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蛇袭阴谋

听了心兰的话,金贵妃才稍稍安心,她现在可巴不得皇后失踪再也找不到了,那样就可以不用费力就把宁芷从皇后的宝座上拉下来。

夏侯泽心里一直在自责,怎么就这样把宁芷抛诸脑后,只求宁芷一定要平安无事。

无极山庄不比宫中,虽是行宫但也是在山野之间,山中究竟有什么些豺狼虎豹谁也说不清楚,只求宁芷只是贪玩忘了时辰而不是出了事情。

而宁芷已经在冰冷的池水里泡了接近两个多时辰了,身体已经开始麻木,但是她还是极力的想要保持清醒,只要她在这儿晕了过去,那么她一定会成为这些蛇群的腹中餐。

“娘娘,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们。”

小宫女已经陷入绝望的边缘了,宁芷也听出了她强忍着的哭腔,心中也是有如此的疑问,人都去哪里了?为何还没有人来找她,难道宫中丢了一个皇后都没有人发现吗?

“你别害怕,那群蛇不敢下来,坚持住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宁芷这个时候强行镇定的去握住小宫女的手,让她不要害怕。

夏侯泽,你为何还不来?宁芷一直在期待夏侯泽的出现,可是时间越长她的心就越冷。

小宫女在被皇后宁芷握住手的一瞬间,心中也安定下来。皇后娘娘的手握住她格外的温暖,这是浸泡在冰凉的池水里那么久唯一让她觉得心暖的温度。

“娘娘,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您的身体会撑不住的,奴婢去把蛇引开吧!”

良久,小宫女在感受到宁芷的颤抖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做出这个九死一生的决定不是基于自己作为奴仆宫人该为皇后死,而是因为皇后紧握着她的手而感受的温暖,她愿意去为皇后死。

“不行,不要去,本宫还能坚持,你这样去引开蛇是在去送命。”

宁芷坚决的摇了摇头,她死死的按住小宫女的肩膀不让她做出这么冲动和冒险的事情。

她宁芷是从21世纪文明社会来的知识女性,她无法做出违背自己良知的事情,她不会拿这样鲜活的生命去送死只为自己活下来,她二十多年的教育不允许自己做出这样有违人性的事情。

小宫女感动的稀里哗啦,没想到宫中传闻凶悍狠毒的皇后娘娘,其实是这般善良慈心的主子,若是换了别人早就叫她去以命相搏了。

“娘娘,您真好,若是来世还有机会奴婢一定还愿服侍您。”

小宫女悲切的看着宁芷,此时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决心,只为换宁芷一条命。

宁芷则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看着这个半大孩子般的小宫女摇着头说:“相信我,再坚持一会儿,一定会有人来救咱们的。若是真的有下辈子,你也不要再世为奴了,投胎选个好人家。”

小宫女流着泪摇头道:“娘娘,女婢去引开那些蛇,您看准时机一定要跑出去。”

“不要,听本宫的话,不要去,本宫还坚持的住。”宁芷一把拉住要起身往岸边走的小宫女。

“娘娘,您看那,这些蛇越来越狂躁了,它们快安奈不住想要冲过来了,这样再拖下去咱们谁都走不掉的。”

小宫女指着那些岸边的蛇群,轻声对宁芷说道,希望能说服宁芷。

因为宁芷的腿不能动,所以宁芷一直是坐在水里的,她的后背靠着岸边很久,果然那群蛇真的安耐不住了,发了疯团在一起朝着宁芷袭来。

小宫女眼疾手快,一把推开宁芷,用自己的后背挡住蛇群的进攻,牢牢的把宁芷护在怀里。

宁芷听见小宫女的惨叫,她猛然回头就看了那蛇袭击了小宫女的后背,瞬间就被咬出了很多血窟窿。

小宫女在万分疼痛中使出最后的力气将宁芷推到水池的正中间,然后立马跑上岸去吸引蛇群。

蛇群在闻到新鲜的血液后更为疯狂,一个个吐着信子朝着小宫女袭去。

“啊!啊......”

小宫女的惨叫回荡在这山野里,只见她试图将缠绕在她身上的蛇扯掉,可是刚刚扯掉一条蛇另一条又立马缠绕上来,密密麻麻的蛇去缠绕上了她的身体这一幕真实恐怖至极。

宁芷惊恐的捂住了嘴,她的眼泪瞬间掉落了下来。

小宫女虚弱的朝着宁芷喊道:“娘娘,椅子就在旁边,爬上去赶紧跑。”

是啊,小宫女将所有的蛇都引到了离宁芷很远的地方,而宁芷的轮椅就在水池旁边,只要宁芷爬上椅子就可以跑出去。

“娘娘,您跑啊!别过来了,别管女婢啊,您跑啊!”

小宫女一手撕扯着那些蛇,一边绝望的喊着。

“你先到水里来,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快过来。”宁芷摇着头哭道。

“娘娘,奴婢活不成了,奴婢身份卑微也不值得搭上娘娘的性命,奴婢叫新月,家里还有个妹妹和老娘。”

小宫女对着宁芷笑了笑说道,她的脸上也挂满了泪水,这是她最后的心愿了,自己的死换皇后的一条命,换自己亲人的一生平安。

“新月!新月!”宁芷哭着喊道。

只见新月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宁芷也顾不得太多,她不能让新月白死,所以她得活着出去。

宁芷费力的爬上了岸,有蛇注意到了宁芷想要朝宁芷爬过去,却直接被新月一手抓住。新月的身上已经被咬成了血窟窿,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娘娘,快走,奴婢快坚持不住了。”

新月的脸色已经发黑,这是中了蛇毒毒发的样子。

“新月!”

宁芷看着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毫无声息的宫女新月,心中万分悲痛。究竟是谁要害她?这么多的蛇出现在这,所有宫人都不在,这一定是场谋杀。

当宁芷马上要爬上轮椅时,一条蛇直接朝她扑了过来,眼看着那蛇马上要扑倒自己身上时,宁芷闭眼尖叫。

宁芷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脑海里回想到的居然是夏侯泽的身影。

心中悲凉道: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就要挂掉了,夏侯泽,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是吗?

然而一声异响过后,宁芷却并没有感觉到突如其来的疼痛。

她睁开眼后,却发现被砍成两截的毒蛇。

有人来救她了,宁芷苦笑了下,她想回头看是谁救她的时候她就昏了过去。

涂子渊是最先赶到的,因为他之前遇到急忙去见皇上的白婵,才得知皇后连带着整个身边的人都不见了,于是他就直接朝着这边找来了。

幸好及时赶到,若是晚了一步,皇后就性命不保了。

涂子渊一手抱着宁芷,一把宝剑对着疯狂攻击的蛇群乱砍,他退出华清池,拿起附近为宁芷准备的衣衫裹在她身上。

毕竟这样包着什么都没穿的皇后出现在众人眼前,就算皇后不被蛇咬死也得被众人的唾沫淹死。

宁芷昏昏沉沉的感觉到身上盖了一件温暖的衣服,她努力的睁开眼眸想要看个究竟,可是因为一直高度警惕的强撑着在水里泡了那么久,早已经神志不清了,她模模糊糊的看见一张脸,是个男人的脸。

夏侯泽是你吗?你终于来了。

宁芷有气无力的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男人的脸虚弱的说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涂子渊一怔,他知道皇后应该是认错人了,可是被她这样抚摸着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娘娘,臣是涂子渊。”

涂子渊清冷的嗓音,却没有传到宁芷耳朵里,因为她已经再次彻底的昏了过去。

夏侯泽赶到时,看着宁芷所在的华清池周围都是倒下不省人事的宫人,其中就包括宁芷身边的芳琼。

看见这一幕,夏侯泽的心都凉了半截,他发了疯一样要往里面冲,却被身边的人拦了下来。

“皇上,先派人进去看看吧,里面可能有危险。”

“你给朕滚开。”

夏侯泽已经处在暴怒的边缘,他一脚踢开挡在他面前的宫人。

白婵见此也跪地恳求道:“皇上,里面或许真的有危险,先派人查看再进去吧!”

“那是朕的阿芷,是朕的皇后,谁都不许看着朕。”

夏侯泽已经暴怒到了极点,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了,铁了心得要往里冲。

“阿芷是臣最好的朋友姐妹,臣的亲人,臣也很难过担忧,可是皇上您是天子,您是皇上!”白婵跪在地上说道。

“阿芷若是出了意外,朕这个皇帝做着还有什么意思?”夏侯泽竭嘶底里的说道。

涂子渊抱着皇后宁芷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他轻功一跃抱着皇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皇上,皇后娘娘无碍!”

涂子渊将裹好后的宁芷交给了夏侯泽,然后说着里面的情况。

“什么?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蛇?”

夏侯泽不敢相信的问道,这里是他特意为宁芷打造的,怎么会引来这么多蛇。

“行宫之前臣已经派人围捕清理过蛇,也从未见过这种蛇,毒性强,生性狂躁喜欢攻击,这样大量的出现在这,应该是有人蓄意要谋害娘娘,且周围的宫人是中了迷香昏倒的,这就足以证明了这是有人故意为之了。”

涂子渊把自己勘探的结果告诉了夏侯泽,他也很诧异究竟是谁会用这样狠厉的方式去谋害皇后?

夏侯泽看着昏睡在自己怀里的宁芷面色苍白心疼不已,他气的咬牙说道:“涂子渊给朕彻查此事,敢谋害皇后,掘地三尺也得给朕找出来!”

“臣遵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长生约长生约瑾山先生|古言传闻五庄的三主子花三姑娘,嗜杀成性,暴戾恣睢。 平生有两样事物最叫人垂涎。 一是能撼鬼神、得天下的断风刀,一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长生肉。 这第一口长生肉,活了一个死了多年的前朝女子,倒成就了一段两厢不老情。 第二口长生肉,肉了花三自己的白骨, 最后是与君长别离。 这第三口长生肉吃下去…… 却是归期未有期了……
  • 废材三小姐:倾世魔妃废材三小姐:倾世魔妃茶一曦|古言她是人人皆知的废材,丑女,草包,傻子。可是,那又怎样!她偏偏就要尝试一下,做个强者,还将要强霸整个欧罗大陆!不信么?呵呵,她偏偏就要做给你看!因为,迟早有一天,整个欧罗大陆,将会是她雪柒烟的!
  • 容凰容凰春风吹桃|古言百年一场大梦,但李容歌的梦只做到了二十岁。前十年,父亲为权,母亲为钱,将她定给陈家作媳。后十年,天下大乱,她被亲家当累赘弃之荒野。梦醒后,那些人,她必一一杀之!这世她定要护自己锦衣荣华,百岁安康!却不曾想有一人对她说,他不仅要护她百岁安康,还要她母仪天下。【本文稳定一天两更,欢迎小伙伴们的收藏养肥~】
  • 调教奸臣老公调教奸臣老公肖乐|古言十年前,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她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为的就是调教他这个未来大奸臣,然而,却还是被小小年纪他骗了身又骗了心。她再穿,已过十几年,而这次她却为另一个男人而来,却,不巧又遇见了那个大奸臣!此时的他已成为只手遮天的宰相,孩子们口中的大恶魔,百姓们谈之色变的大奸臣!……他满头的银丝像布缎一样地垂泄,令他原本倾国倾城面孔更加妖冶,眼角处多了一些细纹。他说,“我不在乎你身边有过几个男人,只要最终那个是我,就好。”他说,“那个男人只不过是个商人,我愿与你交易,扶持他坐上皇位!”他说,“这天下便是我的赌局,若输了你,就要这天下来陪葬!”他说,“悠然,我等了你很久,只是我老了,你……还要我吗?”……男主“窝囊”,为老婆男人争皇位;男主狡黠,几代更替,朝廷上下唯有他稳坐宰相!男主腹黑,天下在他掌中随意玩弄,皇帝也看他脸色。男主强大,他欲封天,无人可拦!【作者采访】十年前,作者采访步悠然,“你觉得楚瑾瑜是一个怎样的人?”步悠然答,“令人窝心的孩子,想要疼他,给他全部的爱来弥补。”作者采访周围百姓,“你们觉得楚瑾瑜是一个怎样的人?”百姓们纷纷踊跃,“可怜啊从小就没了娘,长得又太漂亮,遭人嫉,还那么有才华,他父母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十多年后,作者采访步悠然,“你觉得楚瑾瑜对你如何?”步悠然答,“好啊,我要什么他给什么。”作者采访周围百姓,“你们觉得楚瑾瑜如何?”百姓们一听见楚瑾瑜三个字,立刻吓得四散逃去,有一个不知情的小女娃,走近答道,“大坏人,他杀了好多人,是魔鬼。”……
  • 重生小村庄重生小村庄红尘C悲歌|古言感情受创,一朝身死,魂穿未知时空,成为一个偏僻小村庄里平凡农妇,用自己前世记忆改善享受前世没有得到的生活
  • 绝宠毒尊:邪魅教主千面妃绝宠毒尊:邪魅教主千面妃镜浮朽木|古言穿越后的未兮觉得上世没遇上的桃花全在异世中碰上了。睡个觉邪魅教主主动上榻求蹂躏求扑倒,洗个澡傲娇王爷光明正大偷窥求负责,炼个药同门师兄手把手教吃豆腐占便宜,连进宫觐见纨绔世子死命纠缠……ok,简介无能,欢迎大家狂喷。本文爽文无大虐,女主男主炫富炫武打脸啪啪啪打到嗨打到爽。片段一:受了伤的苏玉卿跌跌撞撞的往宫廷里的禁区跑,却不料某妖孽已经衣衫半解,对着发狂的她强拥在怀,把苏玉卿禁锢住。指尖一挑,断了她的衣带。苏玉卿抬腿往他下腹踢去,却被妖孽拾住往他精瘦强实的腰上一揽,持着合欢的姿势,他把她脸边的长发撩至耳后,薄唇在她耳边呢喃,发出温热的气息:“苏玉卿,我把未来太子妃强了会怎样?”
  • 苗王夫君好霸道苗王夫君好霸道夏小枝|古言不受宠的侯府嫡女被边境苗王买下,从此失去自由。苗疆蛊毒,是曾经她无法理解的存在。为了绑住她,苗王给她下了永生不得离开的情蛊。一桩桩诡异的事情接踵而至,她却无法逃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前世落尽今生花前世落尽今生花周小穗|古言神经大条的富家女和时冷静时短路的死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来到了一家cosplay店,“偶然”地遇见了灵魂不完全的帅哥血族和她妖冶却稳重的永生管家。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还有脑海里的空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了找到答案,就“顺便”接受了血族男的委托,那就开始帮他寻找碎落的灵魂吧。而这找回灵魂的方式居然是——穿越...那么,三国,我们来了。
  • 今世嫡女今世嫡女咸鱼安|古言震惊!!林栎芯本是二十一世纪的高级杀手,天才医官,可是竟然一次穿越,穿越到了一个受人凌辱,胆小如鼠的林家庶女身上!欺负我?那我就加倍奉还!打脸庶女,智斗官场,玩转此生。
  • 穿越之缘分互换穿越之缘分互换蘑菇99|古言当一个大学女孩发现自己穿越当了无趣将军的小妾,那还怎么办!肯定要想办法让他退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