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5章 尾声 那时花开

T大的后街有不少针对大学生消费群的特色小店,所以从早到晚都很热闹。

这年冬天,新开了一家音响专卖店,门面不大也不显眼,安安静静地伫立在喧嚣尽头处。

辛阔发现这间店,是因为逛街逛到那儿时恰巧忽然变天,她就近躲雨,顺便跟老板闲聊。

老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瘦瘦高高的,看上去脾气很好,长得不错,声音更是不错。

刚相互打了个招呼,辛阔就露出中了五百万大奖的神情,尖叫着抓住老板的手:“你是茄子大大?我是你的骨灰级脑残粉啊!”

“……”

一个人的声音在广播剧里和平常说话时还是有区别的,辛阔竟能仅凭寥寥几个字便准确识别出久未配剧的何决,脑袋残没残是不知道,但级别基本上是达到骨灰了……

接下来,辛阔就用死乞白赖之势,顺理成章地在店里做起了兼职小工。

音响店的生意并不忙,辛阔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何决带着那条白色萨摩耶出去散步的时候,帮忙照看一下。其余的时间,便是听听音乐上上网,偶尔跟何决聊聊天。

何决的话不多,但和他相处时总是能让人感到很舒服,如沐春风。

刚开学便碰上七夕,孤家寡人的辛阔为了不被外面的甜蜜氛围刺激,索性躲去了小店。

几个月下来,她虽然还是会为了何决的声音而荡漾,脑残指数却已恢复到了正常水平线上,两人间的相处也渐渐随意起来。

见到辛阔,何决有些意外:“怎么没出去过节?”

“你不也一样?”

“我又没有情人。”

“那跟我一样!”

何决笑了笑,没有再问。

辛阔见他手里有个小物件,凑过去好奇地瞧了一眼,是个狗狗挂饰,做工虽略显粗糙,不过毛茸茸的还算可爱,正想拿过仔细研究,不料向来憨厚温顺的萨摩忽地冲她大叫一声,还龇起了牙。

辛阔吓了一跳:“凶什么凶啊?这明明就是条黄色小京巴,跟你是绝无可能发展奸情的,你犯得着像护自己媳妇似的护着吗?”

“这是按照它以前一个好朋友的样子做的。”何决安抚了一下愤愤然的大白狗,淡淡解释:“所以,它向来不喜欢别人碰。”

辛阔歪头看了他一会儿:“做这个的,该不会就是它那好朋友的主人吧?我知道了,挂件对它很重要,而那个人,对你很重要,是不是?”

如此直白的问话方式,让何决实在无言以对。

“我来店里好些日子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你拿出这个手机链,而且又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刻……”辛阔坏笑着摆出柯南的经典POSE:“真相,只有一个!”

何决不置可否地轻轻一笑,仍是不语。

辛阔则涎着一张八卦脸不依不饶:“她是你的前女友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给我讲讲呗!比如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何决愣了一愣,垂目看着掌心的小小饰物,略有怔忪。

薛暮一直以为,社团的纳新面试会上,是他俩的第一次见面,其实不是。

那年开学没多久的一天晚上,何决外出返校,公交车站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光线很暗,只能大略看出对方瘦瘦小小的,留着短发,应是个中学生。

何决只随便瞄了一眼,并未在意。

那孩子却磨磨蹭蹭向他走近几步,耷拉着脑袋期期艾艾一副很犹豫的模样:“那个……请问你……你能不能借我点儿钱?”话一出口,像是终于鼓足勇气豁出去了,语速变得极快:“我的钱都在室友身上,刚刚来的那辆车人太多,我没能挤上去,估计她被挤得像个肉饼似的一时半会儿也发现不了我没了。你放心,我绝对不是骗子,我是T大学生建筑系一年级的。要不然,我把我的学号告诉你,你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明天我就把钱还给你好不好……”

听到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丫头竟是自己的校友,何决不禁惊讶地扬了扬眉。

而他的这个表情,显然被对方理解成了怀疑,于是一着急便瘪了嘴,带了哭腔:“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啊?我就只要借两块钱……哦不不,一块钱也行,大不了就不乘空调车嘛……”

看着她满头大汗的委屈模样,何决莞尔。

最后,薛暮拿到了两个救命的硬币,上了车后顿时激动得眼泪哗哗,于是不仅忘了要恩人的联系方式,也忘了看清他的样子,甚至根本没注意到,他其实跟自己乘的是同一辆公交,在同一个站下车……

这之后又过了大约半个月,一天午饭时,何决在食堂门口看到了几个参加军训的新生。

其中的一个,正荒腔走板地唱着一首英文歌——

“I’M A SOLDIER, FROM THE PEOPLE。”

曲调很熟悉,何决想了想才恍然,原来唱的是——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这声音还带着些许年少的稚嫩,微微沙哑,听起来有些耳熟。

何决边忍不住地笑个不停,边又仔细看了唱歌的女生两眼。军装明显偏大,松松垮垮的显得身架更单薄。帽子捏在手里扇风,头发比男的还短,皮肤是晒过后的黑红。

和那晚相同的,是依然满头大汗。而不同的,则是惶然可怜的神情,被没心没肺的笑容所取代。阳光下,校园中,没有半分阴霾。

再后来,才是那次播音社面试会上的见面。

她风风火火地跑过来,直愣愣地冲他问了句:“社长大人,为什么你唱歌的声音那么攻,可说话的声音却那么受?”

头发依旧很短,脑门上依旧有汗,只是肤色回归了属于少女的粉白,眼睛黑亮黑亮的,笑起来仿佛全世界都站在她这边。

那时候,何决就想,这丫头定是从小就被保护得很好,没有受过什么挫折更没有受过任何伤害,对人全无心机,也无防备。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将这份不掺杂质的干净,继续守护下去……

“喂!老板你想什么呢?”

“噢,没什么。第一次见面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记不清了。”

辛阔撇撇嘴,却也不再继续追问。

何决便也不再说话,只是将那钥匙链放入锦盒中收起,小心而谨慎,如待至宝。

转眼便是一个寒暑,又是新年。

辛阔出去玩了一圈,带了个酱肘子回来给大萨摩,却在店铺前吃了个闭门羹。

天还没黑,绝没到打烊的时候,知道何决有胃病的辛阔直接便去了他在附近的住处。

果不其然,何决刚吃了药,正在家休息。

见他并无大碍,辛阔便也放了心。把肘子切好给狗狗当晚饭,又给病人熬了一份清粥。

“我怎么觉得,自己貌似越来越有你女友的风范了呢?”

何决便笑:“就咱俩这年纪差距,你做我侄女还差不多。”

“那正好啊,现在最流行萝莉和大叔的搭配了,而且每个女孩都有恋父情节的,我貌似尤其严重!”

本是玩笑的一句话,却让何决捧着热水杯的手,轻轻一抖。

那丫头也曾说自己恋父,还说他有奶爹风范父爱如山让她压力好大来着。呵……

辛阔见状,叹了口气:“难道这句不靠谱的话,也能让你想起她吗?”

何决的眼睫垂了垂,不答,只缓缓踱至阳台处,和萨摩耶一起望着窗外的晚霞。

是啊,又想到了她。

只是随便的一个什么小细节而已,这一年多来,总是这样。

比如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傍晚时分,仅仅因为她名字中的那个“暮”。

如此的,不可理喻……

也曾问自己,既然忘不掉,放不下,为什么不回去找她?

因为,没有勇气,也没有力气了……”

那份横跨了十年的感情,终究只是他一个人的强求。

当所有的渴望汇成一股执念去争取,却没有得到回应,剩下的,还会有什么呢?是否,只余一片冰冷灰烬……

看着何决瘦削的背影,落寞的侧脸,辛阔叹气叹得更加大声。

经过一年多的相处,她对这个温润而沉默的男人多少有些了解。虽待人和善有礼,却又永远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从不与旁人联络,也从没有朋友前来探望,身边只有一条又憨又萌的大萨摩朝夕相伴。

很明显,他是在逃避什么,就像书里常提到的某种动物本性,受了伤,便找个地方独自待着,直到伤口痊愈,或者至少外表看上去愈合,才会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带着清浅的笑。

给他这份伤痛的,自是那个他心心念念都忘不了的人。若想痊愈,唯有靠时间来抚平心结。而究竟要多久,就只有天知道了。

辛阔不是没对他动过心,毕竟一个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性情温柔且无不良嗜好取向又正常的男人,实在是太让人垂涎了。

只不过,她可不想把大好青春年华浪费在漫无边际的等待,以及和不知道是什么人的暗中较劲上。

面对可餐秀色,能看不能吃,苦逼不解释!

“老板,2012咱都平安度过了,还能有啥沟沟坎坎的过不去啊?”辛阔打起精神,几步跳到何决面前,笑得眉眼不见:“对了,跟你说一件特别好玩的事儿吧!”

何决看着她,微微勾了勾唇:“好。”

“有个学弟看上了大四的学姐,我们就给他出谋划策,让他在31号晚上十二点整,一手捧玫瑰,一手举蜡烛,到寝室楼下大喊三声……”

何决一晒,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都多老的招数了,你们还在用啊。”

“哎呀你听我说完嘛!那学姐是日语系的,我们就对学弟说,要教他用日语告白。”

“噢……”何决便顺着她的话:“‘我爱你’这三个字,日语倒是很简单的,不难学。”

“哪儿啊!” 辛阔早已笑得满脸百花开:“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好心,是成心忽悠他玩儿啦!所以教他的其实是句上海话,不过听起来跟日语真的是很像。”

既会日语又会沪语的何决,听到这儿才终于起了些许的好奇:“是怎么说的?”

“阿资木哇,阿搭西哇!”

说完,辛阔大笑,何决却木立当场。

杯中水倾覆,淋湿了大萨摩的毛发。

自指缝滑落的水珠仿佛流转的光阴,逝者无痕。

十二年前,那个头发短短的青涩小丫头站在校园的老槐树下,仰着脸对他一字一顿地认真说:“何决,阿资木哇,阿搭西哇!”

两年前,那个仍是留着利落短发却已然成熟独立的都市女子在他们的小窝里,笑闹着对他大声说:“何决,阿资木哇,阿搭西哇!”

原来,她早就对他说过“我爱你”。

而且,不止一次。

原来,早在那么久那么久以前,他们就互相喜欢了。

只是,彼此不知。

原来,死灰真的会复燃,心冷了也还是可以再暖。

仅仅因为,一句话。

辛阔被何决的反常吓了一跳:“老板,你……你怎么了?”

“没有……”良久,何决方轻轻舒了一口气,唇角上挑,画出炫目弧度,“谢谢你!”

“啊?”

何决并没有为辛阔解惑,而是径直去了卧室,拿出珍藏着的手机链,托在掌心,放到萨摩的面前,“抱抱,我们去找他们,好不好?”

“汪!”

第二天,当晨练后仰面躺在操场草地上的辛阔,看到一架飞机在湛蓝天空留下纯白轨迹,她手机上的显示时间恰好是——

2013年1月4日,9点9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豪门婚宠:总裁老公别太污豪门婚宠:总裁老公别太污沉烟玉骨|现言她就是送个快递,结果却把自己送到了金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床上。“既然把东西送到了,是不是该试试效果?”“唔,我只送套不送人!不然,你选择退货?”“不管是退它还是退你,我总得先验货。”吃干抹净后,他心满意足:“两个我都很满意,签收。”what?楚溪的脑子还没有转过这个弯来,就被人伶着把证扯了:“我们是不是太快了?”“嫌快?”顾以北眉头一锁,若有所思:“看来你是一只喂不饱的小白兔。放心,老公今晚会更加努力的。”
  • 总裁老公勿忘我总裁老公勿忘我柯北本尊|现言“呐,今天是春节,你不可以回家过年吗?”“不行,我说过,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是抽不出时间回去的。”又是这种话……两人已经结婚两年了,这两年来,两人却只见过一次面,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单纯的以为他很忙,可是后来过了大半年,他一次都还有没有回家过……
  • 爵主圈养小娇妻:老公,求放过爵主圈养小娇妻:老公,求放过妖墨拧|现言自从凌绵绵遇上了西门即墨,从此凌绵绵就过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一天有24个小时,有20个小时她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某一天,西门即墨抱着凌绵绵躺在床上,摸着凌绵绵的小爪子问到“小绵绵,最近我怎么感觉你瘦了啊?”“这个当然要问你了啊,科学证明xxoo是有助于减肥的,像我这样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床上的,你说我为什么会瘦啊”凌绵绵撇了一眼旁边的西门即墨“嘘,我知道你为什么会瘦了,明天我就去把那个原因给解决了”这时候的凌绵绵是脑子里是一连串的问号啊?要解决啥原因,难道他要把自己给?凌绵绵想想就一阵恶寒,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宝贝,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
  • 总裁追妻:抱紧老公大腿总裁追妻:抱紧老公大腿霏子晴|现言遭到男友背叛?遇到恐怖袭击?受到同行打压?没关系,总裁在手,天下我有!
  • 沫上有一天沫上有一天安紫桐|现言校园励志型小说,文中男主对女主的关心,那都不是语言可以叙述的,刀子嘴豆腐心吧!嘻哈嘻哈,我想我的男神也这样对我多好!祝你们也可以找到心中所属呦!
  • 校草大人:清冷女神求青睐校草大人:清冷女神求青睐素莜|现言(请忽略前面傻莜年幼不懂事的妄想,后面会好的) 处女作啊处女作~ (为了不辜负看我的文的小伙伴儿们,特意写一个简介?不可能的,写不来) 【*宠文*】【*1V1*】【*作者有病*】【*女主懒癌晚期*】【*男主纯情冷酷(?)*】【*女配人设出乎你的意料*】【*男配爱上女配系列*】
  • 夫人又不听话了夫人又不听话了我爱吃甜甜的|现言陆寒风:“我至始至终爱的只有你一个。” 林小洛:“哪怕失忆,我也依然爱着你。” 《夫人又不听话了》连载中,每天四更,绝对不断更!
  • 空间重生之天才医师空间重生之天才医师亭前心田|现言南宫黎沁不幸被车撞倒,竟然重生了。这一世,她空间激活,修武习医,甩了离开自己的初恋男友,全心全意接受那个为她舍弃一切的男子,唱一曲双双把家还,炫近天下无敌手。可是,突然冒出的小包子,你们要干嘛?那召唤的神秘力量又是神马!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贤妻,不要跟我玩心机贤妻,不要跟我玩心机打死贞子|现言为了挽救整个家族,纪优非被自己素未谋面的老爸嫁给了墨林这个花花公子!他欺负她,看不起她,伤她的心,还经常带女人回来滚床单。然而有一天,他突然对她体贴备至,殊不知这一切竟是一场骗局!他只不过想用她的肾脏来挽救他爱人的生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生命中的天使生命中的天使凌霄公子|现言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秦月——生活在大山里的女孩,她觉得阿爸从垃圾箱抱回她,就是为了与他相遇。人们都说她会是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为了他,她折了羽翼:为了让梦想照进现实,她从身边推开他…大山里一位女孩和一位男孩的故事。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