QQ:381978488 email:sky_523@t.f95.net
  • 皇家平民皇家平民于潜|古言他们各自转了好大一圈,直到再也转不回原点,才明白最初出发的意义。 比如他,燕雀之居走到龙楼凤阁; 比如她,正值妙龄突遇疾病侵袭; 比如他,舍弃姓名只为一路相随; 比如他,由北至南不觉丝丝牵引; 比如她,孑然一身以为情缘尽去...... 还有那些个他和她,走过这乱世,得到失去,失去得到。 只为遇见你。
  • 她是皇后?她是皇后?蝶舞璎珞|古言不是吧!我就是普通点嘛!至于那么惊讶吗?两我都不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