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7章 大结局

宁芷记起在江南的时候她被困在迷阵的时候,莫君娴就告诉过她,不要相信尹鹤,那个时候宁芷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倒是明白了,大概是莫君娴并不希望那些人为了这些执念伤害自己的女儿吧!

说道这,宁芷已经心如死灰,她似乎没有什么好期盼的了,她躺在那一动不动任人宰割。

半个时辰后,贤妃把那些幽蓝色的魂魄塞进自己的腹部之后宁芷便觉得肚子一阵刺痛,似乎是要早产一般,腹痛难忍。

女人生孩子如同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宁芷已经虚脱,她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即便是自己叫的在大声又有谁心疼呢?

门外的人都指望着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呢!可是宁芷对这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一点欣喜的感觉,她的孩子被剥去了生命成为另一个人的容器,这是她和他的孩子,宁芷除了觉得心痛和失望却什么也做不了。

两个时辰后,一声婴儿的哭声让守在外面的夏侯泽悬着的心安放了下来,而宁芷却昏迷着被连夜送出了皇宫。

孩子的她一眼都没有瞧见,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辆马车里,服侍她的侍女只是说皇上希望她找个地方躲上一躲,暂时不要回宫。

马车还没走出多远就被柳平生给拦了下来。

“你这是要去哪啊?”柳平生笑眯眯的问道。

“你想干什么?”宁芷一脸警惕。

“我到是低估了他,他的心里还是有你的,不然也不会冒着得罪临渊的风险也要把你送出城。”柳平生笑道。

宁芷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只能跟着柳平生回了皇宫,但是回到皇宫之后,宁芷才发现,夏侯泽已经被柳平生的人给控制起来了。

临渊帝国的实力足以碾压云燕,所有国度都要臣服在它们的脚下,想要覆灭一个云燕简直是轻而易举。

贤妃告诉宁芷,夏侯泽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做出那触怒临渊的事情,而如今能救他也只有自己。

“其实你想救他很简单,只要你自愿放弃这个身体,我就可以把他放了。”柳平生说道。

“朕不是让你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不要答应他们!朕欠你的,就当这次还了。”夏侯泽虚弱的说道。

宁芷虚弱的笑了笑:“还?你拿什么还?你欠我的太多,还不完了!”

“你之前那么挑拨我和他的关系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心死?之前在雪山上的环境也是,是希望我对他失望到底然后心甘情愿的接受你们的安排放弃这具身体对吗?”宁芷抬眼问道。

柳平生也不在意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真相,只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最好别忘了你之前如何答应我的。”

“好,我放弃,只要他能活着。”宁芷低头妥协。

本来自己就不属于这个身体,又何必强留呢?之前还想着和他今后的生活,只怕也是没有机会了。

宁芷被绑在祭坛上,柳平生和那个和尚准备做法完成他们复活莫君娴的计划,然而就在仪式快要开始的时候,一直消失匿迹的尹鹤匆匆赶来。

“住手!”尹鹤把宁芷从法坛上救下,一边阻止着柳平生。

“尹鹤,你干什么!只差一点,君娴她就可以重生了。”柳平生不理解尹鹤为什么突然变卦,竟然阻止他们一直谋划的事情。

“你来救我做什么?这不是你早就计划好的一切吗?你之前根本没想着帮我,你一直只是在敷衍和欺骗我,你怕我反悔,一直用这样的方式诱导我,让我藏起来,其实你和他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对吗?”宁芷质问道。

之前在迷阵中遇到莫君娴的时候,她还不明白不要相信尹鹤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她才明白。

柳平生有能力直接强行把她带走,却每次用很迂回的方式,似乎想要自己心甘情愿完成他们所想,就如同他说的,他要自己心甘情愿的放弃自己的这具身体,如果她的意志不同意离开这具躯体,谁都没有办法拿走自己这具身体做灵魂的容器。

所以尹鹤一开始也是在骗她,他们想要的不过是复活云燕的帝姬莫君娴罢了。

“是,我欠君娴一条命,我想还给她,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如果我用你的命换来君娴,想必她会更恨我,也请你相信我,我其实真的不曾想害你,我的确在帮你找回去的办法,如今我找到了,你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吗?。”尹鹤流露出一丝无奈。

说起莫君娴,尹鹤难得的说起了当年的往事。

莫君娴是临渊的第五帝姬,生来尊贵,但是她却违禁喜欢上了自己的师父尹鹤,这段被世人唾弃的恋情让莫君娴分外苦恼,于是她误信谗言,被自己的妹妹莫君怜蒙骗与临渊魔帝之子天世有了欢愉,生下了一名女婴,而这女婴就是被送到云燕昌平侯府的宁家嫡女。

女婴天生孤煞克父克母,临渊帝最心爱的女人玧皇后患上重病被临渊帝赖在了女婴头上,便想要把那女婴祭天,而莫君娴在众人耻笑和欺辱中渐渐的接受了魔帝之子天世,更不希望自己和他的孩子惨死,于是托人救下孩子,却没想到最后被歹人逼死,而魔帝之子也跟着殉情。

玧皇后因为君娴之死而加速病重,临终前怨恨临渊帝太过狠心,不肯原谅临渊帝,临渊帝这才带着愧疚一门心思的想要复活莫君娴。

临渊帝复活莫君娴根本不是因为他喜欢疼爱这个女儿,而是为了玧皇后,所以他也更不会把自己亲外孙女的性命放在眼里,甚至逆天改命不惜害死她也要达到目的。

说起来这些事情还真可笑,临渊帝的执念就让这个无辜的女子陷入这般悲惨的境遇,说起来宁芷还真有些不甘心。

而尹鹤也不等宁芷是否答应,他直接拿出九谕天魁朝着宁芷开始施法,随着尹鹤咒语声不断的念出,宁芷的脑子像是要炸开一般的疼痛。

一束又一束的蓝色光辉涌进自己的身体,宁芷并么有消亡也没有离开这个异世,反而是许多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涌入自己的脑海里。

那些记忆是原主的,宁芷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为什么我能看见她的记忆,不,为什么还有莫君娴的记忆,我到底是谁?好疼,头好疼!”宁芷大叫问道。

尹鹤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本我也以为你是一缕错入的孤魂,却不曾想到,你竟然就是她。你就是宁芷,宁芷就是你,君娴生下女婴的时候,女婴之所以天煞是因为一出生就少了一魄,而你就是那缺少的一魄,当宁芷死后,你这一魄受到本体召唤便来到了这里,而莫君娴的记忆一直封印在九谕天魁里,可以说你现在即是宁芷,也是莫君娴。”

原来,她就是宁芷,宁芷就是她,这具身体本来就是她的,宁芷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之前闹的那些别扭如今看上去毫无意义,甚至有些可笑。

不论是莫君娴还是宁芷,临渊都欠了她们太多,有太多的仇需要去报,帝王命格既然是临渊帝送的大礼,那么宁芷想要的便是要踏平临渊。

恢复记忆的宁芷看着柳平生和尹鹤低声说道:“临渊帝,他欠我的,我一定会加倍讨回来的。”

一个月后,宁芷跟随着柳平生和临渊使者去临渊帝国,见到了传说中的临渊帝,临渊帝国的恩怨和是非由此有了新的开始。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余笙漫歌余笙漫歌星海不钟月|古言什么?!不可一世的笙王殿下娶了一个乞丐? 原来大狼狗也会温柔,会撒娇,会各种讨好卖乖!!! 王爷日常在线宠妻无度…… 她本是将军府嫡女,一夕之间家破人亡,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亲人死在自己面前而无能为力,她死里逃生誓要报仇。 再遇,他发誓不再放手,想尽一切办法把她留在身边,也甘愿做她的一枚复仇工具,只要她想,这皇位又有何不可。 终日相处,她发现原来有个人在默默付出,偷偷把爱藏了七年,某夜醉酒,她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心,“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某人故作镇定:“本王何德何能啊。” 余生漫漫,遇见你何其有幸……
  • 王妃不太冷王妃不太冷伊特|古言穿越的萧姝巳一不是医女,二不是特工。她不具备任何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技能!那么,穿越了的她,被别人捏在手里做傀儡的她,该靠什么谋生呢?自然是靠智慧了嘛,可是靠智慧吃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鬼王宠妃:九小姐别闹!鬼王宠妃:九小姐别闹!白小葵i|古言她,一个现代神医,她想你生你就别想死,她想你死你就别想生,说她和阎王爷抢人都不为所过,可,却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带着自己的恨意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古代一个不存在的地方他,令世人们尊敬的王爷,何讲他是神一般的存在,无人敢逆他,因为逆他者亡,顺他者昌,却在有生之年遇到了她,成一个冷血的王爷,变成了一个追妻路漫漫的妻控
  • 纨绔公子独宠妻纨绔公子独宠妻林思缘|古言他是丞相府的嫡出大少爷,同时也是京城的第一纨绔,整天吃喝玩乐,好赌成性,终日流连赌馆。她是大将军府唯一嫡女,从小在边关长大。一场赌注,她选择了京城第一纨绔,舍弃了当太子侧妃的机会,这让她沦为京城的笑柄。一场赐婚,她成了他的未婚妻,皇权至上,既然无力抗争,那么,她只好逆来顺受。可是,这个纨绔公子,怎么跟传言不一样呢?是哪里出问题了么?……当他为了她,剥去纨绔的外衣,把原本的一切展现在世人面前时,是谁乱了芳心?是谁悔青了肠子?又是谁,还在筹谋算计?……场景一:英俊帅气,迷倒众生的太子殿下,笑盈盈地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子,蛊惑地道:“沐小姐,今天,我给你两个选择。一、嫁给我,当我的太子侧妃;二、选择丞相府的凌言公子,嫁给他为妻。”沐瑶看了英俊迷人的太子一眼,再看了看懒懒散散地站在太子身边,一副不以为然的纨绔公子,微笑着道:“请问,还有第三种选择么?”太子摇摇头,邪魅一笑,道:“没有了。”沐瑶无奈地道:“那么,我只能选择嫁给凌公子了。”太子几乎惊掉了下巴,旁边一大群羡慕嫉妒恨的女人,开始不再羡慕嫉妒恨了,只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沐瑶,而一旁的纨绔公子,在人们不注意的地方,眼里破碎出一丝光亮……场景二:沐瑶优雅地走进赌馆,众位纨绔子弟都看着这个美丽优雅的女子,眼里闪过一丝羡慕。有人大声喊:“言少,你的夫人来找你了,不得了罗,夫人都找到这里来了,看来言少以后还是少来吧。”众人屏住呼吸,等着看第一纨绔如何跟面前的女子发飙,谁知,俊美的男子看着自己的娇妻,宠溺一笑,道:“小瑶,你来了?马上,我就可以赢光这些人的钱了呢,你喜欢的白玉床,我已经让天下第一巧匠打造好了,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就等着把床抬回家吧。”只见女子笑了一下,那一笑,如昙花一现,美得令人窒息,她轻启朱唇,温柔地道:“相公,家里还差这点小钱么?为了区区一张白玉床,还让你如此奔波,人家多过意不去啊。”“可是家里的钱,我都已经给了娘子了啊,我要用自己的钱,给娘子买白玉床呢。”“你真傻,我的不就是你的么?”“嗯,娘子说的有道理,那就不赌了,风影,把东西收一收,回去了。”“是,公子。”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两人离去的方向,再看看风影收起来的一大袋子银票,如果这些是小钱,请问,什么才是大钱呢?……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请亲们放心跳坑,谢谢!
  • 鸾凤吟,锦绣江山鸾凤吟,锦绣江山墨茗棋缪|古言一纸婚书,他为夫君,她为他忍受骂名,尽力助他夺权,莅临帝王至尊。她做了他的王后,成为他唯一的女人。一朝惊变,他为恶魔,抄家之仇,不死不休,灭族之恨,誓不敢忘。她步步为营,素手摆弄乾坤,攻心权谋,与他白棋黑子,肃杀而又血腥的对弈。登临高位,回首往事,一切皆浮云成空,徒留一地芳华。
  • 王爷要纳妃之逃婚太子爷王爷要纳妃之逃婚太子爷顾半笙|古言一时贪心,白欣然跳河救人,刚爬上岸就听到别人叫自己十五王爷?什么鬼……偷溜被抓,皇叔这就是你不对了。白欣然认命了,不过为什么大家都看不惯自己?母妃伪善,皇兄狠毒,就连自己母族都没个好东西!撩皇叔却被调戏,皇叔说喜欢男人,既然如此~~~皇叔,我还是卷铺盖逃命吧!
  • 腹黑夫君独宠妻腹黑夫君独宠妻夭梦无心|古言公主要出嫁了! 版本是这样的: 容貌惊天、龛里谪仙——咦,这不是公主? 霸道蛮横、桀骜乖张——猜对了,这才是。 西晋皇室刁蛮三公主,及笄之年便对外放言,要去跟南楚议亲,求嫁南楚那位荒唐废柴的六王爷,只因看上了他的美貌。 纯属瞎掰! 实情本是她拒绝的他,南楚西晋失和,被逼和亲,她气不过想将某人给办了,谁知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史上最乌龙的和亲。 误打误撞的把他们撮合,恰好天生一对。 妙止风:“他是我的人!” 楚暝:“爱妃敢不敢再大点声?” 妙止风眼神:你看我敢不敢? 楚暝:怕了怕了,本王惧内。 “你是不是说过就宠我一人?” “是。” “再没有别人?” “没有。” 嗯,这回答很满意,本王妃很开心。 其实这就是一对恶俗阴险的霸王夫妻收归天下,搞事情的故事~
  • 诱你入我相思门诱你入我相思门未萼|古言——汝二人真堪绝配兮!汝掌万物之缘,其断众生之情。【注意:这里的孟婆身份是月老历劫时最后一世的妻子。】
  • 帝皇与战争帝皇与战争清风不渡|古言丘子宇:我生来便在等待一场盛世长安,战争却令我感到绝望。直到我在边阳遇见子殇,方知心有所向便是长安。
  • 青龙客栈青龙客栈阿糊|古言江湖凡世情缘,古代集镇繁乱。杜红花掌权支撑一家客栈为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