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章 只因驻足一回顾,此生伴君朝与暮

若是不了解傅致一的人,此时肯定会抓狂得不行。

好在筱筱懂分寸,找借口溜掉了:“我突然想起手机落在了家里,待会儿妈妈肯定会跟我打电话,找不着我又要唠叨了,致一你陪奶奶,我先回去了。”

看着筱筱离开的背影,傅奶奶对着傅致一叹道:“我真的看不出筱筱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她呢?”

“不是她的原因。奶奶……感情的事不是说她好,就能跟她在一起一辈子的。”傅致一坐在奶奶身边,很久了,祖孙两代都没有这么安静地谈心了。

“所以,这一次致一是认真了吗?”

他却不言语了。

对于他而言,要承认对一段感情认真了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就连将傅致一从小带大的奶奶在这方面也不能理解。

他只知道很小的时候他便被母亲抛弃了,这种感觉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是会影响一辈子的。

那时候她也很奇怪,为什么致一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想要等着有一天见到自己的母亲,亲口问问她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好,为什么要抛弃他。

“奶奶从小看着你受苦长大,小时候你就比同龄人要懂事,从来不需要奶奶操心,奶奶一直都相信我的宝贝孙子有功成名就的一天。如今看着你在事业上日益成熟,奶奶替你骄傲,但是孩子,人是不能没有感情的。这些年来,陪在你身边的女孩子,奶奶也是知道的。奶奶不去管,是因为奶奶知道你也是个怕寂寞的孩子。年轻人不成熟的时候,谁对感情不是玩玩呢?奶奶是过来人,你们的心态我也经历过。可是如今你要是真的决定要安定下来,不管对方是谁,你都要对人家负责,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到处去玩了,要好好经营这个家才是真的。”

“我知道。”

“你别嫌奶奶啰唆。以前我一直认为你跟筱筱之间会有结果,这些年我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孙媳妇看,奶奶知道你并不是很喜欢她,但是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奶奶觉得,总有一天你会动情的,所以就鼓励筱筱主动一点,可是……现在还是这样的结局。你刚刚说要结婚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多开心,可是说到结婚对象不是她……那种失落,看得奶奶都心疼。”

“嗯。”他应了一声,瞬间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对于筱筱,他一直都将她当成妹妹看待,从没想过会对她产生怎样的感情。

更早的时候他也有想过,也许自己这辈子会找一个能够过得去的女人结婚生子,反正他在感情这块从来也没有抱过什么希望。

送奶奶回去的时候,傅致一的心思已经跑到与暮那儿去了。

早上的时候答应她今天晚上会回家吃饭,没想到一拖就拖到了这么晚。

那个傻瓜,说不定早已经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在等他。

傅致一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客厅里亮着灯,放着电视,趴在地上的迪欧听见响声,抬起头,正要朝他跑来,傅致一做了个“嘘”声的动作,迪欧颇通人性地趴在地上没动。

傅致一走过去,发现与暮靠在沙发上睡得很熟,清淡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安静与乖巧,让他想起小时候经常趴在他书房阳台上的邻居家的小猫咪。

傅致一嘴角不由自主地浮起抹笑,他在与暮的沙发边就地而坐,一手撑在沙发边缘,静静地看着她。

他想起那天在办公室,叶凡特意来找他——

“我来是想告诉你,可卿姐要回来了。”

“嗯。”

“你知道?”

“嗯。”

“反应要不要这么冷漠,可卿姐说你可绝情了,这么多年了,你从没找过她,她的电话你不接,她的邮件你不看。旁人都说你有通信设备恐惧症,其实是因为可卿姐吧?”

“……”

“这一次,是因为与暮吗?之前你办公桌上放过你跟可卿姐的合照,但自从被与暮打碎了之后,你就一直没有再摆上去。”

“人要向前看,我不想做第二个叶凡。”

“……”

“我会跟与暮结婚。”

“……什么时候决定的?你报复谭勋,利用了沈书枝和与暮,如今,为了可卿姐,你依然打算利用与暮吗?你难道不觉得你这样,对与暮很不公平?如果有一天与暮知道你跟她结婚不过是……”

“不公平?”叶凡的话没说完,便被傅致一打断,“你太看得起向可卿了。”

“……”

与暮睡得并不沉,几乎在傅致一进门时,她便醒了过来。只是倦意十足,不想睁眼。

本以为傅致一会将她抱回房,没想到他走到沙发旁后,便没了动静。

她慢慢睁眼,便见他一手撑着侧额,静静地望着她。

见她醒了,他问:“我吵到你了?”

“……没。”与暮摇头,从沙发上坐起来,这才发现傅致一竟然坐在地上,不禁莞尔,“怎么像个孩子一样坐地上,起来吧,地上凉。”

“嗯。”他应了一声,起身,身影立刻变得高大了起来,几乎将与暮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阴影中。

“你吃饭了吗?”与暮仰着头问。

“吃了。”

“哦。”她想了想,“那我去给你泡杯茶吧。”说完,便从沙发上起来。

却被他叫住:“等等。”

她转身,看他。

“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

“什么?”

“如果你没什么意见的话,我想我们下周举行婚礼。”

与暮愣了整整两秒:“怎么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他在沙发上坐下,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的长腿上:“怕你等到年龄大了,变成了丑新娘。”

她觉得这个理由并不可信:“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因为你现在是我的了,我应该对你负责。”他眼神温和,“总不能真的让你没名没分地跟着我。”

他说这话时,望着她,眼神和表情都相当柔和。

他这人,总是这样,有时候气得让人牙痒痒,可有时候,温柔得让人根本无法抗拒。

与暮:“所以,你跟我结婚是一种责任?”

“有一些原因是这个。”傅致一倒也坦率,“但更多的是,我觉得你挺好。”

与暮因为这句“我觉得你挺好”,心神荡漾了一下。

她骨子里是个容易心软的人,如果不是碰到触及底线的事,凡事生气不超过第二天,吵架只要好好哄一哄,立刻便原谅了对方。

如果说她对谭勋现在只剩下朋友之情的话,那么对傅致一的确已经能称之为爱了。

有人说,对于失恋的人,疗伤的方式有两种,一是时间,二是新欢。

她不否认,在跟谭勋分开后最痛苦的那段时间,将感情转移给傅致一。也庆幸那时傅致一的突然出现,否则,她还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去忘记那段感情。

有时,与暮也曾想,她那么容易爱上傅致一,是不是证明她对谭勋的爱也没有太深刻。

可换一种思维,每天都跟傅致一这么优秀的男人一起,她怎能不动心?

她本质上是个保守的女人,觉得第一次给了谁,便要与那人携手一生。

所以当傅致一提出结婚时,她不是不心动的。

尤其是,他此时唇靠近她耳边,几乎是用诱哄的口吻对她说:“与暮,跟我结婚好不好?”

就在她陷入傅致一的耳语温情时,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是李瑶打来的。

与暮:“我先接电话。”

傅致一好脾气地“嗯”了一声。

与暮起身,走到客厅的落地窗边按了接听键:“瑶瑶?”

李瑶的声音听起来很惊喜,电话那头她表示感谢与暮帮她解决了陆连年的那件事情。

与暮说一切都是叶凡帮的忙,他的功劳最大。毕竟,在陆连年和叶凡之间,与暮一向是偏向后者。

李瑶的兴奋开始收敛了一点点,声音低低的:“是啊,我知道,我会找个时间好好谢谢他的。”

“嗯……”与暮想了一会儿,觉得虽然自己不应该这么说,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忍不住要说出口,“你知道叶凡想要的并不是你的那种谢谢。”

“我知道……”李瑶顿了顿,才说,“我求他帮忙之前,对他说,只要他肯帮连年,他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与暮心一沉:“他要你做什么?”

“离开连年。”

“……你答应了?”

那边静默半刻,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与暮没说话。李瑶也没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瑶的声音才恢复了一点活力:“你放心,虽然以前的我对于叶凡而言,是个渣女,但这次我说过,只要他肯帮忙,我什么都愿意做。我说话算数,我已经跟连年说了分手。”

“瑶瑶……”

“其实叶凡没有错,错的是我。”李瑶笑笑,“小三嘛,难道还真能期待天长地久?”

挂了电话,李瑶发了一条信息:小傅爷,我会回到叶凡身边,希望你答应我的事可以做到。

求叶凡是她主动求的,条件也是她提出的。

但叶凡对她提出的条件只是付之一笑:“别傻了,我能要你做什么?我只希望你开心就好。”

叶凡的好,让李瑶时常处于愧疚当中,甚至在大部分时间,她常对着镜子问:“我真的有这么好?”

虽然叶凡没有在意她提出的条件,但她在心底已经决定,只要叶凡有事找她,她赴汤蹈火都要做到。

可次日,她接到傅致一助理小倩的电话,在电话里,小倩开门见山:“小傅爷肯出手,是看在叶少爷的面子上。虽然叶少爷什么都不在意,但小傅爷希望你能离开陆连年。你我都是明白人,之后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能怎么做?

李瑶是聪明人,她知道傅致一的意思,离开陆连年,回到叶凡身边。

傅致一,小傅爷,那个本该无交集的人。

忽然出现在与暮的生命中,她本以为只是巧合。

那天,在在水一方,她将与暮交给傅致一,带着连年回家之后,才从醉酒的连年口中得知:“你以为小傅爷是大发善心帮助朝与暮?呵呵……小傅爷和谭勋之间的关系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沈书枝为什么会突然从国外回来?一切都是巧合?你们太天真了。”

之后,连年醉得太厉害,她再也问不出什么了。

她想起,谭勋那时候极力反对与暮与傅致一接触。她本以为是他大男子主义又发作了,如今想来,事情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也许连谭勋本身都陷入了傅致一的圈套中。

所以她打了这个电话,她知道与暮一定会向傅致一传达她的意思。

只要傅致一肯出手帮连年度过这个劫,她愿意回到叶凡身边。

她不是傅致一的对手,不敢与他为敌。

与暮接完李瑶的电话之后,在原地站了片刻后,转过身,便见难得将手机放在身边的傅致一正拿着手机发短信。

见她往这边看来,他将手机丢到一边:“过来。”

与暮走了过去。

傅致一直立起身子,将她拉到他跟前。

这一次,是与暮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傅致一仰头望着她,眸色如墨,嘴角的笑如一丝清风在她心间荡漾,他说:“与暮,这是第三遍了,嫁给我,嗯?”

很久之后,与暮曾问傅致一:“你知道我跟你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不是在拍卖会后的商务车里。”

“嗯?”

“是有一次,我去接客户的机,在机场,你从我身边经过,当时我莫名其妙地停住脚步,偷拍了你一张。”

她将那张手机中未删除的侧影照片递给他看。

“这么模糊。”他笑,“看来,你很早就看上我了。”

她瞪他:“你少自作多情。”

“不过,我倒是比你还早就看上你了。”

他的话让她一愣:“什么意思?”

于是,他向她说起了第一次见面,在谭勋的事务所外面。说起了那时候他刚接手四海阁,声名鹊起。可偏偏有个女人很不屑地说:“即使他再好,也没有我的勋好。”

与暮却对这个场景一点印象都没有,她好奇:“你在谭勋的事务所外面,是要找他吗?”

“嗯。”

“你们之前就有交集了?”

“没有。”

她好奇极了:“那你找他干吗?”

他却笑,故作神秘地说:“这是秘密。”

“哼。”与暮翻了个白眼,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不过那时,谭勋的确很反感我跟你有任何接触。想来,是你在外的名声太恶劣了!”

傅致一听到这,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倒是一点也不在乎的模样。

他们靠在沙发上,他从背后环抱着她,她靠在他的胸膛上,迪欧静静地趴在地上。

与暮只觉得这一刻时光静好,岁月平和。

手机响了一下,她低头点开,是广告信息。

退出时,手指不经意地划过相册中,那张她刚给傅致一看过的,他在机场大厅的模糊侧影照片。

那时,她一定没有想过,在那之后,他们会有这么深这么深的交集。

你看,这世上,有人不经意地离开,也有人意外地到来。

只因驻足一回顾,此生伴君朝与暮。

(第一册·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你的那一回眸你的那一回眸慕梦梓幂|现言五年前她被自己的表妹的背叛,害死了她的父母,靠近她只为夺走她家的财产,五年后她霸气回归,自己在世界的顶峰,创造了fc集团,在她报复她的同时遇上了自己的爷爷,从爷爷口中得知自己表妹的未婚夫是自己父母在世时给自己定的家族联姻的未婚夫,一次偶然发现未婚夫是自己的竹马,然后不想未婚夫与她(表妹)在一起,说出了事实,从此展开了一场爱恨情仇,又会为何而逆转……
  • what!从头开始what!从头开始天然维|现言what?重生?而且这timing……OK!她适应能力一向很好,反正还是原来的家人,还是熟悉的地方。只是有时,事情往往喜欢出乎预料。片段:“阿顽,你现在能告诉我,你在我的脑子里……做甚?”“主人主人,我的烙印终于又完整啦哇哈哈~”某人默……如此脱线的家伙,未来堪忧啊~——“我是叫你阿翘呢还是叫你阿姨,或者你更喜欢大婶这个称呼~”某人:……“阿翘挺好的~”——“他们的王牌部队叫什么?”“呃~就叫王牌。”“……”——“珃珃,我爱你!”“你……开玩笑的吧?”出乎预料的人生经历,前世不曾接触到的一一浮出水面,原来这世界,真的不是她记忆中的世界。一切从头开始,她要看看,自己究竟能活出一个怎样的精彩人生!
  • 天价萌妻:总裁请立正天价萌妻:总裁请立正巫葭|现言她是寄养在他家无父无母的孤儿,初见,他怒喝她“小乞丐!”他是家族企业的富家公子,再见,她尊敬他“三少!”她为心中以为的真爱从军拼至少将,三年后归来,他拥她入怀,千言万语只到嘴边变成了心疼的呢喃。她幼年阴影,她生性凉薄,她果断利落,都只是她的自卑而已。如果能重回初见,她会选择再也不见。如果能重回初见,他会选择温柔轻呵。只是人生中永远没有如果,他是妖娆霸道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她是自卑冷漠容易感动的寄养孤女。他步步紧逼,她步步后退。人生若只如初见,他会说:“雅雅,爱我。”
  • 七年:你是我心中的蓝七年:你是我心中的蓝夏七末|现言沵是我心中的蓝╮想一直陪伴。这一场末路繁华,不倾城,不倾国,却倾我所有。不吵不闹不炫耀,安安分分一起老。
  • 腹黑男神宠上天腹黑男神宠上天流殇泪|现言莫锦途,在江城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他的势力纵横官商。人人皆说,他跺跺脚,整个江城都要抖上一抖。传闻他做事心狠手辣,嗜血阴险,又俊美非凡,风度翩翩。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居然告她强暴!时遥对着带了里几十个保镖过来要求她负责的男人,忽然觉得不想活了……居然说他是第一次,难道她就不是第一次了?时遥咬牙切齿:“真是日了狗了!”莫锦途眯了眯那双漂亮到极致的丹凤眼,不紧不慢道:“你说什么?”身边的保镖都为时遥默默地捏了一把汗……
  • 误失尘误失尘瑶表姐|现言祁容尘与陈一晴一见钟情,多年的艰难相处却逃不过分道扬镳的结局。后祁容尘与姚辞相遇,小心翼翼地展开相处。多年后,祁容尘再次遇见陈一晴,面对陈一晴的改变,祁容尘幡然醒悟,用匪夷所思的行动,成就了属于自己驱动的事业和感情。
  • 恶魔少爷你走开恶魔少爷你走开南宫玥儿|现言凌寒羽和白若雪是一起长大的,可中途却分开了好几年,两人一直没有忘记对方。数年后,两人一起读同一所高中,大学。凌寒羽对白若雪动了情,可白若雪却不喜欢他,凌寒羽一次一次对她表白,可危险也一次一次降临,他们都一起携手到老么……
  • 青梅小竹青梅小竹七奇平方|现言曾经我们相遇,但是彼此错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又喜欢上长大后的你,但是这一次我决定不再逃避。所有的遇见,都是相向而行。 总是犹豫不如先一步主动。这一次我们不要再擦身而过了。曾经想过退出你的生命,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们注定,纠缠一生。
  • 夏语夏语唐胡|现言他说,他爱上她的自私,要住进她的心里。她说,如果世间有那么一个人想要住进她心里,那么那个人必须先让她住进他心里。他们说,要么不爱,要么就爱的彻底。
  • 时光不缓时光不缓慕慕慕小落|现言任时光流逝,我爱你如初。任岁月蹉跎,我等你不变。你若在,我一直在。你未归,我一直等,哪怕时光尽头。